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91章 别用孩子发誓
    他转过身,对一旁的佣人道:“芬姐,你去通知徐管家,让他派人送这位林小姐出去,顺便帮她找个住处!”

    “是!”

    芬姐恭敬的答应一声,转身就要去找徐管家。

    林心念听说要撵自己出去,吓得抖索着往夏桑榆的身后藏了藏:“龚小姐,龚小姐你帮帮我呀,我真的没地方去了……,我没钱……,我净身出户的时候,身边就只有几件不值钱的衣服……”

    夏桑榆叹了口气:“瑾西……”

    “不行!”

    容瑾西语气坚决,毫无回转的余地。

    夏桑榆想起今天晚上与容瑾西之间的约定,心下也不免有些犹豫。

    和容瑾西之间的隔阂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如果能够在今天晚上冰释前嫌的话,她前些日子受的委屈也都值了。

    她转身看向林心念:“要不你先去外面找个地方先住下?我明天上去再过来找你?”

    “不——!不不!”

    林心念慌乱摇头道:“不要赶我走!龚小姐,请你看在沫儿的份儿上,不要赶我走……,我保证不会影响你们的,没有沙发,我去走廊上蹲一夜也好呀……”

    说着说着,又落下泪来。

    夏桑榆被夹在中间十分为难。

    她只得又转身看向容瑾西:“瑾西,你看,就住一晚也不行吗?”

    “不行!”

    容瑾西冷硬吐出两个字,林心念已经咚一声对着他跪下了:“容先生,求求你,不要赶我走!我用我刚刚出世的孩子发誓,我对你们真的没有恶意!如果我做了什么伤害你们的事情,我的孩子就……”

    “别说啦!”夏桑榆快步上前,将她一把从地上拽了起来:“别用孩子发誓!起来!今天晚上你跟我睡!我看谁赶把你赶走!”

    容瑾西听到林心念用孩子发誓,其实也有些心软了。

    可是不等他松口,夏桑榆已经上前说了这样一番话。

    他顿时有些头大:“你说什么?”

    夏桑榆带着怨气怒道:“我说,她,林心念,今天晚上和我睡!不占你容氏公馆的沙发,也不占你容氏公馆的走廊,总行了吧?”

    夏桑榆拉着林心念的手就要往自己住的佣人房走去。

    容瑾西在身后冷声喝道:“站住!”

    他一喝,林心念又抖抖的要往地上跪。

    那没出息的样子,看得夏桑榆的心里直来气。

    她扬眉看向他:“容先生还想怎样?”

    容瑾西大步过去,伸手将她拽到一边,压低声音道:“你脑子抽风了吗?今天晚上她跟你睡,那我呢?”

    “你?”夏桑榆轻嗤一笑,看了一眼远处的阿瑟耶和沛洛隆道:“你今天晚上可以挑个萝莉或者正太陪你睡呀!”

    “夏桑榆!我好好跟你说话,你就非要这样跟我抬杠心里才舒服吗?”

    容瑾西气得额头上青筋都快暴起来了。

    他拉着她的胳膊,将她一把拽到怀里,压低声音道:“今天晚上陪我睡,我给你说说这姐弟两个的事情!”

    “那林心念怎么办?”

    “她去和芬姐她们睡!”

    “那……好吧!”

    夏桑榆左右权衡了一下,答应了。

    反正她也没打算让林心念在家里长住,今晚先凑合一宿吧,明天一早再去给她找住处。

    容瑾西见她答应,手臂忍不住在她的后腰上轻轻一搂,嘴唇暧妹的含住了她的耳珠:“别板着脸啦,今天晚上我一定让你舒服……”

    她脸颊瞬间变得绯红:“别闹!”

    其实,夫妻两个,以前还说过比这露骨得多的情话。

    那时候都不觉得有什么。

    现在他一撩拨她,她就忍不住的有些脸红心跳,像是回到了刚刚认识他那会儿……

    夫妻两个回到客厅,四个孩子又凑到一起玩游戏去了。

    林心念手脚僵硬的杵在刚才站立的地方,脸色惶恐,就好像家里的佣人都会对她发起致命攻击一般。

    直到看见夏桑榆,她紧张的脸色才稍稍缓和了一些,怯怯道:“龚小姐!”

    “你今晚留下来吧!”

    夏桑榆刚刚说出这一句,林心念的脸上就露出欢喜的神色:“嗯,谢谢龚小姐!”

    夏桑榆又道:“你和芬姐她们挤一晚,明天一早我带你出去找地方住!”

    林心念马上皱眉:“啊?不行呀,我不习惯和别人睡一屋的!”

    容瑾西冷着脸道:“不习惯就出去住吧!你现在就可以走!”

