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49章 不抱着我,他睡不着
    她不想把这种负面悲观的情绪传递给大家,可是也不敢拍着胸口说大家都没事儿。

    万全之法,还是劝大家赶紧去仁爱医院找医生做一个详尽的咨询和万全的检测。

    而男宾那边也是暗流涌动,惶恐不安。

    莫思真是个男女通吃,善于撩拨的小妖精。

    除了朱先生,现场还有不少男人与莫思有过暧妹的纠缠。

    摸过人家屁股的,亲过人家小嘴儿的,现在都慌了!

    那些与容慕北亲切握手,一起喝茶吃饭的,也都心里不踏实。

    所有人都知道艾滋病的传播途径只有三种,母婴,血液,性行为。

    可是他们还是忍不住的猜测,总觉得自己说不定就是最倒霉的那一个,摸屁股亲小嘴儿就已经染病了!

    所有人都恨不得马上回去用消毒水把身上里里外外刷洗个干干净净。

    于是,众位先生携带家眷纷纷告辞离场。

    舞会草草收场,连舞会后期的彩蛋都没人感兴趣了。

    原本计划两天两夜的酒宴,也就此结束。

    厉哲文有些不高兴,觉得大家都不给他面子。

    试想一下,今天这场酒宴如果是容瑾西邀请举办的,这些人会这么着急忙慌的提前退场吗?

    一个个势利眼,不就是看他现如今的实力还影响不到他们的利益吗?

    哼!

    你们都给我等着!

    我厉哲文一定会让你们刮目相看的!

    到时候跪,舔我,我都不见得会给你们机会。

    和厉哲文比起来,夏桑榆就要淡定得多。

    这场毫无必要的宴会本来就是她以厉夏的名义撺掇举办的,目的是为了弄清楚瑾西推开她的真正原因。

    现在目的达到了,这场宴会在她眼里也就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了。

    送走客人,她回到了起居室。

    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情趣吻痕制造器,在脖子上,胸上,大腿上吸附出一个个青紫斑斑的吻痕。

    有些地方,还刻意做出了齿痕。

    然后她摆了一个极其魅惑的姿势,自拍下来发给了容瑾西。

    容瑾西正在房间里面陪尤加利说话。

    尤加利有些担忧的说:“瑾西,那个莫思,真的携带了那种可怕的病毒吗?”

    “她已经死了,就别再议论她的是非了!”

    容瑾西脸色沉郁,淡淡作答。

    虽然早就对莫思失望透顶,可是亲眼看到她自残惨死,他的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伤感。

    叮咚,兜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是夏桑榆发开的图片。

    他迟疑了一秒,修长的手指轻轻点开。

    图片中,她斜躺在床上,穿着粉色的敞领睡衣,媚眼含春,粉嫩的舌头轻轻抵着性感的红唇。

    说不出的魅惑撩人。

    而更加吸引人视线的,是她身上斑斑点点的吻痕齿印。

    容瑾西俊眉紧皱,将图片放大,那些吻痕便更加清晰可辨。

    连大腿内侧靠近根部的地方,都有清晰的齿痕。

    该死的厉哲文,这是要将她生吃下去嘛?

    一想到他们两人在一起疯狂做暧的画面,他就妒火中烧,心房炸裂一般的剧痛。

    他高估了自己的承受能力。

    同时,也低估了自己的占有欲。

    将夏桑榆推给厉哲文,这事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却很难。

    他们之间有意无意的亲密,都是插在他心口的利刃,痛不可抑,却不得不承受。

    尤加利见他拿着手机发愣,便探头过来问道:“谁啊?”

    他连忙将手机熄屏:“垃圾信息!”

    尤加利随口‘哦’了一声,也没有在意。

    容瑾西正要将手机放进兜里,叮咚一声,夏桑榆的骚扰信息又来了。

    他心里憋着火,本来不打算看的,手指却情不自禁的点开了。

    这一次她发过来的是文字信息。

    只有三个字:自!己!撸!

    他俊脸一黑,转身就往外面走去。

    尤加利在身后问道:“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

    他的声音隐约有些怒意:“我出去透透气!”

    不等尤加利再说什么,大步就出了房门。

    夏桑榆给容瑾西发去了骚扰信息,放下手机,打算沐浴后就舒舒服服睡个觉。

    刚刚到浴室里面弄得满身泡泡,房门响了。

    她从浴室探出头:“谁啊?”

    回答她的,是不耐烦的咚咚咚敲门声。

    她皱眉:“哲文,是你吗?”

    敲门声停止片刻,更加狂躁的响起。

    咚——!咚咚——!

    她连忙拧开清水快速冲洗:“等一下等一下,马上就来!”

    简单冲洗了一下,她穿上浴袍就去开门:“哲文,都这么……晚了……”

    门外站着的却不是厉哲文。

    而是她几分钟之前才刚刚骚扰调,戏过的容瑾西。

    她怔了一下:“你怎么来了?”

