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63章 一场十足的笑话
    夏桑榆迎上他的目光,脑子一抽居然张口答应了下来:“丽嘉酒店是吧?没问题!正好我有空!”

    她与厉哲文之间也是有约在先的。

    一年的时间内,他们以朋友的身份互相帮衬,互相扶持,只要对方有需要,都必须义不容辞的出手帮忙。

    一年后,厉哲文可以正式追求夏桑榆。

    既然厉哲文来找夏桑榆帮忙做女伴参加应酬,夏桑榆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

    可是她这才刚刚一答应,容瑾西的脸色就倏地阴沉了下去:“龚知夏,你不能去丽嘉酒店!”

    夏桑榆就奇怪了:“为什么?”

    “我家夫人刚刚出院,身边离不了人!”

    容瑾西面色冷峻,说话间走到她的身边,攥着她的手就往里面走。

    不仅如此,他还给尤加利递去了一个别有深意的眼神。

    尤加利自然是极其听话的走过来,挽着夏桑榆的胳膊亲热道:“龚小姐,你就再多陪我几天嘛!”

    夏桑榆为难的看向厉哲文:“哲文,你看这……”

    厉哲文俊逸的脸上,已经有了隐约的不快。

    “知夏,容先生与容夫人夫妻恩爱伉俪情深,我觉得你应该找准自己的位置,就不要在他们中间给他们添麻烦了!”

    “我怎么找不准自己的位置了?”

    夏桑榆的脸色有些挂不住了。

    她的位置,不就是守护在自己最爱的男人和最爱的两个儿子身边吗?

    她没觉得自己哪里做错了!

    相反,她身为人母身为人妻,天天跟着厉哲文厮混在一起,那才叫没找准自己的位置呢。

    这样一想,她的眼神慢慢凉了下来:“哲文,实在很抱歉,容夫人今天才刚刚出院,她的身边离不了人……”

    “学姐,你不是他们的女佣仆从!你的骄傲呢?你的尊严呢?都去哪儿了?为什么要这样低声下气的服侍着他们?”

    厉哲文的情绪有些激动,说话的声音不知不觉拔高了好几度。

    他大步过去,推开尤加利,然后将大捧的粉色玫瑰放进夏桑榆的怀里,拉着她的手就要离开:“跟我走!”

    容瑾西的脸色阴沉得可怕:“厉先生,你把我容氏公馆当什么地方了?”

    厉哲文冷冷看向他:“不是你给我发信息,让我过来将她带走的吗?怎么?这么快就反悔了?”

    一个小时之前,容瑾西确实是给厉哲文发了一条信息。

    他让厉哲文赶紧过来,将夏桑榆带走。

    桑榆不走,他没法把尤加利推到查婉娜和巴颂的面前做替死鬼。

    桑榆一直想要将尤加利送回日本,这与他的计划太冲突了!

    只有将桑榆送走,他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他本打算把手边的事情都处理好了,就亲自去将夏桑榆接回来。

    到时候她要打要罚都由着她,只要一家人能够平平安安开开心心在一起,他受点儿委屈都是值得的!

    千算万算,却没有算到这段时间厉哲文与查婉娜和巴颂会走得那么近,更没想到他接夏桑榆,是为了要参加什么见鬼的晚宴……

    还以为厉哲文的身边是最安全的呢。

    现在看来,再也没有比厉哲文身边更危险的地方了。

    容瑾西沉下脸来,正要让徐管家带人将厉哲文‘请’出去,身边的夏桑榆突然冷冷看向他。

    他怔了一下:“怎,怎么了?”

    她眼底呼之欲出的,全部都是失望:“容瑾西,这一次,你还是要将我推给厉先生吗?”

    “不是的……”

    他刚想要解释,厉哲文突然接话说道:“知夏,你看,这是容先生发给我的信息!”

    说着,就将手机递到了夏桑榆的面前。

    夏桑榆只瞟了一眼,就被上面比刀片还锋利的字眼刺得心脏绞痛了。

    ‘厉先生,请尽快把龚知夏接走!她的存在已经严重妨碍到了我们夫妻之间的感情!哦对了,来的时候记得买捧戴安娜玫瑰,女人嘛,都喜欢这一套!’

    桑榆脸上的颜色瞬间就褪尽了。

    她一直在用自己的方式坚守着他们的爱情!

    这样的坚守,在容瑾西的眼里却一文不值,滑稽可笑!

    她看着容瑾西,黯然说道:“好!我走!祝你和你的夫人恩爱白头!”

    “别走!”

    容瑾西心下一空,急忙伸手抓住她:“你不能跟他走!”

    她却连头也不回,拂开他的手,挺直脊背,骄傲的像个女王,走出了他的视线。

    厉哲文也快步跟了过去:“知夏……”

    容瑾西看着她倔强的背影,眼底的神采慢慢寂灭了下去。

    不远处的一帮记者看着这一幕,都是面面相觑,低声议论起来。

    “这位龚小姐对容先生可真够痴情的!放着立夏集团总裁夫人不做,偏偏要做容先生的侧室!”

