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83章 太累,我恨不动了!
    小华庭垂下目光:“我只想给你解释一下……”

    “还用得着解释吗?”夏桑榆冷笑说:“你的所作所为我可都是看在眼里呢!呵呵,真不愧是我和容瑾西的好儿子呀,这手段,这心肠,连我们都自愧不如!”

    “娘亲……”小华庭打断她:“乔玉笙不是我推下去的!”

    “你以为我会信?”

    她在他身边蹲下,直视着他的眼睛道:“容华庭,我想把你送去少管所!”

    他下意识往后面缩了缩:“少管所?是什么地方?”

    “一个专门管教不听话的孩子的地方!”她威胁道:“那里有灰色的墙,有高高的岗楼,岗楼上有持枪站岗的警察,谁不听话就会受到惩罚!你如果想逃跑,电网会将你烧成焦炭,电警棍会将你击晕……”

    “娘亲……”小华庭惊恐的往后面又缩了缩:“娘亲,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做错了什么?”

    “你到现在,都还不知道你做错了什么?”

    “我没有做错!”

    小华庭急声辩驳道:“娘亲,是你告诉我,一忍再忍,便无须再忍的!乔玉笙她做了那么多坏事儿,她把咱们两个害得这么惨,到现在都还不知道悔改……”

    他从裤兜里面掏出了一大把便签条:“你看!这些都是她写给我的!她到现在都还在欺骗我,还想要让我和她一起来对付你!”

    便签条上面写满了字迹,夏桑榆却没有勇气打开。

    片刻后,她的语气缓和了一些:“华庭,我们没有能力左右别人的爱恨!我们能做的,只是尽量端正自己的行为,不让自己沾血腥,添杀戮!”

    小华庭倔强瘪嘴:“我没有推她下去!你为什么就是不肯相信我!”

    夏桑榆气极反笑:“是呀!你容华庭多聪明呀!就算要杀人,你也有一百种方法让自己手不沾血!”

    她失望的叹了口气:“好了!咱们在这里争论这些也没有用,快点出去吧!”

    说着,她伸手去拍电子屏上面的紧急呼叫铃。

    电梯刚才被容华庭摁下了故障报修键,这时候已经骤停在了某个楼层之间,等着机修工人从外面来维修。

    夏桑榆心里烦燥,便觉得空气越来越憋闷。

    她不停的摁呼叫铃,然后还用脚狠狠的踹电梯内壁:“让我出去!我要出去!”

    小华庭在旁边怯怯问道:“娘亲,你真的会送我去少管所吗?”

    “当然会!我管教不了你,我就花钱请别人来管教你!”

    夏桑榆气急败坏,吼出这一句之后,小华庭的脸色更加苍白了。

    他噘着小嘴,抽咽道:“娘亲,我很乖的……,我这么做,也是为了替你解决麻烦嘛……,我不想看你在那些人面前低声下气的说好话……,娘亲……,你就原谅华庭这一次吧,华庭以后不敢了……,你别送华庭去少管所好不好?呜呜……,我想和你们在一起!”

    他一哭,夏桑榆的眼眶也就跟着红了。

    华庭一出生就流离在外,如果可能,她一辈子都不想再和他分开了。

    可是,眼下小华庭的性格,智商,行为举止已经不是她这个做娘亲的能够引导得了的!

    再不加以管教,他这一辈子就完了。

    她揪心的看着哭泣的小华庭,哽声说:“求我没用!你自己想想,你做的这些事情,像是一个小孩子该干的吗?”

    “我也不想这样!可我控制不了我自己呀!”

    他性子桀骜,服软不服硬。

    在幼稚园被人欺负,自然会想办法报复回去。

    在医院看到娘亲被那帮人欺负,他本能的想要保护娘亲,想要让娘亲从这场是非中抽身出来。

    回到容氏公馆,看到天底下最恶毒的坏女人乔玉笙,他脑子里面自然而然的就浮上了这样一个计谋……

    他不觉得自己有错。

    错的是他身边的这个世界。

    母子两个在封闭的电梯空间艰难交涉之际,电梯的门被人从外面缓缓打开了。

    机修工一脸歉疚:“对不起对不起,让你们受惊了!”

    “没事儿!”夏桑榆带着小华庭走出电梯:“这是第几层?”

    机修工道:“十八层!”

    搞了这半天,电梯原来一直就停在十八层。

    走廊上面挤满了人。

    不仅有十一位宝宝的父亲母亲,还有这些父亲母亲请过来的律师。

    甚至,已经有人通知了使馆内的工作人员。

    那名体型健硕的黑人父亲神色焦虑,正对着使馆工作人员艰难的解释:“不是我,真的……,我不是故意的!”

