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92章 两分钟,还给你
    “不疼!容先生你的手很轻呢!”

    阿瑟耶笑着,一张脸都快要趴到容瑾西的两腿,之间了。

    夏桑榆有些扎心。

    端起面前的饮料,闷下了一大口。

    她一抬眼,发现林心念正用一种同情的眼光看向她。

    她连忙强撑出笑脸,夸赞道:“这钻石耳钉,和阿瑟耶很配呢!”

    容瑾西没有听出她语气中的异样,含笑回道:“确实很配!很潮!很符合他们年轻人的口味!”

    阿瑟耶抬起碧澄澄的漂亮眼睛,望着容瑾西道:“容先生,你也还很年轻呀!”

    容瑾西笑笑:“我不行!我老了!”

    说话间,又帮阿瑟耶戴上了另外一边的耳钉。

    阿瑟耶喜欢得很,去旁边找了小镜子,侧来侧去的看了又看:“好闪呀!”

    “当然很闪!这四枚耳钉上的钻石来自同一颗高纯度的原钻,用了最精湛的切割工艺做成……”

    容瑾西给沛洛隆佩戴耳钉,叮嘱说道:“这耳钉就算是我们之间的一种约定吧!如果你们心里真的已经放下了父辈恩怨,就一直都戴着我送给你们的钻石耳钉,如果有一天,你们想要找我复仇了,可以把耳钉摘下来……”

    “我永远都不会摘下来的!”阿瑟耶抢先回答。

    沛洛隆也紧跟着表态说:“容先生,你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如果没有你,我和姐姐早就被那些丧心病狂的家伙杀死了……,我们会永远记得你的恩情,这钻石耳钉,我们永远永远都不会摘下来的!”

    容瑾西不置可否的勾了勾唇角:“你们能这样想,就再好不过了!”

    他唇角含笑,眉目温和,看上去就像是一位心怀柔慈的长辈。

    然而,夏桑榆不经意之间,却看到他的眼底有锋利的寒芒一闪而过。

    不等她看清,他的神色已经又恢复了正常。

    他拍了拍沛洛隆的脑袋:“好了!吃饭吧!”

    “谢谢容先生!”

    沛洛隆从阿瑟耶的手里接过小镜子,左右照了照,也很满意。

    Bulingbuling的,很闪,很亮。

    任何潮男潮女都会喜欢的。

    特别是阿瑟耶和沛洛隆这样来自国外的孩子,更是对这样的东西情有独钟。

    晚饭后,夏桑榆乖乖的去了容瑾西的大房间。

    容瑾西像是早有准备,不仅让人替换了床单窗帘等用品,床上还洒了娇嫩的玫瑰花瓣。

    甚至,他还让人在房间的角落里面点上了那十二盏秘戏图。

    秘戏图极薄,罩在香薰灯的外面,被灯光一映衬,上面的人物神动作马上就活灵活现,呈现出一种令人脸红心跳的动态效果来。

    夏桑榆站在中间,脑子里面幻灯片似的闪过以前与容瑾西在这房间里面的种种画面。

    有亲昵,有暧妹,有猜忌,有争吵,有相拥而眠的温暖,也有心灰意冷的冷战……

    现在,一切好像又回到了原点。

    他和她,要重新开始了。

    她去浴室里面舒舒服服泡了个热水澡,然后将脸上敷着的假体一点一点取了下来,鼻梁两侧的,颧骨上面的,腮骨两侧的,下巴上的,额骨上的……

    雾气氤氲的镜子里面,龚知夏的脸在慢慢碎裂,夏桑榆的脸在不断重组。

    很快,镜子里面就出现了一张精致的,清丽脱俗的完美脸庞。

    眼角下那道闪电形状的细小疤痕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再生复原,已经变得微不可查,丝毫也无损与她的美貌。

    她抬手轻轻抚,摸这张不能见光的,只能躲在面具下的脸,轻喃说道:“夏桑榆,好久不见!”

    “谁让你卸下假面的?”

    容瑾西的声音突兀响起,吓得她心下一抽,赶紧回头看去。

    容瑾西俊脸冷肃,正斜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神色不悦的盯着她。

    她连忙解释说:“这里没别人,我想透透气!”

    “不行!”容瑾西强势道:“我给你说过,短时间之内,你只能是龚知夏!”

    “可是,这里没别人呀!”

    夏桑榆也不顾忌他,就那么湿漉漉的从浴池里面站了起来。

    她眸色暗漾,一步步往他面前走近道:“今天晚上,在你面前,你就让我做一回我自己,不好吗?”

    她的身体,沾珠带露,十分美妙。

    淡淡的沐浴清香混合着她特有的体香,更像是摧晴的毒药,令他体内的血液一瞬间就沸腾起来。

    他抿了抿干涸的唇,慢慢抬起了右手。

    夏桑榆心下暗喜,看他这反应,今天晚上是可以做成好事了。

    然而不等她靠近他的怀抱,他已经抬手扯下旁边的大浴巾,将她裹了个严实。

    他声音冷淡:“龚知夏,请你化好妆再出来见我!”

