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46章 祸害人的小妖精
    他怔了怔:“容先生,你这是……?”

    容瑾西的目光从全场扫过,发现这里就只有夏桑榆一个女人,更加怒火难耐,牙齿崩得咕咕作响。

    偏偏夏桑榆斜坐在沙发上,还正用玩味的眼神看着他。

    一双穿着黑色薄丝,袜的美腿诱惑的交叠着,晃呀晃,极致魅惑。

    她明眸翦水,唇瓣像是抿着最新鲜的玫瑰汁液:“容先生,听说容夫人快流产了?我们都以为你不来了呢……”

    “你还好意思说?”

    他俊脸上阴霾密布,举步就要往她的面前逼来。

    厉哲文察觉到他身上的戾气,连忙伸手拦住他:“容先生,如果你有时间的话,我们欢迎你留下来品尝一下这瓶来自1787年的珍藏红酒,如果你没时间的话,我们也不强留!”

    容瑾西愤怒得双眸猩红,冷笑说道:“厉先生,你如此愚蠢,难怪你头顶上的韭菜绿帽子一茬一茬的断不了!”

    “绿帽子?”

    厉哲文愣怔的功夫,容瑾西已经拨开他的手,大步来到了夏桑榆的面前。

    夏桑榆无辜的眨了眨眼睛:“容先生,好大的火气!”

    容瑾西黑着脸将她从沙发上一把拽起:“这不正如你所愿吗?”

    她嘻嘻娇笑:“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你会听不懂?”

    他眼底流淌着愤怒的猩红,将她拽到角落处,猛地就要伸手拉开她黑色的修身西装。

    她小手急忙摁住衣襟:“容先生你干什么?”

    “干什么?我想看看你到底有多贱!”

    他磨牙说完,呼地拉开了她的小西装。

    西装里面,是一件内敛又绚丽的酒红色小衬衣。

    黑色的压抑与酒红色的热情互相映衬,既妩媚又干练,既洋气又活力。

    是无可挑剔的穿搭。

    而且,衬衣的领口已经十分保守的扣到了第二颗,除了一点隐约的锁骨,其余的什么都看不见。

    他瞪大双眼,不敢置信的看着她小西装里面的酒红色衬衣:“不可能……,我刚才明明看见……”

    “你刚才看见什么了?”

    夏桑榆忍着笑意,得意的挑了挑眉:“是看见什么不该看见的了?”

    他气息森冷:“对!就是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东西!”

    她憋笑:“那你有眼福了!”

    她自然不会告诉他,在走廊上刺激他,挑衅他之后,她进入红酒品鉴大厅第一件事情就去了洗手间,穿上了叠放在包里的内衣。

    她再傻,也知道女人要自爱!

    走廊上的那一幕,她是掐准了时机,知道那个时间段没人经过,这才大胆在他的面前坦露了一两秒的时间!

    现在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不管容瑾西如何伪装,他骨子里的占有欲改变不了,也伪装不了!

    经过这么一闹,她已经可以百分之百的确定,容瑾西对她的爱,从未消减过。

    他之所以想尽千方百计要将她推给别的男人,大概是因为……

    她想到了他焉哒哒微微凉的男性骄傲!

    对!一定是因为他那方面出了问题,所以他才会通过羞辱她,打击她,推开她这样的方式来给她所谓的终生‘性’福!

    想清楚这一切,夏桑榆的眸色渐渐变得柔和起来。

    她抬手在他的心口处轻轻戳了一下,嗔道:“别装了!我都明白!”

    “你明白什么了?”

    他反手拧住她的手腕,薄情怒道:“自作多情的女人,以后再敢做妖,我饶不了你!”

    一甩手,转身就往门口走去。

    厉哲文冷着脸拦住他的去路:“容先生,我们好意邀请你品酒你不给面子,进来之后你又对知夏动手动脚……”

    “我对她动手动脚?”容瑾西危险的眯了眯墨色眼瞳:“明明是她勾三搭四在诱惑我,你不会连这都看不清吧?”

    说完,再也不看厉哲文一眼,也不听史蒂文等人的挽留,冷煞着面色径直走了。

    夏桑榆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神色已经恢复了平静。

    厉哲文关切问:“知夏你没事儿吧?”

    “没事儿!我心情好得很!”

    她红唇微勾,端起红酒杯轻轻晃悠,着迷的看着酒液在杯壁漾出迷人的涟漪。

    半个小时后,她来到了山庄后面的空旷处。

    保镖阿劲已经早早的等在那里了。

    看见她过来,阿劲上前,恭敬道:“夫人!”

    她若无其事的嗯了一声,压低声音道:“怎么样?得手了没有?”

    “一切都很顺利!容夫人摔倒后,我们派的医生很快就跟着她进了房间,通过羊水穿刺,已经提取到了孩子的DNA!”

    “好!我一定要弄清楚这个孩子到底是不是容先生的!”

    按理说,容瑾西如果出现了功能方面的障碍,是绝对不可能让尤加利怀孕的。

    现在,她很希望尤加利怀的是别人的孩子!

