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54章 掩耳盗铃,很可笑
    用她夏桑榆的假面示人也就罢了,居然还用这种极端的方法去怀上容瑾西的孩子!

    她就觉得奇怪嘛,他们两个人一直都没有做过男女之间的亲密行为,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的怀上孩子?

    夏桑榆对于这个孩子有过种种猜测。

    她甚至怀疑尤加利是在外面和别的男人怀上了,然后借着容瑾西酒醉不省人事的机会,将绿帽子硬扣在他的头上。

    现在看来,她是低估了尤加利!

    她在垂眸沉思的时候,阿劲在旁边不停的擦额头上的汗。

    夏桑榆奇怪的看他一眼:“你怎么了?”

    阿劲低下头:“没,没怎么!”

    她责怪道:“你今天怎么这么不在状态?金华大道距离这里步行也就几分钟的事情,你说你都耽搁了多少时间?”

    “对不起夫人!我……下次不会迟到了!”

    “好了好了,回去歇着吧!看你也挺热的!”

    夏桑榆挥挥手,打发阿劲离开。

    阿劲站起身,往门口走去。

    她在后面看着便觉得他走路的样子有些奇怪,遂脱口问道:“你哪里不舒服吗?走路为什么勾着腰?”

    “我……”阿劲刚刚吐出一个‘我’字,一名前来盘头发的贵太太迎面走来,看到阿劲,惊呼道:“呀!你流血了!”

    夏桑榆心里一惊,连忙站起身走了过去。

    “阿劲你受伤了?”

    她将阿劲捂着小腹的右手掰开,衣服被刺穿了,里面不停有血润出来。

    刚才他一直使劲捂着,她竟是丝毫也没有发现!

    她连忙扶他到最近的椅子上坐下:“告诉我,你在来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也没什么!”阿劲尽量用轻描淡写的语气道:“我进入锦意商城之后,发现有人在远远跟着你和容夫人……”

    “有人跟踪我们?”夏桑榆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我什么都没发现!”

    “对方一看就训练有素,而且带了利器在身上!”

    阿劲神色凝重的说道:“夫人,我觉得他们不是普通的跟踪或偷窥!”

    夏桑榆的心也跟着提了起来:“你想说什么?”

    “我怀疑他们是为了洪七柱或山本太雄的死而来……”

    当然,也有可能是鸠山先生或者别的大,佬手下的黑势力。

    他们一定是打探清楚了,知道当初在千野庄园的时候,国际警察那次连锅端的大行动,是因为麻田也香在暗地里与他们里应外合。

    更加摸清楚了麻田也香的虚实。

    知道麻田也香被击中头部只不过是欺神弄鬼的障眼法,暗地里她褪下麻田也香的身份,以夏桑榆的身份回到了晋城,回到了容瑾西的身边!

    所以,他们追过来了!

    要杀了夏桑榆,替死去的大,佬们报仇?

    夏桑榆想到这里,心中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阿劲,你确定他们是洪七柱他们的人?”

    “我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把握是他们!”

    阿劲早些年跟着千野老爷也是在道上混的,这点儿看人的眼光一定错不了。

    他担忧的看向夏桑榆:“夫人,现在怎么办?要不咱们回墨尔庄园避一避?”

    “怕什么?我现在是龚知夏!”

    夏桑榆心口发沉,揉着肿胀的太阳穴道:“好了阿劲,你先去医院包扎一下伤口吧!我这边的事情,你别管!”

    “那……好吧!”

    阿劲站起身,不放心的说道:“我的手机在刚才的厮斗中被摔坏了!夫人你还是把阿执他们叫过来吧!”

    “不用担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她还有父亲千野加藤亲自调教的十二名黑衣武士潜藏在四周呢。

    就算那些黑暗势力的人窥破她的真实身份,也不见得那么容易就能取得了她的性命!

    更何况,现在她是龚知夏,不是夏桑榆!

    她思前想后,觉得这次以龚知夏的身份回到晋城,可以说是毫无破绽。

    特别是容瑾西对她超乎寻常的态度,更是让人不会轻易把她和夏桑榆联系起来。

    可是,如此一来,尤加利岂不就成了替死鬼?

    三个小时之后。

    尤加利焕然一新从造型屋出来,看向夏桑榆的眼光,已经完全没了敌意,满满都是崇拜。

    “龚小姐,你看,我现在是不是好很多?”

    “嗯!你这形象气质上升得不是一星半点儿啊!”

    夏桑榆上上下下看着尤加利,由衷的夸赞道:“我们Z国有句老话叫人靠衣装马靠鞍,你这发型和衣服一换,就跟换了个人儿似的!”

    尤加利走到她面前,亲热的拉着她的手道:“龚小姐,你再看看我身上还有那些地方需要再改进的?”

    夏桑榆一副很有经验的样子说道:“你现在气质不同了,妆容自然也要做些改变才行!”

    尤加利一脸信服:“嗯!龚小姐,我都听你的!”

