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90章 失去了攻击他人的能力
    “喝什么都可以!”

    林心念如释重负,快步跟上了夏桑榆。

    夏桑榆叫来服务员,想要帮她点一份冰激凌,她连忙揉着瘪瘪的肚子道:“不不,我现在特殊情况,不能吃冷的!”

    夏桑榆道:“那来一杯热奶茶?”

    林心念点头:“嗯,好的!”

    说完忍不住又补充道:“再请我吃一份儿炸鸡和一份烤肉吧?”

    夏桑榆微怔:“你确定你要吃这么高热量的东西?”

    在她的印象当中,林心念以前是十分注重容貌和身材的。

    油炸的,烧烤的,奶油的东西是一概不会碰的。

    而现在……

    林心念饥饿的舔了舔嘴唇:“没关系!我都饿好久了!”

    “你饿很久了?”夏桑榆脱口就问道:“当初生下沫儿离开宫氏的时候,不是给了你一大笔代孕酬金吗?”

    话一出口,她便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

    身为龚知夏,怎么可能知道几年前发生在墨尔庄园的事情呢?

    说出去的话犹如泼出去的水,她想要挽回,已经来不及了。

    辛亏林心念只是眼眸转了转,便若无其事的回答说道:“代孕酬金都被我花光了!”

    夏桑榆连忙岔开话题:“你刚才说你做女主播期间认识了一个很帅的男人?”

    “对呀!他真的很帅,五官很立体,眼睛是漂亮的琥珀色……,和已故的宫少有几分相似呢……”

    林心念刚刚止住的眼泪又涌了上来:“我一见面就爱上了他!稀里糊涂就和他结婚了……”

    夏桑榆抽一张纸巾递给她:“既然是伤心事,就别提了!”

    奶茶和炸鸡很快就上来了。

    夏桑榆看了看在旁边一脸无聊的阿瑟耶和沛洛隆,起身道:“好了林小姐,你慢慢吃,我还有事儿,先走了!”

    “你别走!”

    林心念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眼泪大颗大颗滚落而出:“我被净身出户了!我没有住处,身上的钱也用光了……”

    夏桑榆看着她的眼泪,眼前不由得浮现出宫沫儿那乖巧稚气的模样。

    不管怎么说,也是她亲侄女儿的亲生母亲呀。

    她从皮夹子里面抽出一叠现金递给她:“拿着吧!我能帮你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

    林心念抽噎着,伸手将钱接过:“谢谢……,可是,这些钱用光之后,我又该怎么办?”

    “你去找份工作呀!你有手有脚,养活自己总不是什么难事儿吧?”

    “可是……,可是我什么都不会呀……”

    “不会就学呗!哪有人是天生什么都会的?”

    夏桑榆硬起心肠,故意板起一副冷漠脸。

    林心念却再次抓住了她的手腕:“请你帮帮我!看在沫儿的份儿上,你不能不管我呀……”

    夏桑榆被‘沫儿’儿子刺得心头一惊,忙低声道:“你威胁我?”

    “夏小姐,我现在真的是走投无路了!”

    “闭嘴!”

    夏桑榆急忙喝停她。

    该死的林心念,居然早就识破了她的伪装。

    现在连续抛出‘沫儿’和‘夏小姐’这些字眼,是打算赖上她了?

    这种被人讹上的感觉,真的是太糟糕了。

    夏桑榆正想着怎么摆脱,林心念抹着眼泪又哭开了:“我不该嫁给那个男人,他根本不爱我……,结婚后他限制了我的自由,不准我外出,不准我和外界有任何联系,成天都把我关在一座大房子里,在他的眼里,我只是一个玩物,想起我了,就回家对我发泄一通,想不起我,就好长时间不见人影……,那栋房子真的好大好大,可我每天看见的都只有佣人我和自己……,上个月底,我给他生下了一个孩子,本以为他对我态度会好一些,没想到他直接甩给我一张离婚证,逼着我净身出户,还不让我见孩子……”

    夏桑榆将纸巾递给她:“你刚才在洗手间,就是在给你的前老公打电话?希蒙是你的孩子?”

    “嗯!”林心念凝噎道:“我的孩子,一生下来就被抱走了,我一眼都没有看到……,只听到佣人说是个男孩儿,他给儿子取名叫希蒙……”

    孩子一生下来就被抱走了?

    这遭遇,怎么和她有那么一两分的相似呢?

    夏桑榆重新在椅子上坐下,叹息道:“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我也想要工作,想要自食其力!”

    林心念继续哭道:“可是我自从毕业以后,就从来没有干过正经的工作……,我当初去墨尔庄园做代孕妈妈,是为了获得丰厚的酬金……,后来我去做女主播,也是想要哗众取宠,牟取些钱财……,现在我被赶出来了,才发现自己什么都不会,我根本没有养活自己的能力……”

    她哭哭啼啼的样子,让夏桑榆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说吧,你想要我怎么帮你?”

