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97章 最后的疼爱,是放手
    夏桑榆熬了一整夜,声音听上去十分沙哑疲惫:“肖医生,他这个,就没有别的办法可以医治了吗?”

    肖鹏遗憾道:“至少在我这里,是想不到别的办法了!”

    “不行呀肖医生,你一定要帮帮忙……”桑榆着急的说道:“你是他最好的朋友,你不帮他还有谁能帮他呀?”

    “对不起!我是医生,不是神!”

    “肖鹏,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桑榆情急之下一把抓住了肖鹏的衣襟:“你这里有最先进的医疗设备,有最专业的医疗团队,你如果都不能救他,那他真的就完了!”

    “真的很抱歉!”肖鹏往病床上闭目躺着的容瑾西看了一眼,歉疚道:“这次过量服药已经严重伤到了他的男性根本!我真的是帮不了他!”

    “肖医生……”

    “抱歉!”

    肖鹏将她的手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掰开,遗憾的叹息一声,转身走出了病房。

    夏桑榆神色颓然,身形摇晃两下,在旁边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

    连肖鹏都说容瑾西的身体没有康复的希望,那么,瑾西的身体,多半是一辈子都只能这样了……

    他还这么年轻,如果变成废人的话……

    夏桑榆一个念头尚未转过,忽听得病床上传来他隐忍的呛咳声。

    她连忙起身:“瑾西,你醒了?”

    容瑾西缓慢睁开眼睛,低弱的声音道:“桑榆……”

    “我在,我在这里呢!”

    她握住他的手,放在脸颊上轻轻的蹭了蹭:“别担心,我一直都在这里陪着你!”

    容瑾西深邃如瀚海的眼眸凝视她片刻,眼底蓦地泛上一层潋滟水光:“桑榆!”

    她心疼的吻他:“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去找肖医生好吗?”

    “不……”他涩然道:“我只是有些饿……”

    “饿?想吃什么?我马上就给你买!”

    “怀盛路新开了一家哑巴生煎,你知道吗?”

    “我知道!”

    “临安路有一家百年老字号的陈记老豆汁儿……”

    “怀盛路和临安路离这里都挺远的,而且是在两个不同的方向,瑾西,咱们换一家近点儿的好不好?我觉得街对面的……”

    “不!我就想吃老豆汁儿和哑巴生煎!”

    他俊朗完美的脸颊此时呈现出一种别样的固执,那双墨染一般的深邃眼瞳里面流淌着她看不懂的情绪。

    见她沉默,他又问道:“嫌麻烦吗?”

    “不不……”她连忙说:“我就是想着你本来就饿了,如果我再去这两个地方买早餐的话,又正遇上早高峰,说不定需要两个多小时……”

    “没关系!我可以等!”

    “那……好吧!”

    她站起身:“你好好休息,睡一觉,我就回来了!”

    “嗯!”他冲她笑:“注意安全!”

    两个人之间有一种异样的默契。

    都不提昨天晚上的事情。

    都不提关于行与不行的问题。

    夏桑榆亲自开车出去帮他买早餐。

    怀盛路的哑巴生煎门前排着长长的队伍,她急得不行,只能让阿劲去临安路帮忙买老豆汁儿。

    尽管如此,来来回回她还是耗费了快两个小时的时间。

    一想到容瑾西此时正在饿肚子,她就心急如焚。

    拎着食盒从电梯里面急急忙忙出来,她一眼就看到了瑾西的病房外面,站着几名体型健壮表情冷煞的随从。

    她怔了一下,慢慢走近过去:“借过一下,我替容先生送早餐!”

    “不必了!”一名随从冷声说道:“容先生已经吃过了!”

    “吃过了?”她看了看手上的食盒:“早饭还在我手里,他吃什么了?”

    随从按照容先生的意思,回答说道:“阿瑟耶一大早就给容先生熬了米粥,还给他煮了鸡蛋!十多分钟前就已经进去了……”

    “……”夏桑榆往紧闭的病房门看了一眼:“她现在还在里面?”

    “是的!”随从往旁边让了让:“龚小姐要看看吗?”

    夏桑榆上前两步,从探视窗的小窗口看进。

    病房内。

    阿瑟耶正坐在病床边,用小勺子舀了稀粥,一勺一勺的喂他:“好吃吗?”

    十三岁的早熟少女,眼神和动作已经有了妩媚温柔之态。

    容瑾西配合的喝粥,俊脸上满满都是享受的状态:“这真是你熬的粥?”

    “当然是我亲手熬的!不信你看我手背上的烫伤!”

    阿瑟耶说着,便将手背伸到他的面前:“你看,稀粥从锅里溅出来,就溅到我手背上了!”

    容瑾西的目光看向阿瑟耶的手背,神色渐渐温暖起来:“谢谢!”

