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47章 大朵大朵的地狱之花
    莫思一下子就慌了:“瑾,瑾西哥哥……”

    她手忙脚乱的整理身上的裙子,又去地上捡起小裤穿上。

    往容瑾西的面前走了几步,却始终没有勇气太靠近。

    她在距离容瑾西五六步远的地方停下,低声道:“瑾西哥哥,我,我……可能喝多了些……”

    容瑾西俊脸冷煞:“艾滋是真的吗?”

    “啊?”莫思怔了怔,慌忙否认道:“不!不是真的!我一向洁身自爱,怎么可能会染上那样的脏病……”

    “洁身自爱?随随便便就与刚刚认识才几个小时的男人躲在这葡萄架下偷腥,这也叫洁身自爱?”

    容瑾西脸色越来越难看,声音也越来越冷。

    “莫思,我不想再管你的事情!不过我提醒你,如果你携带了病毒,就应该积极配合医生进行治疗,而不是一味的把病毒在你的生活圈子里肆意扩散!”

    “我……”莫思还想要辩解,可是看瑾西哥哥那冰冷的脸色,便知道说什么也是多余的了。

    她低着头,羞愧又绝望的说道:“瑾西哥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搞成这样……,呜呜,我心里爱的人,从始至终都只有你一个……”

    “到了这一步,你不觉得爱这个字从你口中说出来,已经被玷污了吗?”

    容瑾西漠然的看了莫思一眼,凉声又道:“回韩国去吧,回到你亲人身边,他们会照顾你的!!”

    “我不——!”

    莫思刚刚说出这两个字,另外一侧的花架前面,慢悠悠转出一抹清丽纤秀的身影。

    她定睛看了看,惊愕道:“龚知夏?你怎么也在这里?”

    夏桑榆看了容瑾西一眼,淡然挑眉道:“我在这里没什么好奇怪的!奇怪的是,你明明有病,干嘛还要随意和男人发生关系?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刚才那位朱先生,没有戴套吧?”

    莫思面容失色:“你,你都看见了?”

    夏桑榆点了点头,诚实的说道:“我都看见了!”

    顿了顿,她又说道:“我不仅看见了,我还听见了!所以,我刚刚已经拨打了报警电话!”

    容瑾西倏然转眸看向她:“你打报警电话干什么?”

    “容先生你不知道嘛?像莫思小姐这种故意传播艾滋病的行为是可以定罪的!”

    夏桑榆牵唇笑道:“说起来,我这也是为民除害嘛!莫思这样的人,就应该呆在看守所或者是疾控防护中心,最好是哪里也不去……”

    莫思脸色煞白,她捏紧拳头,咬牙切齿恨道:“龚知夏,你吃饱了撑的吗?谁让你管我的事情?”

    “谁让我遇上了呢?”夏桑榆无辜的耸了耸肩:“为民除害,人人有责嘛!”

    “你……,你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

    莫思气急败坏,大步往夏桑榆面前走来。

    拳头紧握,是要揍夏桑榆的样子。

    夏桑榆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莫思骨子里是个男人,若真的互撕起来,她绝对不是对手。

    正想着要不要提前跑路,却见容瑾西一把抓住了莫思的手腕:“莫思你够了!”

    莫思愤怒吼道:“瑾西哥哥,你干嘛护着她?”

    “因为她说得没错!”他冷然道:“你确实应该去一趟疾控防护中心……”

    “瑾西哥哥……”莫思漂亮的眼睛里面瞬间盈上了柔软的泪光:“瑾西哥哥,我知道……,从我踏出那一步开始,我就永远都不可能再回到你身边了!”

    “莫思。”容瑾西的眼神也柔和了几分:“每个人都有他的宿命!该遇上谁,该爱谁,都不是人为能够扭转的,你明白吗?”

    “我……不明白!”莫思含泪说道:“什么宿命我不懂,我只知道我爱你,我一直都爱你!”

    她声泪俱下,眼底俱是破碎的绝望。

    自从嫁给容慕北,他就知道回不去了。

    在法国浪荡的那几个月,更是直接打开了通往地狱的暗门。

    她已经万劫不复,不能回头了。

    容瑾西看着痛哭流涕的她,一时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

    就在这时候,几名山庄的安保人员脚步匆忙往这边走来:“莫思呢?莫思在哪里?”

    容瑾西蹙眉道:“怎么回事儿?”

    安保人员见是容瑾西,忙恭敬道:“回容先生,刚刚朱议员的儿子朱先生找到我们,说莫思小姐恶意传播艾滋病毒给他……,我们望海山庄的负责人已经报案,暂时先由我们将莫思小姐扣押起来,不让她继续害人!”

    容瑾西哑然失语。

    他楞楞失神片刻,让开了道。

    安保人员走到莫思面前,抽出腰间电警棍冷笑道:“莫思小姐,跟我们走吧!警察几分钟之后就会赶到!”

