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504章 气炸他的肺
    夏桑榆眼中闪过一抹狡黠,漾开身边的蓝色香槟浴汤,往前面飞快游去。

    早在昨天带着林心念出去做头发换造型的时候,她就发现身后有阿宇的人在鬼鬼祟祟的跟着。

    哼,还以为容瑾西能有多沉得住气呢!

    这才几天时间,他的占有欲和控制欲就又发作了!

    不是已经离婚了吗?

    还缠着她做什么?

    她修长的美腿拍打着水花,湿滑灵活的身形潜入水底,在一块块嶙峋的天然岩层礁石之间绕来绕去与他捉迷藏。

    偶尔一个回眸,看见他气急败坏的样子,心里莫名的就有了些快,感。

    连日来笼罩在她心头的阴郁也消散了好多。

    容瑾西一下水,才意识到这几日的以酒为食,对身体的伤害是有多大。

    往日他要在水中抓住夏桑榆,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可是今天……

    他明显的有些力不从心。

    好几次,他都快要抓住她雪白的足踝了,却就差那么一点儿力气,被她逃脱了。

    她身如游鱼,轻盈的一个旋转,藏身在水草丛生的大礁石后面。

    看见他从礁石前面游过,她瞅准机会扑过去,小手准确的勾住了他的裤腰。

    借着他往前游的惯性,她往后面一拉……

    容瑾西反应过来,回转身想要逮住这条邪恶的美人鱼。

    她却潜游几米,哗啦一声冒出了水面。

    那条深色游泳裤就挂在她的指间。

    “各位先生各位女士,现在开始,拍卖晋城钻石名流容先生的贴身泳裤一条,价高者得呀!”

    浴场里面有过片刻的沉静。

    男男女女都惊呆了。

    这个龚知夏,胆子也太大了吧?

    居然敢戏耍容先生,还,还将人家的泳裤给脱了下来?

    几米远的地方,容瑾西满脸阴霾:“龚知夏,你想找死?”

    “嘻嘻,你这么生气干什么?”

    她一脸坏笑:“你刚才斩我那么多桃花我都没生气,现在我才只不过脱你一条泳裤而已,你就气成这样,也太没风度了吧!”

    “你……”

    容瑾西正要说话,一旁的林心念突然鼓掌道:“哇啊,知夏你好帅!”

    夏桑榆循声望去,发现她还靠在刚才那名型男的身边,脸色崇拜的望着她,那种害羞的,怕生的表情,倒是再也找不到了。

    桑榆挽唇一笑,暗示道:“林心念,你想要收藏容先生的这条泳裤吗?”

    “我?”

    林心念没钱。

    不过,她从桑榆的眼中看到了鼓励和怂恿,便硬着头皮道:“能收藏容先生的泳裤,当然是我的荣幸了……”

    桑榆笑问:“那你出个价吧!”

    “我出……一千块!”

    林心念话音刚落,旁边几名身材火爆的美女全都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一千块,也太小气了吧!

    很快,有位美女朗声说道:“我出一万块!”

    另外一名美女道:“三万块!容先生的泳裤,我要了!”

    “我出五万!”

    “我出六万!”

    “十万!我要定了!”

    “我出……”

    这场即兴的拍卖会,瞬间就如火如荼的开始了竞价。

    所有人都知道容先生的妻子夏桑榆前不久被查婉娜和巴颂给杀害了!

    容夫人的位置一直都空悬着。

    现在他是晋城乃至整个Z国最有身价的钻石单身汉。

    在场的这些美女名媛们,都想着借由收藏容先生的泳裤从而与他展开一段缠绵悱恻的豪门情缘。

    一时之间,容先生的这条泳裤,从一千块,飙升到了几十万。

    夏桑榆像条狡猾的小狐狸。

    她一面漫不经心的用手指转玩着他的贴身泳裤,一面斜睨着俊脸比锅底还黑的容瑾西:“容先生,没想到你行情这么好,一条泳裤都能卖到几十万呢……”

    容瑾西气得唇色都开始发紫了:“龚知夏,你闹够了没有?”

    “没有!”她嗔他一眼道:“谁叫你刚才斩我那么多桃花?”

    “你这个可恶的女人,别叫我逮到你!”

    他在碧蓝色的香槟浴汤中游动,想要欺身到她的身边去。

    可是刚刚一动,劲窄的人鱼线和下面那条贴身的裤裤就露了出来,引得一众美女兴奋的尖叫。

    “哇啊,容先生好性感呐!”

    “我都快流鼻血了!”

    “天呐,这么给力,我看一眼都会怀孕的……”

    容瑾西气得攥紧拳头,一拳打在水面上:“该死!”

    虽然身上还有一条打底的裤裤,不至于走,光,可是这种被人围观的感觉还是让他肺都快被气炸了。

    堂堂容先生,面临如此囧境,也不得不用一只手,捂住了最关键最尴尬的部位。

    一张俊脸,也真的是黑透了!

