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99章 明天就相亲去
    林心念乖乖闭嘴,跟着她走出了容氏公馆。

    阿执上前问道:“夫人,现在咱们去哪里?”

    夏桑榆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熟悉的容氏公馆,苦涩道:“走吧,回夏氏别墅!”

    “是!”阿执拉开保镖车的车门:“夫人,请!”

    桑榆弯腰上车。

    林心念也紧跟着她上了车。

    几辆黑色的保镖车,离开容氏公馆,一路往夏氏别墅行去。

    仁爱医院。

    容瑾西的专属病房内。

    一听到夏桑榆被铁平律师叫走,容瑾西的脸色瞬间就变得阴寒起来。

    他抬手挡开阿瑟耶递到面前的小勺子:“你走吧,我不想吃了!”

    “怎么就不想吃了呢?你刚刚还说很好吃的!”

    “出去!”

    容瑾西冷戾的脸色,让阿瑟耶紧张的站了起来:“容先生,是我做错了什么吗?你告诉我,我改!”

    他低声怒吼:“想改?想改就给我出去!”

    已经成功的刺激到了夏桑榆,阿瑟耶便已经没有继续留在这里的必要了。

    他冷然看向门口:“来人!”

    随从应声而入:“容先生,您有什么吩咐?”

    他俊眉紧蹙,带着嫌恶道:“把她和她的这些早餐统统给我带出去!”

    “是!”

    随从膀大腰圆,很轻松就将阿瑟耶带出了他的病房。

    房门关上的那一刻,容瑾西长长叹了口气,俊脸笼罩上了一层挥之不去的阴霾。

    他将目光看向落地窗外。

    正是夏日的高温天气,炽烈的太阳将整个世界烘烤得宛如人间地狱。

    而他的地狱生活,今天才刚刚开始。

    昨晚一而再再而三的努力,始终都不行的时候,他就有了要离开夏桑榆的打算。

    而今天早上醒过来的时候,听到夏桑榆与肖鹏的对话,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身体再也没有扭转的可能,便更是坚定了要和她分开的想法。

    她有权利去过更好的生活!

    他不能那么自私,以爱情的名义将她困在自己的身边!

    从开始都现在,从现在到将来,夏桑榆都会是他容瑾西唯一爱过的女人!

    只可惜,他是真的没有能力给她更好的性福。

    放手,是他对她最后的爱的告白了。

    二十分钟后,铁平律师推门走了进来:“她签了!”

    容瑾西接过离婚协议,看到她的亲笔签名,突然之间就哽咽失语:“好……,签得好……”

    她终于自由了。

    可以远走高飞,可以去邂逅更好更优秀的男人。

    只要她幸福,他的隐忍他的痛苦就都是值得的。

    离婚这事儿,让夏桑榆颓废了三四天。

    活下去也没有希望没有动力,倒还不如就这样浑浑噩噩一直睡下去。

    说来也奇怪,这几天时间,她做了许多光怪陆离的梦,却一次也没有梦到过容瑾西。

    与他之间的关系,在她签上名字的那一刻,就好像真的是彻底斩断了。

    痛到极致,也就慢慢麻木了。

    这天早上,她被一阵饥肠辘辘的感觉给饿醒了。

    晕晕乎乎起床,正准备去厨房找点儿吃的,恰好听见林心念蜷缩在过厅的角落里面打电话。

    “希蒙呢?希蒙在哪里?我怎么听到他在哭?……,姜炫,你让我看看他吧,求求你了,你让我看看他吧,拍张他的照片给我好不好?……,呜呜,我是他的母亲,可我一眼都没有见过他……,喂,喂?姜炫?姜炫,你这个王八蛋!”

    林心念气极了,也是会骂人的!

    她一抬手,将嘟嘟作响的手机往地上狠狠砸去。

    手机擦着地面滑出去好远,在夏桑榆的脚边才慢慢停下。

    桑榆弯腰将手机捡起:“那个男人,叫姜炫?”

    林心念悲恸啜泣:“嗯……,我这几天一直都在给他打电话,可是他要么不接,要么直接让助手接……,今天好不容易打通,我便听见希蒙在那边嗷嗷大哭……,呜呜,希蒙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我听到希蒙的哭声,觉得心都快碎了……”

    “别哭啦!就算你在这里哭死,你的希蒙也回不到你的身边来!”

    桑榆有些恨其不争的说了她两句,翻开了她的手机通讯录和通话记录。

    来来回回果然就只有那么一两个手机号。

    其中最频繁的是一个归属地在国外的手机号,备注名是老公。

    老公?

    这么无情冷血的男人,也配叫做老公?

