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51章 被虫蛀了的鲜花
    这话问得尤加利一愣,脱口就回答说道:“性生活?我们从来就没有……”

    从来就没有?

    这个回答太让夏桑榆意外了!

    如果他们之间从来就没有做过,那她肚子里面的这个孩子是从哪里来的?

    夏桑榆正还要追问,书房的门突然拉开了。

    容瑾西的俊脸比锅底还黑:“龚知夏,这里没你什么事儿了,你出去!”

    “可是容夫人的腿还肿得厉害!”

    夏桑榆神色无害的眨巴着眼睛,不愿意走。

    还有很多问题没有问清楚呢。

    说话间,她还卖力的帮尤加利按捏了几下浮肿的腿部。

    偏偏容瑾西最见不得的,就是她在别人面前这样委曲求全低声下气。

    他虐待她,使唤她,感觉上都没有问题。

    因为他自己会拿捏分寸,从来不会真的伤害她。

    包括上次那十个男人,就算厉哲文那边出现变故没有及时出现,他也有办法控制局面,不会让惨剧发生。

    可他就是不能容忍她在别人面前像现在这样伏小做低。

    他气得粗气直喘,大步过去将她一把拽起,直接就往门外面掀:“没有我的允许,不准进这个房间半步!”

    砰一声,夏桑榆再次被他关在了门外。

    夏桑榆这一来二去的遭受冷遇,倒也习惯了。

    无所谓的耸耸肩,她转身去沏了一杯香气扑鼻的伯爵茶,再次敲响了房门。

    开门的是尤加利:“龚小姐,你还有事儿?”

    她双手将茶盏递上:“容夫人,我替容先生沏了一杯伯爵茶,你帮我端给他吧!”

    “这就是伯爵茶?”

    容瑾西以前为了试探尤加利,曾经让尤加利沏过伯爵茶,可惜她根本就不知道所谓的伯爵茶是什么东西。

    她伸手接过,放在鼻端轻轻闻了闻:“好香……,有红酒的香气?”

    夏桑榆平静淡笑:“是的!加了少许红酒!”

    也还加了些治疗不举的药物。

    当然,这些她是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她脸上的表情毫无破绽,含笑又道:“刚才惹得容先生生气了,所以沏杯茶给他算是道歉吧!还希望他不要把我赶走才好!”

    “放心吧,我会帮你说好话的!”

    尤加利冲她笑笑,端着伯爵茶就往书房走去。

    容瑾西正在电脑前十指飞快的忙碌着,听见脚步声,骤然停下,啪一声合上了笔记本电脑:“你进来干什么?”

    “龚知夏担心你因为刚才的事情责怪她,特意沏了一杯伯爵茶给你赔罪!”

    尤加利将热气袅袅的茶盏捧到他的面前:“你尝尝?”

    浓郁的香气一下子就勾起了容瑾西的记忆。

    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喝过这么新鲜芬香的伯爵茶了。

    他端过茶盏呷了一口:“嗯,味道还不错!”

    “那你忙吧,我就不打扰你了!”

    尤加利看了一眼并未熄屏的笔记本,有些痒痒的往门外走去:“瑾西,你别忙得太晚了……,熬夜不好……”

    “嗯,我知道!”

    容瑾西喝了一口热茶,心情似乎也好了些,温言道:“你先睡,别等我!”

    尤加利咬着嘴唇忍了忍,鼓起勇气说:“瑾西,龚小姐说夫妻之间应该有适量的性生活……”

    “出去!”

    他周身的气息骤然之间就冷寒下来:“怀着孩子就应该清心寡欲,你整天想这些龌龊的东西做什么?”

    “可是……,我腿肿了……”

    “出去!”

    容瑾西一个冷戾的眼神,吓得尤加利急忙缩肩退了出去。

    第二天,夏桑榆陪着尤加利逛街。

    两个假面女人,手挽手亲昵起来竟也像是亲姐妹一般。

    化妆品区,商场里面的营业员一看见气质出众的两人,连忙笑脸迎了上来:“小姐你好,请问你需要点儿什么?”

    夏桑榆目光从售货区扫过:“我想选一款面霜!”

    天天假面示人,她的皮肤已经越来越糟糕了。

    再不保养,只怕真的就要未老先衰了。

    营业员的目光从她脸上扫过,殷勤笑道:“那小姐平日都是用的什么牌子的面霜?有没有特别偏爱的牌子?”

    “我……”夏桑榆勉强笑道:“我平日用的都是自己调制的化妆品!”

    “自己调制的?”

    营业员小妹惊愕得嘴巴里面都能塞下一只鸡蛋了:“难怪小姐你的皮肤看上去这么光滑幼嫩,原来你会自己调配化妆品啊!”

    声音里面,满满都是钦佩和羡慕。

    其实,如果能够自己调制的话,反而会比现在市面上绝大多数的化妆品要安全放心得多。

    不过,这样的大实话,营业员小妹是不会轻易告诉客人的。

    夏桑榆下意识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最近有些发干!有没有好一点儿的滋养面霜?”

