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59章 你有没有爱过我?哪怕一点儿也好……
    “桑榆!”

    他失声痛呼,下车就往这边狂奔过来。

    夏桑榆眸光转动,看到他颀长峻拔的身影往这边大步跑来,不由得挽起唇角,露出安心的浅笑:“瑾西……”

    她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次在生死关头被容瑾西所救了。

    只要看到他,她就会觉得无比的心安。

    他就像是这世界上最温暖的光,他一出现,她的惊惶和不安就都被驱散了。

    然而,容瑾西跑到她和尤加利身边,几乎是未做任何迟疑,俯身就将昏迷的尤加利打横抱了起来。

    “医生!医生!快救救我家桑榆!”

    他声音很大,大得足以让四周的人都听得见。

    夏桑榆讶然的望着他的背影,容瑾西,这是铁了心要将尤加利往替死鬼的路上逼了。

    不仅如此,她的保镖阿执等人居然也直接从她的身边走过,跟着容瑾西的脚步往医院大门口走去。

    那副样子,就好像昏迷的尤加利才是他们的主人一样!

    夏桑榆艰难的撑地坐起,看着他们的背影,秀气的眉梢不由得紧紧皱了起来。

    搞什么嘛!

    容瑾西忽视她也就罢了,怎么连阿执他们也装作没看见她这个主人?

    就算要装模作样的演戏,好歹也来个人搀扶她一下啊!

    她心里正腹诽,医院的大门口快步出来了几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和护士,手里推着担架床,脚步匆匆往她这边跑来。

    “龚小姐,龚小姐你别乱动……”

    护士们手法娴熟,帮她把肩膀上的伤口简单包扎了一下,这才扶着她上了担架床。

    在这期间,警察也及时的赶到了。

    他们很快封锁了现场,从暗处找到了几名狙击手的尸体……

    病房内。

    尤加利太阳穴的擦伤经过简单的处理,正躺在病床上休息。

    她脸色苍白,游弋惊惶的目光不停打量着抱臂立在床边的容瑾西。

    容瑾西自从将她抱进病房之后,就气息冷冽,没有与她说过一句话。

    她心虚的抿了抿唇:“瑾西,对不起……”

    容瑾西纹丝不动,像是根本没有听到她的道歉。

    她不安的咬了咬唇,继续说道:“我已经听你的话,打了堕胎针……,肖医生说,再过几个小时,腹中的宝宝就会化成血水流出来……”

    一想到辛苦孕育的宝宝最后变成了一滩血水,她的心口就揪疼得厉害。

    说着说着,连声音都哽咽了。

    然而容瑾西还是没有动。

    他就像是根本没有听到她在说些什么。

    深邃的目光从窗外看向楼下,夏桑榆正在几名护士的搀扶下吃力的站起来。

    她每一个细微的摇晃,都紧张得他掌心直冒汗。

    直到看见她被扶上担架床,他这才徐徐松出一口气。

    身后传来尤加利犹豫的声音:“瑾西,你是在担心龚小姐吗?”

    “没有!”他转过身,神色冷峻的说道:“我只是在看风景!”

    尤加利垂下目光,低低说道:“关心她也是应该的……,今天若不是她,我肯定被子弹击中脑袋了!”

    容瑾西眸色暗沉,走到她病床边的椅子上坐下:“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的是……”

    尤加利鼓起莫大的勇气,抬眼看了他一眼,轻声说道:“我想说的是,瑾西,你很聪明,可是,也请你别一直把我当傻瓜!”

    容瑾西脸色一寒:“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尤加利的眼底慢慢泛上泪光,哽声低语道:“瑾西,我爱你!不管你让我做什么,我都不会有任何怨言!”

    他的面色显得更加阴沉,冷冽道:“我不想让你做什么,好好呆在我身边就行!”

    以夏桑榆的身份呆在他的身边,就足够了!

    容瑾西感觉到尤加利今天有些反常,像是已经察觉到了他要让她做替死鬼的用意?

    可是他并不打算多做解释。

    陪她无话可说的干坐了一会儿,估计那些潜藏在暗处的眼睛已经撤离得差不多了,他这才涩然开口:“早点休息!”

    刚刚站起身,尤加利的手就紧紧抓住了他的衣袖:“瑾西……”

    他回眸看向她:“还有事儿吗?”

    她委屈的瘪了瘪嘴巴,迎上他冰冷坚硬的目光,她的眼泪瞬间就决堤而出:“瑾西,我想知道,你有没有爱过我?哪怕一点儿也好……”

    他凉凉淡淡的看着她,这么明显的问题,不明白她为什么还要问。

    她用手背将泛滥的泪水擦了一把,悲声说道:“在千野庄园的时候,你说过,你喜欢听话的女人……,所以我一直都很听话,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可是为什么,我从你的身上半点儿也感受不到温暖?感受不到爱意?”

