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88章 不能再错下去了
    “坐穿了也和你没关系!”

    厉哲文靠在铁椅子上,冷冷的望着她道:“我不需要你的帮助!你最好马上从我的眼前消失!”

    夏桑榆气得语塞:“你,你这人怎么好赖不分呀?”

    “抱歉!我和你之间没交情!也不需要你的帮助!你还是赶紧回到容瑾西身边,和他好好过日子去吧!”

    厉哲文说着,站起身就想要离开。

    他穿着蓝白色囚服,脚上拖着长长的锁链,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会发出喀拉喀拉的刺耳声响。

    夏桑榆也跟着站起身:“行!我不管你!等你判刑了,就等着小厉夏被送去孤儿院吧!”

    厉哲文的脚步停顿了一下。

    他的想起了那个小得可怜的孩子。

    那么小,那么稚弱,外界的任何一丝风吹草动,都足以让他活不下去。

    身为父亲,他也很心疼,也很不舍。

    可是……,他错了这么久,不能再错下去了。

    被关押的这段时间里,他断了和外面的联系,脑子反而比任何时候都要清醒些。

    去年在紫荆酒店的那一次,他一直以为和自己发生关系的人是学姐夏桑榆。

    不管学姐如何否认,他都认定了和学姐之间的关系,还一再发誓要对学姐负责。

    后来学姐被日本警方带走了。

    他很长时间都生活在自责和愧疚当中,恨自己没能力,不能保护心爱的女人。

    可是后来,金宝宝莫名其妙的就怀孕了……

    以前他一直想不明白这两者之间的关系,直到最近在看守所里面清心寡欲的生活了一段时间,才渐渐明白,学姐说的没错,当初在紫荆酒店和他发生关系的,不是学姐夏桑榆,而是他的妻子金宝宝。

    他也终于意识到,自己一直都很愚蠢,很可笑。

    亏他还盲目自信的以为,只要累积足够多的财富,就能够打败容瑾西,把学姐从他的身边抢过来!

    现在看来,就算他变成这世界上最有钱的男人,而容瑾西变成一无所有的乞丐,学姐的选择依旧会是容瑾西,而不是他厉哲文。

    他一直都在想着如何才能占有夏桑榆。

    而容瑾西想的,却是千方百计保护夏桑榆,就算他自己背负骂名也毫无怨言,就算他自己的良心备受煎熬他也义无反顾。

    他和容瑾西的差距,就在这里!

    当他稀里糊涂的跟着尤加利来到会客厅,满怀期待的想要和查婉娜巴颂谈生意的时候,人家容瑾西却在为了夏桑榆的安危煞费苦心的布局!

    亲眼看到尤加利代替夏桑榆惨死在眼前,厉哲文才明白桑榆的处境有多凶险。

    直到那时,他才看清,自己是一个多么愚蠢和无能的男人。

    他配不上学姐。

    从一开始就配不上。

    他是从穷山沟里面走出来的寒门子弟,不管他如何努力,他的眼界和格局都令他不能与容瑾西那样的男人相比。

    而眼下,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斩断和学姐之间的一切联系,让她不再被他拖累,安安心心回到容瑾西身边去……

    想到这里,厉哲文的眼眶蓦地有些发红。

    他深吸一口气,转身最后一次看向夏桑榆:“龚小姐,请回吧,我的那些账目就不劳你费心了!”

    夏桑榆并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她只知道,那么巨额的款项如果不能说明来路的话,他会有大麻烦的。

    她上前两步,看着他胡子拉碴的清瘦面孔,着急的说道:“哲文,你别泄气呀!我可以帮你,我真的可以帮你!”

    “滚——!”

    他猛地推开她,红着眼,冲她嘶声吼道:“少在我面前装好人,我不需要你的怜悯!”

    她被他推得往后趔趄两步,错愕道:“哲文,你误会我了……”

    “龚知夏,我希望你能看清楚你自己的身份!你和我才认识多久?你凭什么能说清楚几年前的账目是怎么一回事儿?”

    “因为,因为我是夏桑……”

    “闭嘴!”他嘶声咆哮起来:“夏桑榆已经死了!被查婉娜和巴颂联手杀死了!”

    他拖着长长的镣铐,一步步逼近到她的跟前,腥红的眼瞳直直盯着她,一字一句狠声道:“龚知夏,你给我记住!夏桑榆死了!被杀死了!从今往后,这世上,再也没有夏桑榆了!”

    一个字一个字迸出来。

    他的神色凶戾可怕。

    夏桑榆被他的气势所摄,整个人僵在原地,一下也动不了。

    心里面却突然想明白,他为什么要拒绝她的帮助了!

    是呀,夏桑榆已经死了,她龚知夏又该以什么样的身份去澄清当年的那笔旧账呢?