    一看见夏桑榆带着小华庭走过来,黑人父亲连忙上前,态度谦恭的说道:“龚小姐,真的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夏桑榆秀眉紧蹙,还没来得及开口,身边的小华庭突然大声说道:“就是你!就是你把我娘亲从楼上推下去的!”

    一句话吼出,眼泪也飚了出来。

    他上前几步,小手指着黑人父亲,声泪俱下的控诉道:“我和我娘亲带着礼物诚心诚意来看望你们,你们不领情也就算了,还对我娘亲拳打脚踢,我娘亲都下跪了你们还不放过她……,还把她从楼上推了下去!”

    他这一哭一闹,大家的注意力就都被吸引了过来。

    那十一名孩子的家长更是神色紧张。

    有人在用英文不安的说:“Sorry,SorryBaby……”

    有人在用生硬的中文表达歉意:“真的很对不起……,我们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小华庭的表演欲空前高涨,怒声哭道:“你们都是坏人!你们欺负我,还逼死了我的娘亲,呜呜……,把我的娘亲还给我……”

    就连神色冰冷官方的使馆工作人员,都被他稚气的凝噎声牵动了心底最柔软的部分,一个个纷纷上前,表示会给他一个公正的说法。

    他一个人就能操控全局,夏桑榆在旁边反而显得有些多余了。

    这时候,从走廊那头急急走过来一名护士:“谁是伤者乔玉笙的家属?病人要见你们!”

    小华庭一怔:“她醒了?”

    夏桑榆也着急的问道:“她情况怎么样?脱离危险了吗?”

    “没有!她的情况非常糟糕,随时都可能会有生命危险……”护士小姐道:“手术的过程中她突然醒过来,拒绝手术,说是要见她的儿子!”

    桑榆忙道:“行!我带华庭进去!”

    换上无菌服,夏桑榆带着小华庭进入到了无菌手术室。

    乔玉笙浑身是血,躺在手术台上大口大口吸气的样子,活脱脱是濒死的待宰羔羊。

    小华庭一进去,她空洞的眼神瞬间就有了神采。

    她干涸失色的嘴唇艰难张合:“华,华庭……”

    小华庭站在距离她两三步远的地方,硬声说:“继续手术吧!不然你真的会死的!”

    乔玉笙牵唇苦笑:“我若死了,你,还有你,应该都很开心吧?”

    说话间,目光便看向了夏桑榆。

    夏桑榆近前一些,平静的声音鼓励道:“你别想太多,配合手术……”

    “桑榆……”乔玉笙突然抓住她的手:“你恨我,对吧?”

    桑榆缓缓摇头:“不恨!太累,我恨不动了!”

    “可是,一直到现在,我都还恨着你……”

    乔玉笙说话的时候,眼泪从摔裂的眼角流淌了出来:“如果不是你,我和华庭现在还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继续手术吧!”夏桑榆叹了口气:“等你伤好了,你还是可以和他生活在一起,做饭给他吃,陪他荡秋千……”

    乔玉笙抽噎了两下,不知怎地突然就呛到了。

    她才咳嗽两声,血就从她的眼睛耳朵鼻子嘴巴里面喷了出来。

    夏桑榆吓得急忙往后面退了两步:“她这是怎么了?”

    肖鹏道:“伤到脏器了……,那么高的地方摔下去,能撑到现在已经算是奇迹了!”

    得辛亏七层的平台上面,当时几名护工抱着从病床上换下来的床褥正准备晾晒清洗,乔玉笙就从上面摔了下来。

    好巧不巧的,就摔在那一大堆被褥上面。

    尽管如此,她还是伤得不轻,浑身多处粉碎性骨折不说,内脏有的被震裂,有的则被断裂的肋骨戳伤了……

    这样的伤病患者,其实已经没有抢救的必要了。

    不过肖鹏是个仁心仁术的医生,只要有一线希望,也是要尽力挽救患者生命的。

    他的助手帮乔玉笙处理了七窍中喷出来的污血,顺便又给她注射了足量的麻醉剂。

    “不……”乔玉笙弱弱的吐出一个字,涣散的目光看向呆立在一旁的小华庭身上:“华,华庭……,来……”

    小华庭不仅没上前,反而还往后面退了一步。

    她苦笑:“华庭,娘亲就要死了……,你,你可不可以答应娘亲一件事?”

    小华庭苍白着面色,还要往后面退。

    夏桑榆连忙上前,将他推到了乔玉笙的身边:“陪她说会儿话!”

    小华庭这才乖乖的在手术台便站定:“你想说什么?”

    “娘亲想求得你的原谅……”

    乔玉笙牵着他柔软的小手,眼泪和着血水一起流淌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