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43章 不仅好看,手感也很好
    容瑾西紧绷的俊脸上,一丝多余的情绪都没有!

    他再次往门口看了一眼。

    硬声道:“还在等什么?动手!”

    “是!”为首的男人像是脱笼的野兽,呲牙咧嘴挤出淫,笑,往夏桑榆身上扑去。

    夏桑榆紧闭双眼,一声惊恐的尖叫从嗓子眼飙出:“不——!”

    房门咚的一声,被一脚踹开!

    “住手!”

    厉哲文手中还捧着那把花束,看清楚夏桑榆的遭遇,他俊脸黑如锅底。

    疾步行来,抓起餐桌上面的餐刀咻一下划出。

    为首男人的胳膊上顿时漫出醒目的红。

    他护在夏桑榆身前,大声喝道:“滚开!都给我滚开!”

    容瑾西紧绷的脸色,在看到厉哲文的时候瞬间松懈了下来。

    时间,掐算得刚刚好!

    这一次,她总该死心了吧?

    他心念急转如电,眼神却始终冰冷:“哟呵,奸夫来了?”

    厉哲文上前两步,挥拳就重重打在容瑾西那张薄情的俊脸上:“混账!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她?”

    容瑾西被这一记重拳打得往旁边踉跄了两下。

    他抬手抹了抹嘴角血渍,冷笑道:“她贱!这些都是她自找的!”

    夏桑榆脸白如纸,紧紧捂着耳朵不愿意再听容瑾西说的任何话。

    够了,真的够了!

    她受够了,也看清了!

    她像是置身在冰窖一般,全身的细胞都在冷栗的颤抖:“哲文,带我走!”

    “好!”厉哲文用桌布将她裹严实,抱起她就准备离开。

    一动之下,手铐发出华啦啦的声响。

    他阴狠的目光看向容瑾西:“钥匙!”

    “过来拿!”

    容瑾西把玩着手中的金色小钥匙,笑得像头残忍的野兽。

    夏桑榆一看到他的笑容,就觉得心头发寒。

    她紧紧攥住厉哲文的手腕:“别去!”

    “没事儿!”

    厉哲文安抚的拍拍她的肩膀:“别怕,我会带你离开的!”

    他走到容瑾西面前,正要伸手去拿钥匙,容瑾西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重重一拳打在了他的俊脸上。

    砰的一声,厉哲文眼前金星乱冒。

    容瑾西阴狠道:“这一拳,还给你!”

    金色的小钥匙从容瑾西的指间弹出,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啪嗒一声落在了地上。

    夏桑榆想要弯腰去捡,却笨拙的连带着身后的椅子一起摔在了地上。

    厉哲文连忙过去,捡起钥匙打开了她手腕上的金色小手铐:“学姐!我们走!”

    他将她抱起,大步往外面走去。

    夏桑榆蜷缩在他的怀里,极致羞辱之下,已经没有勇气再往容瑾西的方向看一眼了。

    她只想尽快离开!

    永远永远,都不想再出现在容瑾西的视线当中了。

    出了主楼大门,她才发现她的保镖阿劲等人全都被人用枪顶住了脑袋,站在靠墙的地方一动也不敢动。

    她秀眉紧拧,一丝疑惑从心头升起。

    难怪尤加利被拖阿劲等人拖出去之后,又能如此嚣张的回来!

    难怪容瑾西看到尤加利被她的人拖走也能淡定如常。

    原来他早有安排。

    院子里面持枪的男人,房间里面准备强爆她的男人,一个个一颗颗,都是被他捏在手里的棋子。

    他早就布好了局。

    从她出机场开始,每一步都行走在他的算计当中。

    航班信息是他透露给厉哲文的。

    他料到她会拒绝厉哲文设在小江南的接风宴,料到她会一刻也不耽搁的往他的容氏公馆来,所以早早就安排好了一切……,目的,是为了让她彻底死心?

    甚至,连厉哲文的及时出现,也都在他精确的掐算当中?

    夏桑榆想到这里,心里忍不住咯噔了一下。

    她从厉哲文的臂弯上抬起头,鼓起勇气往容瑾西的方向看去。

    容瑾西正搂着尤加利,低头亲吻。

    那深情专注的样子,让她心中重新燃起的希望之火瞬间熄灭。

    她垂下眼睫,颓然的将头埋在了厉哲文的肩膀上:“哲文,快点……,我一刻也不想呆在这里了!”

    厉哲文沉声答应:“好!我们马上走!”

    他们一上车,那些持枪的男人也就放过了阿劲等人。

    夏桑榆一走,容瑾西就身体轻侧,结束了和尤加利之间的这个借位吻。

    他的脸色也随之变得森冷冰寒。

    尤加利哀怨的望着他:“瑾西,咱们在一起几个月了,你还是连碰也不愿意碰我一下吗?”

    他眼神极冷的看了她一眼:“这里没你事儿了,上楼去歇着吧!”