    他俊眉微蹙,沉声说:“尤加利,你受了伤,好好休息吧,有什么事情咱们以后再说!”

    “不……,我今天就想全部都说出来!”

    尤加利固执的拽紧他的衣袖,抽泣又道:“我背井离乡的跟着你来到晋城,就已经把余生所有的赌注都押在了你的身上!我不敢奢求你回报我同等的爱,我只祈求你能……”

    “行了尤加利!”

    容瑾西冷声打断了她:“你先休息,我晚点再来看你!”

    他不想再听她絮絮叨叨的哭诉。

    因为,当她含泪哭诉的时候,他的心底居然有了一丝令他不安的愧疚!

    他不喜欢这样的感觉!

    从尤加利的病房里面出来,阿执等保镖正肃立在过道两侧。

    他和阿执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大步往肖医生的院长办公室走去。

    要想在医院里面毫无破绽的瞒过那些暗藏的窥探之眼,他还需要肖鹏的全方位配合才行。

    而肖鹏,应该早就看出此容夫人非彼容夫人了。

    好在肖鹏与他相交多年,彼此之间的信任,足够令肖鹏设身处地的为他计划一切了。

    接下来的将近一个小时,他都在肖鹏的办公室里面。

    说了些什么,无人知晓。

    夏桑榆的肩膀被击穿,辛亏没有伤到要害,上了最好的止血生肌药,包扎之后便被送到了尤加利的房间。

    阿执看见她在护士的搀扶下过来,连忙皱着眉头迎了上去:“夫人你怎么来了?这里不安全,你快去普通病房!”

    声音压得很低,确保不会被第三个人听见。

    夏桑榆叹了口气:“容瑾西给了你们怎样的好处?你们这样不遗余力的配合他演戏?”

    阿执神色凝重:“好处只有一样!”

    她问:“是什么?”

    “是夫人你的安全!”

    容先生说,只要他们把保护对象从他们的夫人变成容夫人,他们的夫人就安全了……

    夏桑榆心中五味杂陈:“好!我不怪你们!”

    说着,就要往病房里面走。

    阿执伸手拦住她:“夫人你还是去别处吧……”

    “让开!”

    她一个瞪眼,阿执便收回手臂,侧身站到了一旁。

    病房内。

    尤加利还靠在床头出神。

    自容瑾西走了之后,她就一直保持着这样的姿势,眼神空洞的看着窗户外面,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夏桑榆走过去,低声问道:“容夫人,你没事儿吧?”

    尤加利回过神:“哦,是夏小姐啊!”

    夏桑榆被她的称呼吓得心头一惊:“你叫我什么?”

    “夏小姐呀!”尤加利恍惚笑笑:“知夏小姐!”

    夏桑榆暗地里松了一口气。

    她看了尤加利一眼:“你脸色不大好,怎么不躺下休息!”

    “我在想一些事情!”

    “想什么?”

    夏桑榆只随口的问了这么一句,尤加利脑子里面在想什么事情,她压根就不关心。

    没想到尤加利转过身,用无比认真的眼神看着她道:“我在想,你第一次以这张脸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曾经很怀疑你和我一样都敷着假面……,那时候我还一心想要撕下你的假面……,后来,我渐渐就把这事儿给忘记了!”

    夏桑榆心口发沉,意识到容瑾西想要尤加利做替死鬼这事儿是瞒不住了!

    她起身走到尤加利的身边,真诚道:“尤加利,你很想知道我的真实样子吗?我现在就撕下来给你看!”

    “不用!”尤加利拦住她:“不用看,我也都知道了!”

    说完,她有些疲累的长长叹息一声,合上了眼睫。

    恰好这时候护士过来给她挂输液瓶,夏桑榆只得重新退回到自己的床位。

    药物里面大概加了些镇静剂,她躺上去没多久,就眼皮沉沉,睡了过去。

    梦境里,她看到了一个十分可爱的小奶娃。

    小奶娃冲她咯咯的笑,张开胖乎乎的手臂像是要往她的怀里扑。

    她心底涌上母性柔情,张开双臂就要去拥抱这个孩子。

    却见这孩子两条藕节一样的手臂嗤啦一声变成了两只黑色的翅膀,稚嫩无邪的小脸牵扯出惊悚诡异的桀桀冷笑……

    她吓得浑身冷汗,猛地从睡梦中惊醒过来。

    四周一片安静,只有输液管里面液体的滴答声。

    可是,这浓郁的血腥味儿是怎么回事儿?

    夏桑榆心头一紧,猛地从床上坐起,游目四看,发现不远处尤加利的病床上,鲜血已经浸透了床褥,正极缓,极慢的往下嘀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