    “逛一天了,容夫人你一定很累了吧?我知道一个很不错的水疗馆,咱们去放松一下?”

    “好!都听你的!”

    “那咱们走吧!”

    夏桑榆结了帐,还给了那年轻的发型师一笔惊人的小费。

    钱太多了,没地方花其实也挺苦恼的。

    从商场出来,两人直奔水疗馆。

    尤加利看了看时间,有些担心的说道:“都这么晚了?我给我家先生打个电话吧?”

    “别给他打电话!”夏桑榆道:“反正他对你也是够冷淡的……,咱们晚点儿回去,他被你的新造型惊艳到了,自然就会喜欢上你了!”

    “真的吗?你说他会喜欢我的新造型吗?”

    “肯定会喜欢的!”

    夏桑榆滑进水池,冲她招手道:“下来泡一会儿吧,这松脂浴对你的皮肤有好处!!”

    “哦!我马上就来!”

    尤加利现在对她是完全顺从了。

    她听话的进入水池:“这水压让人好舒服呀!”

    夏桑榆的目光落在她光滑得没有一丝疤痕的腹部,突然重重的叹了口气:“容夫人,我劝你还是去给容先生坦白吧!”

    “坦白什么?”尤加利心情不错,玩着水面的花瓣道:“我有什么可坦白的?”

    夏桑榆正色道:“他早就看出你不是夏桑榆啦!你这样掩耳盗铃,很可笑你知道吗?”

    尤加利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就僵住了。

    她转头看向夏桑榆:“你说什么?”

    “我说,容瑾西早就看出你不是夏桑榆,你是伪装的!”

    夏桑榆脸色严肃,继续说道:“你有两个最大的破绽你知道吗?”

    “什么破绽?”尤加利迎上她的目光,心里就没来由的发慌:“你知道些什么?”

    “我知道的,可能比你要多些!”

    夏桑榆踩着水到她身边,伸手轻轻拍了拍她的假面,眼神渐冷:“咱们先不说你这张假面能不能骗过容瑾西,咱们就来说说你肚子里面这孩子!”

    尤加利下意识的捂住了隆起的腹部:“我的孩子有什么不对吗?”

    “你可能还不知道,真正的夏桑榆,早些年子宫曾经被人残忍的切割掉了一大部分……”

    桑榆见她脸色茫然,遂挑眉问道:“你知道这意味这什么吗?”

    “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真正的夏桑榆,残破的子宫根本不可能孕育孩子!”

    夏桑榆的话一出口,尤加利的脸色就变了。

    她双手扶着隆起的腹部,惊惶道:“夏桑榆的子宫被切了?我,我不知道啊……”

    “你不知道的还多呢!”夏桑榆看向她的腹部,又道:“你的第二个破绽就是你的腹部!”

    “我腹部又怎么了?”

    “夏桑榆经历过几生几死,她的腹部有狰狞丑陋的伤疤,而你,却什么都没有!”

    夏桑榆叹了口气,盯着尤加利慌乱的眼睛道:“所以,你早就露出了马脚!,只是容瑾西一直没有拆穿你而已!”

    至于容瑾西为什么一直不拆穿尤加利,夏桑榆已经隐约有些明白了。

    她心境悲凉,忍不住在一声叹息之后,又长长的叹息了一声。

    其实尤加利还有很多破绽,只是她已经懒得再说了。

    尤加利僵在水池中,六神无主的发愣。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求救的看向夏桑榆。

    “龚小姐,你教教我……,我现在应该怎么做啊?呜呜……,我是为了瑾西才来到晋城的,如果他不要我的话,我也没脸回去了……”

    夏桑榆没有说话,一个猛子扎进了水里。

    她身上穿着连体泳装,整片腹部都被一大朵盛开的芙蓉花给遮蔽住了。

    眼眶刺痛得厉害,像是有液体流了出来。

    因为她突然之间就明白了容瑾西将尤加利留在身边的真正原因……

    尤加利见她潜入水底半天不上来,急得拍打着水面道:“龚小姐?龚知夏小姐?你快出来,你告诉我现在应该怎么办啊?瑾西他会原谅我对他的欺骗吗?”

    哗啦啦,水花在她身旁漾开。

    夏桑榆抹了一把防水假面上的水珠,红着眼眶道:“卸下你的假面,做你自己吧!”

    “做我自己?”

    尤加利伸手摸了摸脸颊,不安的说道:“瑾西看到我的真实样子,肯定会让我马上就滚蛋的!他不喜欢我……,我一直都知道!”

    “不会!你真实的样子比笨手笨脚模仿别人好看多了……,他看到你现在变得这么美,说不定会打心底里喜欢上你,而不是一直把你当夏桑榆的影子!”

    夏桑榆不动神色的怂恿着,诱哄着。

    只要尤加利卸下假面,她就安全了,那些隐藏在黑暗中的恶势力,就不会对她下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