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71章 最了解你的人,其实是你的敌人(晚9点还有一章哟~)
    几乎同时,车窗揺下来,一张再熟悉不过的女人笑脸出现在夏桑榆的视线当中。

    女人抬起手,用一只冰冷的金属假手冲她挥了挥:“嗨!夏桑榆,好久不见!”

    夏桑榆见鬼一般,身体上倏地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乔,乔玉笙?”

    “对呀!是我!”乔玉笙笑:“是不是很惊喜?”

    惊喜个屁!

    天光未亮的情况下,看见一个阴魂不散的人,这种感觉当真比见鬼还要恐怖。

    夏桑榆想要转身就走。

    可是两条腿像是被灌铅一般,她根本动不了半分。

    只见车门打开,乔玉笙穿着一身黑色黑衣走了下来。

    黑色的牛皮高帮靴子,黑色的紧身窄腿裤,黑色的上衣,甚至,连唇膏和眼影都是黑色的。

    夏桑榆下意识往后面退了一小步:“你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

    乔玉笙咧唇笑道:“我只是很想我的儿子!这几个月,我每日每夜都在想着他!”

    “那是我的儿子!”夏桑榆情绪激动的大声说道:“乔玉笙,别在做梦了!华庭是不会再认你的!我已经把实情都告诉了他,他什么都知道了!他知道当初是你残忍的将他从我的子宫里面抢走的,他知道你才是这天底下最坏的女人!”

    “是吗?”乔玉笙冷然说道:“我辛辛苦苦,呕心沥血,将他从筷子那么长拉扯到现在这么大,我不相信他会那么无情!”

    说完,她金属假手微微一抬:“来人,把容夫人请到车上去!”

    “是!”

    一名彪形大汉从车上走了下来。

    夏桑榆吓得连忙往后面又退了两步:“你想干什么?华庭不在晋城!”

    “我知道!他在未来星国际幼稚园嘛!”

    那幼稚园因为涉及到很多国际政要的孩子,所以戒备特别森严。

    乔玉笙在幼稚园附近蹲守了将近一个月时间,根本没机会见到小华庭。

    没办法,她这才将目标盯在了夏桑榆的身上。

    她回到晋城已经有几天时间了。

    容瑾西故意用尤加利假扮夏桑榆去做替死鬼的事情她在旁边也看得一清二楚,不过她并不清楚这其中的原委,也懒得管闲事,目标至始至终都盯在‘龚知夏’身上。

    她与夏桑榆互相厮杀了这么些年,不管夏桑榆的样貌如何改变,她都能够凭借体形,走路的姿势,甚至一个细微的细节动作就认出谁是真正的夏桑榆。

    现在她好不容易逮到夏桑榆落单的机会,自然要马上下手。

    只要将夏桑榆捏在手中,容瑾西自然会乖乖将小华庭送到她身边来。

    她抱着手肘斜靠在车旁,金属假手熟练的摸出一支香烟点上,正是吞云吐雾之间,突然听见旁边传来咚一声闷响。

    是重物倒地的声音。

    她蓦然扭身,赫然看见自己重达两百余斤的助手居然倒在了地上。

    而夏桑榆完好无损的站在几步远的地方,脸上的惊惶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派淡定从容。

    乔玉笙大惊:“汉纳,汉纳……”

    夏桑榆淡淡说:“别叫了!再叫他也听不见了!”

    “夏桑榆,你,你杀了他?”乔玉笙不敢置信:“汉纳是格斗高手,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不杀人!他也没死,只不过他可能需要多睡一会儿!”

    夏桑榆比刚才平静了许多,淡淡的语气继续说道:“乔玉笙,咱们两个斗了这么多年,你不累,我却累了!”

    “你想怎样?”

    “我想说,你不是想见华庭吗?我有办法,可以让你永远和华庭生活在一起!”

    “真的?”

    乔玉笙那张浓妆的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神色:“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和华庭在一起!只要你把华庭还给我,我保证以后远离你的生活,绝对不使坏……”

    “华庭是我的亲生儿子,想要我把他拱手送给你,那是不可能的!”

    夏桑榆的话才刚刚说完,乔玉笙就愤怒的咆哮起来:“夏桑榆,你特么玩儿我呢?”

    她转身从车上摸出一柄黑色小手枪:“别以为汉纳死了,我就没办法控制你了!”

    咔嗒一声,她还把保险栓拉开了。

    枪口对着夏桑榆,她凶狠吼道:“上车!快点上车!不然我就开枪了!”

    夏桑榆一脸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乔玉笙,我夏桑榆再也不是躺在产床上任由你宰割的羔羊了!”

    “少特么废话!上车!”

