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82章 是谁给了这副狠毒的心肠?
    “谢谢!”她拿过手机一看,上面居然有七十八个未接电话。

    手机都快被他们给打得没电了。

    大概知道打她手机也找不到人,现在手机反而安静了。

    夏桑榆大略翻看了一下,心里更是惶恐得不得了:“阿执呢?备车,我要去仁爱医院!”

    阿执应声出来:“夫人,我在!”

    “备车备车,我要去仁爱医院!马上!”

    她蹬蹬蹬下楼,一面走,一面用头绳儿将披散的头发挽在脑后。

    上车后,她回电话给容瑾西。

    语音提示是在通话中。

    给肖鹏肖医生回电话,语音提示已关机。

    她只能催促阿执道:“阿执,开快点!”

    “是!”

    阿执回到晋城也有一段时间了,对于晋城的街道了然于胸,这时候见夫人着急,便抄近路往仁爱医院赶去。

    夏桑榆心里慌得很,脑袋还有些晕。

    看来芬姐的那一杯冰水也没能彻底的让她清醒。

    她的手抖抖索索,从内嵌的车壁里面摸到了一只香烟盒。

    “阿执,打火机呢?”

    “夫人……”

    阿执看了一眼她手里的香烟,低声提醒道:“那是男性香烟,你别抽!”

    她声音黯哑,透着不耐:“打火机呢?”

    “……”阿执只能将打火机递给她。

    电子打火的防风打火机,在她的手里却好几次都打不着。

    她这才发现手抖得厉害。

    心口处那种难以承受的剧痛一波一波袭来,几乎要将她击溃了。

    啪——!

    打火机终于亮了。

    她迫不及待凑过去,深吸一口,将香烟点燃。

    辛辣的味道直冲天灵盖,呛得她马上就咳嗽起来。

    阿执在前面开车,低声叹息说道:“夫人,我知道你心里苦……,可是你别作践自己呀,这烟是给男人抽的!”

    “我觉得,我都快成男人了……”

    不知道是心里太苦,还是这烟太呛,她一开口,居然有了哭音。

    为了抵挡心头涌上来的不安和恐惧,她又深吸了一大口。

    浑沌的脑子,渐渐清醒了些。

    她靠在车窗玻璃上,慢慢把今天的事情捋了捋,这才意识到小华庭端过来让她喝的那杯水可能有问题。

    不然的话,她不可能会睡得那么死。

    几十个电话吵不醒她,就连冰水泼过脑子也还是这么昏沉沉不清醒!

    对,一定是小华庭在那杯水里面动了手脚。

    他是故意要让她昏睡过去的……

    她往深想了想,心里愈加觉得可怕起来:“阿执……”

    “夫人,你需要什么吗?”

    “不,我想问问,小华庭什么时候去的仁爱医院?”

    “午饭后吧!他还带着那个安装了金属手的女人……,华庭小少爷性子冷傲,我也不好多问……”

    “他带着乔玉笙,一起去了医院?”

    夏桑榆又联想到他这一两天对乔玉笙好得没道理的态度;想到那一口一声‘娘亲’;想到小华庭在她的女佣房,糯声对她说:“娘亲不必在意,我叫她娘亲也只是哄她开心……”

    夏桑榆又联想到刚才午睡时候的那个噩梦,心头不由得结结实实打了一个寒颤。

    仁爱医院的门口,已经被警察拉起了警戒线。

    夏桑榆的车子想要进去,也被两名警员拦在了外面:“不好意思,里面出了命案,任何车辆和行人都不能进去!”

    她连忙下车,冲到前面对两名警员道:“我是容华庭的监护人,你们让我进去!”

    “你是他的监护人?”警员稍一沉吟,道:“跟我来吧!”

    “好,好!”

    夏桑榆弯腰避开警戒线,跟着警员就往里面走。

    阿执等人却被警员拦在了外面,只能用担忧的目光看着她的背影,往出事地点走去。

    夏桑榆双腿都在微微发颤:“警官先生,请,请问,坠楼的是什么人呀?是不是我家小华庭呀?”

    “不是!”警员道:“是一个名叫乔玉笙的女人!”

    “乔玉笙坠楼了?”

    夏桑榆的心猛地沉了一下。

    果然……

    小华庭对乔玉笙那么好,叫她娘亲,和她一起玩秋千,还吃她做的饭菜,果然是为了这一刻!

    她就说嘛,以小华庭的性格,是不会那么轻易就原谅乔玉笙的!

    这坠楼,只怕也是小华庭故意的……

    夏桑榆心里正想着,突然听见前方传来小华庭呜呜咽咽的抽泣声:“呜呜,他们都是坏人,是他们逼死了我的娘亲!”

