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61章 悬在头顶的两柄利剑(谢‘Dichenceci’亲又送鲜花哟~)
    眼看着尤加利那能撕破枕头的尖指甲就快要戳到脸上了,一名黑衣武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直接将尤加利的手反拧在了身后。

    喀嚓一声脆响,像是脱臼或骨头断了!

    夏桑榆面色一凛,喝道:“谁让你出来的?”

    “对不起!”

    那黑衣武士不敢直视她的眼睛,松开尤加利,翻身从窗户跳了出去。

    夏桑榆瞪大双眼,这里是二十六楼呢,这么跳下去,还不得摔死?

    她紧张的看向黑洞洞的窗外。

    窗外并没有传来坠地的闷响……

    那黑衣武士,想必是顺着外墙爬走了?

    算了,不管他了!

    夏桑榆收回心神,这才发现尤加利已经痛得晕在了地上。

    她急忙摁了呼叫仪:“护士小姐,麻烦你过来看一下,容夫人摔倒了!”

    不到两分钟,值班的医生和护士就赶来了。

    看到满屋子飘着的白絮,医生和护士都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夏桑榆勉强解释道:“容夫人刚刚梦游,做了些古怪的事情……,好了,你们别愣着了,快帮她检查一下吧……,她摔倒的时候,我好像听见骨头断了的声音!”

    医生顺着尤加利的手一寸寸摸上去:“龚小姐不必担心,容夫人只是普通的脱臼,端上去就好了!”

    话没说完,便手法娴熟的帮尤加利把脱臼的胳膊端回了原来的位置。

    剧痛让尤加利猛地睁开了眼睛:“啊——!”

    “没事儿了没事儿了!”夏桑榆连忙安慰她:“容夫人你别紧张,都过去了……”

    尤加利痛得脸色发白,目光在四周游弋了一阵,茫然道:“我怎么睡在地上?”

    “你梦游了……”

    搞成这样,也似乎只有梦游能解释了。

    夏桑榆在护士小姐的帮助下,将尤加利扶上病床:“你好好睡一觉,明早起来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尤加利像是已经完全想不起刚才发生过什么事情了。

    她四下看了看:“瑾西呢?都这么晚了,他怎么还没回来?”

    “他……”夏桑榆在她的病床边坐下,柔声说:“他今天有点儿事,明天再来看你!”

    尤加利长长的呼了一口气:“辛亏他没回来……,不然的话,他看见我把家里撕成这个样子,肯定会不喜欢我的!”

    “别想太多!好好睡吧!”

    夏桑榆哄着尤加利入睡,她自己却失眠到天亮。

    第二天早上。

    夏桑榆请肖鹏安排医院的相关专家,为尤加利做了一个精神和心理方面的会诊,得出的结果,是非常严重的产后郁燥症。

    专家们给出了几种治疗方案,包括药物,激素,颅内微电流刺激,中医穴位按摩等等等等。

    最后,肖鹏身为资深医生,叹息说道:“‘容夫人’病势凶猛,如果能换个环境,对她的病情或许会有一定的辅助疗效!”

    夏桑榆拧眉道:“换个环境?”

    尤加利在Z国举目无亲,离开容氏公馆,还能去哪里?

    思前想后,夏桑榆给容瑾西打了电话:“你在忙什么?”

    “有事儿吗?”

    他声音有些冷淡。

    自从发生枪袭事件之后,他对她就一直都是这种冷淡的态度,她倒也习惯了。

    她捋了捋思绪,正色说:“容先生,容夫人最近的身体状况你清楚吗?”

    “她怎么了?应该出院了对吧?我下午就让人去医院接你们!”

    “不是出院!”

    夏桑榆着急的说道:“是产后郁躁症!容夫人患上了非常严重的产后郁躁症你知道吗?”

    “……”

    他没有说话。

    就算是沉默,也透着令人难受的漠然。

    她心里更加着急,说道:“容先生,我今天给你打电话就是通知你一声,我决定送她回日本去……”

    “谁给你的权利?”他硬声打断道:“她是我的妻子,她要去哪里,还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来指手划脚!”

    “容瑾西,你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

    夏桑榆情不自禁拔高音量,急声说:“她现在的状况非常不好!昨天晚上我醒过来,看见她坐在二十六楼的窗台上,那一刻我真的好怕她会从那上面跳下去……”

    容瑾西漠然轻笑:“你又多管闲事了?”

    “什么叫多管闲事?”夏桑榆情绪激动:“容瑾西,你这样的态度让我真的很寒心你知道吗?如果有一天,坐在窗台上的人是我,你是不是也希望我能够跳下去一了百了,彼此都落个干净?”

    说着说着,她声音就哽咽了,眼眶就潮湿了。

    容瑾西在电话那边察觉到她的情绪,艰难开口道:“你明知道,我不会那样对你!”

