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96章 你不在乎,我在乎!
    他全身的肌肉都因为愤怒而紧紧隆起,眼底血丝暴突,额头上和脖子上青筋一根根暴起……

    夏桑榆被他的样子吓到了。

    她站起身,小心道:“瑾西,你别这样……,你是不是很难受?要不我送你去医院吧?”

    “滚——!你给我滚出去!”

    容瑾西冲她吼,还抄起旁边一只塑雕摆件往她的身上扔了过来:“滚出去!我再也不想看见你!”

    摆件在夏桑榆的脚边落下,弹起来之后,砸在了她的脚趾上。

    她的火气也上来了。

    “容瑾西,你这一晚上闹够了没有?你凭什么对我大吼小叫的?你不行你还有理了?啊?又不是我害得你不行的,凭什么要我一直忍气吞声?”

    吼完,她也抄起手边一个水杯往容瑾西的身上扔了过去。

    扔东西砸东西嘛,她也会!

    今晚一直忍一直忍,忍到现在她也到极限,快要爆炸了。

    杯子脱手飞出去,竟是往容瑾西的脑袋上去的。

    他只要稍微偏一偏就能避过去了。

    可他就像是吃药吃傻了一般,僵直着身体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咚的一声闷响。

    杯子砸在了他的脑门儿上。

    他身形晃了晃,往地上倒去。

    桑榆吓坏了,连忙上前一把保住他:“瑾西!瑾西……,对不起!”

    容瑾西眼神有些涣散,眼底的凶戾之气正在快速消褪。

    他望着她,苦涩的牵了牵唇角:“你说的没错,又不是你害得我不行的,我没资格对你大呼小叫……”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桑榆看到他眼底的湿意,心头也难受得厉害。

    她低下头在他的额头上使劲吻着:“瑾西,我爱你!对不起,我不该说那样的话刺激你……,不管你的身体变成什么样子,我都爱你!行不行,我都不在乎!”

    他心底苦意更浓:“可我在乎……”

    “瑾西!瑾西你醒醒呀!”

    夏桑榆摇晃他,呼喊他,他却还是陷入了沉沉的昏迷当中。

    夏桑榆抱着他跌坐在地上,看着满屋狼藉,再看看彼此身上的狼狈,一时情绪失控,嚎啕悲哭起来。

    她没想到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她今天晚上已经做好了准备,要和他好好的在一起,然后两人像从前那样相拥而眠,她蜷缩在他的怀里,像个需要呵护的宝宝。

    可是事情的发展完全脱离了她的预估。

    她没想到容瑾西会一而再再而三的不行。

    明明肖医生的药已经有了些效果,为什么会在最紧要的关头变得如此糟糕?

    她也没想到自己会鬼使神差的去浏览那些不该浏览的内容。

    她明明不是那种贪图浴望的女人,可是就在今晚,就在最不该看看些内容的时候,她去看了,而且还充值了。

    最重要的一点,她还用自己的方式,满足自己了!

    这种种情况加在一起,便让今夜变得前所未有的糟糕。

    她和容瑾西之间的关系不仅没有在以前的基础上得到缓解,反而还愈演愈烈,降到了前所未有的冰点。

    她抱着容瑾西正难过,屋外传来敲门的声音:“爹地,爹地你们怎么了?”

    是曜儿的声音。

    夏桑榆连忙擦干眼泪,起身为容瑾西穿上睡衣,然后又整理一下自己的衣服和头发,走过去将房门拉开了。

    她勉强撑笑:“曜儿,怎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

    曜儿揉了揉惺忪的眼睛,稚声稚气道:“我做噩梦了!梦见你和爹地在打架,流了好多血……”

    “我们没事儿!”桑榆尽量做出平静的表情:“你回去睡觉吧,太晚了!”

    “我去看看爹地!”

    曜儿说着,径直就往房间里面走去。

    满屋子的凌乱让他英气的眉毛紧紧皱了起来。

    这场景,怎么和他刚才梦见的一样?

    “爹地?爹地你在哪儿?”

    他去大卧室里面找了一圈,没有爹地的身影。

    他失望的转过身,垂着嘴角看向夏桑榆:“娘亲,你把爹地怎么了?”

    “我没把他怎么呀!”桑榆在曜儿澄澈的目光下,觉得自己浑身污秽,心底充满了罪恶感。

    她下意识把身上的睡衣往上拉了拉,遮住锁骨和胸前的斑驳青紫,心虚道:“他在书房呢!”

    “爹地!”

    曜儿马上就往书房去找爹地去了。

    夏桑榆叹了口气,拿起手机,拨出了阿执的号码:“阿执,容先生受伤了,你马上开车送他到仁爱医院去一趟!”

    “好的夫人,我马上就到!”

    “嗯!”

