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70章 一场不真实的梦境
    容瑾西轻轻抚,摸她染血的冰冷的面颊,心有所感,眼眶瞬间便红了。

    他俯身下去,在她的耳边低声说道:“尤加利,我来送你了……”

    尤加利一动不动,早就已经气绝身亡,没了意识。

    一名警员在旁边低声说道:“容先生,请节哀顺变!”

    容瑾西转过身,双目赤红的看向不远处被铐着双手的厉哲文,嘶声吼道:“你为什么要杀她?她碍着你什么了?”

    “我没有!”

    厉哲文又急又气,挥舞着双手,引得手铐哗啦啦一阵乱响:“我都说了我没有杀人,你们为什么就是不肯信我?”

    容瑾西逼近他:“不是你,还能是谁?”

    “是查婉娜和巴颂!”

    厉哲文大声辩解道:“我和容夫人进来之后没多久,查婉娜和巴颂就趁着我上洗手间的功夫杀了容夫人……,我看到她流了好多血,转身就想跑……,巴颂过来将我摁在地上,用我兜里的手枪对着已经死了的容夫人又开了一枪,查婉娜还将水果刀和弹簧刀放在我手中印上了我的指纹……”

    容瑾西自然知道,尤加利身上的致命伤都是查婉娜和巴颂搞出来的。

    他只是没想到,这两个老奸巨猾的家伙,会把一切罪责都推到了厉哲文的身上。

    他阴鸷转身,锐戾的目光看向查婉娜和巴颂。

    两人也分别被手铐铐在了椅子上。

    和厉哲文比起来,他们就显得镇定多了。

    查婉娜优雅的笑着说道:“容先生,对于容夫人的死,我深表歉意!不过,我不明白厉先生为什么要在杀害了容夫人之后将罪名往我身上推?我和容夫人之间并无过节,而且我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妇人!杀人?我做不出那么凶狠的事情!”

    巴颂也一脸无辜的耸了耸肩:“我是个正经的生意人!今天到容氏公馆来,是想要和容先生谈合作的!很感谢容先生对我们的盛情款待,铁观音很好喝,《铡美案》也一直是我最喜欢的Z国京剧,我对Z国和Z国人民怀着无比友好和善的心态,永远都不可能对容夫人做出这种事情的!”

    容瑾西沉冷勾唇:“是吗?我家桑榆不是你们杀的?”

    “不是!绝对不是!”

    两人一起否认,像是在这之前就已经达成了某种协议。

    容瑾西也不再与他们多费唇舌,而是走到一盆绿植的旁边,伸手拨开了肥厚翠绿的叶片。

    一只极小的,闪着红灯显示正在工作状态的针孔摄像仪露了出来。

    巴颂先就沉不住气了:“容先生,你疯啦?居然在自家会客厅里面安装了摄像仪?”

    “没错!一共安装了四个,全方位,无死角,能够将会客厅里面发生过的事情全部都记录下来!”

    容瑾西深邃如瀚海的目光中渐渐涌上了杀气:“这里是我的地盘,桑榆是我最爱的女人,我绝对不会让让她白白丧命的!”

    巴颂怔了怔,颓然的垂下了脑袋。

    查婉娜却突然对身边的警员说道:“我肚子疼,我想上洗手间!”

    警员不耐烦的说道:“老实点儿!别想耍花样!”

    “我想上个洗手间也不行吗?就算我是真正的罪犯,我上洗手间方便一下的权利还是有的吧?更何况我现在只是嫌疑人,根本还没定罪!”

    查婉娜强硬的为自己争辩了几句,又一脸痛苦的说道:“求求你们了,让我去上个洗手间吧,不然,不然我就拉在这里了……”

    说话间,她的屁股下面还真的传来了噗噗的怪声。

    警员皱眉道:“好好!你忍一忍,我这就带你去上洗手间!”

    “快一点儿,我刚才吃多了红心蜜柚……,这会儿我快忍不住了……”

    警员带着查婉娜去后面上洗手间。

    容瑾西则慢慢走到了厉哲文的面前。

    他居高临下,俯视着一脸冷汗的厉哲文,冷声问道:“厉哲文,你有没有想过,查婉娜和巴颂,为什么要杀桑榆?”

    厉哲文冷汗淋漓,一脸茫然的抬头望向容瑾西:“为什么?他们为什么要用这样残忍的手段杀死她?”

    一旁的巴颂闻言,忍不住忿恨道:“因为夏桑榆在日本的时候出卖了我的义父,出卖了查婉娜的丈夫!他们都是因她而死!我们这次到晋城,就是要取她性命的!”

    厉哲文的眼睛慢慢瞪大,一抹后知后觉的惊恐之色浮上他的俊脸:“你们……一直都想杀桑榆?”

    巴颂恨声道:“当然!”

