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48章 万年不遇大祸害
    她捂着火辣辣的面颊:“你打我?”

    “是你自己讨打!”他冷着脸,砰一声甩上房门。

    “容瑾西,你混蛋!”

    夏桑榆举起手正要拍门,厉哲文从旁边走了过来:“学姐!”

    她连忙握紧掌中的几根头发,藏在了身后。

    然后她正了正心神,若无其事道:“哲文,你不是在陪史蒂文先生他们品鉴红酒吗?”

    “听说山庄里面有人在恶意散播艾滋病毒,我不放心,过来看看!”

    厉哲文的目光落在她渐渐浮起巴掌印的脸上:“他打的?”

    “不是……”夏桑榆在刺痛的脸颊上使劲揉了揉,勉强撑笑说道:“咱们走吧,莫思死了,咱们得让北先生配合疾控中心的人做一个体检!”

    “传播病毒的人是莫思?”厉哲文脸色微变:“她染病了?”

    “是啊,你还不知道?”夏桑榆疑惑的目光看向他:“哲文,你说过要和他们合作做生意,你们之间……”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厉哲文连忙澄清道:“我和他们之间最亲密的动作就是握手……,连饭都没有在一起单独吃过!我只是有些遗憾,刚刚确定要与他们合作,他们就出了这样的事情!”

    握手和吃饭自然不会感染病毒。

    夏桑榆放心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叹息说道:“哲文,你现在也是做父亲的人了,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要三思而后行,千万不要和那些品行不正的人有往来,不然的话……”

    “你还是先操心好你自己吧!”

    厉哲文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拉着她的手道:“走!我带你去上药!”

    “不疼!不用上药!”

    耳光挨得多了,真的就觉得没什么了!

    经过今天一而再再而三的试探,她已经完完全全弄清楚了容瑾西的苦衷。

    她做好了十足的心理准备,打耳光不算什么,十个男人不算什么,小手铐什么的也都不算什么!

    无论如何,她都要回到容瑾西身边,要回到那个属于她的家里去!

    支走厉哲文,她来到了厉哲文为她准备的起居室。

    走到床边坐下,她拿出手机,编,辑信息:马上来见我!

    信息发出去不到三五分钟,保镖阿劲敲开了她的房门。

    “夫人,你找我?”

    “嗯!这个给你!”

    夏桑榆将几根黑色的男子短发装进一只透明的小袋子,递给阿劲道:“尽快做一个DNA检测,我要知道容夫人肚子里面的孩子和容先生到底有没有亲子血缘关系!”

    “是!”

    阿劲小心的接过透明小袋,恭敬的退了出去。

    夏桑榆到镜子前面察看脸上被掌掴过的地方,红痕已经消失,看来他是刻意控制了力道,那一耳光虽然很响,却并不重。

    她抬手从脸颊上轻轻抚过,眸色坚定的自言自语道:“瑾西,这辈子,我夏桑榆跟定你了!”

    只要两个人心中还有爱,不举又算得了什么?

    就算没有性生活,他们也能甜蜜的度过余生。

    晚上的时候,她上网查了一些关于男性不举的资料。

    然后还打了电话给肖鹏:“肖院长,最近忙吗?”

    肖鹏在电话里面怔了怔:“你是?”

    “我是……”夏桑榆脑子里面迅速转了几个念头,说道:“我是容先生的朋友,我叫龚知夏!”

    “哦!”肖鹏淡淡的纠正她道:“你是厉哲文的朋友!”

    夏桑榆有些尴尬。

    想要表明真实的身份吧,容瑾西的身边已经有了一个‘夏桑榆’,她如果再说自己是夏桑榆,肯定会引起各种纠缠不清的误会和谣言。

    况且,在日本千野山庄配合国际警察一锅端了洪七柱,山本太雄,鸠山先生等人之后,她就一直有些担心这些黑势力大,佬的亲属或兄弟会暗中报复她,和她身边的亲人和朋友。

    安全起见,她只能继续以假面示人,以龚知夏的身份,活在晋城。

    她轻咳一声,干笑道:“肖医生,我是厉哲文的朋友,同时也是容先生的朋友!”

    肖鹏的声音有些冷淡:“龚小姐找我有事儿?”

    她开门见山,直接说道:“你是医生,我想问问你关于男性不举的事情,想从你这里找些法子,看能不能缓解和治愈这种病症?”

    肖鹏在电话那边长时间的沉默起来。

    他和容瑾西是十分要好的朋友,自然知道容瑾西现在的身体状况。

    容瑾西几个月前出了那场十分严重的车祸后,他亲率精英团队为他做骨髓再植手术,四十多个小时不曾合一下眼睛。

    事后还请国际知名的医疗器械设计团队为他定制了一款可以让他自由行走的黑钢轮椅!