    夏桑榆直接做主,将那两个刺眼的字眼改成了渣男。

    然后她把林心念拉到了镜子前面。

    “林心念,你给我好好看看,你这么年轻,这么漂亮,为什么要活得那么窝囊?”

    她伸手拨开林心念的刘海,盯着她的眼睛,用鼓励的语气道:“他越是不要你,你越是要活得自信骄傲!总有一天,他会跪在你的脚边,求着你回去的!”

    林心念焦虑的皱起眉头:“姜炫不会的……,他很强势……,他一点儿都不爱我,根本就不在乎我,又怎么会求我回去呢?”

    “他不爱你没关系!天底下的男人又不止他一个!”

    桑榆对着镜子里面的林心念打气道:“忘掉那个渣男,咱们打扮打扮,明天就去相亲吧!”

    林心念吓得连连摆手:“相亲?不不……,姜炫知道了,会打死我的!”

    “他都不要你,你还管他做什么?”

    夏桑榆有些恨其不争的戳了戳她的额头。

    又看到镜子中自己颓废的模样,不由得摸了摸肤色发黄的脸颊,喃喃叹道:“生命如此美好,我们为什么要因为一个男人而虐待自己?外面的世界那么精彩,那么绚烂,咱们应该去认识更多更好的男人,享受众星捧月被人追逐的感觉……,至于抛弃咱们的那些渣男,让他们后悔去吧!”

    “享受众星捧月的感觉?”林心念慌乱道:“不不……,姜炫不喜欢我抛头露面……”

    “他现在没权利管你!你们已经离婚了!”

    夏桑榆扳过她的肩膀,盯着她的眼睛认真道:“林心念,我问你,你嫁给他的这一年时间里,你是不是天天都关在大房子里,连个生人都不敢见?”

    林心念愣愣点头:“他不让我出去……”

    “所以你就从来没出过门对不对?”她正色道:“你这么听话,最后还不是被他净身出户踢出家门?”

    “是呀,我真的很听话……,他不准我出门,我就从未靠近过大门一步;他不准我过问他的工作,我就到现在都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他不准我介入他的生活,所以,他的亲人朋友我一个都不认识……”

    林心念说着说着,又嘤嘤嘤的啜泣起来:“我真的活得太失败了……,以前跟着宫少,我只能是个代孕妈妈,现在跟着姜炫,我也只是一个生孩子的工具……,孩子一生下来,我就没有了价值……”

    “所以从今天开始,你应该努力改变,活出你自己的价值来!”

    夏桑榆抽了纸巾替她擦泪,安慰道:“这个过程可能会有些难,不过只要你有心改变,一切都不是问题!”

    林心念点头:“嗯!我都听你的!”

    “好!等你变得有价值了,想要拿回希蒙的抚养权,就容易多了!”

    “真的吗?只要我肯改变,希蒙就能回到我的身边?”

    “当然!你相信我,我是不会骗你的!”

    夏桑榆对着镜子,撩起了自己的披肩长发。

    她也需要改变。

    窝窝囊囊的缩在房间里自怨自艾,不是她夏桑榆的风格。

    洗漱后,她喝了一大杯温水唤醒疲乏怠工的肠胃,然后穿着舒适宽松的家居服和林心念一起吃早饭。

    小筑站在餐桌旁边,好几次欲言又止。

    夏桑榆放下手中的碗筷:“小筑,出什么事儿了?”

    “也没什么。”小筑恭敬的上前两步,垂眸敛首:“是关于容先生的……”

    她脸色一冷:“那就别说了!”

    以前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不管有怎样的误会,容瑾西都从来没有提到过离婚二字。

    这一次,他做得如此决绝,她也不打算回头了。

    关于他的一切,她不想再听。

    倒是低头吃饭的林心念对容先生有兴趣,抬头便问:“容先生怎么了?”

    “容先生昨天已经将华庭小少爷和曜儿小少爷送到晋城第一小学上学去了!”

    “第一小学?”桑榆脱口道:“他们都还没有到学龄期,怎么就去上小学了?”

    小筑回道:“我打听过了,据说是两个孩子很顺利的通过了入学测试,智商很高,学校是破格录取的……”

    夏桑榆有些恍然的哦了一声:“送学校也好……,多和正常孩子相处,对他们的成长也是有好处的!”

    转念一想,她又问道:“那阿瑟耶和沛洛隆呢?”

    “那一对异国兄妹也上学去了!”

    “也是第一小学?”

    “不,他们念的是晋城中学!”

    “他把四个孩子都送去上学了……”

    可笑她前几天都还在怀疑阿瑟耶和容瑾西之间的关系,一转眼,容瑾西就将阿瑟耶送学校去了。

    可是这些事情,和她又有什么关系呢?

    她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让自己变得更好,更亮眼。

    容瑾西,我等着看你后悔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