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56章 他的地盘,他的女人
    暮色蔼蔼的院子里,她穿着浅色裙子,眉眼含笑,整个人像是被一层奇异的光晕笼罩着一般,美丽,灵动。

    这样的夏桑榆,让容瑾西有一瞬间的心神恍惚。

    随即整个心房被一股久违的暖流充斥得满满的。

    桑榆……

    旁边的尤加利已经重新戴上了假面,头发也用皮筋高高束起在脑后,露出一张酷似夏桑榆的脸。

    她往车窗外面看了一眼,自言自语道:“又是她?我看你都把她摔在地上了,她还来?”

    一句话,将容瑾西起伏的心绪慢慢拉回。

    他俊脸上神色恢复了冷硬:“你一定要记住我的话,不准和她有任何往来!”

    “嗯!我记住了!”

    尤加利乖顺的答应,看向容瑾西的眼神当中充满了抑制不住的爱慕之情。

    只要容瑾西高兴,她才不在乎什么龚知夏呢。

    车子刚刚停下,夏桑榆就热情的迎了上来:“你们可算回来了,我在这里等了你们好久?”

    容瑾西面无表情,不带一丝温度的眼神冷冷睨向她:“龚知夏,你脸皮可真厚!”

    “嘿嘿!容先生过奖了!”

    夏桑榆一脸无所谓的态度,目光看向随后从车上走下来的尤加利。

    她神色微变,脱口道:“你怎么又把脸上的……”

    话才说了一半,容瑾西急忙沉声喝道:“徐永寿!”

    徐管家连忙小跑过来:“容先生,你有什么吩咐?”

    容瑾西抬手指向夏桑榆:“谁让你把这个不相干的外人放进来的?”

    “这……”徐管家为难的说道:“龚小姐是夫人的朋友……”

    “夫人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厚脸皮的朋友?”

    容瑾西怒声喝道:“把她给我赶出去!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准她踏入公馆一步!”

    “是!是是!”

    徐管家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看到容先生发这么大的火了,当下连声答应,走到夏桑榆身边道:“龚小姐,实在抱歉哈……,我送你出去吧?”

    夏桑榆还没有从尤加利的脸上收回目光。

    她辛辛苦苦好不容易才说动尤加利将脸上的假面卸下来,没想到这短短的两个多小时,尤加利居然又重新做回了夏桑榆。

    不用问,她也知道这一切都是容瑾西的功劳。

    她看向容瑾西:“你到底想干什么?”

    容瑾西俊脸阴寒:“我还想问你要干什么呢!”

    他走到尤加利身边,伸手搂着她的肩膀,这才冷声又道:“徐管家,还愣着干什么?还不送龚小姐出去?”

    “是!”徐管家招手唤来两名男佣:“把龚小姐‘请’出去吧!”

    “不用撵我,我拿上自己的东西,自然会走!”

    夏桑榆看了一眼他搂着尤加利的那只手,觉得真是刺眼极了!

    转过身,她大步往主楼那边去拿自己的行李。

    上了二楼,进入佣人房。

    她想了想,给容瑾西发了一条信息:真的想好要赶我走了?那我一离开你这容氏公馆,就恢复我的真实身份!

    发出去的信息犹如泥牛入海,半天没有回应。

    夏桑榆气恨恨的瘪嘴,暗道,好吧,容瑾西,我倒是要看看咱们两个谁能犟得过谁!

    她就不相信容瑾西会眼睁睁看着她以夏桑榆的真面目在晋城活动,被各方黑势力追杀而无动于衷。

    她站起身,开始收拾本就不多的行李。

    房门就在这时候被敲响了。

    尤加利的声音在门外道:“龚小姐?龚小姐开一下门好吗?”

    夏桑榆硬声道:“别催!我自己会走!”

    “不是的!”尤加利充满歉意的说道:“我家先生改变主意了,他说我一个人在晋城也没有朋友,有你陪着他也放心些。”

    夏桑榆收拾行李的动作停住了。

    她走到门边,将房门一把拉开:“他同意我留下来了?”

    “嗯!他说我怀孕很辛苦,身边也需要有人陪着谈心解闷……”

    “算他识相!”

    夏桑榆挑眉,有一刹的狡黠从眼底飞快掠过。

    她赢了!

    他果然是不舍得让她涉险的。

    看在他这么煞费苦心的份儿上,今天晚上就再替他冲泡一杯伯爵茶吧!

    伯爵茶刚刚冲泡好,女佣秀雅过来说道:“龚小姐,容先生请你去他的书房一趟!”

    “好!我知道了!”

    正好她也有话要对他说。

    端着新鲜冲泡的伯爵茶,她敲开了他书房的门。

    他坐在书桌前,神色阴郁,怔怔出神。

    她将滚烫的伯爵茶放在他的手边:“容先生,你找我?”