    “我不管!”夏桑榆大声道:“这次你必须得听我的!我一定要尽快将她送回日本去!”

    “不行……”

    他还想要做什么,她已经冲动的挂断了电话。

    容瑾西握着嘟嘟作响的手机,深邃墨瞳被层层阴霾遮蔽得阴郁可怖。

    现在正是关键时期,尤加利绝对不能走。

    这段时间,他一直在让阿宇调查暗中想要对桑榆下手的人到底是谁。

    当初夏桑榆在千野庄园得罪的大,佬一共七个。

    通过逐一排查逐一筛选,最近潜入晋城意图对夏桑榆下手的人,就只有两人。

    其中一个是山本太雄的遗孀。

    山本太雄的遗孀名叫查(zha)婉娜,泰国人,今年三十三岁,是山本太雄的第三个老婆。

    几年前查婉娜被国际警方盯上,山本太雄还为她顶罪,坐了几年牢。

    山本太雄出狱后,两口子感情更好了。

    这次山本太雄无缘无故就被国际警方的人抓了个正着,查婉娜从未放弃调查背后的搞鬼之人。

    既然查到了夏桑榆,自然要想尽千方百计为死去的丈夫报仇了。

    还有一个可疑的人,是鸠山先生二十年前收养的一个孤儿,名叫巴颂。

    巴颂心狠手辣,残忍噬血,在道上名头极响。

    他对鸠山先生十分忠心,曾经好几次在生死关头舍命保护鸠山先生,因此深得鸠山先生的信任。

    鸠山先生死了之后,他便顺理成章接手了鸠山先生的所有生意。

    据阿宇调查回来的消息,巴颂原本并不打算到Z国来找夏桑榆的麻烦。

    可是鸠山先生生前一共收养了十多名孤儿,包括巴颂在内的其中五人都成长为了独当一面的黑,道人物。

    巴颂全盘接手了鸠山先生的生意,其余四人自然不服,扬言说,如果巴颂能够找到害死鸠山先生的凶手,并且将凶手的脑袋拎回去,他们就二话不说,拱手将大,佬的位置让给巴颂!

    巴颂迫于压力,也在几天前来到了晋城!

    一个巴颂,一个查婉娜,是悬在夏桑榆头顶的两柄利剑。

    当然,以容瑾西的实力,要在晋城神不知鬼不觉的做掉巴颂和查婉娜也不是不可能!

    可是做掉这两人之后呢?

    巴颂还有几个兄弟,查婉娜还有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

    冤冤相报何时了?

    他不希望余生都在阴谋和血腥中度过。

    更不希望桑榆和两个孩子日日夜夜都担惊受怕的生活。

    容瑾西思前想后,还是觉得,最永绝后患的做法还是将尤加利推出去让他们杀之解恨。

    可是刚才听夏桑榆的口气,她要将尤加利送回日本去?

    这怎么行?

    这事儿还没有一个了断,绝对不能让尤加利离开晋城。

    容瑾西面色冷峻,俊眉紧锁,在房间里面来回踱步。

    十多分钟后,他像是下了大决心,动身前往仁爱医院。

    病房内。

    夏桑榆坐在尤加利的病床前,低着头认真的替她削苹果。

    尤加利涣散的视线毫无焦距,喃喃问:“瑾西呢?”

    “他忙!”

    夏桑榆简单的回答了她,又问:“容夫人,你到晋城这么长时间了,想不想你的父亲?”

    “我的父亲?”尤加利苍白的脸上一片茫然:“我父亲……是谁?”

    “是福田管家啊,他现在还在千野庄园,你不记得了吗?千野庄园是你生活了二十八年的地方呢!”

    夏桑榆温言细语的提醒说道:“庄园里面有一座很巍峨很高大的凯旋门,还有一座巨大的喷泉池,池子里面有会喷水的美人鱼……”

    想了想,她放下手中削到一半的苹果,摸出手机递给她道:“你看,这上面有庄园内景图……,哦对了,还有你父亲的照片……”

    尤加利看着熟悉的精致和面目慈祥的父亲,鼻翼扇动,眼泪瞬间就盈上了眼眶。

    她伸手指着花架下面的秋千:“我喜欢在这里玩!”

    “对呀!你在庄园里面生活得可开心了……”

    夏桑榆诱哄道:“我送你回去好不好?你父亲年纪大了,他每天都在盼着你回家……”

    尤加利的眼泪终于大颗滴出:“嗯……,我想回家了……”

    她要跪在千野老爷的墓前忏悔。

    她不该不听他的话,不该尝试爱情的滋味儿!

    夏桑榆抽纸巾替她擦泪:“别哭了!咱们三天后就能启程回日本了!”

    尤加利抽噎着抬起头,正要说好,目光却突然被门口一道峻拔颀长的身影吸引。

    她心房一窒,苍白的面颊瞬间泛上红晕:“瑾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