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81章 宝贝,你是天使还是魔鬼?
    她本来也没想过还要怎么收拾乔玉笙。

    乔玉笙落到现在这个地步,已经算是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她之所以不让黑衣武士把解药给乔玉笙,之所以要用假面改变乔玉笙的容貌,完全是担心小华庭这个冷血的小魔头在认出乔玉笙之后,会变着法儿的残害她。

    小华庭在塔图叔叔的帮助下已经完全弄明白了当年的事情真相。

    他看到过她肚子上的伤疤,知道当年乔玉笙是用了极其残忍的手段将他从母亲的子宫里面取走的。

    他是有仇必报的性格,当初金宝宝也只不过是将他哄骗到了荒岛上,他就敢让绮语前去纵火,更何况是害得他们母子生离死别的乔玉笙?

    夏桑榆也是因为担心小华庭会用异常残忍的手段来对付乔玉笙,才会想方设法隐藏乔玉笙的身份。

    可惜,她还没想好如何隐藏乔玉笙的金属手,人家‘母子’两个就已经相认了,和好了,团圆了。

    算了,算了。

    由他们去吧。

    只要华庭能平平安安的长大,只要他成长的过程当中不添杀孽就好。

    夏桑榆心底感慨几句,把曜儿送回房间之后,自己也往外面的女佣房走去。

    小华庭看着她落寞的背影,像是心有不忍,脱口道:“知夏阿姨!”

    她表情有些僵硬的转身:“怎么了?”

    小华庭看着她,没头没脑的说道:“知夏阿姨,你放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嗯!”

    她勉强牵唇,算是笑了笑。

    转过身,出了房门。

    女佣房内。

    她用手机上网,查了查那十一个孩子的家庭背景,越看越是心慌。

    一个比一个来头大,一个比一个手腕硬。

    她的华庭和曜儿要从这场纠纷中解脱出来,只怕会很难。

    该怎么办呢?

    赔礼道歉不管用,心理疾病的鉴定也不管用,难道真的要将两个孩子送出去做十一年的奴仆这事儿才算完吗?

    可是身为他们的亲生母亲,又怎么忍心让他们去遭受那样的待遇?

    思前想后,想得脑仁儿都疼了起来,却还是没有一个更好的解决办法。

    正愁肠百结睡不着的时候,房门突然被轻轻敲响了。

    她坐起身:“谁?”

    小华庭稚嫩的声音传来:“知夏阿姨,是我!”

    夏桑榆心头一喜,连忙过去将房门一把拉开:“华庭?你怎么来了?”

    “知夏阿姨,天气太热,我给你送杯水!”

    小华庭说着,双手将一只盛了水的卡通杯递到了她的面前。

    夏桑榆将房门关上,疑惑道:“你怎么没有睡午觉?昨天晚上你和曜儿哥哥都没有休息好……”

    小华庭糯声说:“我给娘亲送水!”

    一句‘娘亲’,让夏桑榆的心田瞬间回暖起来。

    她接过水杯:“她呢?”

    “她睡着了!”

    小华庭说着,亲昵的在她的怀里蹭了蹭,声音愈发软糯起来:“娘亲,你是不是对华庭很失望?”

    “我……”她斟酌片刻,正色说:“我没有很失望!华庭是最聪明的宝宝,娘亲相信你无论做什么都有你的理由!不过,娘亲不希望你再做坏事儿……”

    “华庭不做坏事儿……”

    小华庭乖顺的说道:“娘亲别担心,华庭自己闯的祸,会自己想办法解决!”

    桑榆抬手捋了捋他额前的碎发,柔声说:“你这么小,能有什么办法呀?咱们还是等你爹地吧,他回来了,咱们就有办法了!”

    “爹地快回来了?”小华庭有些意外的问道:“爹地什么时候能到?”

    “说是三天之内!也许就在明天或后天吧,他就能回家了!”

    夏桑榆说完,发现小华庭似乎有些不开心。

    她搂过他:“怎么?不希望你爹地这么快回来吗?”

    “不是……”小华庭低低道:“爹地回来我当然开心了,只不过,我闯了这么大的祸,他恐怕会将我赶出家门,不认我这个儿子的!”

    “怎么会?你是他的亲生儿子呢,再怎么着,他也不可能会赶你走的!”

    夏桑榆又安慰了他好一阵,他的焦虑和不安这才稍稍缓解了些。

    他再次将那只卡通水杯端了起来:“娘亲,喝口水吧,你看你嘴唇都快干得脱皮了!”

    “嗯!”桑榆接过喝了一口,又问道:“华庭,我想知道,在你的心理,我是你的娘亲还是坏女人?”

    “你是我的娘亲!”

    小华庭几乎是毫不迟疑的给出了她想要的答案。

    他眼神晶亮,望着她道:“你永远都是我的娘亲!”

    “那乔玉笙呢?”