    厉哲文脸上的惊恐更甚:“你们推掉和我之间的约定,前来赴容瑾西的晚宴,最主要的目的,也是为了杀她?”

    “当然!”巴颂恨恨道:“我们只是没有想到,警方会出现得如此神速!”

    警方如果晚进来个三五分钟,他和查婉娜完全能够全身而退。

    现在看来,他和查婉娜都小瞧了眼前这位容先生。

    容瑾西什么都没有再说,转身走到尤加利身边,接过法医手中一块白色的遮尸布,抖开,轻轻盖在了尤加利的身上。

    夏桑榆本来想跟着容瑾西进去的。

    结果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又改变主意,不让她进去了。

    她只能坐在公馆外面的车上,想着等到门口这些警察和记者都走了,容瑾西说不定就能让她进去了。

    她想进去送尤加利最后一程。

    也想进去看看厉哲文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怎么会被搅进杀人的事件当中?

    想起厉哲文手中那柄黑色的小手枪,想起她身上那些还没完全消散的吻痕,她遗憾的发现,现如今的厉哲文,与她记忆中的厉哲文不一样了。

    她正有些失神,前面驾驶位置上的阿执突然说:“咦?那不是查婉娜吗?”

    “查婉娜?”

    夏桑榆只听说过这个名字,却一次也没见到查婉娜本人。

    倒是阿执,因为他是夏桑榆的贴身保镖,容瑾西为了让他配合着把这场戏演得逼真一点儿,也为了让阿执能够在第一时间认出这这两个最危险的敌人,曾经将查婉娜和巴颂的照片和详细资料发给他们看过。

    当查婉娜从西侧的矮墙上面翻出来的时候,阿执一眼就认出了她。

    他正打算问问容先生这是怎么回事儿,公馆里面突然传来一片异样的骚动,有人高呼:“快!查婉娜跑了!”

    守在门口的警员也都一片惊慌:“跑了?快!快追!”

    可是,往哪里追?

    谁也没看见查婉娜出来呀!

    夏桑榆还来不及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儿,阿执已经一踩油门,车子箭一般射了出去。

    查婉娜一翻出矮墙,就上了一辆停在路边的白色面包车。

    车门尚未关上,面包车就往城西飞驰而去。

    “快!快送我离开晋城!”

    “是!夫人请坐稳!”

    普通的面包车,被开得快要飞起来了。

    阿执的车子紧紧咬在他们的身后。

    夏桑榆坐在后面,心都快要飘到嗓子眼儿了。

    “阿执!阿执你慢点儿……,追捕嫌犯,这应该是警方的事情……”

    “夫人……”

    阿执好像这时候才发现车上还坐着夫人。

    他将车靠边停下,拉开车门近乎粗鲁的将她从车上拽了下来:“夫人,打电话报警吧,查婉娜正往国道上逃跑!”

    夏桑榆一把抓住他:“阿执,你要干什么?你别乱来!”

    阿执眼神绝然:“容先生说过,查婉娜和巴颂存在一天,你的危险就多一天!”

    “这些事情交给警察就好了……”

    “不!来不及了!”

    阿执不再多说,转身就上了车。

    不等夏桑榆上前拦住他,他的车子便飞快的抄小道追了上去。

    此时天色未亮,四周行人和车辆都很少,浮浮沉沉都是蔼蔼晨雾。

    夏桑榆一个人站在路边,就像是站在一场特别不真实的梦里。

    抖抖索索,她拨打了报警电话,并且告知了自己的位置。

    容瑾西的电话很快就打了过来,急切的声音道:“你在哪里?”

    “我在……”夏桑榆辨认着旁边的路牌:“我在苍梧路西段……”

    “手机定位开启!我马上过来!”

    “哦,好的……”她哆哆嗦嗦,又加了一句:“你快点……,我害怕!”

    “别怕!找个地方坐下休息一会儿,我很快就到!”

    “嗯!”

    她把手机定位打开,抱着双膝在路边坐下,眼巴巴的等着容瑾西开车来接她。

    这一晚上,发生了太多事情。

    尤加利死了,厉哲文成嫌疑人了,查婉娜逃了,阿执又追出去了……

    而这一切的变故和动荡,都是因她而起。

    她脑袋晕晕乎乎,觉得对不起很多人,亏欠很多人。

    而她自己如此辛苦,如此努力,却到现在也还没有体会到所谓的幸福和安宁到底是怎样一种滋味儿。

    她抱着双腿,下巴搁在膝盖上,满眼期盼的望着容瑾西应该出现的方向。

    过了不知道多久,一辆黑色的轿车吱一声在她身边停了下来。

    “瑾西!”

    她急忙站起身,大步过去:“瑾西,你怎么现在才来?我都等你好久了!”

    走到车边,她突然透过车窗的虚光看见里面坐着的不是容瑾西,而是一个熟悉的女人身影!

    她心头一惊,猛地往后面退了两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