    在他的竭力帮助下,容瑾西在轮椅上的日子过得和正常人没有什么分别。

    有些时候,甚至比正常人还要便捷利索许多。

    容瑾西从日本回来之后,曾经到他这里做过一次全方位的体检。

    各方面都很正常,腿伤也基本痊愈,唯一不容乐观的是他的男性功能似乎出了些问题。

    这事儿肖鹏一直替容瑾西隐瞒着,不敢对外泄露半分。

    可是,这个名叫龚知夏的女人,她凭什么一开口就能道出容瑾西的隐私?

    而且看这架势,她还想要为容瑾西的不举寻找医治之法?

    夏桑榆等了半晌,肖鹏这边都没有回答。

    她只得提高声音,问道:“喂?肖医生,你在听我说话吗?”

    “啊?在听!”

    肖鹏慢慢回过神来,深吸一口气道:“龚小姐,你和容瑾西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都说了,是朋友!”

    夏桑榆没有耐心与他绕弯子,继续追问道:“肖医生,你直接告诉我,瑾西的不举之症到底有没有办法医治?”

    “办法肯定是有的!他这种病症是遭受到药物的摧残所致,所以还需要依靠药物慢慢调养……,当然,也可以适当的给他一些心理刺激……”

    肖鹏聊了一会儿病情,又无奈的叹气道:“不过这些都没用!我曾经苦口婆心劝说他接受治疗,被他一口就给回绝了!”

    “事在人为!我一定可以让他重新做回雄赳赳的真男人!”

    夏桑榆语气坚决,眼神果断。

    她是过来人,深深知道身为男人,那方面若长期不举,男性的尊严和信心都会荡然无存,而且长此以往,心里压抑,性格扭曲,搞不好以后就是个阴鸷乖戾的大变,态!

    她决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走到那一步。

    和肖鹏聊了差不多半个小时。

    肖鹏答应她,明天就会让助手将容瑾西需要服用的进口药物送过来。

    只需要按时按量的服用,再配上适当的心理治疗和良好的饮食作息习惯,相信要不了多久,瑾西就能够像从前那般雄壮持久了!

    夏桑榆想到从前的时候,和容瑾西之间的云雨之欢,小脸情不自禁的有些发热。

    瑾西,你等着,我一定可以治好你!

    晚宴之后,有一场联谊舞会。

    气氛却并不怎么热闹。

    所有人都在低声议论莫思携带病毒,最后自残沉海的事情。

    一时之间人心惶惶。

    特别是那些与莫思有过正面接触的名媛贵妇们,一个个更是胆战心惊,好像莫思携带的病毒已经感染到了她们一般。

    “怎么办啊?我今天还和莫思那个祸害分吃过同一块糕点!”

    “你分吃糕点算什么?我才被莫思那祸害给坑惨了!”

    “她怎么坑你了?”

    “她说我的唇膏颜色显老气,让我用她的橘色唇膏试试……,我看她那颜色也确实挺漂亮的,就用了!”

    “天呐,唇膏也敢共用?”

    “就是嘛,我现在后悔死了……”

    “涂了她的嘴唇又来抹你的嘴唇?黄太太,你完蛋了,肯定被感染了!”

    “别吓我啊……,我先生如果知道我有可能会感染病毒,肯定会和我离婚的!”

    “呜呜,你们这些都不算什么了啦!”

    一位名媛哭丧着脸,惶恐的说道:“今天下午的时候,我大姨妈提前来了……,莫思说她那里有卫生棉,呜呜,我就用了她的……”

    全场所有名媛贵妇们听到这里,全都倒抽了一口凉气!

    完蛋了完蛋了,真的是完蛋了!

    这个莫思简直是万年不遇的大祸害啊!

    明明携带病毒还敢故意来恶心她们,真的是罪该万死!

    夏桑榆听了她们的议论,秀气的眉梢也紧紧拧了起来。

    莫思是变性人,哪里会有大姨妈?

    她勾搭朱先生在葡萄架下做暧偷腥,又故意将唇膏借给黄太,还提前备好卫生棉给现场突然来了生理期的名媛贵妇!

    种种行为都在宣泄她对这个世界的不满!

    她在报复!

    坠入地狱,却还要拉着更多无辜的人来垫背!

    真的是可恶至极,死有余辜了!

    夏桑榆叹了口气,对乱做一团的名媛贵妇道:“大家都别慌!仁爱医院肖医生那里可以开到高危性行为之后的补救药物……,祝你们都好运吧!”

    黄太太求救的目光看向她:“龚小姐,你告诉我,用唇膏应该不会被感染吧?”

    “这个……,我不好说!”

    她真的不敢保证会不会感染。

    莫思那么狠毒,搞不好那支橘色唇膏就被她动过什么手脚,如果黄太太的嘴唇恰好有伤口的话,那多半就逃不掉了!

    就算侥幸之下没有被感染,这份心理上的折磨和煎熬,也够她们受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