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55章 让她远离一切危险
    尤加利和这些事情没关系,她不应该替她来承受这一切。

    夏桑榆弄清楚了事情的原委之后,对尤加利反而没了最初的那种敌意和恨意。

    尤加利何错之有?

    她冒着那么大的风险,从洪七柱和山本太雄的眼皮子地下将容瑾西救了出来,如果不是她,容瑾西说不定已经尸沉大海了。

    如果一定要说她有错,那就是错在不该爱上容瑾西吧!

    夏桑榆在水疗馆里面,好说歹说,总算说动尤加利,卸下了脸上的假面。

    那张薄薄的人皮面具从脸上一取下来,就是完全不同的另外一个人了。

    虽然皮肤很干,脸颊上也有些色斑,可是这样一张脸,至少不会有生命危险。

    尤加利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担忧的说道:“龚小姐,你说,我这样子,瑾西真的会喜欢吗?”

    “现在不是考虑他喜不喜欢的时候!”

    夏桑榆取出化妆盒,亲自为她化妆,遮盖脸上的瑕疵:“你现在应该做的,是用最真实的面貌坦诚对他……,他这人啊,第一讨厌被人威胁,第二讨厌被人欺骗!”

    尤加利抬起眼眸看向她:“龚小姐,你好像很了解我家先生?”

    “……”夏桑榆自知失言,笑着掩饰道:“我是土生土长的晋城人嘛,容先生又是那么耀眼的风云人物,自然就多关注了一些!”

    “嗯!我知道你是喜欢我家先生的,不然你也不会变着法儿的要住到容氏公馆了!”

    “……”

    夏桑榆干笑两声,不想继续谈论这个话题了。

    她们从水疗馆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

    一路上,夏桑榆用心观察,倒也没有发现有人跟踪。

    想必是被阿劲那一打岔,跟踪的人全部都撤光了?

    夏桑榆和尤加利刚刚走下水疗馆的台阶,一辆旗舰版豪车飞速驶来,在她们面前戛然停下。

    车门打开,容瑾西一身冷煞的黑色从车上走了下来。

    他的目光从两个女人身上扫过,看到尤加利已经卸下假面,脸色顿时阴沉得可怕。

    尤加利迟疑着上前,鼓起勇气道:“容先生,对不起,我,我……”

    “上车!”

    容瑾西大手一伸,直接将尤加利推进了车里。

    尤加利没有防备,脑袋在车框上轻轻磕了一下,还来不及呼痛,容瑾西已经砰一声将车门关上了。

    他转过身,鹰一般深邃锐戾的目光看向呆立在台阶上的夏桑榆:“你到底想怎样?”

    夏桑榆深吸一口气,尽量用平稳的语调说:“瑾西,咱们先回去!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

    “我不想听!”他冷硬的拒绝道:“龚知夏,我警告你,以后离她远点儿!”

    说完,转身就要上车。

    夏桑榆连忙上前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腕:“瑾西,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他板着脸,疏离道:“请叫我容先生!”

    “好吧,容先生,你告诉我,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有人暗中想要杀我?有人想要替洪七柱他们报仇?”

    夏桑榆上前两步,紧紧盯着他的眼瞳道:“所以,你才会故意将尤加利留在身边?才会故意让她穿我的衣服,尽力模仿我的样子?”

    容瑾西的眼底有过一瞬间被人识破的慌乱,稍纵即逝。

    他抽回手,冷哼一声道:“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你听得懂!”

    她挡在他的前面,仰起头,明眸里面渐渐有了柔软的泪光:“你想保护我,想让她做替死鬼?对吗?”

    容瑾西看着她含泪的眼,有片刻的怔忡:“我……”

    “瑾西,我们不能这样!她救过你的性命……”

    “让开!”

    他不等她说完,便粗暴的喝断了她。

    大手抓在她的肩膀上,一个侧摔,竟是直接将她扔在了地上:“我和我家夫人的事情,不需要你管!”

    “容瑾西,你混蛋!”

    夏桑榆也来了火气,撑着地面刚刚坐起,他已经优雅上车,摔门而去。

    她看着他离开的方向,大声吼道:“容瑾西,你这个混蛋,我不会放过你的!”

    保镖阿执从暗处走了过来:“夫人,你没事儿吧!”

    “没事儿!”

    那一个侧摔,看上去很是凶横,其实只是一个空有其表的花架子,并没有摔疼她。

    她能够感觉得出,容瑾西的手上是控制了力道的。

    她撑着阿执的手从地上站起身:“阿劲怎么样了?他的伤不要紧吧?”

    “皮外伤,他在门诊做了一个包扎就回来了!”

    “没有伤到要害就好!”夏桑榆叹了口气:“走吧!”

    “夫人是要回夏氏别墅吗?”

    “不!”夏桑榆往容瑾西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还是回容氏公馆!”

