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45章 大白天,她都快浪到天上去了
    夏桑榆也知道否认不过,便淡定笑道:“十个男人,看上去确实身强力壮龙精虎猛,可是人不可貌啊,他们十个当中,就有四个秒射,还有六个金针菇,我实在没兴趣,便将那六个金针菇送给容夫人挠痒痒了!”

    贵妇以手掩唇,惊呼道:“金,金针菇?那得是多小啊?”

    夏桑榆凉凉一笑:“具体有多小,你就得去问容夫人了,她最清楚!”

    轻描淡写,就把矛头又转到了尤加利的身上。

    尤加利气恨磨牙:“龚知夏,你有病吧?你什么时候把六个男人给我了?”

    夏桑榆优雅的捋了捋肩侧秀发,漫不经心道:“放心吧,我不会把你偷腥的事情告诉容先生的……,都是女人,我知道孕妇到了中后期浴望都会增强……,听说容先生自从你怀孕之后就没有碰过你,欲壑难填,一口吃掉六个金针菇也是可以理解的嘛……”

    “龚知夏,你这个贱人,你刚才在外面嘲笑我的身材也就罢了,现在居然还敢把脏水往我身上泼?”

    尤加利站起身,扑过去就要与夏桑榆厮打。

    夏桑榆叹了口气,从容的避让到一旁,含笑说道:“容夫人,你这肚量不行啊!我好好和你说话,你怎么老想着要动手呢?”

    “贱人!我今天就撕烂你这张嘴!”

    尤加利从小生活在千野庄园,在父亲和千野老爷的呵护下,无忧无虑的长到二十八岁!

    现在,她为了爱情来到晋城,不得不与一帮名媛贵妇厮混在一起。

    论心机与手段,她万万不是夏桑榆等人的对手。

    恼羞成怒之下,她端起手边的酒水就往夏桑榆的身上泼去!

    夏桑榆身形灵巧,见状急忙往莫思身后一藏。

    莫思身形高挑,在前面一挡,这杯酒水就全部都泼在了她的脸上。

    她气得柳眉倒竖,喝道:“容夫人,你疯了吗?”

    “对,对不起!”

    尤加利弱弱道歉,目光却依旧狠狠盯着夏桑榆。

    夏桑榆笑嘻嘻出来做和事佬:“算啦算啦,大家聊天就是图个开心嘛!既然你们都不想再聊了,那咱们去逛花园吧,这望海山庄引进了许多热带花木,漂亮得很呢!”

    说完,带着大家率先就要往花园方向走。

    眼角余光一扫,发现莫思正气急败坏的抽了面巾纸擦脸上的酒水污渍。

    三擦两擦,脸上的妆容被卸掉了许多。

    看上去美如瓷肌的一张脸,上面居然长着好些大大小小的红疙瘩……

    夏桑榆心里一惊,失声问道:“莫思,你的脸……过敏了?”

    莫思连忙以手捂脸,慌乱道:“我,我去一下洗手间!”

    转过身,逃一般往洗手间方向跑去。

    夏桑榆纳闷儿道:“她以前皮肤挺好的啊!”

    一位名媛在旁边搭腔道:“是的呢!她去韩国做过光子嫩肤,那张脸嫩得跟剥壳的鸡蛋似的,平日也十分注重保养……,没想到现在居然长了那么多疙瘩……”

    那些疙瘩夏桑榆刚才也看过,大的疙瘩已经红肿化脓,准确说来,更应该像是某种可怕的脓疮。

    算了,懒得管她!

    夏桑榆带着一帮女眷去花园逛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有侍者过来说开宴的时间到了。

    午宴是海鲜自助餐。

    银质搁架上摆满了各种新鲜的海鲜,冷藏柜里面取出来的极品海鲜居然还是活的。

    四周的高清电子屏上面,正在播放着每一道海鲜从打捞到做成美食的各种工序,精美的画面配上磁性动听的男子解说,颇有几分舌尖上的美食味道。

    在这样的环境下吃饭,是一种难得的享受。

    夏桑榆一手挽着厉哲文的胳膊,一手擎着红酒杯与在场宾客一一碰杯,俨然一副女主人的派头。

    到容瑾西面前,她更是笑语嫣然,媚眼如丝:“容先生,饭后我们安排了一场红酒品鉴会,你可一定要参加哦!”

    容瑾西表情凉淡:“不感兴趣!”

    “容先生还是抽时间参加一下吧,品鉴会上都是晋城乃至整个Z国的首要人物……”

    厉哲文正劝说,夏桑榆轻轻拽住了他的领带。

    她踮起脚尖,抬高精致的下巴迎上他,妖魇笑道:“人各有志,他不去算了。”

    说着,踮起脚尖在厉哲文的下巴上吻了一下:“人家容先生肯定是要陪怀孕的夫人,夫妻情浓,咱们就别强求了!”

    厉哲文坚硬的下巴被她柔软的唇瓣轻轻一碰,心都快要软化了。

    他大手搂过她的腰肢,柔声说:“好!都听你的!”