    夏桑榆得意挑眉,转身看向刚才那位出价三十二万的美女:“三十二万?你确定?”

    “嗯!我确定!”

    美女面向容先生,红着脸激动的说道:“容先生,我叫潘蓉,我喜欢你好久了……”

    潘蓉的告白才刚刚开始,一道温婉的女人声音淡淡传来:“五十万!容先生的贴身之物,我要了!”

    五十万?

    疯了吧?

    刚才这位潘蓉潘小姐将价格竞拍到三十二万的时候,大家都已经觉得她是在浴场泡太久,脑子进水了!

    现在居然还冒出一个五十万的!

    众人都将目光看向袅娜而来的女人。

    她二十七八岁的年纪,肤白貌美颜值高,腿长腰细身材好。

    风姿绰约,妩媚动人。

    虽然穿着泳装,缓步行来的样子,也依旧给人一种很古典很大气的感觉。

    她一出现,顿时就吸引了全场所有男人的目光。

    就连处于正处于尴尬状态的容瑾西,也在看到这个女人的时候,露出了些微异样的神色。

    夏桑榆秀眉一紧,沉声问道:“女士怎么称呼?”

    “我叫舒婉!”女人看向她手中的泳裤:“五十万应该没人和我抢了吧?”

    声音柔柔软软的,好听得要命。

    夏桑榆突然就觉得这场游戏没了意思。

    她扬眉笑道:“五十万,现金还是支票?”

    “支票!你稍等!”

    叫舒婉的女人转身去了更衣室,不多大一会儿,拿着一张五十万的支票走过来。

    这时候,汤池里面围观的男男女女好戏看够,都觉得有些无趣,三三两两的走得差不多了。

    林心念没有走。

    她快速游到夏桑榆的身边,兴奋道:“知夏你好棒耶!真不敢相信,你居然把容先生的泳裤拍了五十万!”

    夏桑榆看着那张支票,心头莫名其妙有些膈应得慌。

    “林心念!”

    “嗯?”

    “去收下那张支票,顺便把这条泳裤给她!”

    “你不亲自收支票?”

    “不了!你不是没钱吗?这支票就送给你做零花钱好了!”

    夏桑榆说完,将泳裤递给林心念,一个侧泳,往浴场另一侧的岸边游去。

    此时的容瑾西,肺都要气炸了!

    看着她远去的身影,他心底骤然一空,本能的想要追上去。

    可是,他不着一物的身体,真的会走,光的。

    正在迟疑的时候,舒婉一个漂亮的入水,游到了他的身边:“容先生!”

    她将那条泳裤递到他的面前:“我叫舒婉,希望你能喜欢我送你的这份儿见面礼!”

    容瑾西面色冷峻,扯过泳裤,潜入水中穿上。

    再次冒出水面,他已经在距离舒婉十几米之外的地方。

    “容先生……”

    舒婉想要追上去。

    容瑾西却已经身形利落的上了岸。

    他的随从跟了上来,低声说道:“容先生,那个龚知夏实在过分,居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戏耍你!你看,要不要找个机会教训教训她?”

    “不用!”

    他声音黯哑,脸色极其难看。

    从随从的手中接过浴巾,他冷冽道:“她说的没错!今天是我不对,我不该过来干涉她的生活!”

    说好了要给她自由给她空间的!

    她要相亲也好,要约P也罢,他都没资格过问了。

    叹了口气:“回去吧!”

    刚刚说完,喉头突然猝不及防的涌上一阵压抑不住的腥甜。

    一口血噗的喷了出来。

    随从大惊:“容先生,容先生你这是怎么了?”

    容瑾西摆摆手:“我没事儿……”

    才刚说出四个字,便忍不住又呛了一口血出来。

    他身边的随从都慌了。

    七手八脚正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舒婉的声音传来:“还愣着干什么?赶紧送他去医院呀!”

    她快步上前,掺着容瑾西的胳膊道:“容先生你先别说话,我们现在就送你去医院……”

    容瑾西本就难看的脸色更是阴霾密布,忍着心房处针扎一般的刺痛,用力想要将手抽回来。

    可是稍稍一用力,又是一口血噗了出来。

    “天呐!容先生!”

    “容先生,你这是怎么了?”

    “是中毒了还是受伤了?”

    “是龚知夏那个女人干的吗?”

    随从们七嘴八舌的声音中,容瑾西的意识渐渐模糊下去。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之所以会吐血,既不是中毒也不是受伤。

    前段时间为了在夏桑榆面前找回男人的自信和骄傲,他服下了超大剂量的男性用药。

    肖鹏说,十二粒的男性用药,已经对他的身体特别是心肌血管方面和肝肾功能造成了不可逆转的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