    如果是那样的话,她只需要将DNA检测报告往容瑾西面前一扔,就能借此机会赶走尤加利了。

    当然,前提是她还得尽快搞到容瑾西的头发才行。

    豪华的起居室内。

    尤加利的腹痛症状已经消减了不少。

    她扶着隆起的肚子,不安的问医生道:“医生,我的孩子没事儿吧?”

    “辛亏你摔下去的时候旁边有沙发垫着,只是受了点惊吓,并没有大碍!”

    医生刚刚说完,容瑾西挺括的身影大步走来:“医生,你确定她和孩子都没事儿?”

    医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儿:“真的不碍事!我开些安神保胎的药,她吃个两三次就能够恢复如常了!”

    容瑾西走到尤加利的身边:“还疼不疼?”

    “没有刚才那么疼了!”

    尤加利眼底泛上柔弱的泪光:“瑾西,你一定要帮我出这口气……,是莫思,莫思她想害得我流产!”

    “莫思?”

    在今天的午宴上,他看见过莫思。

    可是莫思表情冷淡,并没有像以往那样瑾西哥哥长瑾西哥哥短的叫着他,缠在他的身边。

    他也就没有主动上前打招呼。

    原以为两人都已经把以前的事情放下了,没想到莫思死性不改,还是容不得他的身边有别的女人!

    他攥紧了拳头:“你放心,我会帮你讨要一个说法的!”

    安慰了尤加利,哄着她睡着,他起身离开了房间。

    此时已经是下午四点过。

    山庄里面的宾客都已经找到了各自的娱乐项目,玩桥牌的玩桥牌,打高尔夫的打高尔夫,喝茶聊天的也都聚在一起闲聊。

    庄园后面有一个绿意葱茏的葡萄园。

    茂密的藤架牵爬得到处都是,层层叠叠的叶片将夏日的阳光阻挡在外,从下面经过的时候,凉意瘆人。

    莫思斜靠在藤架旁边,整容后显得格外漂亮的脸上飘着情动的绯红:“朱先生,你真讨厌,拍我屁股的时候差点被我老公看见!”

    她对面的朱先生面色赤红,还没有从微醺的状态中清醒过来。

    他抬手摸了摸她嫩滑的脸蛋,呵呵笑道:“小狐狸,我今天第一眼看到你就被你给迷住了……,屁股又挺又翘,惹得我心痒痒的,忍不住就拍了两下……”

    说话间,就欺身到了她的跟前,大手也从她的脸蛋滑向了她饱满的胸。

    邪恶的揉搓道:“小騒狐狸,可想死我了……,嘿嘿,今儿我一定要吃到你……”

    “别这样……”莫思半推半就,娇羞道:“当心被人看见……”

    “放心吧,这地方僻静得很,不会有人来的!”

    朱先生说着,捧着莫思的脸就吻了上去。

    莫思哼哼唧唧,软哒哒的斜靠在朱先生身上:“嗯……,轻点儿……”

    男人在这种时候哪里轻得了?

    猴急猴急,手已经探进了她的裙底,直接将她的底裤给扯掉了。

    莫思嘴巴里面嗯嗯啊啊叫得起劲,脸上的神色始终冰冷坚硬,半点儿情动的样子都没有。

    朱先生架起她的一条腿,急不可待的闯了进去。

    “小妖精,小狐狸……,我干——死你……”

    “……”

    莫思配合着他,脸上渐渐有了笑模样:“爽吗?”

    “爽!爽死哥哥了!”

    朱先生的动作很快,脸色越来越亢奋。

    莫思笑意更甚:“其实,我有个秘密,应该早点儿告诉你的……”

    “什,什么?”

    朱先生气喘不匀,抱着她疯狂运动。

    这种时候,哪有功夫听什么秘密啊?

    他只想这样不停的做下去!

    她却咯咯咯娇笑道:“我在法国那边参加了一个同性俱乐部,夜夜笙歌,玩得很嗨……”

    “是吗?以后有机会,我也去法国看看……”

    朱先生额头上沁出细汗,正努力攀上云端。

    莫思在他耳边低魅浅笑,轻声说:“回国之前,我去做了一个HIV检测,是阳性!”

    “H,HIV是什么?”

    朱先生此时精虫上脑,一时竟没有反应过来。

    莫思笑颜如花,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两个字:“艾滋!”

    “啊……”男人瞬间破功,惊叫着从她身体抽离:“你,你有艾滋病?”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我们圈子里很多都有!”

    莫思的笑容比任何时候都要妩媚,她看着朱先生:“不继续做完吗?”

    “臭婊砸!你想害死我?”

    朱先生手忙脚乱的整理裤子,一面还在不停的咒骂:“去他娘的!有病你还出来祸害人……”

    莫思笑吟吟正要回答,一抬眼,突然发现容瑾西一身冷酷的黑色西装,正站在十几步之外的花架前!

    气息森寒,不知道在那里站了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