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87章 魅力无可抵挡
    “一个厉哲文,比我和两个孩子还重要?”

    “容瑾西你能不能别这么无理取闹?”

    “你误会我和阿瑟耶,把我想得再龌龊不堪都是理所当然?我一提到厉哲文就是无理取闹?”

    他大手扳着她的身体,不让她挣脱。

    不见底的墨瞳就那么定定望着她,像是要看进她的心里去。

    “龚知夏,你实话告诉我,你对厉哲文……”

    “我们之间是清白的!你还想要我怎么解释?”

    夏桑榆受够了这种被冤枉被怀疑的滋味儿。

    她小脸紧绷,冷声说道:“当初我被押往日本之前,曾经给你留了一个狮子布偶,里面的录音到现在你都还没听吗?”

    “听了!”他意味不明的挑唇:“不然的话,你以为我会无缘无故到千野庄园去找你?”

    “既然你都听过了,那你就应该明白,我夏桑榆这一辈子心里爱的人只有你容瑾西一个,我的身体也只属于你一个人,从未被任何人染指过……”

    她语速加快,情绪一激动,脸色就显得苍白,额头上的冷汗也就出来了。

    她大口喘气,神色痛苦。

    看着她的样子,他突然就有些心软。

    他抽了纸巾,替她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真的想去见他?”

    她点了点头:“他现在落难,我想帮帮他!不为别的,看在金宝宝和小厉夏的份儿上我也不能袖手旁观呀!”

    “想去也行!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今天晚上……”他修长的手指轻轻抚过她柔软的嘴唇:“你得陪陪我!”

    “陪你?”夏桑榆睁大双眼:“你可以了?”

    他轻啧一声,皱眉道:“你这是什么话?我容瑾西什么时候不可以过?”

    “前段时间,你不是还……”

    “前段时间我手边事情太多,所以才没有那方面的想法!”

    他心虚的掩饰着。

    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碰过她了。

    不是不想碰,而是身体根本起不了反应。

    他害怕看到她失望的眼神。

    而今天,就在刚才,他只轻轻吻了一下她的嘴唇,他居然有了那方面的冲动。

    虽然身体还没起反应,可是直觉告诉他,他可以了!

    可以满足她了!

    他们可以睡在同一张床上,相拥着互相交流了。

    那些扎心的误会和隔阂,很快就能完完全全烟消云散了。

    夏桑榆心头也涌上了欣喜。

    没想到肖医生给的药物会那么管用。

    瑾西重新找回往日的自信和雄风,就不会疑神疑鬼的怀疑她和厉哲文之间的鸡毛蒜皮了。

    他们能够和谐相处,一起面对任何困难险阻了。

    对于未来的生活,她又燃起了期许。

    午饭后。

    容瑾西带着小华庭和曜儿去使馆处理投毒事件和乔玉笙被摔死的事情。

    夏桑榆则带着阿瑟耶和沛洛隆去警局见任律师。

    任律师四十多岁,长得很胖,一笑起来,就更胖了。

    所以他一般情况下都是不怎么笑的。

    他们约在警局外面的清风茶楼见面。

    一看见夏桑榆,任律师就将一叠打印好的文件递给她道:“龚小姐,请你看看这些资料有没有失真的地方……”

    夏桑榆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我可以先点杯饮料吗?”

    大热天,她带着两个孩子穿城过来,很辛苦的!

    任律师连忙堆上笑脸:“哦哦哦,是我太心急了!”

    收了文件,他又问道:“龚小姐喝点儿什么?”

    夏桑榆看了看他面前的白开水,难怪刚才进来的时候,服务员态度那么冷淡呢。

    她抬手冲不远处的服务员打了一个手势:“小姐,给我们一壶茉莉香雪,给这两位小朋友两份冰激凌,再来一个水果大拼盘吧!”

    “好的!”服务员脸上的笑容果然热情起来:“请稍等,我们马上就为您准备!”

    夏桑榆看向有些拘谨坐在一旁的两个孩子:“你们还想吃什么?点心要不要来一份儿?”

    阿瑟耶没有说话,沛洛隆却兴奋的抬手指向前方墙壁上的效果图:“我想吃龙须酥和凤梨糕!”

    “好!那就再来一份龙须酥和凤梨糕!”

    安顿好两个孩子,夏桑榆这才转头看向表情有些僵硬的任律师:“任律师要不要再来点儿什么?我请!”

    “不不!不用了!”

    任律师胖乎乎的脸上,笑容不自然的抖了抖:“我们还是看资料,谈案情吧!”

    “行!拿来吧!”

    夏桑榆逐一翻看任律师准备的那些资料,神色认真又专注,偶尔抿唇沉思,像是在极力回忆之前的一些事情。

    足足过了半个小时,她才长长叹了一口气,抬起头来。

    “没问题!这上面提到的一些账目我都可以做一个澄清!”

