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94章 从年轻到苍老,从生,到死
    她迷迷糊糊低下头往小腹上看了看,惊喜道:“瑾西,你又可以了?”

    容瑾西五味杂陈,涩声说:“我可以不可以,你不会自己看么?”

    夏桑榆羞涩的舔了舔柔软的唇瓣:“瑾西,我就知道你一定可以的!”

    “既然知道我一定可以,为什么要去网上搜那些脑残的问题?为什么要去那样的非法网站浏览那样的内容?”

    “我……”

    她像是这才想起刚才做的那些幼稚可笑的事情,想起自己的手情不自禁之下做的那些羞耻事情。

    呃!真的太羞耻了!

    她心虚的干笑两声:“瑾西,你,你别生气,我就是等你等得无聊了,所以随便逛了逛……”

    见他脸色阴沉,忍不住又补充了一句道:“你别生气嘛!我是第一次逛那种网站……,刚才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稀里糊涂就进去了……”

    她不停的解释,可他的脸色始终很阴郁。

    他闷声说:“说来说去,你还是在怪我不能满足你!”

    他将她放在床上,一俯身就压了下去:“骚女人,我今天一定要喂饱你!”

    带着怨气,带着怒气,他往她的身体里面慢慢推进。

    夏桑榆眼底浮上惊喜之色:“瑾西,真的可以了呢!”

    然而,她的惊喜只维持了很短的时间。

    一切都只是假象。

    他,还是不行!

    容瑾西大手揪紧了她两侧的被褥,强撑着,整个身体都因为极度的颓丧而不停的颤抖。

    喉咙里面,发出巨兽受伤的痛哼声。

    汗水从他的额头上大颗大颗凝出,顺着他青白色的脸颊滑落,砸在了她的脸上……

    夏桑榆仰望着他,这才发现他的痛苦如此之盛。

    她心疼的帮他擦拭脸上的冷汗,柔声说:“瑾西,没关系的,真的没关系的……,我刚刚在网上查过,你这种症状,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心理因素……”

    “你给我闭嘴!”

    他呲牙怒吼,凶悍的样子,像头随时都可能暴走的恶魔。

    桑榆便乖乖的闭上了嘴巴。

    她刚才在度娘上面看到过,说男人出现这种情况,伴侣应该多做鼓励,千万不能讥讽和打击,不然的话,情况会变得更加糟糕的。

    可是她应该怎么鼓励呢?

    瑾西你好棒?

    我相信你能行的?

    要不咱们休息休息,找找感觉再来?

    这些话她都说不出口!

    脑子里面念头转了又转,她终于迟疑着问道:“瑾西,你渴不渴?我帮你去接杯水?”

    “嗯……”

    他侧身从她身上下来,放开了她。

    此时此刻,没有任何词语能够表达他此时的心情。

    除非有过和他一样的亲身经历,不然也很难体会到他此时的绝望和挫败。

    他仰面躺在床上,四肢摊开,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怔怔出神。

    满腔热血一点一点冷了下去。

    废人!

    他真的成了个彻彻底底的废人!

    那么有效果的男性圣药在他身上居然起不到一丝反应。

    别人服一片就能让伴侣得到巨大的满足,而他在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先后服下了六片,却还是这副焉哒哒的鬼样子!

    没救了!

    彻底没救了!

    冰冷的水渍顺着眼角滑落了下来……

    “瑾西,热水来了,你起来喝一口吧?”

    “哦,好!”

    他借着起身的功夫擦了眼角的水痕,若无其事坐起身,从她的手中接过了水杯。

    确实很口渴,咕咚咕咚几口便将水杯里面的水喝光了。

    夏桑榆知道他此时极其敏感,便一个字也不敢多说,甚至连眼角的余光都不敢往他的敏感部位看。

    小心翼翼爬上了床,她扯过一个枕头垫在脑后:“瑾西。”

    “嗯?”他声音闷闷的:“想说什么?”

    “我想问问你,对于阿瑟耶和沛洛隆,你到底是怎么打算的?”

    她决定岔开话题,不让他再想那方面的事情。

    他果然顺着她的话题道:“我本来想要杀了他们永绝后患,不过你再三叮嘱,不准我添杀孽,不准我沾血腥,我便只好将他们带回晋城了!”

    “为什么要带回晋城?我让你别杀他们,没让你把他们带回来呀!”

    她语气不安,继续说道:“你还把事情的真相都告诉了他们?瑾西你忘了吗?他们是仇人的孩子,将来他们长大了,如果想要报仇的话……”

    “放心,我不会让他们有报仇的机会的!”

    容瑾西的唇角挑起一抹诡谲冷笑:“两个小不点儿,哪是我容瑾西的对手?”

