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64章 去抱容瑾西的金大腿吧
    “没什么!”他涩然挽唇:“不过是想起了一些以前的事情罢了!”

    “以前的事情,能忘就都忘了吧!”

    “怎么能忘呢?”

    厉哲文目光炙热的看向她:“没有你,就没有我厉哲文的今天!立夏集团是你的,我厉哲文这个人也是你的!”

    夏桑榆表情僵硬的牵了牵唇角:“哲文,你言重了!”

    “学姐,你不相信我的真心吗?”

    厉哲文说着,突然欺身靠近她,长臂撑住她身后的电梯壁,直接将她圈禁在了双臂之间。

    危险的气息,逼得夏桑榆方寸大乱。

    她急忙伸手撑住他的胸膛:“哲文你冷静一点!我没说我不相信你!”

    “我能给你最好的生活,你信吗?”

    他靠得太近了。

    他的体息萦绕在她的鼻端,莫名就让她觉得很害怕。

    “哲文!你别这样……,咱们有话好好说呀……唔……”

    她的嘴唇突然就被他急切的吻封住了。

    她脑子里面嗡了一声,抬手就是一个耳光狠狠甩了过去:“厉哲文你干什么呀?”

    “学姐……”

    厉哲文捂着火辣辣的面颊,眼底的情浴却愈加汹涌难耐:“学姐,你知道吗?我厉哲文这一生,最爱最爱的就是你了!容瑾西能给你的我都能给你!容瑾西不能给你的,我同样能给你!”

    夏桑榆用手背使劲擦拭沾了他口水的嘴唇,生气的说道:“厉哲文,我最后警告你一次,如果你再敢碰我,我就永远都不理你了!”

    他眸光深谙的盯着她水润的唇瓣,浴望不减反增:“听说,你们女人都是这样口是心非……”

    “厉哲文,咱们事先是说好了的,不能……”

    她的话才刚开了个头,他就又贴身扑了上来。

    这一次,他更加凶猛,更加势在必得。

    直接架起她的一条腿,用炙热的渴望磨蹭她柔软的腿心。

    这种情侣间才会有的亲密姿势,让夏桑榆心头的怒火一下子就上来了。

    “厉哲文!你放开我!”

    她使劲推他,推不动。

    伸手往他因浴望而紧绷的俊脸上抓挠,反而被他钳住双手,高举在了头顶。

    他低头吻她的头发,被浴望浸染的声音,听上去无比陌生:“学姐!这一次,我不准备再放开你了!”

    他要用实际行动征服这个总是对他若即若离的女人。

    他快三十了,需要一个女人,需要一个家。

    小厉夏更是稚弱得可怜,需要一位母亲来全程呵护他,陪伴他一点一点长大!

    而怀里这个女人,就是最好的人选!

    厉哲文低头亲吻她的额头,面颊……

    正要亲上嘴唇的时候,她猛地偏头躲开,带着哭音哀求道:“别这样……,厉哲文,求求你别这样……,看在金宝宝的面子上……,看在小厉夏的面子上……,别……,别亲我那里……”

    她很快就泣不成声。

    身体抖得像是快要被风雨摧残至凋零的花儿。

    她娇弱慌乱的样子,更加激起了厉哲文强烈的征服欲和占有欲。

    无数次,他都幻想过这样的场景。

    用滚烫的吻,一寸寸熨烫她柔软的肌,肤,在她身上打下自己的专属烙印。

    他吻她雪白的颈子,吻她漂亮的锁骨。

    一路向下,再吻她那无比香软,无比美好的花,蕾。

    她抖得厉害。

    他也胀得快要发疯。

    实在忍不住了,就在这电梯里面要了她吧!

    反正这是专属电梯,外人是不会进来的。

    厉哲文心里有了这样的念头,浴望便变得更加滚烫难耐起来。

    积压多年的感情和浴望,在这一刻,快要炸开了。

    正准备有进一步的动作,夏桑榆突然哭着,用脑袋不停的撞身后的电梯内壁。

    “别碰我!不要碰我!呜呜……,我会死的!我真的会死的!”

    咚咚的闷响,掺和着她的哭音,让厉哲文瞬间清醒了些。

    他停下所有动作,不安道:“学姐……”

    她还是在发抖,还是在不停的用脑袋撞电梯内壁:“放过我,求求你……,看在金宝宝的份儿上,看在小厉夏的份儿上,放过我……”

    “学姐!”

    厉哲文的喉头一下子就凝噎了。

    他伸手捧住她的脸颊,将她紧紧摁在怀里,不让她继续撞墙。

    可是她抖得更加厉害了:“别碰我!我会死的……”

    他心疼欲裂:“对不起!学姐,对不起!我错了,我太冲动了……”

    都忍了这么多年,为什么就不能再多忍个一两天?

    把她吓成这样,他也很心疼。

    看到她撞墙的样子,他更是自责得不得了!

