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42章 恭喜,你成功的羞辱到我了
    夏桑榆不屑冷嗤:“若论无耻,谁能比得上你尤加利?你这个冒牌货才应该是最无耻的人吧?”

    “龚知夏,你给我闭嘴!”

    尤加利急得脖子上青筋都迸出来了。

    再说下去,她的身份就该被容瑾西给识破了。

    她扑过去,还想要和夏桑榆动手。

    夏桑榆只淡淡说了两个字:“阿劲!”

    “在!”几名保镖大步过来,拖着尤加利往外面走。

    夏桑榆的目光扫过尤加利隆起的肚子:“轻点儿,别伤着孩子!”

    保镖齐声道:“是!”

    尤加利求救的目光看向容瑾西:“瑾西,瑾西你倒是说句话呀!”

    容瑾西俊朗的眉目陷在一片阴郁当中。

    他冰冷的墨瞳望向夏桑榆:“到底想怎样?”

    “想睡你!”她侧坐在他的身边,细软的小手缓缓撩拨着他的胸膛:“瑾西,别忘了,我才是你的妻子……,我有义务呆在你的身边……”

    “可我爱的人是尤加利!”

    “这话恐怕连你自己也不信吧?”

    她眸色潋滟:“瑾西,咱们重新开始,好不好?我爱你,我不在乎你那方面……”

    他脸色骤然阴寒。

    就好像是一个费尽心思隐藏起来的伤疤,被人给残忍的揭开了。

    她可以不在乎。

    可是他必须在乎!

    他猛地抬手钳住她小巧的下巴,嘲讽道:“看得出来,龚小姐这是发晴期到了!”

    “瑾西……”她的脸色逐渐苍白,咬唇道:“瑾西,你告诉我,我们那么相爱,你为什么要将我推给别的男人?”

    “你是说厉哲文吗?”他邪肆牵唇:“他刚刚死了老婆,而你又是如此饥渴的想要一个男人,你们凑到一起,正好是绝配……”

    “瑾西……”她的声音里面渐渐有了哭音:“一定要这样折磨我你才开心吗?”

    “我折磨你,也是你自找的!”

    他的大手突然从她的衣领滑了进去:“你一直想爬我的床,不就是因为你很贱吗?嗯?很久没碰男人了吧?瞧瞧……,你的身体多敏感啊!”

    他粗暴的揉,捏,尽情的羞辱。

    她气得心口闷痛,身体却在他的掌下不受控制的有了反应。

    她真的是很久没有和他在一起了。

    身上的细胞在他的触摸下,完全都苏醒过来,每一根神经都在可耻的亢奋着。

    想要,真的想要他。

    她脸颊潮红,颤颤道:“瑾西,我……爱你……”

    “是吗?是爱我,还是想要我上你?”

    他神色危险,手上一用力,直接将她摁在了餐桌上:“我把你送给厉哲文,你不愿意?”

    “我是你的妻子……”

    “不!我的妻子是尤加利!”

    他冷然打断了她,撕拉一声,猛地撕开了她身上的裙子:“看在你救过我儿子的份儿上,我今天就满足你!”

    “瑾西……”她希冀的看向他:“你可以了?”

    你可以了?

    这四个字对于容瑾西来说,简直就是赤倮倮的羞辱。

    他的大手钳住她的下颌,唇角漾开诡异的冷笑:“放心,我会满足你的!”

    她还来不及高兴,便感觉到身下唯一的小裤被他粗暴扯走。

    冷空气袭来,她下意识的瑟缩了一下,喉中情不自禁的嘤咛了一声。

    他暴躁的分开她的双腿,大手探入。

    她吓得急忙将双腿交叠夹紧:“瑾西……”

    他邪肆勾唇,在她耳边低笑道:“装什么装?你的身体明明就很想要……”

    她是很想要,可是,她受不了他淬冰的眼神,受不了他嘲讽的语气。

    自尊正在被他无情碾压。

    真的好想甩一个巴掌,然后抬高下巴挺直脊背从他的世界离开啊!

    可是……,她舍不得!

    忍下心底的委屈和难过,她勉强撑笑道:“没错!我爱你,很想要你!”

    紧紧交叠的双腿慢慢分开。

    他眼底冷意更甚,俯身下来,滚烫的舌舔过她的耳珠:“夏桑榆,你真贱!”

    她浑身像有电流淌过。

    异样的酥麻从耳珠传遍了全身。

    “瑾西……”她柔柔的嘤咛:“去卧室吧……”

    “我就喜欢这里!这里刺激!”

