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67章 像是重病之人的回光返照
    这坨东西,跟花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蛋糕师傅不忍直视,别过了脸去。

    旁边围观者的众人倒是兴奋得很,纷纷用手机拍照。

    “哇,容先生专注的样子好迷人!”

    “我要用他的照片做壁纸!”

    “容先生好有天分呀,这坨东西一看就很像是朵花嘛!”

    “真的好羡慕容夫人……”

    “是啊,容夫人是全晋城最幸福的女人!”

    尤加利正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翻看蛋糕图册,听见议论声不由得往容瑾西的方向看了一眼。

    他捏着裱花嘴,正在全神贯注的浇绘一朵花的形状。

    专注的模样,确实很帅,很迷人。

    尤加利的眼神愈发柔和起来,唇角微抿,努力将心中苦涩的滋味儿压了下去。

    正准备低头继续挑选蛋糕图样,搭在椅子上的容瑾西的外套里面传来了手机铃声。

    她摸出来看了一眼,是容氏公馆徐管家打来的。

    她放在耳边:“徐管家!”

    “哦,是夫人呐!”徐管家有些着急的声音说道:“夫人,你和先生什么时候能回来呀?查婉娜女士和巴颂先生都已经到了!”

    尤加利看了一眼蛋糕区专心学裱花的容瑾西,站起身走到了僻静一些的地方,压低声音说道:“我们可能还要一两个小时,你先把他们请到会客厅喝会儿茶吧!”

    徐管家为难的声音道:“还要一两个小时呀?会不会太晚了?我担心客人等不了那么长时间!”

    “没关系!你给查婉娜女士上一壶碧螺春,给巴颂先生上一壶铁观音,会客厅的挂墙电视你给他们播放《霸王别姬》和《铡美案》,水果你上红心蜜柚……”

    尤加利沉着冷静,这一刻,女主人的架势十足。

    徐管家一一记住,回答说道:“好!夫人,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辛苦你了!”

    尤加利挂断了电话,眼神异乎寻常的果决犀利,全然没有当初在医院的时候,那种涣散茫然的情绪。

    所谓的产后郁躁症,在容瑾西向她示好的时候,就已经被有效的压制下去了。

    就像是重病之人的回光返照。

    当生命只剩下最后几个小时的时候,她心底的执念足够支撑她用全部的力量,去完成最后的事情。

    回到DIY蛋糕区,容瑾西还在专心的学裱花。

    他的悟性真的很高。

    在连续失败了两三次之后,已经能够准确的控制力道和方向,一朵玫瑰花已经基本能够成形了。

    虽然算不上精致和完美,可是,好歹看上去像是一朵花了。

    尤加利走过去,在他的脸颊上落下一个鼓励的亲吻:“瑾西,你真棒!”

    容瑾西的注意力都在双手上,被她亲吻了也没有太大反应:“选好了吗?要做个怎样的?”

    “我要这个!”

    尤加利将摊开的电脑图册递到他的面前。

    他看了一眼,是只有一层的初级蛋糕。

    蛋糕的四周点缀着蓝色的玫瑰花,中间是两个亲昵依偎的小人儿,旁边用巧克力酱写着:ILoveYou!

    容瑾西的目光落在那两个萌版小人儿身上。

    男的穿着西装,女的穿着裙子,虽然是简约版,却也很传神。

    他连花儿都还做不好,又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小人儿呢?

    正犯难,一旁的蛋糕区负责人兴致勃勃的说道:“容先生,容夫人,我们这里有高级烘焙师,可以根据你们的样子,现场捏制一对儿这样的小人儿,等你们的蛋糕做好之后,插在这上面就可以了。”

    如此一来,他们的蛋糕就没什么难度了!

    容瑾西点头说:“那!那就麻烦你们了!”

    “容先生客气了!能为您和容夫人效力,是我们的荣幸!”

    负责人很快就下去安排去了。

    容瑾西挽高了衣袖,开始正式动手做蛋糕了。

    尤加利站在旁边,一脸沉醉的看着他。

    真是个好看得令人移不开眼的男人呐!

    她尤加利能得到他的片刻关爱,便已经知足,再无遗憾了。

    容瑾西察觉到她异乎寻常的炙热注视,一抬眼,果然正对上她痴迷的目光。

    他冲她展颜一笑:“去旁边休息区坐一会儿吧,你刚刚从医院出来,身体还没完全恢复,不能久站的!!”

    这应该是他对她说过最温情的话了吧?

    她鼻头一酸,眼眶就湿润了:“嗯,你慢慢做,我等你!”

    安静的休息区内。

    尤加利趁着等容瑾西的这点时间,给远在千野庄园的父亲发了一封邮件。

    邮件刚刚发送成功,夏桑榆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尤加利将手机放在耳边:“龚小姐,有事儿吗?”

