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74章 全世界都在笑话他
    “容瑾西,你能不能别用这种阴阳怪气的口气和我说话?”

    她的好脾气都快磨光了,硬声说道:“你不行的这段时间里我说过你半句不是吗?我小心翼翼生怕伤到你的自尊了,你倒好,没完没了的羞辱我到底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呀?”

    压抑在心头的委屈随着她的控诉泛上心头,眼眶很快就湿润了。

    他却半点儿要安慰她的意思都没有。

    他俊脸阴郁如霜,就那么冷冷看着她:“没错,我那方面确实出现了障碍,现在不行,以后恐怕也会一直这样不行下去……”

    她心房揪痛了一下,失声道:“瑾西,对不起……”

    “别说对不起!”他愤怒的一拳重重砸在桌面上,震得水杯都在颤抖:“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我没法满足你,没法让你体会到做女人的乐趣……”

    “不是的……,我没有那样想!”

    夏桑榆不想刚看到他失控的样子,急忙上前,想要用拥抱熄灭他心头的怒火。

    他却猛地推开她,愤怒的扯开束缚的领带,发狠道:“你给我等着!等我从日本回来!我一定满足你!”

    “……”她不安的看着他:“瑾西,你冷静一点儿行不行?我真的没关系!只要我们一家人能在一起,有没有性生活真的都没关系!”

    他却冷嗤一声:“口不对心!”

    她还想要和他好好谈一谈,关于婚姻,关于性,他们之间需要好好沟通沟通。

    随从却在外面轻轻敲了敲房门:“容先生,时间不早了!”

    再晚就赶不上航班了。

    容瑾西努力将心头的魔鬼压下去,再看夏桑榆,才发现她面色不安,眼神凄惶。

    想想刚才的粗暴态度,他又觉得十分不忍和自责。

    牵过她的手,带着歉意道:“桑榆,我刚才糊涂了……”

    “没关系没关系!你别生我的气就好!”

    她小心翼翼的猜测他的情绪,生怕一个言语不当,又激怒了他。

    见他不像刚才那么狂躁,这才鼓起勇气道:“瑾西,你别急躁,我以前问过肖医生,他说你这种情况是可以调理的……”

    他俊脸一沉:“你问过肖鹏?”

    说不定还不止肖鹏。

    她应该还找过别的医生,询问过有关他不举的事情。

    如此说来,晋城所有人都知道他的身体出现功能障碍了?

    所有人都在笑话他,只有他自己被蒙在鼓里……

    这种感觉,让容瑾西心头刚刚压下去的狂魔再次张牙舞爪的滋生出来。

    他眼底蕴着怒气,身体因为竭力克制而微微有些颤抖:“你还说你不在乎?不在乎会急着去找医生?”

    “我是为你好!我想要为你找回男性骄傲……”

    “别说了!我不想听!”

    他粗暴的打断她,拿起椅子上的外套大步往门外走去。

    夏桑榆连忙捧着糕点盒子追了出去:“瑾西……”

    他在走廊上回过头:“还想说什么?”

    “糕点忘了拿!”

    她语气温柔,甚至带了些讨好的味道:“都是你喜欢的口味儿,你记得一定要吃呀!”

    他垂眸看了看精心包装过的烘培点心,对一旁的随从道:“收起来吧!”

    “是!”随从双手接过,生怕弄歪了上面的蝴蝶结。

    可是随从再小心翼翼又有什么用?

    他根本连碰都不想碰一下!

    摆明了还在生闷气嘛!

    可是有什么好气的呢?

    生病了找医生没错吧?

    讳疾忌医不觉得很可笑么?

    她心底腹诽之际,他突然停住脚步转身往她看了过来。

    她连忙换上灿烂的笑脸:“瑾西,一路顺风哟,记得要吃我亲手给你做的糕点,想我或不想我的时候都要记得吃一块……”

    “嗯!”他闷闷应了一声,道:“你在家里老实点儿,别再给我添什么乱子!”

    此处其实应该有一个依依不舍的拥抱才对。

    可惜他说完之后,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夏桑榆失望的叹了口气,目送着他下了楼梯。

    想了想,又折身进屋,站在窗户后面目送他上车,出了公馆大门。

    他一走,她的世界就空了。

    下午无所事事,去书房展开笔墨纸砚,打算把荒废了许久的书画再捡起来练练。

    蘸墨的狼毫从白色的宣纸上划过,一个字尚未成形,放在案几上面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她拿过来看了一眼,是一个很陌生的座机号。

    她放在耳边:“喂?哪位?”

    “你好,请问是容华庭的监护人吗?”

    对方说的是一口流利的美式英语,显得特别官方和正式。

    夏桑榆心神一凛,连忙用英语回道:“我是!他怎么了?”