    替她整理好凌乱的裙子,他将她打横抱起,大步走出了电梯。

    他们的房间在十九层。

    厉哲文抱着夏桑榆刚刚走到门口,兜里的手机传来急促的震动声。

    他只得将她放在门边:“学姐你稍等一下,我接个电话!”

    看了一眼来电号码,他立马换上殷勤的表情:“查婉娜女士,不好意思让你等久了,我刚刚在电梯里面……”

    查婉娜不是很流利的中文说道:“没关系!我打电话给你,就是想告诉你一声,今晚的宴会我恐怕没时间参加了……”

    “为什么?”

    厉哲文着急的说道:“今晚的宴会我是特意为你和巴颂先生举行的!我还邀请了晋城名流作陪……”

    “实在很抱歉!”查婉娜说道:“我刚刚接到容先生的电话,他今晚在容氏公馆设宴,邀请我前去吃个晚饭!”

    “容瑾西?他约你了?你答应他了?”

    “厉先生,咱们以后再约吧!”

    查婉娜客气了两句,挂断了电话。

    厉哲文气得双目喷火,重重一拳打在墙壁上。

    “该死的容瑾西,明知道我今晚邀请了查婉娜和巴颂,还从中间来插一杠子,抢我的客人!”

    这是摆明了要和他作对嘛!

    为什么?

    难道就因为他接走了学姐?

    可是学姐不是他容瑾西发信息让他去接的吗?

    想来想起,厉哲文意识到自己被容瑾西戏耍了!

    他气得哼哧哼哧喘气,一抬眼,发现夏桑榆脸颊挂泪,正用一副害怕的慌乱眼神看着他。

    他连忙敛藏情绪,用和缓的声音道:“学姐,你别紧张!我发誓,没有你的同意,我绝对不会再动你一根手指头的……”

    夏桑榆抬手抹泪:“说话要算数,不然的话,大家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嗯嗯!我记住了!若再冒犯你,我厉哲文就是禽,兽不如的混蛋,别说你生气,我自己都会瞧不起我自己了……”

    他正还要安慰她几句,兜里的手机又响了。

    这一次,是巴颂先生打来的。

    厉哲文脸色阴鸷,已经预感得到巴颂先生要说什么了。

    果然,电话一接通,巴颂先生就连声道歉:“实在对不住呀厉先生,我刚刚接到容先生的邀请电话……”

    “呵呵!去吧!”

    厉哲文咬牙切齿的冷笑:“去抱容瑾西的金大腿吧!不过看在相识一场的份儿上,我还是得事先提醒你一句,容瑾西这人性情乖戾莫测,指望他与你们合作,只怕你和查婉娜女士都要失望了!”

    巴颂先生有些尴尬的说道:“厉先生你别生气嘛!我和查婉娜只是去吃个晚饭,回头我们还是可以继续合作的……”

    “回头?回头可就不是这个行情了!”

    厉哲文冷硬说道:“请转告查婉娜女士,你们今晚去赴了容瑾西的晚宴,回头若再想与我谈合作,我的利益分成可就要涨十个百分点了!”

    “十个百分点?厉先生你疯了吗?”

    “我没疯!疯了的是你和查婉娜!明明是我厉哲文想要与你们合作,你们却把我晾到一边,去巴结容瑾西是怎么回事儿?”

    厉哲文气得连连冷哼,继续说道:“没关系!反正我也不强求,选择我还是选择容瑾西,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不是的!”巴颂欲言又止,纠结片刻,压低声音说道:“我和查婉娜去赴宴,也不完全是为了谈合作的事情!”

    厉哲文轻嗤道:“不谈合作还能谈什么?谈晋城的风土人情?”

    “我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还有比生意更重要的事情?”

    “当然有!”

    “我不管!今晚你们若执意要去容氏公馆,那就别怪我不讲生意信条了!”

    厉哲文态度强硬,正与巴颂讲电话,耳边突然传来咚的一声砰门声。

    他手中的房卡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夏桑榆拿了去。

    她一打开门,就将厉哲文关在了门外。

    该死的家伙,一旦疯狂起来,简直和失去理智的野兽没有分别。

    她走到浴室,拧开莲蓬就开始冲洗。

    所有被厉哲文碰过的地方,她都恨不得能搓下一层皮来。

    一尘不染的防雾镜里面,她满身斑驳吻痕,越洗反而越加清晰起来。

    没办法,只能等它们慢慢消散了。

    从浴室里面出来,发现手机都快震动到桌子下面了。

    她看了一眼,容瑾西?

    这个混蛋,不是嫌她碍事吗?

    不是千方百计要将她送给厉哲文吗?

    这才分开一个多小时,又打电话给她干嘛?

    夏桑榆心里有气,本来是不想接的,可是拿起电话之后,手指几乎是不受控制的接听了:“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