    夏桑榆见他暂时从不举的阴影当中走了出来,便大着胆子往他的身边偎了偎。

    他没有躲闪,她便又更紧的偎了过去。

    她柔声道“总之,你别小瞧他们!别忘了他们是从山本太雄那样的家庭里面走出来的!父母都凶残成那样,孩子能良善到哪里去?”

    “那我斩草除根,趁早了结了他们?”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你多提防着点儿……”

    “放心吧!今天晚上戴在他们耳朵上的那两枚钻石耳钉,里面就被我偷偷安装了目前来说世界上最先进的窃听器和定位追踪仪!只要他们有任何异动,阿宇都会第一时间察觉!”

    “这么厉害?”

    当时还以为那只是普通的钻石耳钉呢,没想到里面居然藏有这样的玄机。

    她转念一想,又问道:“如果他们察觉到你的监视,将耳钉取下来了呢?”

    “取不下来!”容瑾西自信道:“别小看那耳钉,镶钻的边缘暗藏了指纹识别系统和体温监测仪,除了我,谁也打不开!”

    顿了顿,他又道:“除非他们愿意把耳垂割下来!”

    割耳朵当然是不可能的。

    总之,从阿瑟耶和沛洛隆戴上那一对bulingbul的钻石耳钉开始,他们姐弟两个就成了关在笼子中的鸟儿,永远都别想飞出容瑾西的掌心了。

    他们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会及时的反馈到阿宇那边。

    当然,阿宇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他的手下有一个十分出色的团队。

    他们已经根据容先生的需求,设定了一个十分超前的识别软件,当那姐弟两人的对话当中出现相关的敏感词汇,他们这边便会出现及时的示警。

    甚至,当他们身边有人模模糊糊提到那些敏感的关键词,阿宇那边也同样会有示警。

    而且他们姐弟两人耳钉上反馈过去的数据,每天都有人盯着,及时的给与分析,势必要将所有的危险扼杀在萌芽状态。

    阿瑟耶姐弟两个就算有通天的本领,在这样严密的监控下,也不可能会翻出什么风浪来。

    夏桑榆也是到这时候才知道,容瑾西是做足了准备,才将姐弟两个带回晋城的。

    她将脑袋枕在他结实的肩膀上,低低叹道:“瑾西,我从来都不知道你背地里还做了这么多事情!”

    他抬手抚了抚她柔顺的发丝,柔声叹道:“这些事情必须要做呀!我是你的丈夫,我不能让你和孩子置身在危险当中!”

    夏桑榆看着他完美的侧颜,不由得又想起她为了自己的安全,不惜牺牲尤加利去做替死鬼的事情。

    心里突然很感动,很感动。

    她直起身,在他的额头上重重亲吻了一下:“瑾西,谢谢你!谢谢你的守护,不然的话,我肯定活不到现在!”

    他冷峻的面色,因为这个亲吻而变得柔和了些:“傻瓜!咱们夫妻两个,说什么谢不谢的呀!”

    “嗯!瑾西你放心,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对你都会不离不弃的!”

    夏桑榆真情告白,说话间,还将小手放进他宽大的掌心。

    手指从他的指缝中穿插过去,与他紧紧的交握着。

    他垂眸看向怀里柔情似水的女人,哑声问道:“不管变成什么样子?”

    她认真点头:“嗯!咱们不是在婚礼上诵读过誓言的吗?无论贫穷或富有,无论痛苦或快乐,无论健康或疾病,我们都要共同承担,互相扶持,彼此忠诚,不离不弃……”

    这样的誓言,生来就有一种特殊的魅力。

    任何人在面对深爱的人说出这样一番话的时候,情不自禁的,都会热泪盈眶。

    夏桑榆情之所至,忍不住又俯身过去,在他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

    “瑾西,我爱你!从身体到灵魂,我夏桑榆此生都只忠于你一人!我希望我们能永远这样相爱下去,从年轻到苍老,从生,到死!”

    “桑榆……”

    容瑾西被她煽情的话语感染着,眼底也浮上了氤氲的雾气。

    他搂紧她,低头久久久久的亲吻她的发:“桑榆,谢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谢谢你如此爱我!”

    桑榆也用最亲密的姿势拥抱着他,低声轻喃道:“瑾西,我相信我们能相爱到永远……,你信吗?”

    “我……”

    容瑾西的眼前突然出现了她手机上那些不堪入目的视频,和乱七八糟的百度询问。

    他的眸色倏然变得黯淡,俊脸上的柔情也瞬间褪去。

    喉咙中那个‘信’字,变成一声幽长的叹息缓缓溢出:“桑榆,我的身体,恐怕永远都只能是这个样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