    “好一点儿的?”营业员小妹略一思忖,从柜台里面取出一小瓶看上去很高端的黑色化妆瓶:“这是我们今年新推出的主打滋养面霜,里面的精华来自深海鱼胶……”

    夏桑榆接过来看了一眼:“是最贵的?”

    营业员小妹连忙说道:“小姐如果嫌贵的话,我们还有……”

    “我就要它了!”

    夏桑榆只粗略的看了一下配方,便做了决定:“帮我包起来!”

    “哦,好的好的!”

    营业员小妹惊喜的连连点头,连忙帮她取了专用的袋子做最后的包装。

    尤加利站在旁边,心里极其不舒服。

    她和夏桑榆是手挽手一起来到化妆区的,也是想要买化妆品的。

    她天天以假面示人,在加上水土不服,又因为怀孕体内激素发生了些改变,所以她卸下假面后,皮肤不仅粗糙暗沉,还有了些难看的斑块。

    每晚面对镜子,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像是被虫蛀了的鲜花,越来越难看了。

    所以,她今天到这里,是想要买祛斑产品的。

    可是这里的营业员小妹眼里就只有身边的龚知夏,从头到尾热情的招呼着龚知夏,偶尔皱着眉头看她一两眼,眼神也是十分冷淡和嫌弃的。

    平日里她很少出门,就算偶尔有应酬,也是跟在容瑾西身边,走到哪里,人们都会恭恭敬敬赔着笑脸唤她一声‘容夫人’!

    可是现在,她就这样被区区一个营业员小妹给忽视了!

    而且,还是当着帮她捶腿的龚知夏的面!

    这口气,她咽不下去!

    眼见着营业员小妹给龚知夏包装好了面霜,她轻咳一声,用手在纤尘不染的玻璃柜台上敲了敲:“帮我拿一个祛斑的!”

    “祛斑的?”营业员小妹瞟了她一眼:“你脸上没有长斑啊!”

    假面上,当然不会有斑块。

    她不耐烦的催促道:“让你拿你就拿呗,哪儿来这么多废话!”

    “好多,夫人你稍等!”

    营业员小妹对夏桑榆充满歉意的笑了笑,这才去柜台后面取出一只金色包装的化妆品:“夫人你如果长斑的话可以试试这个!这款是纯植物萃取,天然无刺激,对你腹中的宝宝也不会有不好的影响。”

    营业员小妹还算尽责的帮着她介绍。

    尤加利却有些拿不定主意,上面的中文配方她更是一个也看不懂。

    没办法,只得向身边的夏桑榆求助:“龚小姐,你帮我看看这个好不好?”

    夏桑榆接过来看了一眼,问那营业员小妹:“多少钱?”

    “原价四百八,正好我们在做活动,折扣下来是四百三十二……”

    “这么贵?”

    营业员小妹都还没有介绍完,尤加利就脱口抱怨起来:“这么小一瓶,金子做的吗?要四百多,卖得也太贵了!”

    营业员小妹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脸上带着轻蔑的表情,不想再理她了。

    尤加利对金钱是没什么概念的。

    以前在千野庄园,她不愁吃不愁穿,手里边儿是根本不沾钱的。

    钱对于她来说,还不如一串糖果来得有感觉。

    她出生的时候,千野老爷曾经为她在国际银行开了一个户头,为她存了一大笔钱在里面做将来的嫁妆之用。

    后来每年的春夏秋冬四季,千野老爷都会往这个户头里面为她存一笔置装费。

    遇上生日,更是会存一笔数目不小的庆生费。

    节假日也都少不了过节费。

    二十八年,那个账户上已经累积了很大一笔财富。

    千野老爷曾经笑着对她说过:“尤加利呀,你现在已经是个了不得的小富婆了哦!你不用恋爱,不用依靠男人,也可以富裕的度过一生了!”

    那时候她被千野老爷洗,脑很严重,对爱情更是深恶痛绝,视男人为洪水猛兽:“老爷!我不谈恋爱,我也不依靠男人,我一辈子都陪着你和父亲!”

    千野老爷满意的摸摸她的头:“嗯!尤加利最乖,最听话了!”

    然而世事总是如此难料。

    那时候谁也不会想到她尤加利会对来自Z国的男子容瑾西一见钟情。

    尤加利沉寂了二十八年的芳心因为容瑾西的出现而怦然复苏。

    她明知道容瑾西最爱的人是夏桑榆,还是义无反顾的爱上了他!

    那天晚上,她正缩在被窝里面,看着手机偷拍下来的容瑾西的照片发着花痴,千野闻樱的电话打了进来。

    “小跟班,帮我做件事情!”

    “太晚了!我不做!”

    “是关于容瑾西生死的,你也不做?”

    “他怎么了?”尤加利一下子就从床上坐了起来:“闻樱小姐,你把他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