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68章 请善待我最爱的男人
    “没时间了!让他们随后送家里去吧!”

    容瑾西摸出手机看了一眼:“徐管家一个小时之前打了电话过来?”

    “嗯!”

    “他说什么?客人到了?”

    “是的!”

    尤加利快走两步和他平行,淡定道:“我让他先帮着接待一下,我们随后就到!”

    容瑾西侧眸看了尤加利,心里很不满意尤加利擅自接他的电话。

    可是一想到将她带回去,她只怕很快就会变成一具尸体……

    他心里的不满和怨气便怎么都攒不起了。

    叹了口气:“走吧,回家!”

    尤加利快走两步,挽着他的胳膊道:“生气了?”

    “没有!”他俊脸恢复了冷凝:“都过了一个多小时,不知道他们走了没有!”

    尤加利道:“不会!他们现在才不舍得走呢!”

    容瑾西看了她一眼,心中暗想,也对,查婉娜和巴颂是为了夏桑榆而来,人都还没见到,他们都还没有得手,怎么可能就这样走了呢?

    回去的车上。

    尤加利从包里摸出一块黑色的巧克力。

    剥了包装纸,她掰下一半递给容瑾西道:“吃点吧,垫垫肚子!”

    容瑾西看了一眼黑乎乎的巧克力,皱眉道:“哪儿来的?”

    “刚才蛋糕师傅给我的!”

    尤加利说着,将另外一半先塞进了自己口中,然后含在巧克力含糊说道:“吃吧……,现在已经过了晚饭时间,先吃点巧克力补充点儿能量……”

    容瑾西犹豫了一下,张口把巧克力含进口中。

    入口即化,丝滑异常。

    然而,入喉后却有一种异样的腥苦味道。

    他想要吐出来,已经来不及了。

    眼前一阵阵眩晕发黑,迷迷糊糊当中,尤加利伸手拥抱了他:“瑾西,你安心睡一觉吧……,那些让你为难的,头疼的,难以抉择的,凶险的事情,都交给我来做吧!”

    她低下头,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一个久久的亲吻。

    前面开车的阿执察觉到后面的异样,急忙将车靠边停下:“容先生,容先生你怎么了?”

    尤加利淡然说:“别紧张,他只是太累,睡一会儿就好了!”

    阿执下车察看,发现容先生呼吸均匀,面色也还算正常,看上去就好像是睡着了一样。

    尤加利从包里摸出化妆盒,对着镜子一面优雅补妆,一面说道:“好了阿执,家里还有客人在等着呢!你赶紧开车吧!”

    “那容先生呢?要不要送他去医院啊?”

    “不用!睡几个小时自己就醒过来了!”

    尤加利催促道:“快开车吧,家里客人该等着急了!”

    “是!”

    阿执发动车子,往容氏公馆的方向开去。

    容氏公馆的大门口。

    厉哲文的车子被守门的佣人恭敬的拦在了外面。

    “实在对不住呀厉先生,我们容先生今晚要款待重要宾客,恐怕抽不出时间见你!”

    “我就是他的重要宾客!”

    厉哲文今天一肚子火憋到现在都快要爆炸了。

    他摁喇叭:“开门!”

    佣人隔着大门对他充满歉意的笑着说:“真的对不住了!容先生特意交代过,不能让你进去!”

    不能让他进去,是害怕他出现在查婉娜和巴颂面前,坏了他们合作的‘好事儿’吧?

    厉哲文狰狞冷笑:“不让我进去,我还偏要进去!”

    他摸出手机给巴颂打电话:“巴颂先生,我现在在容氏公馆的门口,你方便出来接我一下吗?”

    巴颂先生正在津津有味儿的看Z国京剧《铡美案》。

    那花里胡哨的戏服和咿咿呀呀的唱腔他一样都不懂,可心里就是说不出的喜欢,喜欢里面的生旦净末丑,也喜欢里面抑扬顿挫的唱腔。

    看得出,容先生今天晚上很有诚意。

    不仅给他们奉上了最喜欢的茶水和水果,还知道他和查婉娜女士都很痴迷Z国的京剧……

    接到厉哲文的电话,他有些不情愿的敷衍了两句,目光盯着高清大屏屏幕里呀呀唱词的黑脸包拯,随口说道:“把电话给佣人吧,我给他说两句!”

    “好好!”

    厉哲文连忙将手机递给守门的佣人。

    佣人也很为难。

    容先生亲口说过,今天晚上的宴会很重要,不能让外人进去。

    可是巴颂先生是贵客,他要厉先生进去,他也不好拦着。

    诚惶诚恐的与巴颂先生交流了两句,佣人将手机还给厉哲文,尴尬道:“厉先生,请吧!巴颂先生在主楼那边!”

    厉哲文得意的挑眉,下车后帮夏桑榆拉开了车门:“学姐,请!”

