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89章 救命稻草
    夏桑榆表面上不动声色,心理却觉得有些奇怪。

    根据这一路上对阿瑟耶和沛洛隆的观察,这姐弟两个都是属于话不多的孩子,又因为刚刚到了一个新的环境,所以显得格外沉闷少语。

    阿瑟耶只有在面对容瑾西的时候才会笑逐颜开,话也相对多些。

    沛洛隆则是只有在打游戏的时候才会两眼放光,显得十分兴奋。

    现在他们主动找到她,主动谈论家里面父亲母亲的事情,就不由得让夏桑榆起了些疑心。

    据她所知,查婉娜嫁给山本太雄也没几年,确实不可能生出这么大的一双儿女。

    而且这一双儿女肤色不同,更不可能是查婉娜的孩子。

    如此说来,他们说的都是实话了?

    她沉眸看向沛洛隆:“他们想让你做继承人?那你怎么来晋城了?”

    “我父亲去世了之后不久,我们的继母也在晋城被捕!”

    沛洛隆遗憾的说道:“我父亲生前的左膀右臂一个个就都翻了脸,他们瓜分我父亲的生意,掠夺我父亲的财富,为了永绝后患,他们甚至联手追杀我和我姐姐!”

    阿瑟耶附和道:“没错,若不是容先生及时赶到,开车救走了我们,我们现在肯定已经被他们杀死了!”

    “是呀!真的太感谢容先生了!容先生就是我们的救命恩人!”

    沛洛隆感激涕零,又说道:“他说我们的继母在晋城,我们就跟着他来了!”

    夏桑榆忙问:“那你们知道你们的继母是为什么事情被抓起来了吗?”

    “知道!容先生说我们的继母和巴颂先生联手杀死了他的妻子夏桑榆……”

    夏桑榆倒抽一口凉气,脚步猛然之间就停了下来。

    容瑾西到底在搞什么呀?

    把仇人的一双儿女接到身边也就算了,居然还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他们?

    这是想要他们直接找她复仇吗?

    她心里七上八下,强撑着结结巴巴说道:“他,他还对你们说什么了?”

    “他还说大人的恩怨不应该延续到我们下一代身上,他不会因为我们是山本太雄的儿女而为难我们,如果我们要复仇的话,十八岁之后可以找他!”

    “他……真这么说?”

    “是的!”

    阿瑟耶又说道:“知夏阿姨,其实你不用这么惊讶!我和沛洛隆虽然生长在那样的家庭,可是父亲把我们保护得很好,打打杀杀什么的,我们都是在电影里面才见到过……”

    沛洛隆也跟着点头说:“对呀!我和姐姐也是一两年前才知道家里面是做黑,道生意的!其实这对我们根本没什么影响,我们还是和普通孩子一样,每天上学放学,打打游戏什么的……”

    阿瑟耶又道:“我们分得清是非!就算满了十八岁,也不可能会找容先生复仇的!”

    “哦……”

    夏桑榆心不在焉应了一声。

    不管他们怎么说,她对这两个来自国外的孩子始终保持着很重的戒心。

    杀父之仇杀母之仇,岂是这么轻描淡写就能抹得过去的?

    这两颗定时炸弹,得想办法尽快移出他们的世界才行。

    不过眼下,她还得假装若无其事,带着他们去见查婉娜。

    查婉娜和巴颂目前都还处于刑拘期,因为是涉外人员,开庭立案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

    查婉娜身上的珠宝首饰全部都被摘下来了。

    头发剪成了一刀切的齐耳短发,脸色浮肿,眼袋明显,憔悴得像个五十多岁的中年妇女。

    她跟着狱警走进接见室,一看见阿瑟耶和沛洛隆,瞬时就愣住了:“你们,你们怎么来了?”

    “妈咪……”

    阿瑟耶和沛洛隆想要上前拥抱她。

    狱警电警棍一挥,厉声喝道:“退后!不准有肢体接触!”

    阿瑟耶姐弟两个便乖乖的往后面退了两步,站在黄色警戒线外面道:“妈咪,你在里面过得怎么样?需不需要什么生活用品?我们可以请容先生帮你准备!”

    “容先生?”查婉娜愕然道:“是容先生把你们接过来的?”

