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501章 我想把命给你
    阿宇的办事效率向来很高。

    一分钟不到,夏桑榆改变造型后的照片就传到了容瑾西的手机里。

    黑色的内衣搭配轻薄半开的蕾,丝罩衫,露出如玉的锁骨和圆鼓鼓的胸。

    下面穿着黑色绢纱蓬蓬裙,搭配精致的妆容,性感又高贵,一颦一笑,美艳不可方物。

    那头漂亮的秀发也烫染成了个性短发,浑然天成的狂野之美。

    她媚眼如丝,斜睨着屏幕这边的容瑾西。

    那模样,三分轻蔑,七分挑,逗。

    阿宇说得没错,她真的像是换了个人!

    容瑾西只觉得心口堵得难受。

    她在报复他,他感觉得到。

    可是事已至此,已经没有回头的余地了。

    他决不允许自己因为心头的这把嫉妒之火,把她拉回来守活寡。

    她如此时尚美丽,就应该早点忘记他,去邂逅和结识更好的男人,享受被男人追逐的快乐!

    容瑾西眼神黯然,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飞快跃动,编,辑信息发出去道:“阿宇,算了,我不想知道她的相亲地点和相亲对象!”

    阿宇沉默片刻,回道:“那好吧!太晚了,容先生你早点歇息!”

    他苦笑,将手机扔到一边。

    拿起面前的威士忌,他大口大口灌了下去。

    肠胃被火辣辣的酒液刺激得一阵痉挛,他脸色一变,呃的一声吐了起来。

    芬姐在门外听见动静,连忙大步进来。

    “容先生,你这是怎么啦?”

    闻到满屋子的酒气,芬姐又低声抱怨道:“饿肚子喝酒最伤肠胃了……,自从龚小姐走了之后,你就没有好好吃过一顿饭,这样下去,你的身体是会垮掉的……”

    垮掉?

    还能怎么垮?

    他连最基本的男性骄傲都支撑不起了,还在乎这破身体会不会垮掉?

    容瑾西觉得肠胃火辣辣的烧灼得厉害,心口处更像是被撕裂一般疼得近乎窒息。

    他凄然牵唇,拿起烈性威士忌又要仰头猛灌。

    芬姐连忙伸手将他的酒瓶子夺了过来,着急的说道:“容先生,你这样是会生病的!”

    “生病?谁会在乎我生病不生病?”

    他闷闷的低喃一句,站起身就去酒架那边拿酒。

    芬姐心疼的看着他摇摇晃晃的背影,大着胆子说道:“容老爷子会在乎的!他在天有灵,如果看到你这样糟蹋自己的身体,得多心疼呀!”

    “爷爷?”容瑾西黯然道:“他如果真的在天有灵,应该会对我很失望吧……”

    从酒架上随手取了一瓶,打开瓶盖,仰头就往嘴巴里面灌。

    芬姐还要劝说,视线却被沙发上亮着屏幕的手机吸引了。

    手机上魅惑性感如同高贵黑天鹅的女子,她差一点就要认不出来了。

    是龚知夏!

    容先生如此痛苦的借酒浇愁,是为了那个叫龚知夏的女人吗?

    芬姐眼中的疑惑一闪而过。

    她恭敬道:“容先生,你别喝了……,我这就下去给你煮点醒酒汤吧!”

    “去去!快出去!”

    容瑾西不耐烦的挥手,一双猩红的眼睛像是蕴着泪,在昏暗的光线下显得分外瘆人恐怖。

    芬姐轻手轻脚从房间里面退了出去。

    站在走廊上,她拨打了龚知夏的手机号。

    夏氏别墅内。

    餐厅内,烛火与鲜花,美食与美人,画面说不出的温馨浪漫。

    林心念在夏桑榆的授意下,与保镖阿劲共进晚餐。

    为了起到更好的刺激作用,夏桑榆不仅让阿劲穿上了昂贵的手工订制西装,还让阿劲戴上了一款限量版的镶钻名表。

    “阿劲,愣着干什么?给她夹菜呀!”

    “林心念,你能不能笑得自然一点儿?你就把阿劲当成你那渣男前夫好了……,你和他在一起吃烛光晚餐的时候,你是怎样一种心情?”

    “对对,就是这种感觉……”

    夏桑榆帮他们拍照。

    她的镜头只对准或娇或嗔的林心念,至于阿劲,让他做个赔偿,露露结实的男性胸膛和戴着名表的手就足够了。

    选了几张情绪最饱满的照片发到林心念的各个社交账户。

    然后,还发了一则心情日记:一个女人最大的幸运,就是刚刚脱离一段地狱般的无爱婚姻,转身就遇见了自己命定的真心爱人!——晚安,吾爱!

    刚刚发完,林心念就惶恐的凑了过来:“知夏,我心里好怕……,我这次做得太过分了!”

    “哪里过分了?”夏桑榆硬声问道:“你们已经离婚了!难道你的余生都还要生活在他的阴影之下?不给陌生人说话,不化妆不打扮,又土又怂的过一辈子?”