    说完,转身就要往外面走。

    尤加利一把抓住他的胳膊:“今天如果不是为了刺激龚知夏,你连午饭都不会和我吃,对吗?”

    “心里明白就好,说破就没意思了!”

    他拂开她的手,颀长的身影大步往外面走去。

    尤加利气得跺脚,冲他的背影嚷道:“既然你这么喜欢她,在意她,为什么不接受她?为什么还要将她推给别的男人?”

    容瑾西峻挺的背影僵了僵,眼底浮起一抹无奈的苦色。

    为什么?

    他连最基本的生理需求都没法满足她,给不了她终生‘性’福,又还有什么资格将她拴在身边?

    厉哲文对她的感情这几年他都看在眼里,远比那个半途出现的哈默丹王子要靠谱得多。

    将她托付给厉哲文,应该是最好的选择了!

    几日后,恰逢周末。

    晋城所有名门贵胄包括容瑾西,都收到了来自厉哲文的邀请函。

    厉哲文在城郊的望海山庄设宴,邀请全城名流参加他为他尚未满月的儿子厉夏举行的两天两夜的欢庆宴。

    到了宴会这天,夏桑榆花了足足三个小时,为自己画了一个美美的妆容。

    厉哲文看到盛装的她,惊艳得抽了一口气:“学姐……”

    她红唇微漾,凉声说:“哲文,别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

    “我知道!”厉哲文喉结艰难的上下滑动了两下,哑声说:“为金宝宝守身一年,一年后,我们开始交往!”

    桑榆叹了口气:“没错!我和你,都亏欠着宝宝……,这一年,就当时咱们对她的致歉吧!”

    她说得冠冕堂皇,在情在理。

    其实,她只不过是想要一年的安全期而已。

    他们说好了,在这一年,只做朋友,绝不跨越友谊线一步。

    至于一年后的事情,谁知道会怎样呢?

    两人正说着,厉哲文的助理过来道:“厉先生,龚小姐,客人已经到了!”

    厉哲文伸出手臂,含笑望着她:“走吧!”

    “好!”她婉约一笑,挽着他的胳膊往迎宾处走去。

    她今天穿着性感的黑色长裙,心形领口镶嵌着精湛切割的钻石,长发侧放在左侧,用一枚优雅灵动的发卡别住。

    熟女与清纯,妖媚与禁忌,足以令任何一个男人想入非非。

    看到尤加利和容瑾西从车上下来,她红唇微挽,笑容如罂粟般邪恶又妩媚。

    “容先生,容夫人,早上好啊!”

    清润动听的声音,高傲,疏离。

    容瑾西神色微动,短短几日,她好像变了不少?

    那十个男人好像并未在她的心里留下任何阴影。

    他对她的羞辱和绝情,她好似也完全忘记了。

    尤加利看了看他的表情,心底不由得又燃起了妒火。

    她将目光看向夏桑榆的胸,讥嘲笑道:“大清早的,龚小姐这么穿,两只荷,包蛋不会冷吗?”

    夏桑榆骄傲的挺了挺:“我冷不冷没关系,你身边的男人觉得浑身发热就行!”

    尤加利侧眸一看,容瑾西的目光果然还落在夏桑榆的身上。

    而且随着她们的谈话,他的视线已经黏在了她的胸上。

    黯黑沉寂的目光,有着不为人察的火苗在跳跃。

    尤加利火气更大。

    她轻哼一声:“龚知夏,你拽什么拽?我看你最多也只是B!”

    夏桑榆从容抿唇,浅笑说道:“容夫人眼力真好!”

    尤加利挺胸:“我也是B!”

    “不能光看大小,还得看弹性和饱满度!”

    夏桑榆挑剔的目光从尤加利身上扫过,评价说道:“你看你,虽然也是B,却跟拍扁了的番茄似的……,连礼服都撑不起……,设计师看到你把这件礼服穿成这样,估计都会气得吐血!”

    尤加利气得脸颊通红:“龚知夏,你,你……”

    她想要反唇相讥,嘲讽夏桑榆几句。

    奈何夏桑榆虽然也是B,可是她瘦啊,骨架纤秀,便显得胸前两团美得像是雪山下连绵起伏的两座玉,峰。

    不要说男人,就连女人看到她轮廓完美的胸部,都会忍不住多看两眼。

    夏桑榆见她气得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心里正觉得畅快得意,却见容瑾西不慌不忙的伸手,将尤加利搂进怀里,宠溺道:“我就喜欢尤加利这样的!”

    一句话,顿时让尤加利一扫颓势,脸上乐开了花:“龚知夏,你看,我家先生就喜欢我这样的!”

    夏桑榆哑然,眼底的亮色也瞬间黯淡了下去。

    是啊,他喜欢,就能抵得过所有了!

    她怔怔然正失神,厉哲文笨手笨脚的学着容瑾西的样子,将她也搂进了怀里:“我也喜欢知夏这样的!不仅看着好看,摸着手感还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