    乔玉笙嘶声咆哮,想要用手中的小手枪逼着夏桑榆乖乖上车。

    然而她话音刚落,一道黑色的身影突然快如疾风的从她面前掠过,不等她看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手中的小手枪已经被人抢走了。

    那可是一支上了膛的小手枪呀!

    一个不好,就会走火的。

    乔玉笙惊愕得来不及看清楚来人的长相,膝盖后面突然传来一阵难忍的酸痛。

    毫无防备,她就这样咚一声双膝跪了下去。

    夏桑榆满意的看着黑衣武士的这一连串动作,上前两步,俯视着跪地的乔玉笙,冷声说道:“乔玉笙,既然你到现在还放不开小华庭,那我就给你一个机会,和我一起,守护着他慢慢长大如何?”

    乔玉笙眼底涌上绝望之色:“直说吧,你想怎么处置我?”

    “放心,我这双手,是不会再沾杀戮的!”

    夏桑榆说着,抬眼看向一旁的黑衣武士:“把她捆了扔后备箱,然后你先带着她回夏氏别墅吧!”

    黑衣武士点头:“主人那你小心点儿!”

    “放心吧,有他们呢!”

    这十二名黑衣武士就像是黑暗中的守护着,总是会在她有危险的时候及时出现,帮她扭转局面。

    目送着黑衣武士带着乔玉笙离开,夏桑榆眼神沉寂,呆立片刻,默默又在刚才坐过的地方坐了下来。

    脑海里面,不知不觉想起了已经去世的父亲和母亲。

    他们陪伴她的时间少之又少,看上去是这世上最薄情最冷血的父母,却留给了她富可敌国的财富,和这些忠心无二的仆从,也让她的余生得到了最周全的呵护……

    她正愣愣出神,一辆限量版豪车从远方风驰电掣的开了过来。

    车子尚未停稳,车门便已经打开了。

    容瑾西快步到她身边,将她紧紧搂进了怀里。

    他的下颌在她的头发上轻轻蹭着,闷闷的声音道:“你没事儿吧?”

    “我没事!”她依偎在他温暖坚实的怀抱里,所有的恐惧和不安都消失了。

    她仰起头,看着他满是关切的俊脸,柔声问:“瑾西,我现在可以回家了吗?”

    “嗯……”他不忍拒绝,只能闷声回道:“不过,为了你的安全,你以后很长一段时间,恐怕都只能生活在龚知夏的这张假面之下了……”

    她撑笑说:“没关系!只要能和你,和孩子们在一起,我一辈子顶着假面也开心!”

    “你放心,这种戴假面的日子不会太久,等到那些威胁你的恶势力完全铲除,咱们就能够随心所欲的生活了!”

    他安慰她,吻她的额头和面颊。

    最后,小心翼翼的,近乎虔诚的吻上了她泛凉的唇瓣。

    她的唇瓣,和记忆中一样,很滑,很软,很香……

    他本来只想浅尝辄止的轻吻她,可是唇舌好像都有自己的记忆一般,一旦触碰在一起,便热烈的胶着在一起,不断的融合交缠,恨不得彼此融化在一起。

    晨曦笼罩在他们缠绵悱恻的身影上,画面说不出的美好温馨。

    夏桑榆被这一记长吻撩拨得整个人都快要燃起来了。

    然而,他迟迟都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浴火汹涌,她正准备带着他上车深度缠绵一番,兜里的手机扫兴的响了起来。

    她摸出来偷偷看了一眼,身上的浴火顿时退了大半。

    “警方打来的!”

    她急忙从他怀里挣开,将手机放在耳边:“喂?”

    “龚小姐,请问四十分钟之前,是你在报案吗?”

    “是的是的,查婉娜往国道方向跑了……”

    “是这样的!我们在国道西段711的附近发现了两辆坠崖的汽车,请问你现在方便过来一趟吗?”

    “两辆?”

    夏桑榆心底升起不好的预感:“好!我马上就到!”

    挂断电话后,她快步往容瑾西的车上走去:“瑾西,咱们上国道吧!阿执好像出事了!”

    “好!”容瑾西答应一声,目光却被地上那彪形大汉的身体给吸引了:“他是谁?”

    “一个醉汉!喝多了,刚想要调,戏我,结果自己就晕倒了!”

    夏桑榆刚刚说完,容瑾西就走过去,对着彪形大汉狠狠的怒踹了几脚:“该死!敢调,戏我容瑾西的女人!哼!我踹死你!”

    他用了猛力,那彪形大汉两百余斤的身体,竟被他踹得颤动不已!

    夏桑榆哭笑不得,催促道:“好了,咱们走吧!”

    容瑾西又气恨恨的猛踹了几脚,直到听见咔嚓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从彪形大汉的身体里面传出,这才算出了心中恶气。

    两人上车,一路往国道西段的方向驶去。

    车上,容瑾西不时侧眸,看向身旁的夏桑榆,眼神里面俱是满足与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