    她抬眼一看,只见小华庭声泪涕下,正面对一帮记者含泪倾诉:“我承认,在幼稚园的时候,我和小朋友们玩得不是很开心,我不懂事,伤害了他们……,今天我和我娘亲带了礼物到医院来看望那些受伤的小朋友……,呜呜,他们的爸爸妈妈好凶……,他们逼着我的娘亲下跪,还将我的娘亲从十八层推了下去……”

    一名女记者被他的情绪感染,含泪说道:“华庭,你别害怕,我们会帮你讨回公道的!”

    小华庭哇一声哭得更加厉害了:“谢谢你们!你们都是好人!呜呜呜……,我想我的娘亲……,我想让他们把我的娘亲还给我……”

    如此声泪俱下的呼唤,连男记者都红了眼眶。

    “这些人太过分了!仗着自己是外籍身份,简直没把我们晋城人放在眼里!”

    “是啊!仗势欺人的人,最可恶了!”

    “这次得让咱们老大帮着排个头版,这种逼人至死的行径,必须声讨!”

    记者们被小华庭的情绪感染着,一个个义愤填膺,全都变成了正义的使者。

    而小华庭含泪的眼睛,软糯的声音,更是被他们收录在尽头里。

    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小华庭,让夏桑榆觉得十分可怕。

    这小东西,简直是妖孽呀!

    要愚弄所有人,要操控所有人的感觉!

    她正了正心神,走过去冷声道:“容华庭!”

    小华庭正在倾情表演,乍然之下听见她的声音,小小的身躯微微一颤:“知,知夏阿姨?”

    她站在原地伸出手:“过来!”

    “哦!”小华庭用手背抹了眼泪,乖乖的走到她身边:“知夏阿姨,你怎么来了?”

    她沉着脸不说话,于是他又心虚的补充了一句:“你不应该在睡午觉吗?”

    “被你的噩梦给吓醒了!”

    她牵过他的手,带着他径直往电梯走去。

    电梯里面,她脸色阴寒,喉头‘跪下’二字一直在打转。

    真的好想狠狠收拾他一顿!

    无法无天的孩子,越来越不把人命当一回事儿了!

    小华庭怯怯的站在旁边,不停用眼神偷偷打量她:“娘亲……”

    “别叫我娘亲!叫我龚知夏!”

    她气得快要咆哮了。

    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她盯着他的眼睛硬声逼问说道:“她死了,这下你满意了?”

    小华庭慢慢抬头,本应澄澈无染的眼瞳里面盛满了夏桑榆看不懂的情绪。

    他淡淡牵唇:“她现在还在急症手术室抢救,能不能活,就看她的造化了!”

    “你,你怎么能这么淡然?那可是一条人命!”

    夏桑榆气得血气上涌,拽着他的胳膊喝道:“你现在一点儿悔过之心都没有对吗?她再有错,再有罪,她也拉扯了你整整三年……”

    “我用得着她来拉扯吗?”

    小华庭的声音突然也拔高起来,情绪激动的说道:“如果不是她,我和娘亲会在那样残忍的方式下分离吗?如果不是她,我会一直误会娘亲是这个世界上罪恶的女人吗?如果不是她……”

    啪——!

    一记重重的耳光,打在了小华庭那张桀骜冷血的脸上。

    她气得浑身都在颤抖:“容华庭,是谁给了你这副阴毒的心肠?如果你长大了注定是一个恶贯满盈的混蛋,我不介意现在就杀了你!”

    小华庭捂着火辣辣的脸颊,眼底的戾气瞬间就散去了。

    他后退两步,后背贴在电梯壁上,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夏桑榆,弱弱道:“娘亲……,你打我?”

    夏桑榆对上他的眼神,心里也疼得像是有刀在捅。

    她不想打他。

    不舍得打他!

    可是……,这孩子再不管教,只怕就真的管教不了了。

    内心挣扎片刻,她艰难的开口说道:“华庭,娘亲教过你,做事情之前,得先想想后果……”

    “我想过!”他捂脸大吼:“她本来就该死!用她的死来解决我们的麻烦,有什么不对?”

    “你没有权利决定别人的生死!”

    “那她呢?她就有权利决定我们的生死,我们的命运吗?”

    小华庭又气又急,红着眼眶怒声说道:“你还不知道吧?她直到现在都还在歪曲事实,都还在说我是她的儿子,都还在使劲说你的坏话,甚至,她还想让我帮她杀了你!”

    夏桑榆怔了一下,心情复杂错乱,一时不能言语。

    电梯这时候已经走到了那十一名宝宝的专属医护楼层,十八层。

    叮的一声,电梯门徐徐打开。

    夏桑榆透过缝隙,看见这一层的人多得超乎想像。

    甚至,有外籍警察!

    她心头一紧,正准备硬着头皮出去应对,小华庭突然上前摁下了关闭键,紧接着又非常娴熟的摁下了应急键,故障报修键。

    已经半开的电梯门哐当一声又关回去了。

    夏桑榆沉着脸转身看向小华庭:“你还想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