    “嗯!”他心不在焉应了一声,伸手端过伯爵茶就喝了一大口。

    夏桑榆一声‘小心’还没有来得及出口,他便已经被烫得变了脸色。

    嘴巴里面像是吞了一团火,想要吐出来又不想在她的面前失了仪态,只得硬着头皮咽下去。

    于是,嘴巴里面的这团火贯穿了他的喉部,火辣辣的烧灼着他的整个胃部。

    那样子,别提有多囧闷了。

    片刻后,他抬眸看向她:“怎么会这么烫?你故意整我?”

    夏桑榆秀眉一挑,在他面前的书桌上坐了下来:“对呀,我就是故意的!谁让你前段时间那么羞辱我凌虐我?你知不知道我差一点就放弃你了!”

    真的,好几次她都打算放弃和容瑾西之间的爱情了!

    因为来自容瑾西的羞辱和凌虐,远比来自外人的欺凌更加锥心刺骨一些。

    不过好在她都坚持下来了。

    她抽了两张纸巾,俯身替他擦拭嘴角的水渍:“说吧,你叫我进来干什么?”

    “我想告诉你,留在容氏公馆可以,但是你也得答应我两个条件!”

    “你说!”

    “第一,不准作!不准纠缠我!”

    “行!”

    夏桑榆很爽快就答应了。

    笑了笑,她柔声说道:“我以前缠着你,是想要弄清楚你为什么突然之间就不爱我了,为什么要将我推给厉哲文……,现在我已经弄清楚了你的苦衷和顾虑,心里也就踏实了,你不让我缠着我不缠着便是!”

    她葱白的手指头轻轻点在他的心口处,目光炽热又迷离的说道:“只要你这里有我,我便知足了!”

    他板着脸,将她的小手一把拂开。

    硬邦邦的语气道:“第二个条件便是,不准怂恿尤加利把脸上的假面卸下来!同时你自己也不准从龚知夏的身份下面走出来!”

    “瑾西,你是真的打算让她做我的替死鬼?”

    夏桑榆的脸色凝重起来:“你别忘了,她救过你的性命!”

    他暗眸凝视着她:“只要能护你周全,我不介意做忘恩负义的恶人!”

    夏桑榆的心房像是被什么东西猛地攥住,一种异样的感觉流淌在心间:“瑾西……”

    “好了!就这两个条件,如果你做得到,我便不会再赶你走!”

    他端起热气袅袅的伯爵茶,喝了一口。

    嘴巴刚才被烫过,这时候喝茶感觉木木的,已经品不出味道来了。

    不过,她亲手冲泡的茶,一定是这天底下最美味最醇香的饮品了。

    他喜欢喝!

    等到夏桑榆从房间里面退出去之后,他打了电话给阿宇。

    “怎么样?今天在水疗馆附近我们身周没有人跟踪吧?”

    “水疗馆附近倒是没有什么可疑的人!不过你的公馆附近可就有些不清净了……”

    “是吗?看来他们是要准备下手了!”

    容瑾西面寒如铁,眼神更是凶戾得宛如被激怒的雄狮。

    水疗馆附近没人盯着她们,说明尤加利卸下假面的那段时间并没有落入那帮人的眼里!

    辛亏他有先见之明,在车上就让尤加利又重新做回了‘夏桑榆’!

    就算公馆附近有无数双眼睛盯着,看见的也是他宠溺的搂着‘夏桑榆’,冷漠刻薄的呵斥‘龚知夏’的场景!

    这样很好!

    处在风口浪尖的,就是尤加利,而不是他的夏桑榆了。

    只要能确保她的平安,他不介意承担一切恶名,做一个冷血残忍的恶人!

    至于尤加利肚子里面的宝宝,他才没功夫去深究是怎么回事儿呢!

    他将杯子里面尚有余温的伯爵茶一口饮尽,眼底杀气暗涌。

    这帮潜藏在暗处的嗜血鬼,如果敢在他的地盘伤到他的女人,他容瑾西定不会放过他们!

    夏桑榆回到自己的佣人房,用手机上网,察看关于用干细胞来培育胚胎的相关信息和资料。

    越看越心惊。

    尤加利的这种行为,在很多国家都是被限制甚至是被明令禁止的!

    她肚子里面孕育着的宝宝,就算生下来,也不可能被这个世界所接纳!

    夏桑榆思前想后,给肖鹏打了电话。

    “肖医生,睡了没有?”

    “还没!龚小姐有事儿吗?”

    “我明天带容夫人过来做个孕检,想请你配合我一下!”

    “想要我怎么配合?”

    “很简单,你只需要……”

    夏桑榆将自己的想法一说,肖鹏就连忙拒绝道:“不行不行!我如果这样做了,那容瑾西还不得杀了我?”

    夏桑榆早就知道他会本能的拒绝。

    等到他说完了,她才不紧不慢提醒道:“肖医生,你好好想想,容瑾西回国之后的身体状况,怎么可能会让容夫人怀孕?”

    肖鹏沉默片刻:“龚小姐,你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