    “尤加利,你不是一直想回去看看你父亲吗?我已经帮你订好了航班,你马上收拾一下,趁着容瑾西今晚宴请宾客不会注意到你,你赶紧离开容氏公馆,我的人会在公馆门口接你!”

    夏桑榆语速极快,说完之后却半天没有听到尤加利的回答。

    她愣了愣:“尤加利,尤加利你在听吗?”

    “不好意思!”尤加利道:“我这边信号不好,咱们改天再聊吧!”

    “喂……,尤加利?”

    夏桑榆着急的又喂了几声,那边已经挂断了电话。

    她握着手机发了好一会儿怔。

    看尤加利刚才这态度,是摆明了想留在容瑾西身边,不想回日本了。

    这个替死鬼,她还真是做得心甘情愿呀!

    以千野家族的实力,夏桑榆完全有能力再找一名女性死士,让她易容成夏桑榆的样子,来了结这一场恩怨。

    可是当初在千野庄园的时候,夏桑榆除了留下十九名保镖和十二名黑衣武士之外,其余的人全部都解散了。

    况且,死士也是人,她没权利一而再再而三的让别人替自己去死。

    眼看着时间越来越晚,再耽搁下去,只怕就赶不上航班了。

    她打电话给阿执:“容先生和容夫人现在在哪里?”

    阿执道:“在商城的DIY蛋糕区……,容先生正为容夫人亲手做蛋糕呢!”

    “他们今晚不是要宴请宾客吗?现在还在外面?”

    夏桑榆并不知道容瑾西宴请的查婉娜和巴颂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更不知道查婉娜和巴颂到晋城的目的。

    她只知道这两个人是厉哲文的客人,中途却被容瑾西给劫走了……

    看容瑾西这轻慢的态度,也并不是真的要宴请这两人,而仅仅是想给厉哲文找些不痛快而已。

    夏桑榆听阿执大概说了一下那边的情况,蹙眉说道:“阿执,你想办法把容夫人送到我这边来吧……”

    “不行!”

    阿执居然第一次对她说了‘不行’这两个字。

    不等夏桑榆表示惊疑,阿执坚定的语气又道:“容先生说过,这边的事情不要你插手!在你彻底安全之前的这段时间里,我们都听容先生的命令行事!”

    夏桑榆气得跺脚:“阿执,别忘了谁是你的主人!”

    “阿执不敢忘!”

    “那你把容夫人给我带过来!”

    “不行!这段时间,我们都听容先生的!”

    阿执又道:“抱歉了夫人,你先安心休息吧,等过了这段时间,我再亲自向你赔罪认错!”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夏桑榆气得不行。

    这种局面失控的感觉,让她非常郁闷暴躁。

    在房间里面来回走了几圈,厉哲文就已经在外面敲门了:“学姐,学姐你准备好了吗?咱们该去容氏公馆赴宴了!”

    夏桑榆走过去将房门拉开:“容瑾西邀请你了?”

    “没邀请,咱们也可以去看看嘛!”

    厉哲文将两只服装袋递给她:“去换上吧!我在外面等你!”

    “哦!”夏桑榆在酒店闷一下午了,也想出去走走。

    说不定,还能找机会将尤加利强行送上飞机呢。

    她去里面换衣服。

    房门关上的瞬间,厉哲文脸上的笑容就被一片阴霾给取代了。

    今天的情况还真是哔了狗了。

    从今天上午接到容瑾西那条让他去接学姐的短消息开始,他的一举一动就好像都是被容瑾西操控着的一般!

    他没机会宴请查婉娜和巴颂,也没机会单独和学姐在一起。

    这种被人掌控的感觉真的很操,蛋!

    容瑾西,我带着学姐出现在你的宴席上,你一定会很惊喜的,对吗?

    厉哲文对着镜子正了正领带,目光更加冷戾了几分。

    商场的DIY蛋糕区,容瑾西凭借超强的领悟能力,终于亲手做好了一个蛋糕。

    淡蓝色的玫瑰花簇拥在蛋糕上,中间的位置插着一对酷似他与夏桑榆的小人儿,ILoveYou的字体也很流畅漂亮!

    尤加利高兴得脸颊飞红:“哇啊,瑾西,你真是太棒了!”

    容瑾西对这个蛋糕并不是很满意。

    如果时间再多些,他能够做得更漂亮。

    现在,他应该回去应酬客人了!

    他看向尤加利:“喜欢吗?”

    尤加利高兴得双眼晶亮,使劲点头道:“喜欢!我很喜欢!”

    “你喜欢就好!”

    容瑾西看了看腕上的时间:“都快九点了?咱们快回去吧,客人该等着急了!”

    “等一下!”尤加利挽住他的手腕:“再等几分钟,我让他们把蛋糕包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