    “我不化!这里又没别人!”

    做了太久的龚知夏,她想念夏桑榆了。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她可以顶着龚知夏的脸在他面前委曲求全甚至卑微受辱,可就是不能顶着龚知夏的脸与他欢爱。

    她是夏桑榆!

    龚知夏只是一个虚假的人物,一个虚假的身份。

    她才是真实的!

    她希望他能够看着她的脸和他做最亲密的事。

    而不是隔着一个根本不存在的龚知夏和她做……

    这种细微的小心思,她没法和他说清。

    她只希望容瑾西能够理解一二。

    没想到容瑾西的目光在她脸上停留片刻,冷淡说:“我不喜欢你这张脸!”

    她忙道:“你撒谎!刚刚你明明都有反应了!”

    “反应?你懂什么是男人的反应?”他气道:“龚知夏,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出去,要么就给我化妆成原来的样子!”

    “容瑾西,你……”

    “我给你两分钟,认真的想,想好之后再回答我!”

    说完,他抬手看了看时间。

    夏桑榆又急又气:“容瑾西,都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你的性格怎么一点儿都没变?你的专横霸道就不能改一改吗?我想要一个喘息放松的机会,我呆在那假面下面,都快窒息了!”

    “你只剩下一分半钟了!”他不慌不忙,威胁道:“你真的想好了要出去么?”

    “谁说我要出去了?”

    她坏坏的往他那里瞅了一眼:“今天晚上,我要行使我作为妻子的权利!”

    “那你还不快点儿?”

    “好吧好吧!我这就去化妆!”

    她除了妥协还能怎么办?

    总不能真的出去吧?

    好不容易等来今晚这样一个机会,她可不想就这样白白放手。

    她转身往洗漱台边走,想了想,又转身对他说:“你先出去等我吧,书桌上我帮你泡了一杯伯爵茶,你趁热喝了吧!”

    “你快点儿,别让我等久了!”

    容瑾西炙热的目光从她浴巾下面光溜溜两条美腿上面扫过,蠢蠢欲动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两下。

    转过身,他离开了暗香浮动的浴室。

    书房的书桌上,果然有一杯热气袅袅的伯爵茶。

    她亲手泡的伯爵茶,真的很香。

    容瑾西喝了一口,放下茶杯,去书桌抽屉的最里面取出一只口香糖大小的小药盒。

    这是他从国外带回来的特效药,据说能帮助男性渤,起,具有延时和持续兴奋等功效。

    是目前市面上最好的男性用药。

    他受够了这种一蹶不振的日子,只要能助他重新做回男人,不要说是药物,就算是砒霜他也愿意吞。

    其实这次从国外回来,他已经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比以往好了很多。

    就好像沉睡的雄狮正在被慢慢唤醒。

    它伸着懒腰,偶尔会发出一两声闷吼,再过些时日,它又可以重新做回强悍雄壮的王者了。

    可是这个等待的过程太漫长,太煎熬了。

    特别是他上次伸手探向她的身体,感觉到她的渴望之后,他便一刻也等不下去了。

    他要征服她,要满足她,就在今晚。

    他要看到她幸福得满面,潮红的样子,要看到她攀上云端那快要晕厥的样子……

    按照上面标注的用法用量,容瑾西从小药盒里面取出了一片。

    想起她崇拜又满足的眼神,他忍不住又取了一片出来。

    双倍的药效,应该让今夜变得更加美妙吧?

    就着温度刚刚好的伯爵茶,他将两片药吞入口中。

    不知道是药片的功效,还是空气中香薰灯散发出来的摧晴精油的功效,他很快就觉得呼吸急促,血液滚烫。

    他的身体,真的有了久违的反应。

    甚至,像是比以前更加雄伟。

    他被这种感觉搞得很是急切难耐。

    像个未经世事的愣头青一般,一刻都等不下去了。

    他走到浴室门前:“龚知夏!龚知夏你好了没有?!”

    “马上!”

    “快点儿!”他拍了拍门,催促道:“我给你两分钟……”

    “又是两分钟?”她不悦的抱怨道:“那我等会儿也给你两分钟,超过两分钟我就不伺候了哈!”

    她半开玩笑的语气,让他性感薄情的唇角微微勾了起来:“两分钟?今天晚上至少都得两个小时!”

    他等这一天等了很久。

    各种花样各种姿势在脑海中早就演练过无数遍了。

    如果体力允许的话,他甚至想和她激战到天亮。

    又等了几分钟,浴室的门咔哒一声开了。

    夏桑榆敷好了假面,娇花带雨一般,从里面走了出来:“瑾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