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79章 她刚才摸我了
    夏桑榆听他们声音惊恐,连忙披衣下床,连鞋子都顾不上穿,直接就往他们的卧室跑去。

    “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

    她将沿途的大灯都打开。

    推开卧室的门,也第一时间就将灯打开了。

    她有经验,小时候在睡梦中受到惊吓,将灯打开就会好很多。

    布置得充满童趣的卧室里面,小华庭和曜儿穿着卡通睡衣,都神色紧张的站在床边。

    曜儿的手里紧紧握着一根玩具金箍棒。

    小华庭则双手紧握一支逼真的玩具银剑,剑间所指,正对着地上双手伏地瑟瑟发抖的一个女人!

    那女人穿着一件红黑相间的宽松睡衣,头发蓬乱,趴在地上的样子,如同一朵巨型毒蘑菇。

    夏桑榆一眼就认出,那‘毒蘑菇’,是乔玉笙。

    将乔玉笙带回容氏公馆也才不过一两天的事情。

    桑榆想着华庭和曜儿快要放月假了,让乔玉笙找机会偷偷看看小华庭,如果她表现好不添乱的话,桑榆真的打算让她就在这公馆里面呆着,一起看着小华庭长大成,人。

    可是,这事儿她都还没来得及安排呢。

    乔玉笙虽然被她敷上了假面,被黑衣武士喂下了不能说话的药物,可是她那标志性的金属手臂却无从遮掩。

    一出现,很快就会暴露身份的。

    所以,夏桑榆只准备让乔玉笙偷偷的看看小华庭,在暗中默默守护着他就行。

    不成想今天小华庭才刚刚回来,这半夜三更的,乔玉笙就忍不住了。

    她偷偷溜进华庭和曜儿的小卧室不说,还坐在华庭的床头,一面默默垂泪,一面用手抚,摸小华庭的脸颊。

    小华庭惊醒过来,马上就推开她,同时发出了大声的尖叫。

    而乔玉笙一听到小华庭的尖叫也是吓坏了,本能的转身就要跑,却被后面的曜儿一棍子敲在了头上。

    玩具棍打在头上虽然不疼,却让乔玉笙更加慌乱了。

    她在华庭的尖叫和曜儿的呵斥中跪了下去……

    小华庭用剑尖指着地上的乔玉笙:“娘亲,她是谁?”

    “她呀?”桑榆道:“她是新来的一个佣人……”

    “佣人怎么来我的房间?而且她刚才还摸我!”

    “新来的嘛,可能不懂规矩,我回头好好教教她就好了!”

    夏桑榆说着,对匍匐在地上的乔玉笙道:“好了,你回去歇着吧,以后没有我们的允许,不许到主楼这边来!”

    乔玉笙连连点头,低着头从地上爬起来。

    小华庭的目光突然就被她的手吸引了。

    那一截金属手臂,让他猛然就想起了那个将他从娘亲子宫里面剖出来的恶毒女人!

    他心下一紧,沉声道:“你等一下!”

    乔玉笙连忙停住脚步,慢慢抬头往小华庭看了过来。

    她情绪有些激动,看到日思夜念的小华庭就在面前,心潮起伏,眼眶很快就湿润了。

    小华庭不动神色的盯着她。

    一抹令人心惊的寒意不易察觉的从他的眼底掠过。

    片刻后,他平静的挥了挥手:“没事了,你走吧!”

    乔玉笙点头,又不舍的看了他两眼,一转身,眼里就掉了下来。

    这时候,芬姐听到这边的响动,也急急忙忙走了过来:“出什么事儿啦?”

    夏桑榆道:“芬姐,把她带下去吧,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准她往这边来!”

    “是!”芬姐看了乔玉笙一眼,有些不耐烦的推了她一把:“不是让你在后院做些粗活吗?谁让你到这边来的?快走!”

    乔玉笙规规矩矩的跟着芬姐往外面走。

    夏桑榆见她出了门,心里正要松口气,乔玉笙突然一个转身又折了回来。

    她径直走到小华庭面前,张开双臂就将小华庭抱在怀里。

    嘴巴里面呵呵喘气,听上去也像是‘华庭,华庭……’的在呼唤。

    夏桑榆大惊,急忙对芬姐到:“还愣着干什么?快点把她给弄下去!”

    “是!”芬姐上前,却无论如何都掰不开乔玉笙的手。

    乔玉笙紧紧箍着小华庭,嘴里呵哧呵哧喘着气,眼泪也开始啪嗒啪嗒往下掉。

    她的华庭……

    她一手养大的华庭呀……

    现在她就在他的面前,而她却面目全非口不能言,他也认不出她了。

    她呜呜哭着,金属手不停的抚,摸华庭僵直的脊背。

    夏桑榆见小华庭脸色难看,猜着可能是吓到了。

    她急忙过去,想要将乔玉笙的手掰开:“放开他,你这样会吓坏他的……”

    小华庭突然缓缓说:“没关系!让她抱会儿吧!”

