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62章 中了他的毒
    夏桑榆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果然见容瑾西正推门进来。

    他五官隽秀,极其英俊。

    黑色的衬衣下,结实紧绷的身材性感迷人,窄劲的腰身,惹人瞎想。

    他不见底的黑色眼瞳一看到尤加利,就好像猎鹰镬到猎物,凉薄的唇角随之溢出温柔笑意:“身体恢复得怎么样了?有没有想我?”

    尤加利哪里禁得住他的撩拨?

    当下面色潮红,羞涩慌乱,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嗯,我一直都在想你……”

    容瑾西的神色愈发温柔,走到病床边,伸手摸了摸她酷似夏桑榆的脸颊,柔声问:“我给你准备了礼物,想不想知道是什么?”

    “礼物?”

    尤加利的眼睛里面像是坠入了万千星河,亮得惊人。

    她满含期待的看着他:“是什么?”

    “先跟我回家吧!到家你就知道是什么礼物了!”

    “嗯!我好期待!”

    尤加利说着,急切的掀开被子,下床走了几步,欢喜道:“你看,我都已经完全好了!”

    容瑾西满意的点头,醇声说:“看上去确实不错!就是瘦了些,回去之后我让芬姐给你炖些滋补的汤药!”

    “嗯……”尤加利答应一声后,突然用手捂住脸颊:“瑾西,对不起,我今天还没洗脸……,也没漱口……”

    这副邋遢的样子,怎么能够被瑾西看见呢?

    她慌乱的想要往洗手间走。

    容瑾西却伸手拦住她,盯着她深情款款的说道:“你这样子也挺美的……”

    “真的吗?”

    尤加利不胜娇羞,在容瑾西的面前都快化成一汪春水了。

    夏桑榆在旁边冷眼看着他们眉目传情秀恩爱。

    明知道容瑾西是在演戏糊弄尤加利,她心里还是酸溜溜的不舒服。

    看到尤加利深陷在容瑾西的情网里,她心里更是难过。

    两人越来越腻乎,她实在看不下去了。

    转身走进内置的茶水间,为容瑾西冲泡了一杯加了料的咖啡。

    香气扑鼻的咖啡递到面前,容瑾西像是这才察觉到她的存在:“还以为你出去了!”

    夏桑榆笑笑:“喝吧,趁热。”

    容瑾西接过咖啡,浅尝一口后皱眉说道:“好苦!”

    她有些怨气:“我没有加伴侣!不好喝就倒掉吧!”

    她让倒掉,他反而不舍得倒掉了。

    仰头咕咚咕咚喝下,咂嘴道:“嗯,苦也苦得很好喝!”

    夏桑榆没功夫和他言语互撩。

    她在床边坐下,恹恹问道:“容先生,出院手续都办好了吗?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回家?”

    “出院手续回头再慢慢办,现在你们都跟我回家吧,我替‘桑榆’准备了礼物!”

    容瑾西话音刚落,一旁的尤加利情动难耐,红着脸踮起脚尖,在容瑾西的脸颊上面轻轻吻了一下:“谢谢瑾西,你对我真好!”

    容瑾西表情僵了一下,一抹嫌恶的神色从眸底掠过:“走吧!”

    转过身,冷着脸率先出了病房。

    一走出两个女人的视线,他便抽出纸手帕使劲擦刚才被尤加利吻过的地方。

    擦过还觉得不干净,又去洗手间捧了凉水拍在脸上,一遍遍洗净。

    病房里面,他一走,夏桑榆便转身看向满面红晕的尤加利:“你答应我的事情,应该没忘吧?”

    “什么事情?”

    “回千野庄园的事情啊!”桑榆着急的说道:“你该不会被容瑾西一打岔,就又改变主意了吧?”

    “对呀!我就是改变主意了!”

    尤加利一脸幸福,眉飞色舞的说道:“你刚才没看见吗?瑾西看向我的眼神好深情,而且他还给我准备了礼物……,只要他能一直对我这样,我就不回去了!”

    “你这主意也变得太快了吧?难道你不想你的父亲吗?”

    “我父亲会照顾好自己的!等我以后有了和瑾西的宝宝,我们一家子再一同回去看他!”

    “……”

    夏桑榆简直是无语了。

    这个尤加利是中了容瑾西的毒了?

    容瑾西冷淡她,她便失魂落魄要死要活。

    他稍稍一示好,她又高兴得忘乎所以,父亲不要了,连产后郁躁症似乎都能这样不药而愈了!

    眼见着尤加利高高兴兴的就要往病房外面走,她急忙伸手将她一把拉住:“等一下!”

    尤加利不耐烦的说:“瑾西还在外面等我!”

    夏桑榆双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急得鼻尖上沁出了细汗:“尤加利,你到现在都还没有看出来吗?容瑾西他只是在利用你!他想要你的命你知道吗?”

    尤加利脸上最后一丝笑容不见了。

    她掰开她的手,冷声说道:“龚小姐,我的事情,以后就不劳你费心了!”