    一个看似不经意的破绽,就极有可能又让那些黑暗势力的目光重新聚焦在她的身上。

    虽然现在山本太雄和鸠山先生的势力都对她构不成直接的威胁,可是她得罪的大,佬那么多,万一又有人对她起了杀意呢?

    思及此,她心里突然很难过。

    抬手抓住厉哲文紧绷的手腕,她弱声说道:“那我该怎么帮你?你告诉我,要怎么做,我才能帮到你?”

    他脸色冷漠,将她的手一把拂开,冷冰冰道:“第一,回到容瑾西身边!第二,不要再管我的事情!第三……”

    他冷硬的语调突然低弱了下去:“第三……,请你帮我照看着小厉夏……,他那么小……就没了爸爸妈妈……”

    说着说着,他就面容微搐,有了哽咽之音。

    夏桑榆连忙说道:“好好好,我答应你,一定好好抚养小厉夏长大……,我会像对亲生儿子那样对他的!”

    “谢谢!”

    厉哲文干涸的嘴唇里艰涩的挤出这两个字,眼圈儿一红,眼泪就滚落了下来。

    夏桑榆心酸莫名:“哲文……”

    厉哲文转过身,往接见室的铁门走去。

    夏桑榆紧追着他走了两步:“哲文,你保重!任律师会帮你打赢这场官司的!”

    厉哲文脚步不停,几个大步就走了出去。

    反手一带,铁门在他身后哐的一声被砰上了。

    把他和夏桑榆隔在了两个世界。

    夏桑榆心头酸涩得很。

    虽然叫厉哲文要保重,可是她也明白,单凭厉哲文携带枪支和染手道上生意这两点,便足以让他在监狱里面呆上很长一段时间。

    而几年前她转入厉哲文账户的那些巨款,更是会让他百口莫辩,加重他的刑罚。

    他在晋城无权无势毫无背景,这种情况之下又拒绝了她的帮助,真的就是……无力回天了!

    夏桑榆在狭窄冰冷的接见室里面坐了好一会儿。

    回想起从前和厉哲文之间的种种,心下不免好一阵怅然。

    任律师从外面推门进来:“龚小姐,怎么回事儿?我怎么看厉先生脸色很臭的样子?”

    夏桑榆苦笑道:“他不需要我的帮助!”

    “不需要你的帮助?”任律师着急的说道:“你若不帮他,他恐怕得坐几十年的牢,这一辈子就完了……”

    “这是他的选择,我能有什么办法?”

    夏桑榆站起身,叹息一声道:“很抱歉,我还有事儿,先走了!”

    “誒!龚小姐你别走呀!”任律师上前拦住她:“你只需要在这些资料文件上面签上你的名字,然后案件审理的时候再出庭做个证就好了……,其余的事情,我来做!”

    夏桑榆看了看递到面前的一摞文件,耳边想起厉哲文刚才狠声说出的那些话:龚知夏,你给我记住!夏桑榆死了!被杀死了!从今往后,这世上,再也没有夏桑榆了!……

    夏桑榆已经死了!

    龚知夏没权利做夏桑榆该做的事情!

    况且,容瑾西牺牲了尤加利才换来她现在的平安,她不能因为要帮厉哲文减轻几年刑期而让这一切功亏一篑……

    她抬手,见这些文件推开:“任律师,真的很抱歉!厉先生的孩子我会帮他养大的,其余的,我真的帮不了!”

    “可是,你刚才在茶楼里面明明答应过我呀……,龚小姐,你不能……”

    任律师的话还没说完,夏桑榆已经大步走了出去。

    幽冷昏暗的过道里。

    阿瑟耶和沛洛隆靠在墙壁上,姐弟两个正低声说着什么。

    光线太暗,她看不清他们的表情。

    只觉得他们两个的表情前所未有的凝重和肃冷。

    她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惊到了他们,两人同时抬头往她看了过来:“知夏阿姨!”

    她笑:“在聊什么?”

    “再聊我们的母亲!”

    阿瑟耶搂过沛洛隆的肩膀,神色平静的说道:“知夏阿姨还不知道吧?我父亲不止查婉娜一个妻子,查婉娜是前几年才嫁给我父亲的!我和沛洛隆的同父异母的姐弟!”

    “哦?”夏桑榆看了看不同肤色不同发色不同瞳色的姐弟俩,随口问道:“那你们两个谁是查婉娜的孩子?”

    “都不是!她嫁给我们的父亲之后,并没有生下孩子!”

    阿瑟耶刚刚说完,沛洛隆又补充道:“其实她对我们也挺好的,像对待自己的亲生儿女一样疼爱我们,关心我们……,以前我还听她和我父亲在一起商量过,说是等我再长大些,就让我接触他们的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