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500章 过分害羞是种病
    早饭后,夏桑榆带着林心念去了晋城最顶级的私人订制发型屋。

    她和发型师一起,为林心念设计了一款新发型。

    新发型很时尚,林心念却十分抗拒。

    “金棕色?不行呀,他最讨厌我染头发了……”

    “你以为你守着你这又黑又直的长发他就会回心转意了?”桑榆态度强硬:“林心念,我劝你别做梦了!只有你活出自己的精彩,他才会被你吸引!”

    “可是,可是……”

    “别可是了,换吧!”

    夏桑榆抬手一挥,对发型师道:“记得尾部要蓬松一点,这样显得更加活力和甜美一些!”

    发型师恭维道:“好的!龚小姐你眼光真好!这款发型真的很适合林小姐的脸形和气质!”

    林心念的五官底子本来就好,眉清目秀,有小清新范儿。

    虽然比不上夏桑榆美得这么嚣张夺目,却也令人看了第一眼还想看第二眼,十分舒服。

    发型师的剪刀下去,林心念一头养护多年的黑色长发就纷纷脱离了她的身体。

    她嘴唇瘪了瘪,拖着哭腔道:“龚小姐,要不还是算了吧?他不喜欢我打扮得花枝招展的!”

    “林心念,你给我长点儿志气行不行?”

    夏桑榆恨铁不成钢,低声责道:“如果你真的想要希蒙回到你的身边,你就给我牢牢记住两点!”

    一提到希蒙,林心念的态度就软了:“那,那两点?”

    “第一,在你要回希蒙之前,你得都听我的!”

    “嗯!这一点没问题,我都听你的,因为我知道你不会害我!”

    “第二,从今天开始,忘了你那渣男前夫!”

    “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但凡你有点儿骨气,你就给我收起你那副怂样!”

    夏桑榆言词凌厉,眼神绝然。

    既然林心念找她寻求帮助,她就绝不允许林心念唯唯诺诺像个扶不起的阿斗。

    趁着林心念做头发的功夫,她用手机上了会儿网。

    在她颓废的这三四天时间,发生了很多事情。

    首先是厉哲文的案件有结果了。

    尽管那位和他同乡的任律师上下周旋为他洗白,可是他携带枪支和涉及黑,道生意的事情还是让他被判了整整十年。

    而他的立夏集团也濒临破产,最后被容瑾西的旷世集团全权接手。

    毫无疑问,容瑾西现如今的身价,已经不可估量。

    还有就是查婉娜和巴颂,他们两人当初是因为故意杀人被捕。

    被拘押的这段时间,晋城警方先后多次收到来自日本和泰国等地的举报邮件,里面全是两人这些年的违法罪行。

    很显然,他们被往日的朋友和兄弟落井下石了。

    于是,晋城最高法院经过再三商榷,判了两人无期徒刑。

    一切,好似就这样尘埃落定了。

    如果容瑾西没有与她离婚,她此时还应该在容氏公馆里面相夫教子,过着少有的安宁日子……

    然而现在,她是失去婚姻失去孩子的弃妇……

    弃妇这两个字,让她心里十分的不舒服。

    抽过旁边的时尚发型画册翻了翻,她觉得自己也有必要换个发型。

    在外面逛了一天,直到天色渐晚,两个女人才焕然一新回到夏氏别墅。

    佣人看见她们回来,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夫,夫人……”

    小筑更是红着脸,连看也不敢往她们身上看一眼。

    林心念被众人的反应搞得浑身不自在。

    她紧紧挽着夏桑榆的胳膊,怯怯道:“知夏,我的样子是不是很奇怪?是不是很丑呀?我就说了我不适合改变发型嘛……”

    “谁说你丑了?”夏桑榆抿唇道:“你跟我来,我给你一个惊喜!”

    “哦!”

    林心念现在对夏桑榆的话是言听计从,半个不字也不敢说。

    乖乖的,跟着她上了楼。

    奢华的水晶浴缸由铸铁制成,内部为极品搪瓷,由手艺精湛的工匠将两万多颗水晶镶嵌其上,在灯光的折射下,这水晶浴缸很自然就有一种闪耀的奢华效果。

    透过落地窗半挽的窗帘,还可以看见繁星满天的美丽夜景。

    林心念按照夏桑榆的要求,脱下身上的衣服,小心翼翼躺进浴缸。

    玫瑰花瓣随着清水在她身边飘飘浮浮,尽显妖娆。

    夏桑榆一面指点她摆出各种撩人的姿势,一面咔嚓咔嚓不断连拍:“对,就是这样……,自然一点儿……”

    林心念忐忑道:“知夏,你干嘛要给我拍这样的照片?你,你不会让我露,点吧?”

