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95章 他不配拥有爱情
    “我不在乎!”她连忙说道:“我真的不在乎!我只想生活在你的身边,天天能看到你,对于我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了!”

    他意味莫名的叹了口气,连追问的勇气都没有了。

    怎么可能会不在乎?

    她夏桑榆今年才二十六岁,正是如花似玉的美好年龄,怎么可能对那方面没有需求?

    而且根据以往两个人在一起的经验,她的身体可是敏感得很呢。

    稍稍一个触碰,一个抚,摸,都能让她脸红心跳有那方面的反应。

    现在说不在乎,谁信?

    他将手从她的脑袋下面抽出来:“不早了,你休息吧!”

    “你要去哪里?”夏桑榆忙道:“你不陪我睡吗?”

    “不!我还有些工作没有完成!”

    他穿上睡衣,下床就要往书房去。

    夏桑榆连忙坐起身道:“瑾西!你不相信我吗?”

    他回头看向她:“相信你什么?”

    “相信我不在乎那方面的事情!”

    “你叫我怎么相信?”他视线下移,看到了浅色床单上那一大团润湿的痕迹,眸色愈发暗沉起来:“我信不信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你早点睡吧!”

    “我可以给你写保证书的!”夏桑榆急声说:“真的!我真的可以给你写一份儿保证书!我保证这一辈子都安安心心踏踏实实的跟在你身边过日子,不管你怎么对我,只要你不赶我走,我就绝对不会离开你!”

    保证书能有什么用?

    他俊朗的脸上浮上一抹自嘲的苦笑。

    他是真的很爱很爱她。

    这种强烈的爱情,连他自己都觉得可怕。

    为了她的安全,他甘愿做恶人,不惜把对他有救命之恩的尤加利推出去做替死鬼。

    眼下他不能给她性福,他又怎么忍心因为一己之私,牺牲她一生的幸福将她困在自己身边?

    他心底凄凉,凄然挽唇笑问:“如果我要赶你走呢?”

    “……”她怔了片刻:“你不会的!”

    他神色复杂的望着她,片刻的沉默,对于她来说就是一种难耐的煎熬。

    她半跪着来到大床的边缘,语气紧张的问道:“你不会赶我走的,对不对?”

    他意味不明的牵唇一笑,转过身,往书房走去。

    夏桑榆被他这怪里怪气的样子搞得心里十分没底。

    她从床上下来,正准备跟进书房去找他问个清楚,便听见砰的一声,他将书房的门关上了。

    她愣在原地,心底突然升起了不好的预感。

    今天晚上,他来了两次。

    这两次就好似昙花一现,她根本还没反应过来,他便已经萎了下去。

    她不知道别的夫妻在面对这种情况的时候,采用的是怎样一种应对措施。

    反正她已经很小心翼翼,尽量不去触碰那个敏感话题了。

    尽管如此,他还是很生气。

    是因为她在刚才无意当中浏览了不该浏览的网站吗?

    他的自尊心受到打击了?

    这可怎么办呀?

    他该不会真的把她给赶走吧?

    夏桑榆越想越觉得忐忑。

    她在书房外面来回踱步了好一会儿,伸手敲了敲书房的门,小心道:“瑾西,都深夜了……,要不咱们早点睡吧?工作明天再做也不迟呀!”

    “你先睡!别等我!”

    容瑾西手中握着那只小药盒,眼神凶戾的窜起了血色。

    里面还有六片。

    要不要再赌一次,全部吃下去看看效果?

    如果能行的话,他就能征服心爱的女人,让她得到身心的满足。

    她发自内心的崇拜,将会是他全部的信念和力量。

    如果不行的话……

    他苦笑,如果不行的话,就再一次证明了自己是个彻底的废人。

    一个废人,根本不配拥有爱情!

    把她囚困在无性婚姻里,是极其自私和残忍的!

    看着最后剩下的这六片药,他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六片药一起吞下去,差点没将他噎死。

    夏桑榆在门外听到他的干呕声,连忙问道:“瑾西,瑾西你还好吗?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呀?”

    “我很好!没事……”

    他勉强答应着,去饮水机旁边接了一杯凉水将黏在喉咙上的药片冲服下去。

    看着空了的药盒,他心里突然有些害怕。

    吃这么多,该不会猝死吧?

    他急忙拿出里面的药用说明书,仔细的看了起来。

    这种东西,对身体机能果然没好处。

    过量服用会导致心血管的压力增大,对肝肾功能也有一定的损伤,还容易引起头疼,晕厥,视力异常等病症!

    而且人家所谓的‘过量’,也仅仅是比正常用量多个一两片。

    但是他今天晚上前前后后服用了整整一盒,足足十二片啦!