    “她?”小华庭眼神一寒:“娘亲不必在意!我叫她娘亲也只是哄她开心的!”

    “为什么要哄她开心?你别忘了,当初是她残忍的将你从娘亲的子宫里面取走的,如果不是她,你也不至于这么些年都在外面颠沛流离……”

    夏桑榆早就决定要做一个心胸豁达的女人。

    可是在提及和乔玉笙的恩怨之际,她的语速还是情不自禁的加快,眼神当中也有掩饰不住的恨意溢出。

    小华庭将她的表情尽收眼底,眼底寒光更甚。

    “娘亲,你别担心,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华庭……”

    “好了娘亲,你喝水吧,喝完水,好好睡一觉,等你醒过来的时候,你就会发现,一切的麻烦和不愉快都过去了!”

    小华庭充满期待的眼神望着她。

    她只得将杯子里面的水一口一口喝了下去。

    小华庭接过空杯子,踮起脚尖在她的脸颊上面亲亲啄了一口:“娘亲,华庭爱你!”

    “华庭!”

    桑榆的心底淌过一股奇异的暖流,小小一个亲吻,便让她凝噎住了。

    华庭笑笑,冲她挥手道:“娘亲睡吧,华庭也该回去休息了!”

    “嗯!”

    她欣慰的冲华庭微笑,等华庭离开后,便上,床继续午睡。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得到了华庭的亲吻的缘故,这一次上,床,她很快就睡着了。

    手机就放在她的枕头旁边。

    一个小时之后,手机屏幕亮了起来。

    是未来星幼稚园的负责老师打电话进来了。

    她处于睡眠当中,没能听到铃声。

    又过了半个小时,她的手机开始被各种来电轮番轰炸。

    负责老师的,容瑾西的,肖鹏的,那十一个宝宝的家长的……

    然而她始终沉溺在香甜的睡梦当中,对于枕边的来电铃声,毫无所觉。

    又过了十多分钟,芬姐和秀雅急匆匆来到她的床边:“龚小姐?龚知夏小姐,你醒醒,醒醒呀!”

    她舒服的伸了一个懒腰,沉重的睡意让她迷迷糊糊睁不开眼:“别吵呀……”

    秀雅抓着她的胳膊不停摇晃说道:“龚小姐,你快点儿醒醒吧,出事儿了,出大事儿了……”

    她呼吁均匀,竟是又睡了过去。

    她正做梦呢。

    梦见她自己正坐在飘荡的秋千上面,华庭还是个襁褓中的孩子,她抱着他,在微风中越荡越高,越荡越高……

    华庭在襁褓里伸出软嫩的小手,轻轻触摸她的脸颊,小嘴咿咿呀呀的说着什么……

    他脸上无邪的笑容,让她以为自己怀里抱着的是天使。

    可是转眼之间,他的小手变成了黑色的翅膀,白嫩的皮肤下面黑气流窜,血丝从他的眼底凸起,口中的呀呀软语变成了桀桀阴笑……

    她这才发现怀里抱着的不是天使,而是噬血的恶魔。

    她大惊失色,从高高的秋千架上面跌落下来。

    风从耳边掠过,她觉得自己肯定会被摔死。

    怀里的孩子却伸出黑色的翅膀接住了她。

    他带着她往下飘落,黑紫色的嘴唇微微张合,带着哭腔的无助声音弱弱传出:“娘亲……,娘亲救我……”

    娘亲,娘亲……

    夏桑榆的心,一瞬间便同时被恐惧和心疼两种感觉牢牢的摄住了!

    “华庭……,华庭!”

    她猛地从床上坐起,睁开眼睛,才发现秀雅和芬姐正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直直盯着她。

    她摸了摸脸上的冰水水渍,讪然道:“我,我做噩梦了?”

    芬姐握着盛过冰水的杯子,抱歉又着急的说道:“对不住呀龚小姐,我和秀雅怎么都叫不醒你,就只能往你的脸上泼了一杯冰水!”

    “哦……”她惊魂未定,怔怔说:“辛亏你们弄醒了我,不然我就没法从噩梦中醒过来了……”

    她下意识的抬手揪住了心口处的衣襟。

    明明只是一场噩梦,可是心口处为什么会这么疼?

    秀雅在旁边着急的说道:“龚小姐,你快点儿清醒过来吧,华庭小少爷在仁爱医院那边又出事儿了!”

    “又出事儿了?”

    她抬眼看向秀雅:“又出什么事儿了?”

    秀雅道:“具体怎么回事我们也不清楚,容先生和医院的人打电话给你,你一直没有接听,他们这才把电话打到公馆的座机上……,我们只知道华庭小少爷在仁爱医院出事儿了……”

    芬姐在一旁补充道:“我好像听说是有人坠楼了……”

    “坠楼?”夏桑榆被这两个字吓得脚趴手软。

    她连忙下床,穿上鞋子就要往外面走。

    秀雅追出来道:“龚小姐,你的手机和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