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98章 存善念,做好人
    “……”铁平嘴唇张了张,无法回答她的问题。

    她凄然又道:“行!我不折磨他!把两个孩子还给我,我就签字离婚!”

    “孩子是不可能给你的!”铁平道:“容先生是晋城乃至整个Z国的大人物,孩子跟在他身边能够有更好的未来……”

    铁平顿了顿,又道:“而你,你身份特殊,一旦身份败露,势必会成为黑暗势力的攻击目标,孩子跟在你的身边,危险重重……”

    夏桑榆神色愣怔,恍然笑道:“是呀……,说不定我明天就死了……”

    容瑾西所有的麻烦和变故都是因她而起!

    结婚这么多年,她除了灾祸和变故,便再也没能给他别的什么!

    离开她,他会生活得更好!

    他再也不用为她的安危绞尽脑汁!

    两个孩子跟着他,也可以远离一切颠沛流离,拥有比正常孩子优裕很多的成长环境。

    想明白这些,她的心境前所未有的轻松起来。

    “铁律师,把笔给我吧!”

    “好!”

    铁律师很快就将专用签字笔递到了她的面前。

    她拧开笔帽,在所有需要她本人亲笔签名的地方一一签名。

    盖上笔帽的那一刻,她有一种斩断烦恼的轻松和释然。

    “铁律师,给容先生回话吧,从今往后,我和他一刀两断了!”

    她站起身,头也不回的起身离开。

    一口气出了医院,心口才传来刀绞一般的巨恸。

    刚才,她签字离婚了!

    从今往后,和容瑾西之间再也没有任何关系!

    纠纠缠缠五年时间,几经生死,一直以为他们之间的爱情永远都不会改变,没想到最后还是以离婚收场。

    她抬手往脸上摸了一把,干干的,心虽然很疼,却没有眼泪落下来。

    阿执和阿劲撑着遮阳伞走了过来。

    “夫人,你脸色好差,我们送你回去吧!”

    “好!”

    她强撑平静,哑然答应一声,上了车。

    容氏公馆内。

    小华庭和曜儿还有沛洛隆三个孩子依旧在玩游戏。

    这款为大人设计的竞技游戏,被他们玩得溜溜熟!

    他们全神贯注的玩游戏,夏桑榆就悄无声息的站在后面看着他们。

    曜儿已经褪去了往日的婴儿肥,五官渐渐显出立体英气的轮廓,毫无疑问,将来长大了,会是一个令人着迷的帅小伙儿。

    小华庭因为早产的缘故,看上去比曜儿小了整整一圈。

    但是他身上那种凌厉沉着的气势,丝毫也不会给人稚弱的感觉,相反,他像是一柄藏在鞘中的利剑,隔着刀鞘都能令人感觉到逼人的锋芒。

    桑榆最不放心的,其实就是小华庭了。

    这孩子身上有许许多多的问题,可是,她已经失去教育他引导他的资格了。

    小华庭感觉到身后有人注视,十指灵活舞动,杀退了曜儿哥哥和沛洛隆之后,回头往身后看了过来。

    一对上夏桑榆的目光,他便瞬间慌乱起来。

    “知,知夏阿姨?”

    看出娘亲眼神中的异样,他连游戏也不玩了。

    站起身,小心翼翼的问道:“知夏阿姨,你,你干嘛这样看着我?”

    曜儿也放下手中的游戏,不安的走了过来:“知夏阿姨,你怎么了?是累了吗?”

    夏桑榆脸色苍白,张了张嘴唇,还没说话,眼泪先就下来了。

    曜儿慌了:“知夏阿姨,你怎么哭了?是曜儿惹你伤心了吗?”

    她在他身边蹲下,摸摸他的小脑袋,心下一痛,将他紧紧抱进了怀里:“曜儿!我,我舍不得你们!”

    小华庭慢慢的蹭了过来,弱声问道:“知夏阿姨,你是要将我们送去少管所吗?”

    “不!你们不用去少管所了!”

    她伸手,将小华庭也拉进怀里。

    紧紧拥抱着他们,她的眼泪决堤而出。

    两个孩子,都是她的心头肉呀。

    今日之后,他们就和她没关系了。

    离婚协议上写得清楚,为了两个孩子的身心健康,没有容瑾西的允许,她不能私自见他们。

    她抱紧他们,哽咽说道:“曜儿,华庭,你们以后要听话,不要惹爹地生气知道吗?”

    两个孩子都被她反常的举动和反常的情绪吓到了。

    “知夏阿姨,你别哭了……”

    “我们会听话的,听爹地的话,也听你的话!”