    佣人一看见夏桑榆,顿时就慌了:“不行不行!龚小姐不能进去!容先生再三交代过,绝对绝对不能让龚小姐进去!”

    佣人的反应太大了。

    夏桑榆疑惑的看向他:“容先生说什么了?”

    “容先生就是说无论如何,不能让你进去!”

    佣人心里发慌,满面哀求的说道:“龚小姐,你行行好,就别为难我们这些下人了吧?”

    厉哲文被这个多事的佣人搞得心头火气,抬起一脚就踹了出去:“滚!谁敢拦着我就毙了谁!”

    他的手里,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柄乌沉沉的小手枪。

    夏桑榆心头一惊:“这东西哪来的?”

    “你别管!”

    戾气布满了厉哲文的眼底,他拽着夏桑榆的手腕就要往里面闯。

    佣人见状,急忙噗通一声跪了下去:“龚小姐,求求你,你别为难我呀!你若进去了,容先生会责罚我的!”

    夏桑榆正在进退两难的时候,身后突然汽车低促的喇叭声。

    她回头看过去,阿执开着车正靠近过来。

    阿执隔着车窗看了她一眼,并没有过来打招呼,而是快步去后面帮着拉开了车门:“夫人,请!”

    尤加利容光焕发的从车上走了下来。

    她用精致的妆容掩盖了脸上的病色,眉眼和轮廓都在人皮面具的基础上精心修饰过,比夏桑榆还像夏桑榆。

    夏桑榆快步迎上去,拉着她的手低声道:“尤加……”

    “龚小姐!”尤加利根本不给她说话的机会:“龚小姐,麻烦你陪我家先生去医院一趟吧!”

    “他怎么了?”

    夏桑榆稍微弯了腰,这才看到容瑾西斜靠在车座上,看上去像是昏睡过去了。

    尤加利道:“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好好儿的和我说着话,突然就晕倒了!”

    “你怎么不先送他去医院?”

    关心则乱!

    夏桑榆这时候脑子也有些糊了,完全猜不透这中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弯腰上车:“容瑾西?容瑾西你怎么了?”

    尤加利砰一声帮她关上车门,笑吟吟对她说道:“龚小姐!我就把他拜托给你了!世道艰难,还请你务必要善待我最爱的男人!”

    夏桑榆觉得今晚的尤加利有些怪里怪气的。

    不过她这时候也顾不上猜测尤加利的心思。

    抬起头,对一旁呆站着的阿执道:“开车啊!赶紧送容先生去仁爱医院!”

    “哦!”

    阿执答应了一声,从尤加利身边经过的时候,纳闷儿的低声问道:“容夫人,你刚才不是说容先生没事儿吗?”

    “他是没事儿,不过……,他突然就睡过去,终归还是去看看医生比较放心……”

    尤加利痴痴的看着容瑾西昏睡中的俊脸,眼眶倏地腾起了氤氲雾气。

    转过身,她大步往容氏公馆的大门走去。

    地上跪着的佣人连忙爬起来:“容夫人,你回来了!”

    “嗯!”

    尤加利淡淡应了一声,目光从一旁的厉哲文身上扫过:“你也进来吧!”

    厉哲文快步上前,压低声音道:“容瑾西是你弄晕的?”

    尤加利脚步一顿:“你什么意思?”

    厉哲文森然笑道:“真人面前不说假,我其实早就知道你并不是真的夏桑榆……”

    “哦?”尤加利眼底浮上冷意:“你还知道什么?”

    “我知道这一点就足够了!”

    厉哲文将手枪收起来,笑着说:“你放心,我不会揭穿你的!只要你今天晚上帮我和查婉娜女士巴颂先生谈成合作,我不仅不会揭穿你的真实身份,我还可以帮你尽早俘获容瑾西的心!!”

    尤加利听来听去,厉哲文的口中都只有合作,眼里都只有利益。

    对于查婉娜和巴颂来晋城的真正目的,他一无所知。

    她放下心来,带着厉哲文往主楼方向走去。

    仁爱医院。

    在医生的帮助下,容瑾西不到两个小时就完全清醒了过来。

    他睁开眼睛,看见夏桑榆的那一刻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他茫然的看着她,片刻后,才伸手摸了摸她的脸颊:“桑榆?真的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尤加利说你生病了,让我送你来医院……”

    夏桑榆正说着,放在床头的容瑾西的手机和她的手机一前一后都响了起来。

    她拿过容瑾西的手机看了看:“徐管家的!”

    容瑾西将手机放在耳边:“徐管家!”

    徐管家的声音慌乱至极:“先生,先生你快回来吧,家里出大事儿了!”

    容瑾西呼地从病床上坐起:“怎么了?是夫人出事儿了?”

    “是的!你请来的那两位客人杀了夫人……”

    徐管家悲痛至极,凝噎道:“太残忍了……,会客厅里面全是血……,警察都来了……”

    容瑾西的脸色瞬间变成了灰白,手机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夏桑榆上前将手机捡起来:“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