    如此愚蠢幼稚的行为,传出去的话,会让他成为整个晋城名流圈的大笑话!

    容瑾西突然就后悔了。

    他站起身来到洗漱台旁边,把手指伸到咽喉处,想要将刚刚吞下去的药物抠出来。

    干呕了好一阵,呕得他眼泪都快出来了,却什么都呕不出。

    倒是他的身体在药物的催动下又有了反应。

    这一次,比任何时候都要强烈!

    他自嘲笑道:“这一次,你能坚持多久?三分钟还是五分钟?你又想骗我到她面前去出丑?”

    “瑾西……”

    夏桑榆的声音突然从门口传来。

    她在外面听到他干呕的声音,知道他的身体肯定是出了什么问题,心里实在不放心,便从客厅的抽屉里面找到了书房门钥匙,开门走了进来。

    见到他狼狈的样子,她的心一下子就揪紧了:“瑾西,你怎么搞的?”

    她连忙抽了纸巾过来帮他擦拭嘴角的水渍。

    “瑾西,你对你自己做了什么?”她情急之下脱口道:“你明明不行,为什么不给身体一个恢复和喘息的机会?你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行硬来,会毁了你自己的!”

    “你承认我不行了?”他怒目瞪着她:“你终于承认我不行了?有这样一个不行的老公是不是很丢脸?你是不是觉得那些色晴网站视频里面的男人才叫真正的男人?而我,只是一个没用的废物!”

    “不……”

    她被他骇人的样子吓得往后面退了两步,低声道:“瑾西你放松点儿,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是这个意思?那你什么意思?”

    他抬手一挥,书桌上的仙人球和笔筒等物哗啦啦全部被扫在地上,发出一阵杂乱的声响。

    暴戾的气息,逼得她又往后面退了两步:“瑾西,求求你别这样……,在我的眼里,你是最强,最棒的!”

    “口是心非的女人!我都不行了还哪里强?哪里棒?”

    他神色凶狠,一伸手就将后退的她给捞进了怀里。

    然而……

    几分钟后,他在药物的催动下出了一身的虚汗,却始终没能再有任何进展。

    但他还是没有放过她。

    疯了一般,将她从书桌抱到床上,又从床上抱到沙发上,再从沙发抱到阳台上……

    他掐她,咬她,用大掌抽打她:“干嘛苦着一张脸?不舒服吗?”

    她疼得哆嗦,发出一阵一阵的压抑低呼:“瑾西……,够了,放过我吧……”

    他磨牙低笑:“放过你?我看你还没得到满足呢!”

    足足过了一个多小时,夏桑榆已经被他折腾得快要虚脱了。

    而他自己更是大口喘息,心脏处传来一阵阵针刺般尖锐的疼痛,疼得他快要晕厥了。

    “好了瑾西,我突然觉得肚子好疼……,你可不可以先让我歇一会儿?”

    他哼哧哼哧的喘息着,一头栽倒在沙发上,疲惫道:“去吧,我等你!”

    “好!”

    她连忙站起身,快步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经过过厅的时候,却身形一闪进了书房。

    刚才在书房里面的时候,她就发现垃圾篓里面有一只空了的小药盒。

    那上面密密麻麻的日本,她只隐约看到两三个字,好像是男性那方面的用药……

    她心思敏锐,很自然的便把这只空了的药盒与容瑾西今天晚上一而再再而三的反常联系到了一起。

    此时趁着容瑾西不注意,她偷偷的溜进了他的书房。

    打开电脑,搜索了一下这上面的日本药名,顿时跳出几十个相关的子目录。

    她找到成分表,发现里面全都是壮阳助性的成分,而且全是化学制剂。

    效果虽然立竿见影,对人体的损害却也是永久性的,不可扭转的。

    她看了几分钟,越看越是不安。

    这段时间她正在给他服用肖医生开的进口康复药,他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又大量服用了这种强劲的虎狼之药,两种药效互相混合,会产生可怕的法学反应吧?

    想起容瑾西刚才那凶残粗暴的样子,她心里更加没底。

    她急忙在电脑上登录账号,想要第一时间联系肖医生问问这两种药物同时服用的后果,刚刚打开对话窗口,一只修长的大手突然伸过来摁住了她面前的键盘。

    她抬起头,正对上容瑾西那双愠怒的深邃眼瞳。

    她下意识一缩:“瑾西……”

    他冷冷牵唇:“怎么?想把我不行的事情,发到网上,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

    “不,我不是这意思!”

    夏桑榆刚想要解释,他却暴怒的低吼一声,将电脑猛地掀翻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