    “我想拿回孩子的抚养权!”林心念抹了一把脸上的眼泪,神色坚定的说道:“我已经失去了沫儿,我不能再失去希蒙!没有孩子,我将来老了会没人养的……”

    不是因为爱孩子,也不是因为有多舍不得孩子。

    而仅仅是害怕老了身边没人可以依靠。

    夏桑榆真不知道她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她嫌恶的看了她一眼:“你还年轻,可以再找个男人,以后也不愁没有孩子!”

    “不不!”林心念道:“生希蒙那天我和他发生了争执,他将我推下楼梯造成了大出血,医生说我以后都不可能再有孩子了……”

    林心念脸色苍白,紧紧拉着夏桑榆的手道:“夏小姐你帮帮我,我知道你和容先生关系很好,只有你们才可以帮我把希蒙的抚养权拿回来!”

    “请叫我龚知夏!”

    夏桑榆冷着脸,拽开她的手道:“林心念我问你,就算我帮你把孩子的抚养权拿回来了,你拿什么养活他?你有钱买奶粉和尿布吗?你有能力为他提供好的成长环境吗?”

    “我……,我没想过这些!”

    “你刚才也说了,你连养活自己的能力都没有,你又怎么可能再去养活一个孩子?”

    夏桑榆恨其不争的看着不停抹泪的林心念:“先吃东西吧,别想抚养权的事儿了!”

    林心念捻起一块炸鸡放进口中,一面吃一面说:“我必须得要回孩子……,夏小姐,请你帮帮我!”

    夏桑榆沉脸:“我叫龚知夏!”

    “好!龚小姐,请你帮帮我!我知道我没用!我现在就是个废人!一离开男人,一离开家庭,我就什么都不是!”

    “先吃吧!能帮的我都会帮你!”

    “嗯嗯,我就知道你心好,找你准没错!”

    林心念得到了她的承诺,这才放开的吃起东西来。

    狼吞虎咽,吃得太快,还呛咳了起来。

    阿瑟耶和沛洛隆被她狼狈的吃相逗得不停嗤笑,看向林心念的眼神当中,也充满了鄙夷。

    林心念好像有些怕生。

    目光扫了阿瑟耶姐妹一眼,下意识就往夏桑榆的身边挪了挪。

    她喝着奶茶啃着鸡块,冲夏桑榆不好意思的笑笑说:“三天了,我就只吃了几片面包,若不是遇见你,我就饿死街头了!”

    “哪有那么夸张?”夏桑榆看向她的眼神多了几分悲鸣:“慢点儿吃,不够我再给你点!”

    “嗯!我还想要一份鸡块一份肉排打包带走可以吗?”

    “当然可以!”

    饿坏了的人,大概只有食物才能给他们安全感吧?

    夏桑榆开始的时候对林心念还保持着几分戒心,提防着她,生怕她是揣着坏水故意来接近自己的。

    可是看林心念面对食物的时候那种近乎凶狠的吃相,又看林心念连阿瑟耶和沛洛隆这种未成年的孩子都害怕,甚至当服务员过来上菜都会吓得她猛地一个抽搐……

    夏桑榆便觉得林心念真是被她所谓的‘老公’关傻了!

    这样的女人,已经失去了攻击他人的能力。

    回到容氏公馆的时候,天色已经快要黑了。

    容瑾西和两个孩子都已经换上了舒适的家居服,正在客厅里面看电视等着她回家吃饭。

    看见夏桑榆进来,小华庭先带着邀宠的语气起身说道:“知夏阿姨,我们今天的事情办得很顺利,投毒的事情他们已经不追究了!”

    “哦?是吗?”夏桑榆本来缓和的脸色,一看到小华庭就冷凝了几分:“那乔玉笙坠楼的事情呢?谁来负责?”

    小华庭看到她眼神中的责备,立马就焉哒哒的低下头去,不吱声儿了。

    容瑾西安慰的拍了拍小华庭的小脑袋:“坠楼的事情都有责任,我们也就不再追究了!”

    眼风一扫,突然看向她身后缩肩弓背不敢抬头的林心念,脸色顿时一寒:“龚知夏,谁给你的权利,把什么阿猫阿狗都往家里带?”

    他气场冷戾,吓得林心念的身体不自觉的抖了抖。

    夏桑榆解释道:“她叫林心念,是我的朋友,暂时在家住一晚,我明天就出去给她找地方住!”

    林心念偷偷看了容瑾西一眼,被他犀利的眼神吓到,说话的声音都颤抖起来:“容先生,我,我不会打扰你们的……,给我一张沙发,让我躺一晚就好……”

    “不行!”容瑾西强硬道:“这是我的家,不是收容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