    夏桑榆挂断电话后,又给肖鹏打了一个电话。

    “肖医生,不好意思哈,这么晚还给你打电话!”

    “没关系,我刚刚做完一台开颅手术,还在医院没回家呢!”

    “你还在医院?那真是太好了!我马上把瑾西送过来你帮他瞧瞧……”

    “他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

    肖鹏的声音里面有掩饰不住的关切:“上次我给你送去的药物你都按时让他服下了吧?再过半个月,他应该就能康复了!”

    “肖医生……”夏桑榆心头涩然,不知道应该如何启齿。

    “龚小姐,出什么事儿了?”

    “我和瑾西今天晚上做了一件特别错误的事情……”她内心挣扎着,极缓极艰难的说道:“我们都想要提前过上正常的夫妻,生活!所以今天晚上,他背着我偷偷服用了一整盒十二片的男性用药……”

    “什么?你们疯了吗?”

    肖鹏怒声说道:“再等半个月你们都等不了吗?为什么非要在今天晚上?为什么还要服用别的药?”

    别的药?

    肖鹏语气一肃:“他服用的是什么药?你快告诉我,他还服了什么药?”

    夏桑榆便将药名告诉了他:“是他从国外带回来的!一盒十二粒,垃圾篓里面有开封的胶片,所以我怀疑他是服用了一整盒!”

    “该死!那你还等什么?还不快点把他给我送过来,晚了是会死人的!”

    肖鹏气得都快要飙脏话了!

    夏桑榆连忙答应,挂断电话后,就叫来佣人,把容瑾西送上了车。

    曜儿一直哭丧着脸跟在容瑾西的身边:“爹地,爹地你怎么了?”

    容瑾西深度昏迷,自然不能回答他。

    他只得又将茫然不安的眼神看向夏桑榆:“知夏阿姨,我爹地他不会有事儿吧?”

    “不会有事儿的!”夏桑榆安慰道:“我这就送他去肖叔叔那边,肖叔叔医术高得很,会救你爹地的!”

    曜儿是见过肖叔叔的。

    那个穿着白大褂的帅叔叔,不管是眼神还是声音,都给人一种十分舒服的信任感。

    他拉着夏桑榆的手,示意她蹲下来。

    桑榆在他身边蹲下,柔声问:“怎么了?”

    曜儿趴在她的耳边,低低说:“娘亲,华庭弟弟也早就醒了,但是他害怕你骂他,所以不敢过来!”

    “是吗?”桑榆回头往二楼小阳台望去,果然看见小华庭小小的身影猛地往后面一缩,用最快的速度在躲避着她的目光。

    她凄然一笑,拍拍曜儿的小脑袋:“好了,娘亲知道了!你快回去休息吧,睡眠不够,是长不高的!”

    “嗯!”曜儿懂事的点了点头,后退两步道:“知夏阿姨,我爹地就拜托你照顾了!”

    这孩子,从娘亲模式切换到知夏阿姨的模式,真是越来越娴熟了。

    她对曜儿挥挥手,又往二楼小阳台看了一眼。

    小华庭怯生生的正准备探出脑袋往下望,一遇到她的目光,连忙又缩了回去。

    夏桑榆叹了口气,这孩子,做了这么多错事,就知道逃避她躲着她,为什么不大大方方的到她面前来道个歉认个错呢?

    算了,他有他自己一肚子的歪理,想要他道歉认错,只怕是不可能的!

    等她忙过了手上的事情,再来纠正他脑子里面那些歪七扭八的是非观吧。

    当务之急,还是赶紧把瑾西送到肖医生的手里。

    她正要上车,林心念慌里慌张的跑了出来:“龚小姐,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呀?呜……,你别丢下我一个人在这里,我害怕!”

    她披头散发,神经兮兮的样子,让夏桑榆的秀眉瞬间就拧成了结!

    今天晚上忙这忙那,想这想那,都快忘记家里面还有这么一个人了。

    她皱眉道:“林心念,你跑出来干什么?还不回去歇着?”

    “我害怕……”林心念揪住她的衣袖,怯声说:“我谁都不认识……,别丢下我……”

    “林心念!”夏桑榆没好气的说道:“你是成年人,别把自己活得像个智障人士!如果你连面对陌生人的勇气都没有,又怎么有能力抚养希蒙?”

    “我……”

    “你什么你?要么回去睡觉,要么就离开我的世界!”桑榆烦躁道:“我事情一大堆,也管不了你!”

    说完,她转身就要上车。

    林心念忙道:“龚小姐,你别生气,我回去睡觉就是了!”

    夏桑榆没有理她。

    砰一声把车门关上:“去医院!”

    “是!”阿执很快就发动车子,带着他们夫妻两个前往仁爱医院。

    第二日。

    容瑾西在病床上慢慢恢复了意识。

    尚未睁开眼睛,便听见夏桑榆正和肖鹏在压低声音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