    他的目光落在她颈脖处的吻痕上,眼底的怒火更加炽烈。

    一伸手,她将她壁咚在了墙上。

    “龚知夏,你还要作到什么时候?”

    “作到你爱上我为止!”

    “爱上你?我看你只是想要我上你吧?”

    他冷酷勾唇,大手用力的擎着她小巧的下巴:“可惜我已经有了心爱的女人!就算你脱光了站在我的面前,我也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兴趣!”

    “是吗?真的没兴趣?真的不在乎?”

    她美丽的明眸微微眯起,像头狡猾的小狐狸,得意的看着慢慢涉入陷进的猎物。

    白皙的小手在他的心口轻轻捶了一下:“口是心非的家伙!如果你真的不在乎,又怎么会那么着急的闯入红酒会馆?如果你真的没兴趣,大半夜的又怎么会偷偷来我的房间?”

    “龚知夏,我忍你很久了!”

    他深邃的眼瞳蕴着怒火,恨声警告道:“你最好别来惹我,最好别来挑战我的底线,不然的话,我也不敢保证自己会做出怎样疯狂的事情来!”

    “好啊,我不惹你!”

    她举起双手,淡然笑道:“那你走吧!回到容夫人身边去吧!”

    他轻哼一声,松开她,转身就去拉房门。

    手指刚刚碰到门把手,她轻描淡写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你走了,哲文也该来了……”

    他的身形僵住,层层阴霾笼上他俊朗的面庞。

    她了然一笑,继续说道:“哲文刚刚才给我打了电话,他说不抱着我,他睡不着!”

    容瑾西猛地转身,神色狠戾的盯着她:“夏桑榆你够了!”

    “怎么?终于肯叫我夏桑榆了?”

    她像头得逞的妖魅狐狸,眉眼弯弯的笑着说道:“瑾西,你的脸色干嘛这么难看?我和哲文在一起,不正合了你的心意么?”

    他猛地转身,将她一把抱起扔在了床上。

    柔软的床,被震荡出一圈一圈的涟漪。

    夏桑榆刚要从床上坐起,他的手已经从睡袍下面探了进去:“夏桑榆,你到底有多贱?”

    她疼得倒抽了一口凉气,纤弱的身体也禁不住瑟缩起来:“瑾西……”

    他心口闷痛,像是被人塞进了一把锋利的碎玻璃。

    修长洁净的手指邪肆探入。

    片刻后,他冷声笑道:“这么干涩,不像是与厉哲文刚刚做过那种事情……”

    “容瑾西你滚开!你弄疼我了!”

    她气得弓起腿,想要将他踹开。

    他顺势分开她的双腿,更紧的贴了上去。

    “这么干……,厉哲文一直没有碰过你,对不对?你若把勾,引我的功夫用在厉哲文的身上,何至于到现在都还得不到男人的滋润?”

    “容瑾西……”

    她声音突然就有些哽咽。

    心里觉得很委屈,很难过。

    眼圈儿慢慢的红了。

    “容瑾西,咱们别这样彼此折磨了好不好?我不敢奢望别的,我只想回到你的身边,只想和你在一起!我们以前就说好了,要陪着曜儿和华庭一起长大的……”

    “……,抱歉,我的身边,已经没有你的位置了!”

    看到她眼里漫起的水雾,他心里也不好受。

    他坐起身,抽纸巾擦手。

    视线所及,却看到床头小柜上有个袖珍的吻痕制造器。

    他拿起来看了看,讥嘲笑道:“原来,你身上的吻痕和齿印是这样来的?”

    “不是……”

    她刚要辩驳,他已经将吻痕制造器放在她的手臂上,轻轻一吸,一枚新鲜的草莓印迹就出现在她白皙的皮肤上。

    人证物证俱在,她再说什么都无济于事了。

    叹了口气,她坦白道:“好吧!容瑾西,我承认,自从嫁给你之后,我夏桑榆除了你,就再也没有和别的男人发生过任何不正当的关系!我心里一直都爱着你!不管处于怎样的环境,我都没有背叛过我们的爱情……”

    她抬手抓住他的手腕,近乎祈求的说道:“我知道,你和我一样,也从来没有背叛过我们的爱情,对吗?”

    他猛地抽回手,语气疏离的说道:“龚小姐,你自作多情的毛病又犯了!”

    说完,站起身,头也不回的走向门口。

    她脱口唤道:“瑾西……”

    他砰的一声,甩上了房门。

    走廊上,他手机又响了。

    还以为又是夏桑榆的骚扰信息,没想到打开一看,却是阿宇发来的!

    信息设置了自动销毁功能。

    他点开阅读了之后,信息内容转瞬为空。

    可是那简介的信息内容,每一个字都像是惊雷,不停在他脑海中炸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