    “我,我当然也想改变自己了……”林心念哭丧着脸:“可是,姜炫这人真的很可怕!他,他会杀了我的!”

    桑榆正经脸:“我觉得你以其这样窝窝囊囊的活一辈子,倒还不如死在他手里来得痛快!”

    “……”这话好扎心呀!

    林心念被她一呛,眼泪都快要出来了。

    夏桑榆也不想安慰她,转身对餐桌旁候命的阿劲道:“好了!你回去休息吧,这里没你事儿了!”

    阿劲刚走,她的手机响了。

    居然是容氏公馆的女佣芬姐打来的电话。

    “芬姐,这么晚了,找我有事儿?”

    “龚小姐,你最近过得还好吗?忙不忙呀?”

    芬姐小心翼翼的试探着。

    夏桑榆疑惑的皱起了眉头:“我当然很忙了!你若没什么事儿的话,那我可就挂了呀!”

    “别,别呀!”

    “说吧!我最近耐性不怎么好!”

    “是容先生,容先生他……”

    “他的事情,我不感兴趣!”

    夏桑榆冷冷撂下一句,挂断了电话。

    搞什么名堂嘛,当初是他根本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她,直接就让铁平逼着她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

    现在又叫女佣给她打电话,怎么?想复合?

    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把她夏桑榆当什么了?

    哼,就算要复合,也应该是瑾西亲自打电话嘛!

    叫一个女佣给她打电话,算怎么回事呀?

    以此同时。

    马来西亚某处豪宅的浴室里,男人和女人像两条湿滑的鱼,紧紧的纠缠在一起。

    男人背脊紧绷,壁垒分明的肌肉呈现出一种极致的阳刚之美。

    随着他的动作,背部肌肉起伏出刚硬完美的线条。

    旖旎的气氛随着水波一圈圈漾开。

    女人紧紧缠着他的腰,在他身下缠绵喘息:“姜少……,你好棒……,我,我想把命都给你!”

    “真想把命给我?”姜炫冷冷勾唇,眼神散发出狂肆的阴狠:“那我成全你!”

    大掌覆上她柔软的脖子,无情的用力收拢。

    沉浸在情事中的女人蓦然睁大双眼:“姜少,你,你……”

    “对……,就是这种感觉……,我喜欢!”

    因为窒息,女人全身的每一根神经和每一条肌肉都紧紧的绷到了极限。

    一直都处于冷漠状态的姜炫兴奋起来。

    水花溅得更加激烈。

    他琥珀色的冷眸中泛起了冰冷的杀意。

    女人像条搁浅的鱼,张大嘴巴,却半点儿也呼吸不上。

    那张美艳的脸上,还残留着情事未尽的红潮。

    然而她的眼神里面,已经露出了对死亡的恐惧。

    “姜,姜少……,饶命呀……”

    “饶命?”

    姜炫像是听到了笑话,嘲讽道:“刚才不还说愿意把命给我吗?”

    “不……,不……是……”

    女人还想要求饶。

    姜炫却没了耐心。

    但凡心怀异心之人,下场只有一个。

    那就是死!!

    他正准备直接拧断这个女人的脖子,手机突然在旁边搁架上嗡嗡的震动起来。

    该死!

    是谁坏他好事?

    他冷煞的往手机上看了一眼,上方窗口上滚动着一则来自林心念的心情日记:一个女人最大的幸运,就是刚刚脱离一段地狱般的无爱婚姻……

    他英眉一蹙,冷然收手。

    浴缸里面的女人像条濒死的鱼,慢慢往水下面滑去。

    他嫌恶的看了女人一眼,哗啦啦从水中站了起来。

    大掌拿过手机,他顺手就点开了她的最新动态。

    他以前是不允许她发个人动态的!

    可是今天,林心念发了十几张最新照片。

    她躺在奢华的水晶浴缸里,眼神羞怯,欲拒还迎的样子,说不出的妩媚动人。

    那头被他看腻了的长直黑发已经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是的时尚俏皮的金棕色短发,显得她的五官格外精致秀丽。

    浴缸里的玫瑰花瓣簇拥着她白皙如玉的身体,神秘又诱惑。

    这个女人的变化太大了!

    使得姜炫根本没有在第一时间把她认出来。

    他英眉紧皱,一张张划动翻看。

    越看,眉头就皱得越紧。

    她穿着大开叉的晚礼服,与一名年轻的男人共进烛光晚餐。

    她唇角噙笑,目光神情的看着对面的男人,柔情款款,仿佛正凝视着深爱之人。

    而她性感的肩胛和线条优美的脊背,更是刺得他眼睛都痛。

    该死的林心念,居然敢穿这么暴露的衣服与男人在一起,这是把他定下的规矩都抛到九霄云外了吗?

    姜炫脸色骤冷,压着怒火又翻看了几张。

    林心念在这些照片里神态妩媚,娇羞可人,穿着大胆,完完全全与以前那个唯唯诺诺只知道说‘是是是’的小女人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