    “请你马上到我们幼稚园来一趟,容华庭对多名小朋友投毒,情节十分恶劣……”

    “投毒?”

    这怎么可能?

    他才四岁多,投哪门子的毒呀?

    未来星幼稚园的孩子都是有大背景的,任何一个,她都惹不起。

    小华庭这一搞,纯粹是捅了马蜂窝呀!

    夏桑榆开车前往未来星的途中,给哈默丹王子打了电话。

    电话很快就通了。

    接电话的却是他的随从:“知夏小姐,哈默丹王子现在不方便接听你的电话,请问你有什么事儿吗?”

    夏桑榆着急的问道:“我想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华庭投毒的事情他知道吗?”

    “哈默丹王子一周之前已经回到迪拜了,华庭小少爷的事情,他不知道!”

    “他回迪拜了?”

    “是的!酋长大人废掉了拉瑟王子,要将王储之位传给他……,事发突然,他临走之前也没有来得及给你打声招呼,不过他后来给你发了一份邮件在你的邮箱……”

    “发过邮件吗?”

    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登录邮箱,那份邮件她自然还没机会看到。

    哈默丹王子走了,所以小华庭和曜儿在幼稚园失去了庇护,华庭定是受了什么委屈,才会对那些小朋友投毒的吧?

    夏桑榆下意识的在心里替小华庭寻找着借口。

    她和瑾西的孩子,不应该那么坏!

    可是,一想到小华庭在荒岛上的种种行为,她心底又忍不住的发寒。

    这个孩子的成长,只怕已经脱离她的掌控了。

    未来星幼稚园位于晋城与庆城的交界处,占地极广,规模极大。

    如果航拍的话,可以看到整个幼稚园的建筑布局像是一朵巨大的向日葵,中间是孩子们的学习活动区,四面八方舒展着的则是每个孩子各自的休息区生活区。

    夏桑榆第一次来这地方,绕来绕去,好半天找不到入口。

    最后只能打电话给刚才那位老师,在他的带领下,这才顺利进入这座国际幼稚园。

    小华庭犯了错,被老师关进了小黑屋。

    曜儿隔着房门正在和他说话:“华庭弟弟,你别害怕,娘亲和爹地很快就能来救你了……”

    小华庭闷声闷气的说道:“他们才不会管我呢!”

    “不会的!爹地和娘亲都很爱你!娘亲为了找你,还吃了那么多苦……”

    “她肯定讨厌死我了……”

    当初在荒岛上,他为了报复金宝宝,让绮语放了一把火。

    娘亲自然声色严厉的狠狠训斥了他一顿。

    自那以后,他便心虚得不敢面对娘亲了。

    若不是为了躲避娘亲,他也不会来这幼稚园陪这帮幼稚鬼上学了!

    这次闯出这么大的祸事,他已经做好了被打得皮开肉绽的准备。

    不过和挨打比起来,他更害怕娘亲那失望的眼神。

    小华庭刚刚想到这里,门外就传来娘亲的声音:“曜儿,华庭在里面吗?”

    小华庭心里一惊,连忙从地上站了起来。

    娘亲来了?

    他本能的想逃。

    可是这小黑屋是专门为情节恶劣的犯错的孩子准备的,除了上方一个巴掌大的通风口,根本就没有别的路可逃。

    他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一筹莫展之际,房门开了。

    曜儿哥哥兴奋的声音传来:“华庭弟弟,你看,娘亲来了!”

    小华庭脸色发白,下意识的往后面退了一小步,怕怕的说道:“娘……,娘亲……”

    夏桑榆一路上听了老师对小华庭的控诉,心里已经积起了很重的怒火。

    可是房门打开,看到小华庭那苍白瘦弱的模样,她心中的火气先就消了大半。

    “华庭,你没事儿吧?”

    她伸手想要将他搂进怀里,小华庭却猛地往后面缩了缩:“娘亲,你别打我!”

    她五味杂陈:“知道错了?”

    小华庭点了点头:“知道错了!”

    她刚要松口气,他又补充了一句:“如果下次他们还敢欺负我和曜儿哥哥,我还整他们!”

    夏桑榆正色喝道:“华庭,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你害得十一个小朋友住院你还有理了?”

    “是他们先欺负我和曜儿哥哥的!”

    小华庭挺直脊背,认真问道:“娘亲,难道我们被人欺负,你希望我们缩头认怂,不反抗吗?”

    “娘亲不是让你们认怂!娘亲是要你们学会忍让!”

    小孩子家家,能有多大的仇多大的怨?

    大不了就是抢玩具,抢糖果呗!

    再怎么你也不能对人家投毒对不对?

    夏桑榆苦口婆心的教导小华庭,一旁沉默着的曜儿突然哇一声哭了起来:“娘亲,你别怪华庭弟弟……,这事儿都是因我而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