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76章 钱能解决的事情都不叫事情
    夏桑榆失声低呼:“还有生命危险?”

    “没错!”负责老师凝重道:“我刚刚才打过电话,医生说那几个孩子的情况十分糟糕……”

    夏桑榆满含责备的目光看向小华庭。

    你不是说你有分寸吗?

    你的分寸呢?

    这下子闹出人命,我看你怎么收场!

    小华庭畏惧的往曜儿哥哥身后藏了藏,噘着小嘴不敢辩驳。

    曜儿也没了主意:“娘亲,咱们现在应该办?”

    夏桑榆叹了口气,对那负责老师说:“仁爱医院是吧?正好我也要带两个孩子去做一个伤情鉴定,那就一起过去吧,该我们负的责,我们绝不推卸!”

    口里虽然这样说,心里却实在没底得很。

    那十一个宝宝,不管哪一个出事儿,对于她来说都是巨大的麻烦。

    到时候只怕就不是赔钱能了结的事儿了。

    容瑾西今天上午才刚走,哈默丹王子也在迪拜,厉哲文更是被关在警局里……,可怜她身边现在连个帮着出主意的人都没有!

    一路上,她都紧锁眉头心事重重。

    曜儿在旁边和她说了几句话,她心神恍惚,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最后还是小华庭捂着肚子的唉哟声将她的思绪拉了回来。

    她看了一眼小华庭那张写满痛苦的小脸:“你又怎么啦?”

    “娘亲,我肚子疼……”

    小华庭哼哼的喘着,看上去像是真的疼得厉害。

    夏桑榆刚想要关切的询问他几句,脑子里面突然就想起上一次他让绮语纵火的事情,那时候他也是像现在这样,心虚得捂着肚子说头疼……

    她眼里的关切之色退了几分:“你也吃海洋宝宝了?”

    “没有!”小华庭龇牙咧嘴,一副疼得快受不住的痛苦表情:“我可能是长期被他们凌虐,心理压力过大,才会头疼的……”

    夏桑榆无奈的皱眉:“容华庭,你到底是头疼还是肚子疼?”

    “头……和肚子都疼!”

    小华庭脸上的表情越来越逼真,说话间还一头栽倒在座位上,痛苦的扭动着身体,唉哟唉哟的叫唤起来。

    曜儿担心的看向夏桑榆:“娘亲……”

    “别管他!”夏桑榆有些火大的说道:“他这点儿小把戏也就只能唬唬咱们两个!到了医院,医生一检查他就露馅儿了!”

    “哦,那好吧!”

    曜儿也很是无奈。

    跟着小华庭一起捂着肚子喊头疼吧,又觉得太幼稚了,太肤浅了。

    他要大些,要懂事些,实在抹不下这个脸来。

    可是心底里又是真的很佩服小华庭。

    华庭弟弟比他聪明,总是能想到一些他无论如何想到不大的新奇点子。

    眼下这个装病的计策虽然漏洞百出,可是如果装成功了,也是有效的……

    夏桑榆的心里,此时绕着一团理也理不顺的乱麻。

    看穿了小华庭的笨拙伎俩也懒得去管教他,哼,等到医院的时候被医生拆穿了看他还怎么装?

    她抬手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闷声说:“你们两个,等会儿到了医院,见到那些受伤的小朋友态度一定要好一点儿……,认错的时候要有诚意,询问对方病情的时候,一定要发自内心的关心……”

    曜儿懵懂的问:“娘亲,如果他们要咱们下跪呢?”

    “下跪不行!”夏桑榆道:“咱们可以赔钱,可以在媒体上认错赔礼,但是不能下跪……”

    “哦!记住了!”

    两个孩子乖巧懂事,在心里把她的叮嘱默默记了一遍。

    然而,事情哪有他们想的那么简单?

    到了医院,车门刚刚打开,各路媒体就嗡涌而上。

    “龚小姐,请问你对投毒的事情怎么看?”

    “是容华庭投的毒还是容曜投的毒?”

    “他们才四五岁,这么小就如此歹毒,请问是教育的缺失还是人性的沦丧?”

    夏桑榆抬手就就将面前的黑色话筒给拍飞了出去。

    她急眼吼道:“沦丧你个鬼呀!这只是孩子之间的小纠纷,哪有你们说的这么夸张?”

    记者们不干了。

    被她恶劣的态度刺激着,问题越来越尖锐。

    “这是小纠纷吗?龚小姐,你的心可真大!十一个孩子的生命在你眼里原来只是小纠纷!”

    “龚小姐,请问你是以什么身份来替两个孩子出头的?你是他们什么人?容夫人刚刚去世,你是迫不及待想要代替她吗?”

    “龚小姐,你的男朋友厉哲文先生现在还被关在警局,你怎么不关心他的事情,跑来对容氏两位小公子呵护有加是怎么回事儿?”