    “容先生不必客气,你是我们姐弟两个的救命恩人,现在你生病了,我熬粥照顾你也是应该的!”

    阿瑟耶说着,从餐盒里面拿出水煮蛋在桌子角上轻轻磕了磕,开始熟练的剥壳。

    夏桑榆等着看容瑾西的拒绝。

    因为在她的印象当中,他是不喜欢吃这种白水煮鸡蛋的。

    然而……

    当阿瑟耶把水煮蛋递到他口边的时候,他居然咬下了一大口:“嗯,好吃!”

    夏桑榆心底蓦然一空,有什么最重要的东西正在悄无声息的发生着异变。

    她下意识的握住门把手,正准备推门进去,一个男人的声音在她的身后响起:“是龚小姐吗?”

    她回过头,看见一名三十多岁的干练男人手里拿着文件夹正站在她的身后。

    她拧眉道:“你是?”

    男人恭敬有礼的递上自己的名片:“我是容先生特聘的律师铁平!”

    夏桑榆的眉头一下子皱得更紧了。

    铁平,晋城声名赫赫的金牌律师,以处理离婚官司财产分割子女抚养权见长。

    他所经手的官司,从来没有失败过。

    她心里升起不好的预感:“有事儿吗?”

    “咱们找个地方坐下详谈吧?”

    “想和我谈什么?”

    “龚小姐是聪明人,应该已经猜到了我接下来要谈的内容吧?”

    “……,跟我来吧!”

    夏桑榆又往病房里面看了一眼,容瑾西已经将一整只鸡蛋吃了下去,正继续喝稀粥。

    那么寡淡的白粥,他竟吃得津津有味儿。

    什么哑巴生煎,什么陈记老豆汁儿,不过是他为了拖延时间找出的借口而已。

    他是故意支开了她,然后找来了这位铁平律师!

    想明白这些,夏桑榆已经没有勇气继续往病房里面看了。

    她转过身,带着铁平来到了左侧无人的大厅里。

    “铁律师,有什么话,请直说吧!”

    铁平四下看了看,见没有外人,这才将文件夹打开,递出一份儿离婚协议书给她。

    “容先生委托我和你解除婚姻关系!你看看,如果没什么异议的话,请签字吧!”

    “离婚?”夏桑榆脸色骤变:“他要和我离婚?”

    “是的!”

    “孩子都归他?”夏桑榆一翻开离婚协议就看到了这么一条。

    她着急又道:“这怎么行?曜儿和小华庭都是我的儿子!”

    “同时也都是容先生的儿子!”

    “曜儿不是!”桑榆急道:“曜儿不是瑾西的孩子!”

    “不是容先生的孩子,容先生也会当成是亲生儿子去疼爱他关心他的!!”

    “像亲生儿子一样去疼爱他?”夏桑榆冷笑道:“是不是在不久的将来,他就会逼着我的两个儿子叫那个外国妞做吗了?”

    “龚小姐,你冷静一点儿!”

    “我冷静不了!他要和我离婚,还想要抢走我的两个儿子,你叫我怎么冷静?”

    她歇斯底里,拍着桌子大声嚷了起来。

    铁平脾气很好的说道:“我知道这事儿对于你来说太突然了!但是事已至此,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冷静一点儿,好好考虑考虑!”

    夏桑榆从对面玻璃的浮光里看到了自己失去理智的疯狂样子。

    这一刻,她和普通的婚姻失败的女人没有两样。

    眼神凶悍,脸上是鱼死网破的悍然。

    然而这一切,对于即将破裂的婚姻毫无益处。

    她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镇静下来。

    她将离婚协议随手翻看了两眼,啪一声扔在了冰冷的桌子上:“我不同意!我不会签字的!”

    “龚小姐是不同意那一点呢?”

    铁律师极有耐心,缓声说道:“为了你的安全考虑,我还是建议你们能够心平气和的协议离婚!如果非要闹上法庭,只怕你龚知夏的这层身份就保不住了!”

    夏桑榆坐在椅子上,痛苦的用力摁压快要胀裂的太阳穴:“让容瑾西给我谈!我要见他!”

    “容先生说他以后都不想再见你!他已经全权委托我来处理这事儿了!”

    “……”夏桑榆突然神经质似的笑了起来:“铁律师,你有烟吗?”

    铁平怔了怔:“你要抽烟?”

    “是的!我这里很难受……”夏桑榆揪紧心口:“抽烟可能会好受些。”

    铁平看向她的眼神当中,便多了些同情的味道。

    他将一支男士香烟递给她:“龚小姐,容先生这次心意已决,我劝你还是趁早放手吧,不要再彼此折磨了!”

    她抖抖索索点燃香烟,深吸一口,眼泪就被辛辣的烟味儿呛了出来:“是因为身边有了小萝莉,所以要和我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