    夏桑榆微怔:“华庭……”

    “我没事儿,知夏阿姨,你回去休息吧!”

    小华庭甚至还对她笑了笑,看上去正常得很。

    可是夏桑榆明白,小华庭已经通过乔玉笙的金属手认出了乔玉笙的真实身份。

    他会怎么对乔玉笙,夏桑榆不敢去想。

    可是她又实在掰不开乔玉笙的手。

    而且乔玉笙对她怀有很深的敌意,她一靠近过去,她就呲牙咧嘴的对她发出警告的声音。

    没办法,夏桑榆只得带着芬姐从房间里面退了出去。

    芬姐道:“龚小姐,这个女人神神叨叨的,精神方面是不是有问题呀?”

    “我也不清楚!”夏桑榆叹息又道:“你回去睡吧,有事儿再叫你!”

    “哦,好的!”

    芬姐走了之后,夏桑榆心里越想越不踏实。

    她回到小华庭和曜儿的房间,将耳朵贴在门上,用心的听了听。

    只听小华庭有些不耐烦的声音道:“别哭啦,再哭的话,你就给我出去!”

    于是乔玉笙的抽泣声就小了下去。

    呜呜咽咽。

    因为吃过药,声带僵嘛,支支吾吾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小华庭往门口看了一眼,门缝下面异样的光影,让他一下子就猜到外面有娘亲正在偷听。

    他狡黠抿唇,清晰的说道:“好啦,你别哭了,我知道你这段时间受委屈了……,你放心,我以后好好照顾你,孝敬你,帮你教训那个坏女人!”

    乔玉笙闻言大喜。

    她望着小华庭,口中啊啊说着,手还不停的往脸上撕扯……

    然而那层假面是夏桑榆用特制的胶水帮她敷上去的,一时半会儿根本撕不下来。

    小华庭握住她的手,乖顺道:“好了!咱们明天再聊好不好?你先回去休息,我明天再去看你!”

    乔玉笙捧着他的脸,在他的额头上重重亲吻了一下,这才站起身,往门口走去。

    房门拉开,夏桑榆已经走了。

    佣人房内,夏桑榆的心情忐忑得不得了。

    小华庭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呀?

    难道他这段时间娘亲娘亲的叫她,一直都是在骗她?

    在他的心里,他还是认为乔玉笙才是他的娘亲?

    这样的想法让她全然没了睡意。

    在床上辗转反侧,直到天亮都没有睡着。

    她起床为两个孩子准备早餐,却发现乔玉笙正在厨房里忙乎,丰盛的早餐已经初见雏形了。

    白汁鲳鱼,番茄小丸子,酸香南瓜饼,奶油红豆粥,抱蛋煎饺,豆沙水晶汤圆……

    “准备了这么多?你昨晚一夜没睡吧?”

    “……”乔玉笙态度冷淡,用汤勺往门口指了指。

    是在命令她马上出去!

    夏桑榆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好吧,你喜欢做就做吧,我还有事儿,先出门了!”

    下楼去厨房里面找了两片冷面包,一边吃,一边往车库的方向走。

    阿执从暗处出来:“夫人,你又要去哪里?”

    夏桑榆道:“仁爱医院!”

    仁爱医院还住着十一位小祖宗和十几位老祖宗呢。

    不把他们的事情摆平,往后她和华庭他们也别想有安生日子过。

    阿执去车库把车开了出来:“我送你过去吧!”

    “好!”

    她昨晚没睡,精神恍惚,开车也是有风险的。

    况且,她还有冷面包需要下咽。

    仁爱医院,十一名孩子的情况已经都基本稳定了。

    可是,那些家长的气焰比昨天还要嚣张许多。

    他们都是有身份有背景的大人物,如果自家宝宝在外面受到了伤害,就这样忍气吞声的算了,将来是会被人嘲笑和看不起的。

    况且,他们也一直很担心这事儿会给自家宝宝的心理留下阴影。

    所以,这事儿,没完!

    夏桑榆少不了又是一番赔礼道歉,诚心诚意,却招来了粗暴对待。

    一名黑人宝宝的父亲更是几次三番的对她挥起了拳头。

    “龚小姐,我们已经调查过,那两个孩子的父亲和仁爱医院的肖院长是多年好友!我们怀疑容华庭有心理疾病的检测报告是你们为了推卸责任在故意弄虚作假!”

    “不是!”夏桑榆忙道:“你们可以质疑我,但是不能质疑肖院长,更不能恶意猜测容华庭!他还小……”

    “说吧!这事儿你打算怎么处理?不给出一个合理的解决方案,你今天别想从这里出去!”

    “……”

    夏桑榆无语。

    这些人想干什么?

    难道还想要杀了她泄愤不成。

    正和这帮难缠的父母揪扯不清,容瑾西的电话打了过来。

    她退到旁边角落,一接听,眼泪就盈上了眼眶:“瑾西!”

    容瑾西听出了她声音里面的异样:“他们在为难你吗?”

    她怔了怔:“你都知道了?”

    他轻轻嗯了一声:“肖鹏都告诉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