    “可惜人家容先生对容夫人情有独钟,眼里哪还容得下别的女人?”

    “就是!如果容先生要收侧室的话,我也宁愿帮他暖床!”

    “嘁——!容先生才不会碰别的女人呢!”

    所有人都很羡慕容夫人。

    女人嘛,能有如此专情的男人相伴一生,实在是最大的幸运了!

    尤加利却敏感的察觉到,自从龚知夏走了之后,容瑾西的气场就变得森林阴寒了起来。

    她小心翼翼上前:“瑾西,咱们回去吧!”

    她刚刚出院,身体还很虚弱。

    在这院子里面站这么久,她已经很累,很乏了。

    容瑾西眸光转动,似乎这才意识到身边还有她的存在。

    迟疑了一下,他俊脸上露出言不由衷的微笑:“好!”

    尤加利挽着他的胳膊,两人一副恩爱夫妻的模样,往主楼那边走去。

    徐管家带着家佣将院子里面的记者请到旁边的大厅享用茶水,临了,还一人一只大红包的派发了出去。

    夏桑榆上了厉哲文的车,越想越觉得心里委屈。

    他用豪车和蓝色妖姬讨好尤加利也就罢了,凭什么还要让厉哲文用戴安娜玫瑰来讨好她?

    多好的玫瑰呀,这么一弄,她就再也喜欢不起来了。

    将玫瑰扔在车后座,她看向身侧的厉哲文。

    “哲文,我看看你手机!”

    “好!”

    厉哲文也不多问,听话的将手机指纹解锁后递给了她。

    她翻看着他和容瑾西的往来信息。

    最早的一条信息,是她从日本回晋城的那一天。

    容瑾西把她的航班信息发给厉哲文,附言道:去接她吧,别让她出现在我面前!

    后面还有。

    ‘不想看见她,快点把她接走!’

    ‘怎么还不来?是不想要她了?’

    ‘……’

    每一条信息,都在催着厉哲文把她接走。

    每一个字,都透着深深的嫌恶和不喜。

    夏桑榆颓然放下手机,突然之间就觉得自己之前做的一切都毫无意义。

    像个傻瓜,像个小丑。

    自以为是的表演了半天,在别人眼里,却是一场十足的笑话。

    她靠在座椅上,长长叹息道:“哲文,送我回夏氏别墅吧!”

    厉哲文俯身过来帮她把安全带系上,柔声说道:“要不咱们先去丽嘉酒店吧?我有两位很重要的客人想要介绍给你认识!”

    “我没兴趣!”她抬手揉着太阳穴:“头疼得很!”

    “要不要我帮你按摩……”

    “不要!”

    夏桑榆连忙往旁边避了避,叹息道:“哲文你别逼我,我今天心情不好,没心情帮你应酬!”

    “没关系……”

    他也不忍心看到她痛苦的样子。

    往后面退了退,妥协道:“要不我先送你去丽嘉酒店吧?我在酒店订了个房间,你先在那里休息休息,等到晚上的时候,再看你的状态和心情,如果你不想出席宴会,我也不会勉强你!”

    “好吧好吧,随你吧!”

    她疲累的合上眼睛,心情郁闷得不想再多说一个字。

    厉哲文的心情却前所未有的畅快。

    如果早知道给学姐看信息就能让她死心塌地的离开容瑾西,他还巴巴的苦等这么久干什么?

    只要和查婉娜女士巴颂先生搭上线,他的实力和地位都会以不可估量的速度暴增。

    到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会聚焦在他厉哲文的身上!

    他要取代容瑾西在百富榜上的地位,取代他在商界政界的地位,取代他在学姐心中的地位!

    哼哼,他要让那些活着的或已经死去的都看看,他厉哲文也有强过容瑾西的一天。

    丽嘉酒店位于晋城近几年新开发出来的高档商业区。

    前台的接待小姐穿着十分规范的职业套装,露出标准的笑容,恭敬的行礼道:“总裁上午好!”

    厉哲文只矜贵颔首,并不做言语上的回应。

    夏桑榆讶异的看向厉哲文:“这酒店属于你的立夏集团?”

    “不!你说错了!”

    厉哲文纠正道:“是属于我们的立夏集团!”

    想当年,他还只是一个穷山沟里面走出来的大学生,为了那点儿可怜的钞票,先后在富太俱乐部和良辰夜总会出卖色相换钱为女友治病。

    如果不是遇到了学姐,他现在指不定还在卖力的服侍哪位富婆呢。

    淡金色的专属电梯内。

    夏桑榆见他神色阴郁,脸色也十分难看,忍不住低声问道:“哲文,你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