    尤加利不给夏桑榆说话的机会,拉开了房门,大步往外面走去。

    夏桑榆在原地愣了片刻,眼底慢慢浮上狠绝的神色。

    尤加利,她是一定要弄走的。

    不管怎样,她都要将尤加利平安送回千野庄园,送回福田管家的身边。

    福田管家一辈子都侍候着她的父亲千野加藤,尽心尽责,从来没有半点儿懈怠。

    就算看在父亲的情面上,她也不忍心看到福田管家有白发人送黑发人的那一天。

    更何况,尤加利在这整件事情当中,本身就是无辜的!

    容瑾西说得没错,她的心肠没有以前硬了!

    自从她亲眼看到仇恨和血腥蔓延到小华庭身上的可怕后果之后,做事情便已经开始留有余地了。

    尤加利,决不能因她而死。

    半个小时后。

    流畅华丽的旗舰版豪车在容氏公馆的门口停了下来。

    徐管家上前帮着拉开车门:“容先生,一切都准备好了!”

    容瑾西轻轻嗯了一声,下车后又十分体贴的牵尤加利的手:“桑榆,慢点儿……”

    一副羡煞旁人的恩爱夫妻架势。

    而夏桑榆则像个女佣,拎着尤加利的药品和衣服最后下车。

    几步远的地方,容瑾西和尤加利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记者给包围住了。

    一只话筒递到了尤加利的面前:“容夫人,请问你怎么看几天前的枪击事件?是你得罪了什么人吗?”

    尤加利有些慌乱,充满信赖的目光看向身边的容瑾西。

    容瑾西亲昵的搂过她的肩膀,沉声回道:“我们没有得罪过任何人!枪击事件纯属意外!”

    尤加利赶紧点头附和道:“对对,纯属意外……”

    又有记者问:“容夫人,听说你在医院大出血差一点就抢救不过来了,请问是真的吗?”

    尤加利满面幸福的轻轻依偎在容瑾西的怀里,含笑说:“辛亏有瑾西……,我从昏迷中醒过来,看见他正躺在旁边的病床上为我供血,我当时就感动得哭了……,真的很谢谢瑾西!他爱我,我一直都知道!”

    说完,还抬起头,用湿润的眼神看向身边峻拔的男人。

    容瑾西眼神温柔,在她的头发上落下一个浅浅的吻:“你没事儿就好!”

    尤加利幸福得快要晕厥过去了。

    “瑾西,我也爱你……”

    她踮起脚尖,想要吻上他的薄唇。

    他却状若无意的侧脸避开她,对一旁的徐管家道:“我为桑榆准备的礼物呢?”

    “在这边!”徐管家上前两步,恭敬的说道:“容夫人,这边请!”

    进门的大院子里面,停着一辆被罕见蓝玫瑰和漂亮丝带装点得极为吸睛的限量版跑车。

    那种蓝,超凡脱俗,清新明亮。

    众人一片惊呼。

    “是蓝色妖姬呢!”

    “这么新鲜,应该是不久前才刚刚从玫瑰庄园采摘过来的吧?”

    “容先生对容夫人真好,结婚这么多年了,还这么恩爱!”

    “是啊!我现在已经习惯吃他们撒的狗粮了……”

    夏桑榆站在不远处,看到这样的盛况,秀眉不自觉的拧得更紧了。

    高调秀爱,是想害死尤加利!

    此时,说不定就有人端着枪正瞄准尤加利的脑袋呢。

    她面色凝重,正准备走上前打断他们一下,却见容瑾西牵着尤加利的手走过去,抽出一支蓝色玫瑰递给她道:“喜欢吗?”

    尤加利那个傻女人高兴得眼泪都快要流下来了:“喜欢!好喜欢!”

    “那你喜欢我送你的花篮吗?”

    容瑾西说着,伸手拍了拍玫瑰下面的白色跑车。

    以名贵跑车做花篮,只怕也只有容瑾西才有这样的手笔吧!

    众人一片惊赞,每个人的脸上或多或少都有些艳羡的神色。

    尤加利更是激动得连连点头:“瑾西,我爱你!”

    张开双臂,就扑进了容瑾西的怀里。

    容瑾西面带微笑,轻轻拥抱着她:“好了……,这么多人看着呢……”

    镜头在咔嚓咔嚓的闪个不停。

    不用说,他们夫妻两个明天又能上头条了。

    夏桑榆无奈的叹了口气,正准备拎着尤加利的药包往主楼方向走,身后突然传来厉哲文的声音:“知夏!”

    夏桑榆身体一僵:“你来干什么?”

    厉哲文的怀里也抱着一大捧玫瑰。

    粉色的戴安娜玫瑰。

    她以前很喜欢的。

    不过现在看来,喜欢不喜欢一样东西,主要还是得看什么人送的。

    厉哲文走到她面前,清俊的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爱意:“听说你今天出院,我特意过来接你!”

    “接我?接我去哪里?”

    夏桑榆往容瑾西的方向看了一眼,严重怀疑厉哲文的突然出现又是他在暗中安排。

    可是容瑾西神色专注,正在轻捋尤加利鬓边散落的头发,像是根本不关心他们这边的事情。

    夏桑榆的耳边,又传来厉哲文的声音:“我在丽嘉酒店设宴,款待从日本来的查婉娜女士和巴颂先生,知夏,你做我的女伴吧?”

    容瑾西正在捋头发的手瞬间顿住,锐戾的视线往他们这边看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