    “放心,不会露,点……,玫瑰花瓣正好遮住了你的关键部位……,这样很美的!”

    “可我还是觉得心里好慌……,姜炫看到我拍这样大尺度的照片,一定会撕了我的……”

    “闭嘴!你还想不想要你的希蒙?想要的话,别在我面前提他!”

    “哦,那好吧……”

    林心念弱弱的答应着,尽量配合夏桑榆,在浴缸里面摆出各种大胆的姿势。

    过了一会儿,她又琢磨着不是味儿了。

    “知夏,拍这些照片和我要回希蒙有什么关系?”

    “别多问,我说有关系就有关系!”

    “这些照片千万别让姜炫看到……,他生气的时候很可怕……,咱们惹不起的!”

    “放心,我有分寸!”

    照片拍好了,她挑了十几张角度和意境都很美的,放在了林心念的薇信,企鹅,MSN,脸书等社交账号里。

    可是过了足足一个多小时,林心念的各种社交账号里都没有任何动静。

    那个男人,看见被自己扫地出门的女人有了如此大的变化,居然还能无动于衷,理由只有一个,那便是他真的不爱她!

    因为不爱,所以不在乎。

    她变成什么样子,都和他没关系。

    夏桑榆不喜欢这种挫败的感觉。

    抿唇思忖片刻,她让小筑去准备浪漫的用餐环境:“记住,鲜花和烛光一定要弄得梦幻美丽!那套皇家银质餐具可以拿出来摆上……”

    “好的!”

    小筑离开之后,阿执带着十几名保镖走了进来。

    “夫人,你有什么吩咐?”

    “配合我演一场戏!”

    夏桑榆转身看向林心念:“选一个吧!你看谁更有眼缘?”

    “不要……”林心念本来就怕生,这时候看见这么多精壮年轻的男人,顿时又羞又怕,连头都不敢抬。

    “求求你了知夏……,你玩儿得太大了……”

    “不这样做,那个男人永远都不会把你当回事儿!”

    夏桑榆强势又道:“你不选是不是?你不选我帮你选!”

    她转身看向整齐一排的保镖:“把上衣脱了!”

    “是!”十九名保镖,脱掉上衣,齐刷刷露出雄性结实的胸膛和健美的腹肌。

    林心念惊呼一声,直接用手捂住了眼睛:“不要……,知夏我求你了,别这样折磨我……”

    “林心念,你都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了,过分害羞就是矫情是虚伪了!”

    她走过去,将林心念的手一把拿开:“从今天开始,给我改掉你身上这些坏毛病……,把视线抬起来,现在正是锻炼你的时候……”

    林心念强作镇定,目光从一整排保镖身上一一扫过。

    她一张脸红得快要渗出血来,抬手指向其中一人:“就,就他吧……”

    桑榆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噗嗤一声笑了起来:“阿劲?恭喜你,今天晚上,就是你了!”

    容氏公馆内。

    主楼这边光线昏暗,客厅里,就只有一盏法式壁灯散发出朦胧幽暗的微光。

    容瑾西坐在沙发上,整个人像是要与阴郁的黑暗融为一体。

    芬姐轻轻推开门,想要请他下楼去吃晚饭,可是还没开口,便被他身上生人勿进的冷戾气场给逼得悄悄退了出去。

    容先生自医院回来之后,整个人就显得特别阴冷寡言。

    送走了家里的四个孩子,他愈发像块散发着丝丝寒气的冰疙瘩。

    一个人,一坐就是几个小时。

    不说话,也不吃东西,像尊没有生命的冰雕似的。

    整个公馆也在须臾之间就变得极其冷清,佣人进进出出,连大气都不敢喘。

    过了不知道多久,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容瑾西从神游状态清醒过来,一看见是阿宇的来电,连忙将手机放在耳边:“怎么样?”

    “她这几天一直住在夏氏别墅,今天早上带着林心念出门去换了发型,还买了很多衣服……”

    “还有呢?”

    “她们……明天好像要去相亲!”

    “相亲?”

    这两个字像是尖刺一般,刺得容瑾西的心骤然痛了起来。

    阿宇的声音道:“是的!她说,她要带着林心念去享受众星捧月,被男人追逐的感觉……”

    “呵……”

    他哑然苦笑,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

    他还沉浸在离婚的伤痛中不能自拔,她却已经收拾打扮,打算迎接第二春了?

    该死的夏桑榆,你到底有没有心?

    离开我,你就那么如鱼得水吗?

    容瑾西越想越气闷:“给我盯着她们!明天把她们的行踪第一时间告诉我!”

    “好的!”阿宇又道:“要不要把她的新造型现在就发给你?说实话,夫人她真的像是换了个人一样……”

    “发过来吧!”

    他倒要看看她离开他这短短的四天时间,会有怎样判若两人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