    “没错!父亲生前的兄弟哥们儿为了利益都想要杀了我们,是容先生救了我们……”

    阿瑟耶动情的说道:“妈咪,我不知道你和容先生之间有什么恩怨,可是我希望你看在容先生救过我们姐弟两个的份儿上,把以前的事情都放下……”

    他们母子三人在说话的时候,夏桑榆一直表情淡淡的坐在不远处的椅子上,从头到尾都没有插话。

    他们说英语她听得懂,说日语她也没问题,总之,他们的谈话内容,她都能完完全全的听明白。

    无非就是一些絮絮叨叨的叮嘱和关怀,倒也没有别的。

    很快,十五分钟的接见时间就到了。

    查婉娜被警员带回了拘押室。

    夏桑榆则带着姐弟两个从警局里面走了出来。

    下午四五点,正是夏日里一天最闷热的时候。

    三人上了车,空调开到二十二度阿瑟耶和沛洛隆还在嚷着好热,好渴,好想吃冰激凌。

    夏桑榆看了看阿瑟耶那发育得比同龄人成熟得多的身体:“还吃?刚刚在茶楼里面不是才吃过冰激凌和糕点吗?”

    阿瑟耶道:“早就消化到不知哪里去了!我现在好渴,好热……”

    沛洛隆则指着街边一家店铺道:“冰激凌拉面?我要吃那个!”

    阿瑟耶两眼放光:“我也要吃我也要吃!”

    夏桑榆叹了口气:“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吧,从前我有个闺蜜,特别爱吃高热量高脂肪的东西,后来她就胖死了!”

    “不会的!”阿瑟耶毫无压力的说道:“有专家的数据证明,一个人长多胖,是由他的基因决定的,跟吃什么样的食物没关系!”

    说话间,还十分自信的挺了挺傲人的胸围。

    夏桑榆无语,只能将车慢慢靠边停下。

    所谓的冰激凌拉面,不过是炼乳和碎冰再搭配了一些彩色的果冻粉做成的,盛在一只蛋皮做的小碗里,旁边再用芒果呀,小樱桃呀,猕猴桃片作为点缀,看上去哧溜哧溜的,很好吃的样子。

    阿瑟耶一边吃一边抬头问她:“知夏阿姨,你不来点儿吗?”

    “你们吃吧,我去一下洗手间!”

    她站起身,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洗手间里面。

    夏桑榆刚刚进入其中一个格子小间,便听到高跟鞋嘚嘚嘚的声音跟着走了进来。

    不多时,便听到旁边一个格子间传来低低的啜泣声。

    她往声音传来的格子间看了一眼,淡漠的收回了目光。

    她不是个爱管闲事的女人。

    自己家的麻烦事情还一大堆呢,哪有功夫管别人?

    她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妆容,那关闭着的格子间里面又传来一阵低低的抽泣声:“求求你了,把希蒙还给我吧……,呜呜呜……,他还那么小,不能没有妈妈……”

    夏桑榆已经走到了门口,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又把脚步生生收了回来。

    格子间的门打开,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抹着泪从里面走了出来。

    她五官虽然精致,可是容色十分憔悴。

    夏桑榆看清楚她的长相,不禁脱口道:“林心念?”

    林心念身形一颤,抬眼看向她,半晌,茫然道:“你是?”

    “我是……”夏桑榆看到镜子中自己的脸,余下的话急忙咽了回去。

    她是龚知夏!

    夏桑榆已经死了,已经死了,已经死了……

    对!已经死了!

    她是龚知夏,根本不认识什么林心念!

    她心中主意打定,换了语气道:“对不起,我可能认错人了!”

    抱歉的笑笑,转过身就准备离开。

    在她的背后,林心念的表情却有了异样的变化。

    她现如今被逼入绝境,两天前偶然在街头见到‘龚知夏’之后,便从她的神态举止中找到了不少酷似夏桑榆的地方。

    林心念跟踪了她两天。

    直到跟着她来到陵园,亲眼看到她在墓地前的种种举止,这才百分之百的确定,所谓的龚知夏,其实就是易容后的夏桑榆。

    放眼整个晋城,能帮她的也许就只有夏桑榆了。

    她要和夏桑榆偶遇,要抓住她这根救命稻草!

    此时见夏桑榆脸色漠然转身要走,林心念反而着急了。

    她上前两步,急切道:“没认错没认错!我就是叫林心念,你刚才已经叫出我的名字了!”

    夏桑榆的眼神依旧很淡:“对,我以前看过你的直播,黄鳝什么的,呵呵,最近严打,你怎么没被有关部门请去喝茶?”

    “我从那之后就没有做女主播啦!”

    林心念努力撑笑说:“我认识了一个男人,他很高,也很帅,还很有钱的……”

    拜金女的嘴脸,夏桑榆真是看够了。

    她淡漠转身:“抱歉,我对你的情史没兴趣!”

    林心念急忙上前拦住她,语气急切的说道:“小姐,你看过我的直播,咱们又还能在这里相遇也算是缘分对不对?要不你请我喝杯饮料吧?”

    夏桑榆拧眉:“我为什么要请你?我和你不熟!”

    “熟!坐下喝杯东西就熟了嘛!”

    林心念努力的对她笑,笑得很是讨好。

    夏桑榆就有些心软了:“想喝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