    夏桑榆气得快要原地爆炸了。

    她冷笑着扫视众人:“我的事情,不需要你们来指手划脚!拜托,闭上你们的嘴巴,赶紧给我让开!”

    她厌倦了赔笑周旋,直接冷着脸呵斥这群苍蝇一样嗡嗡嗡围着他们打转的记者。

    记者们镜头狂闪,正准备进行新一轮的言语攻击,突然从侧旁快速跑来十几名黑衣保镖。

    他们脸色冷戾,眼神坚决,手挽手很快就围成一道人墙,将这帮记者拦在了外面。

    记者们只能眼睁睁看着夏桑榆母子三人在负责老师的陪同下进入医院大门。

    医院里面,到处都是各国的安保人员和随从人员。

    不用说,他们都是来保护那十一位国际宝宝的。

    夏桑榆带着孩子经过他们的层层检查,这才来到了十八层。

    十八层是仁爱医院为这十一位国际宝宝专门腾出来的专属楼层。

    八名宝宝已经做过了微创手术,成功的把身体里面疯狂膨胀的海洋宝宝取了出来,这时候正躺在病床上输液休息。

    还有三名宝宝,在手术室还没出来。

    夏桑榆带着孩子一出电梯,就被一群不同肤色的父母给围攻了。

    他们叽里呱啦说着各国语言,情绪激动,像是恨不得将母子三人大卸八块一般。

    夏桑榆将两名孩子伏在怀里,低着头一再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们会负责的!”

    “负责?你能负得起这个责吗?”

    “我家宝宝将来是要做家族继承人的!他从一出生,我们就在全力把他往继承人方面培养,现在却被你这个没教养的小鬼头给投毒了!”

    “就是!这两个孩子一看就是野蛮人!真不知道幼稚园是怎么回事,连这种没教养的孩子都收……”

    “这次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说吧,打算怎么给我们一个交代?”

    咄咄逼人的言语,把夏桑榆逼得退到了墙边。

    她努力撑笑,勉强说道:“实在对不住了各位!这次的事情真的很抱歉!为了表达我们的歉意,你们在仁爱医院所有的医疗费,误工费,营养费我们都愿意全部支付……”

    她话还没有说完,众人就七嘴八舌的嚷嚷开了。

    “谁稀罕你的钱了?”

    “你看我们是缺钱的人吗?”

    “少拿钱忽悠我们!”

    “就是,拿钱说事儿也太没诚意了!”

    “……”

    夏桑榆脸上的笑容撑不住了。

    她沉下脸来:“那你们倒是说说看,希望我们怎么做,这事儿才算完?”

    她这一问,那些家长们反倒安静了片刻。

    看他们的样子,也都还处于最初的愤怒当中,至于这事儿的后续处理,他们心里也没个谱。

    夏桑榆轻咳一声,尽量平静的说道:“我们这边有未成年人保护,法,孩子成长的过程当中难免会犯错,我们身为家长应该引导而不是一味的责罚……”

    话锋一转,她又用流利的英语说道:“况且,我家孩子这段时间也一直被你们的孩子施暴凌虐,关于这一点,我后续会做相关的伤情鉴定,到时候我的律师自然会和你们交涉……”

    一名大块头的黑人父亲愤怒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你的两个孩子没有错,错的反倒是我们的孩子了?”

    “我没有说这样的话!”

    夏桑榆越来越淡定,继续说道:“我的孩子肯定也有做得不对的地方!刚才在来的路上我也已经了解过,他只不过编造了一个美好的故事和大家开开玩笑,没想到你们的孩子都会当真,还相信什么吃了海洋宝宝,下海之后海水会自动让路的事情……”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的孩子智商低咯?”

    黑人父亲说着,就要对着夏桑榆抡拳头。

    小华庭和曜儿急忙像两头小狼崽一样挡在前面,用凶狠的目光狠狠瞪着那黑人父亲。

    其余几名家长也都跟着来了情绪:“这女人满口狡辩,咱们不先给她一点儿颜色,她不会诚心向咱们认错的!”

    一时之间,几名家长往母子三人面前欺身过来。

    不远处的黑衣保镖见状,连忙就想要过来护主。

    其余的安保人员不甘示弱,也都叫嚣着往这边围拢过来。

    场面瞬间就失控了。

    保镖和安保人员胡乱揍在了一起,哀嚎声咒骂声响成一片。

    夏桑榆这边也不轻松。

    两名异国母亲一左一右的拽扯着小华庭和曜儿,抬起手就要往他们稚嫩的脸蛋上扇:“小鬼头,我替你们的父母教训教训你们!”

    夏桑榆疯了一般,扑过去一番厮打,将两个孩子紧紧护在怀里:“都别动我的孩子!谁动他们,我和谁拼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