    “可是容先生他都这样对你了……”

    阿执刚才在暗处看得清楚,容先生对他家夫人不仅从头到尾都没有一丝好脸色,还动手将她摔在了地上。

    这样的行为,他身为随行保镖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如果不是夫人早就叮嘱过,说她和容先生在一起的时候,任何人不能贸然上前打扰,他早就冲上去掰断容先生的手腕了。

    这时候听夫人说还要回容氏公馆,便忍不住低声嘀咕了两句。

    夏桑榆轻啧一声道:“怎么?我要去什么地方,要做什么事情,还得听你的安排?”

    “不不!阿执不是这个意思!”

    阿执连忙道歉,见她神色稍缓,这才又道:“夫人你稍等,我现在就去把车子开过来!”

    “好!”

    夏桑榆知道这些随从都是忠心耿耿绝无二心,可是她要回容氏公馆的原因,根本说不出口。

    容瑾西不举,她能说?

    她要每日早晚给容瑾西送药,这能说?

    所以,就让全天下的人都当她夏桑榆是个不知廉耻的傻女人吧,反正她是绝对不会放弃的!

    黑色的旗舰版豪车内,气氛冷到了冰点。

    尤加利自上车之后就一直都在瑟瑟发抖,根本就没有勇气往容瑾西身上看一眼。

    容瑾西浑身散发着森冷可怖的气息,俊脸隐匿在阴影里,宛如即将爆发的地狱撒旦。

    他冷寒的墨瞳刀子一般盯着尤加利:“谁让你把脸上的假面取下的?”

    尤加利战战兢兢的绞着双手,低低回道:“我知道错了……,对……不起!”

    “我问你是谁让你把假面取下的?”

    他声音不大,却吓得尤加利差点滑下座椅。

    她弱声嗫嚅道:“是,是龚知夏小姐!她说你早就知道我不是夏桑榆了……”

    她下意识的抚着隆起的腹部,声音更加弱了些:“瑾西,对不起……,我这么做都是因为我太爱你了!我想要一个和你的宝宝……,我以前用手机软件合成过咱们的宝宝,很漂亮,很可爱的……”

    他完美到极致的脸上浮现出古怪的笑意。

    大手伸过去,轻轻抚上了她冰凉的脸颊:“很爱我?”

    她鼓起极大的勇气,往那张令她看一眼就会沦陷的俊脸看去。

    他唇角那似有若无的魅惑浅笑,令她移不开眼。

    她心房噗噗乱跳,红着脸道:“嗯!很爱很爱!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包括献出我的生命!”

    一字一句,宛如誓言。

    容瑾西冷硬的脸色总算稍稍柔和了一些:“那好!就在这车上,你重新做回夏桑榆吧!”

    “就在这车上?”

    “你左手边有一个化妆箱,里面应该会有你需要的东西!”

    容瑾西又从后座将两只服装袋扔给她,声音里面隐含着命令的口吻:“下车之前换上这身衣裳!还有你的头发,扎起来,露出你的脸!”

    “啊?”尤加利下意识的抬手摸了摸新做的发型:“发型可不可以不变?我觉得这样会更好看一些!”

    “不行!”他语气强硬:“想要留在我的身边,就必须得以我喜欢的样子出现!”

    “那……好吧!”

    尤加利纠结片刻,妥协了。

    她完全被今天的事情给搞懵了。

    她不知道龚知夏今天为什么突然那么热心,给她换造型,还竭力怂恿她卸下假面做回自己。

    她更想不明白的是,容先生为什么看到她卸下假面,会这么生气。

    想不明白,她也懒得想。

    她向来就是个懒得动脑筋的人。

    既然容先生喜欢看她假扮夏桑榆,那她就扮给他看好了。

    只要他不生气,不赶她走就好了。

    她的那张假面已经被龚知夏撕烂成渣冲进下水道了,现在她只能动手再做一张。

    好在材料齐全,要另做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容瑾西下令让车子在城中不停的兜圈圈,以便让她有足够的时间做准备。

    其实,他通过阿宇,知道夏桑榆在千野庄园配合国际警察将那么多黑,道大,佬一锅端净之后,便知道这事儿没那么简单。

    那些比饿狼还凶狠,比毒蛇还歹毒的家伙,怎么可能不寻仇?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放过夏桑榆?

    这也是为什么他明知道身边的女人是假的夏桑榆,还愿意留下她的原因。

    前些日子,他收到了阿宇发来的自毁短信,便知道那帮家伙已经盯上了身边这个女人!

    为了保护夏桑榆,他煞费苦心的冷待她,驱赶她,想让她远离一切危险!

    可她像是被魔怔了一般,那么骄傲的一个人,竟是忍下了所有难以忍受的一切,还是要纠缠在她的身边。

    一想起她那双含泪的眼睛,他就觉得心房处紧紧揪痛。

    两个小时后,车子总算驶进了容氏公馆。

    车子还没停稳,他便看见夏桑榆笑吟吟站在院子里,冲他们含笑挥手:“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