    “太好了!龚小姐,真的谢谢你,有了你的帮助,厉先生就能够躲过这场牢狱之灾了!”

    任律师激动的站起身,伸出双手就要与夏桑榆握手。

    夏桑榆伸出手与他浅浅一握。

    “任律师,我看你对厉先生的案子很上心呢!可不可以冒昧的问一句,你和他之间……”

    “哦!厉先生和我都是从一个镇上走出来的寒门子弟!”

    任律师谈好了公事,神色就放松了好多。

    他端起面前的白水喝了一口,含笑说:“说起来不怕龚小姐笑话,我是我们那地儿最早考上大学的孩子,我到大城市念大学之后,我的学弟学妹们就经常被他们的父母念叨:‘一定要好好用功念书呀,将来考上大学,就可以像任学贵一样,走出这山沟沟,去大城市生活了……’,在亲友的眼中,我生活得很风光,很体面,可是谁也不知道一个毫无背景的穷学生要在这繁华的城市站住脚有多难……,去年,我因为工作上的事情惹上了一些麻烦,不仅陪了一大笔钱,还被人威胁勒索,若不是遇见厉哲文先生,我现在恐怕都已经入土为安了!”

    说完,十分感慨的谈了口气,端起白开水又喝了一大口,道:“厉先生和我是老乡,又是我的贵人!现在他落了难,我自然要倾尽心力把他从里面捞出来!”

    桑榆颔首笑道:“厉先生有你的帮助,一定能逢凶化吉的!”

    人的缘分就是这般奇妙。

    有时候你想要和某人搞好关系,希望一辈子做朋友做知己,结果得到的是令人寒心的阴谋算计,是背后的刀子,暗地的绊子。

    可是有时候,偶尔一个不经意的善举,却往往能在不久之后结出善果……

    她陪着任律师在茶楼里面呆了半个多小时,聊了一些关于厉哲文的事情,以往的贫寒,曾经的风光,和现如今的困境。

    等到阿瑟耶和沛洛隆吃完冰激凌,又将糕点吃了个七七八八的时候,这才起身,往不远处的监狱走去。

    过马路的时候,阿瑟耶快走两步跟上了夏桑榆。

    “知夏阿姨,你不会骗我们吧?我和弟弟真的能见到我们的妈咪?”

    “能!呆会儿我陪你去!”

    “好呀好呀,知夏阿姨你真是太好了!”

    阿瑟耶亲昵的挽上她的胳膊。

    夏桑榆表情僵硬,十分不习惯和一个外国妞如此亲热。

    阿瑟耶发育得很好,丰胸细腰蜜桃臀,看上去像个十五六岁的青春期少女。

    可是容瑾西说,她才只有十三岁。

    成熟的外貌,禁忌的年龄,对于大多数男人来说,她的魅力无可抵挡。

    同时,她的美貌也足以令任何女人心生戒心。

    夏桑榆表面上维持着平静,心头却在暗暗筹谋着,要怎样才能够将阿瑟耶这个危险早日从她和容瑾西的生活中移开。

    他们在接见室呆了十来分钟,厉哲文被两名狱警押送着走了进来。

    一看见夏桑榆,他转身就要走:“我不见她!我不见她!”

    夏桑榆连忙起身:“厉哲文!你确定你不见我?为了你的小厉夏你也不愿意见我?”

    “厉夏?”厉哲文这才表情惘然的看向夏桑榆:“他……还好吧?”

    “别担心,他有专业的育婴师照顾着……”

    夏桑榆说完,对任律师道:“任律师,麻烦你把这两个孩子先带去外面待一会儿好吗?我想和厉先生单独说几句!”

    “哦,好的!”

    任先生十分配合,带着两个孩子走出了接见室。

    夏桑榆在椅子上坐下,正色说道:“哲文,咱们时间不多,那我就长话短说了!”

    “你和容瑾西又在一起了?”

    厉哲文突然冒出来的一句话,让夏桑榆舒展的眉头又皱了起来。

    她沉默片刻,岔开话题道:“是任律师要我来的!警方正在彻查你这些年的账务和生意上的一些渠道,当年我划到你账户上的那些款……”

    “你不能承认!”

    厉哲文急声道:“别忘了,你现在是龚知夏!当年的那些事,那些款,和你有什么关系?”

    “你别担心,我会想办法……”

    “谁让你想办法了?”他语气凶横:“龚知夏我告诉你,我的事情,不要你管!你和你的容瑾西好好过你们的日子,别他妈瞎操心我的事情!”

    夏桑榆被他一吼,也火了:“厉哲文你这人怎么好赖不分?我如果不帮你,你会把这牢底坐穿你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