    “好孩子……”她忍着心疼,一一亲吻他们:“我可能要离开你们很长一段时间,你们答应我,好好学习,好好生活!我不求你们长大了有多优秀,只要你们能做一个心怀善念的好人就足够了……”

    “知夏阿姨……”

    这种时候,两个孩子都想要发自内心的叫她一声娘亲。

    可是,沛洛隆在旁边看着他们呢。

    娘亲曾经再三叮嘱过他们,但凡是有外人在场,都只能叫她知夏阿姨。

    小华庭柔软的小手帮她拭泪,糯糯的声音里面带着些许惶恐:“知夏阿姨,别哭……,我答应你就是了,以后向曜儿哥哥学习,存善念,做好人!”

    曜儿也连忙表态:“嗯!知夏阿姨你放心,我一定好好照顾着华庭弟弟……”

    “那我就放心了!”

    她重重的,久久的亲吻他们的头发,亲吻他们的脸颊,亲吻他们的额头……

    眼泪不受控制,大颗大颗的滚落。

    曜儿受到她情绪的感染,小嘴瘪了瘪,眼底也浮上了泪花花:“知夏阿姨,你怎么了嘛?呜呜,你别吓我们呀……”

    小华庭努力强撑,声音里面还是带了些哭腔:“知夏阿姨……”

    母子三人正哭成一团,徐管家带着人走了进来:“龚小姐,实在是抱歉呀,我们刚刚接到容先生的电话,他请你在一个小时之内,离开这里!”

    夏桑榆表情僵住,含泪道:“就只有……一个小时?”

    “是的!容先生请你收拾自己的东西,尽快离开容氏公馆!”

    徐管家刚刚说完,两个孩子就炸了。

    他们冲到徐管家面前,连声质问道:“为什么?为什么要赶知夏阿姨走?”

    徐管家满脸为难:“两位小少爷,你们别激动哈,我这也是按照容先生的意思办事儿!”

    “我给他打电话去!”

    小华庭摁开手腕上的智能手表,就要呼叫爹地。

    夏桑榆连忙过去将他的小手一把摁住,强颜欢笑道:“听话!不要问他,他这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

    “他能有什么道理?”小华庭眼神狠厉的说道:“如果他敢给我们找后妈,我就弄死他们!”

    桑榆吓坏了,连忙喝道:“容华庭,你刚刚才答应我要存善念,做好人!这么快又想弄死谁?”

    “我……”小华庭对上她严厉的目光,心虚的低下了头。

    夏桑榆叹了口气,叫过曜儿,对着兄弟两人又是一番语重心长的叮嘱。

    一个小时很快就到了。

    女佣将一只灰色银边的布包递给她:“龚小姐,这是你进容氏公馆的时候,带在身边的东西!”

    包里面只有一只化妆箱和一些零零散散的小物件。

    连衣服都没有一件多余的。

    也就是说,她现在也是被净身出户了。

    她接过包,涩然转身。

    曜儿在身后撕心裂肺的哭喊:“知夏阿姨,你等等我,我和你一起走!”

    小华庭也带着哭腔喊道:“知夏阿姨,你别哭……,等爹地气消了,我和爹地一起去接你……”

    他们都想要扑上来拦住她。

    可是身边的男佣一个个十分强壮有力,拽着他们小小的身体,让他们丝毫也动弹不得。

    夏桑榆不敢回头,拖着沉重的双腿一步步往容氏公馆的外面走。

    离开主楼,转过花园,两个孩子的哭喊声这才小了些。

    可是心底的痛反而变得更加剧烈。

    这一走,她就真的没法回头了!

    她的爱人,她的孩子,都将与她越来越远……

    “龚小姐,龚小姐等等我!”

    林心念突然从身后跌跌撞撞的追了出来。

    她昨晚送走夏桑榆去医院之后,一个人回到房间便翻来覆去都睡不着。

    直到天亮后,才又昏天黑地睡了过去。

    公馆里面发生的事情,她一概不知。

    直到刚才被曜儿和小华庭撕心裂肺的哭声吵醒,她才知道龚知夏也被净身出户了。

    她快步追出来,一看到失魂落魄的夏桑榆,便哇一声嚎啕起来:“这可怎么办才好呀?呜呜,我还指望靠着你和容先生的关系,请他帮忙从那个男人的手里把我家希蒙的抚养权争取回来呢……,呜呜,现在你也净身出户了,我该找谁帮忙呀……”

    “随便你去找谁,总之别跟着我就行!”

    夏桑榆心情本来就郁闷得很,一看到哭哭啼啼的林心念,更是觉得恼火烦躁。

    人生就是这样处处充满意外。

    昨天在甜品屋遇到林心念的时候,她心里还有一种莫名的优越感,暗自庆幸自己的身边有老公和孩子陪着,不用经受这种分离之苦。

    然而才不过一天的时间,命运的造劫之手随意一个翻覆,她便从天堂跌落地狱,处境比林心念好不了多少。

    林心念快步追上她:“龚小姐,你别生气,我没有别的意思……”

    “不想让我生气的话,就给我闭嘴!”

    她冷冷呵斥,心情差到想要挥拳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