    “不不,我不……”

    林心念一见到容瑾西那板着脸的冷肃模样,吓得说话的声音都低下去了好几度。

    其实容氏公馆大大小小的空房间足有好几十间,给林心念单独准备一间原本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可是容瑾西现在对外面进来的人都怀有很深的戒心。

    只有将林心念安排在芬姐和秀雅等一帮忠心的佣人中间,随时随地监视着她的举动,他的心里才会安心些。

    这时候芬姐从厨房里面走了出来:“容先生,饭菜都已经准备好了,现在就开始上菜吗?”

    “嗯!开饭吧!”

    容瑾西走到几个孩子身边,拍掌提醒道:“别玩了,吃完了!”

    “哦!”

    上午的时候,小华庭和曜儿被夏桑榆歇斯底里的砸电视举动给吓到了,现在一听说吃饭,马上就将手中的游戏放了下来,乖乖的起身,乖乖的往餐桌旁边走去。

    特别是小华庭,经过夏桑榆身边的时候,还畏怯的偷偷看了她一眼。

    见她并没有发难的迹象,这才暗地里松了一口气。

    夏桑榆牵过林心念的手:“走吧,一起吃晚饭!”

    “我就不过去了吧!”林心念一脸怕怕的表情,看了看坐满生人的餐桌,低低道:“我就吃炸鸡和烤肉就行!”

    炸鸡和烤肉是从甜品店带回来的。

    过了这么久,早就又冷又腻。

    可是林心念好似丝毫也不介意,走到旁边的矮茶几上,拆开包装袋直接就用手捻着往嘴巴里面送。

    她半跪着,甚至连身后的沙发都不敢坐。

    吃东西的时候,还是那种狼吞虎咽的姿势,就好像身边的人会跟她抢似的。

    夏桑榆在旁边看得暗暗皱眉,真不敢相信,一年的婚姻生活,居然让曾经自信美丽的林心念变成了现在这样敏感怕生的个性!

    真不知道她在她所谓的‘老公’手里到底遭遇了什么。

    芬姐走了过来,恭敬的提醒道:“龚小姐,容先生他们还在等你吃饭呢!”

    “好,知道了!”

    夏桑榆回过神来,对芬姐道:“芬姐,给林小姐一杯热饮和一碗米饭吧!”

    “好的!”

    芬姐答应着,进厨房去帮林心念准备去了。

    夏桑榆又看了林心念一眼,恰逢林心念也正抬起头看她,沾满油渍的嘴角还对她咧开一个近乎讨好的微笑。

    夏桑榆看在眼里,只觉得心酸得紧。

    她摇摇头,回到餐桌这边。

    容瑾西拍了拍身边的位置:“过来坐!”

    “好!”她走过去,大方的在容瑾西的右手边坐了下来:“吃饭吧!”

    “吃饭吃饭。”容瑾西招呼阿瑟耶姐弟道:“我们Z国的饭菜,也不知道你们吃不吃得习惯!”

    “我和沛洛隆都很喜欢Z国文化,京剧呀,刺绣呀,美食呀什么的,我们都很喜欢!”

    阿瑟耶说着,就从盘子里面夹了一块放进口中:“嗯!真的好好吃!”

    沛洛隆也学着她的样子吃了一口:“确实很美味!”

    容瑾西不置可否的笑笑,举起筷子正要吃饭,突然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他侧身对一旁的随从道:“去把我准备的礼物拿过来!”

    “是!”随从答应一声,很快就将一只精致的玫色缎面盒子拿了过来。

    盒子看上去很高端。

    可是上面并没有任何logo标识。

    曜儿和小华庭满面期待:“爹地,这是你从国外给我们带回的礼物吗?”

    “不是!这是送给阿瑟耶和沛洛隆的!”

    “啊?那我们的礼物呢?”

    “爹地回来陪着你们,不就是最好的礼物么?”

    容瑾西根本不管两个孩子失望的眼神,当着所有人的面,将首饰盒子打开了。

    里面是两对又酷又炫的钻石耳钉。

    在水晶灯的辉映下,那钻石散发出耀眼的光芒。

    无论是纯度还是切割工艺,这对钻石耳钉都是价值不菲之物。

    夏桑榆在旁边看着,心里莫名就又有些不舒服:“他们都还是孩子,送这么贵重的礼物给他们干嘛?”

    “作为我和他们讲和的一个见证吧!”

    容瑾西深邃莫测的目光看向对面的姐弟俩,郑重道:“阿瑟耶,沛洛隆,你们愿意放下上一辈的恩怨,从此与我和我的家人和平相处吗?”

    “我愿意!”

    “我也愿意!”

    两个孩子,几乎是毫不迟疑的给出了答案。

    容瑾西露出满意的笑容:“来!过来,我亲自帮你们戴上!”

    “好呀!”

    阿瑟耶率先站了起来。

    她走到容瑾西的身边,蹲下了身子,将一头漂亮的金发撩到一侧,露出优美的脖颈和半边侧脸。

    容瑾西取出一枚钻石耳钉,小心的,专注的,轻轻帮她戴上:“如果我弄疼你了,一定要说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