    “不!我不跟你们走!”

    莫思嘶声咆哮着,绝望的目光看向面色阴郁的容瑾西:“瑾西哥哥,你一定对我很失望对吧?呜呜……,我现在也很后悔……,你以前明明那么宠爱我,怎么事情就一步一步变成了现在这样?你帮我说说好话,我不想被关起来……”

    容瑾西沉默片刻,涩然道:“莫思,听话,跟他们走吧!”

    “瑾西哥哥,连你也要赶我走?”

    “我是为你好!”

    “为我好?”眼泪大颗大颗从莫思的眼眶滴落,她深吸一口气,怨忿道:“若你真的为我好,当初就不应该屈服在容老爷子的威压之下,不应该和夏桑榆结婚!”

    一结婚,他就成了多余的人。

    瑾西哥哥的身边,就再也没有她的立足之地了。

    她望着俊朗如初的瑾西哥哥,眼泪决堤而下。

    安保人员拍打着手中的电警棍,狞笑说道:“走吧,莫思小姐!”

    莫思抬手抹了脸上的泪水,恨声说:“好!我走!”

    跟着安保人员走了几步,她突然从包里摸出一张锋利的刀片,噗一声,割断了自己的颈动脉!

    喷射而出的血,溅得安保人员一身都是!

    “我靠!她的血有病毒!”

    几名安保人员都慌了神,手忙脚乱的开始脱身上的衣服。

    容瑾西被莫思的举动惊呆了。

    他快步上前:“莫思,你怎么这么傻?”

    莫思大声吼道:“别过来!”

    她挥舞着手中染血的刀片,嘶声说道:“瑾西哥哥,事已至此,你以为我还有脸活着?”

    话音落,刀片在她的手腕上划出一道长长的血口子。

    她的身上,被血染出了大朵大朵的地狱之花。

    最后看了容瑾西一眼,她凄然笑道:“再见了,瑾西哥哥!”

    转过身,她纵身跃入旁边的人工湖。

    湖水一下子就被染红了。

    几名安保人员咒骂道:“可恶的女人,还真是个大祸害啊!死了还要污染一池的水!”

    容瑾西神色戚然,默默的伫立在湖边。

    直到疾控中心的人工作人员赶来,开始有条不紊的打捞尸体,以及清洗一池湖水,他才有些失魂落魄的缓缓转身。

    在莫思自残沉湖的那一刻,他脑子里面想起了很多以前的事情。

    那时候,莫思还不叫莫思,他叫温驰。

    他们是最亲密的兄弟,可以换命的那种兄弟。

    他不惧流言,顶着压力将他养在身边,发誓要护他一生周全!

    可是后来……

    一切都变了!

    温驰变成了莫思,爱变成了恨,生变成了死!

    他魂不守舍,回到了尤加利的起居室。

    尤加利正躺在床上小憩,听见他的脚步声,睁开眼睛道:“瑾西,你回来了?”

    他峻挺的身体有些疲累的在椅子上坐下,斟了一杯凉茶一口饮尽。

    尤加利问:“瑾西,你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

    他声音哑哑:“我没有生气!”

    “你见到莫思了?”

    “见到了!”

    “莫思承认是她害我差点流产的了?”

    “莫思死了!”

    “死……了?”尤加利惊愕得半天合不拢嘴。

    容瑾西叹了口气:“你好好休息!我晚点再来看你!”

    转过身正要离开,视线所及,却看见夏桑榆斜依在门框处,正意味深长的望着他。

    他神色一凛:“龚小姐?这又是要干嘛?”

    “莫思死了,我来安慰安慰你!”

    她大步过来,刚要在椅子上坐下,他的大手伸过来,拎着她的胳膊直接将她带到了门外。

    “龚小姐,请自重!”

    “喂,容瑾西,别装了!”

    夏桑榆叫嚷着,一伸手就从他的贴身衣袋里面摸出了上次送给他的那只粉饼盒。

    叭嗒一打开,小镜子上那枚生动的唇印便跃入眼帘。

    她抿唇一笑:“瑾西,你对我的爱,我已经不再需要证据了!”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容瑾西嘀咕一声,将粉饼盒从她的手中一把夺回,冷着脸说:“龚小姐,你如果空虚寂寞冷的话,可以去找厉哲文,他会满足你的!”

    “我不找他!”她媚眼如丝:“我就找你!”

    不给容瑾西退避和躲闪的机会,她踮起脚尖就吻上了他微凉的唇。

    左手右手形成合抱的姿势,顺利剪下他后脑几根头发。

    同时,她的丁香小舌轻车熟路的撬开他的齿关,滑入他的口腔。

    正准备撩拨翻搅,他却猛地拉开她,右手扬起,一个耳光直直往她脸上打来!

    啪——!

    毫不留情的一记耳光,直接将夏桑榆打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