    他低下头,想要亲吻她蜜一样的嘴唇。

    她却像只俏皮的花蝴蝶,一个轻盈的旋转从他怀里离开了:“嗨,史蒂文先生……”

    他抿了抿意犹未尽的唇,灼热的眼神追随着她的身影,一步不落的跟了过去:“史蒂文先生,来,我敬你……”

    容瑾西深邃难懂的目光看着夏桑榆的背影,端起面前的酒水一口饮尽。

    午饭后,有半个小时的休息时间。

    在这短短的半个小时内,莫思在女眷休息区又弄出了幺蛾子。

    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法子,害得尤加利摔了一跤。

    尤加利是孕妇,如何禁得住这样的恶作剧?

    摔在地上就嚷嚷着肚子疼。

    一帮贵妇手忙脚乱的将她搀扶到休息区,她又哭又闹,嚷着要见容瑾西。

    容瑾西在贵宾区正与晋城几位政要闲聊,听说尤加利在这边出了事儿,连忙起身,急急忙忙去察看情况。

    长长的走廊空无一人,只有他焦急的脚步声踢踏作响。

    迎面走来一位妖娆性感的女人。

    穿着黑色的女士西装,一顶宽大的黑色蕾,丝宽檐帽遮住了她的大半张脸,露出的烈焰红唇显得格外火辣妩媚。

    容瑾西对女人从来就不怎么感兴趣。

    这时候又记挂着尤加利和孩子的安危,对迎面而来的女人更是连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他单手插兜,神色冷然。

    正要擦肩而过的时候,那女人突然红唇染笑,灵巧的小手拉开了黑色的西装上衣。

    衣服里面,竟是一派毫无遮蔽的蓬勃春色。

    娇俏的殷红,诱人的挺立着。

    大胆,露骨。

    这是在诱惑他,也是在挑衅他。

    容瑾西俊脸一沉,目光迅速看向女人宽檐帽下面那张精细描画过的脸。

    “是你?”

    “……”

    夏桑榆红唇微挽,既不回答也不停留,若无其事的合上衣襟,踩着高跟鞋款款离去。

    只留下一阵香风萦绕在他的鼻端。

    两人擦肩而过,只不过短短三无秒的时间。

    对于容瑾西来说,却宛如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该死的夏桑榆,穿成这样是要去见什么人?

    大白天的,她这又是发什么騒呢?

    一想到她外衣里面什么,都没穿,他的心就紧紧揪了起来。

    可恶的女人!

    被我逮到,非好好教训你不可!

    他怒然转身,跟随着夏桑榆的脚步往一个古色古香的宴会场所走去。

    夏桑榆唇角微微挑起一抹得意的神色,容瑾西,我看你还能不能沉得住气!

    透过玻璃的浮光,看到容瑾西面色阴沉正紧紧追来。

    看他那焦急又紧张的神色,还敢说他不在乎她吗?

    她轻声一笑,左转进入了红酒品鉴大厅。

    人影重重,很快就没了她的踪影。

    容瑾西呼吸粗重,被她张狂的举动气得太阳穴突突乱跳,额头上青筋都出来了。

    夏桑榆,你最好别被我逮到!

    不然的话,我也不敢保证自己会做出怎样疯狂的事情来!

    他目光扫视了一圈,正准备进入红酒品鉴大厅,兜里的手机响了。

    他摸出来看了一眼,是尤加利打来的。

    “瑾西……,你在哪儿?我肚子好疼……,疼死了……”

    “尤加利,你还好吧?”

    “我不好……,莫思那女人故意害我摔倒……,呜呜,瑾西,你快点过来吧,我担心咱们的孩子保不住……”

    “尤加利,我……”

    容瑾西左右为难,一时犹豫起来。

    回到尤加利身边,那夏桑榆怎么办?

    她穿成那样,不出事才怪!

    可是如果继续去找夏桑榆,那尤加利和孩子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他的良心只怕一辈子都不会安生!

    他心里纠结得要命。

    闭上愤怒的眼瞳,他强迫自己静下来,静下来……

    听从内心的召唤,他还是决定先找到夏桑榆再说。

    丝竹萦绕的精致雅室内。

    夏桑榆听到了屋外传来的沉重脚步声,红唇不由得挽起了一抹玩味的浅笑。

    她期待的目光看向描金的双排门。

    容瑾西,只要你踏进这扇门,我夏桑榆这辈子就抓定你绝不放手了……

    她心念尚未转完,容瑾西已经砰一声将门踹开。

    他凛然矜贵,面带煞气。

    斯蒂夫连忙起身,标准的英式英语热情道:“容先生,你总算来了,我们大家都在等着你呢!”

    厉哲文也笑盈盈的说道:“是啊!我这里有一瓶1787年玛歌酒庄干红葡萄酒,想要邀请大家品鉴品鉴……,知夏说你要来,还让我们一定要等着你来了再开!”

    厉哲文说着说着,就发现容瑾西的脸上凝着骇人的暴风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