    夏桑榆心摇神曳之际,突然感觉到手腕上一凉。

    一柄金色的小手铐,将她牢牢的锁在了椅子上。

    她心里一惊,清醒了些:“容瑾西你干什么……”

    “用最刺激的方法干你,满足你啊!”

    他直起身,眼底燃烧着魔鬼的烈焰。

    她心底升起不好的预感:“容瑾西,你冷静一点,我是夏桑榆,是你的妻子,是曜儿和华庭的母亲……”

    “放心,你的贱样,我不会让华庭和曜儿看到!”

    他抓起餐桌上面的银色小壶,将冰凉的番茄汁浇在她最敏感的部位,阴鸷的笑着,如同地狱的魔鬼:“先润滑一下……,不然的话,十个男人会让你吃不消的!”

    “十,十个男人?”

    夏桑榆脸色大变:“容瑾西你疯了吗?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我没疯!你不是很想爬我的床,很想勾,引我吗?今天,我统统满足你!”

    他用大手将番茄酱均匀的抹在她的身上。

    末了,还用舌头将手指上的酱料一根根舔去。

    阴鸷危险的眼神,让他看上去像是从地狱爬上来的可怖魔鬼。

    夏桑榆眼底漫上恐惧与绝望,挣扎道:“容瑾西,你混蛋!放开我,你快点放开我!”

    “着什么急啊?等你尝够了男人的味道,我自然会放开你!”

    容瑾西深邃的眼神令人忘不到底。

    借着番茄酱的滑腻,他的动作更加丧心病狂:“不是想做磨人的豆浆机吗?呵呵,我今天就如你所愿……”

    “容瑾西,不要……,不要逼我恨你!”

    她的眼泪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她记忆中的容瑾西,是一个占有欲极强的男人!

    他曾经用了许多极端又幼稚的方法来宣布他的所有权,印象最深的一次,是用特殊原料在她的脸上写字,宣布她是他的专属品!

    在爱情面前,他的眼里从来就容不得一粒沙子!

    可是现在,他不仅尽情的羞辱她,还要叫十个男人来糟,蹋她!

    她的心房传来碎裂的剧痛。

    “容瑾西,你真的不爱我了吗?”

    她瑟瑟的问,几乎不敢直视他冷戾如冰的眼神。

    他后退一步,用一种轻薄鄙夷的目光看着她的身体,残忍道:“不爱!你瞧,你这样摆好姿势在我面前,我都没有要上你的浴望……,皮肤不够细腻,身材不够性感,腹部的这些伤疤更是令人浴念全消……,啧啧,凭你这样的货色,居然也想爬上我的床?”

    “够了!别再说了!”

    她眼底泛起猩红,磨牙吼道:“容瑾西,你赢了,你成功的羞辱到我了!放了我,我发誓以后都不会再纠缠你!”

    “我的目的可不仅仅是为了羞辱你!”

    容瑾西沾满番茄酱的手从她的饱满上抓过,留下醒目的红痕。

    他的目光看向餐厅门口走来的尤加利,一扫刚才的森冷残忍,换上了一副温柔宠溺的表情道:“亲爱的,你希望我怎么帮你出气?”

    “出什么气啊?”尤加利扶着隆起的肚子,妖娆笑道:“人家龚小姐远来是客,刚才要吃午饭你不给吃,现在人家想要尝尝男人的味道,你怎么也应该把准备好的十个男人送给她吧?”

    夏桑榆惊恐的看向容瑾西,颤声哀求道:“不要……,瑾西,不要……”

    容瑾西唇角挽起薄情淡笑:“龚小姐别紧张!你先尝尝这十个男人……,如果有中意的,我可以免费送给你,让你带回家慢慢享用,以后你也就不用在我的身上再费心思了!”

    他轻轻击掌,屋外传来男人杂乱急促的脚步声。

    真的有男人!

    容瑾西这是真的要废掉她!

    她心冷如灰,眼眶刺痛几乎要滴出血来:“容瑾西你混账!你敢叫他们碰我,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尤加利呵呵轻笑:“龚小姐,你这就不知好歹了!平常女人想要这样的待遇还没有呢!”

    尤加利,我记住了!

    你想要这样的待遇是吗?

    我夏桑榆今日若不死,一定加倍的将今日屈辱回赠给你!

    夏桑榆根本没有时间想太多。

    房门被撞开,十个身强力壮的男人携带着危险的进犯气息大步走了进来。

    夏桑榆大惊失色,急忙扯过桌布紧紧裹在身上:“不……,不要!”

    容瑾西沉着脸站在旁边,喜怒莫测的目光带着焦灼的情绪,往门口看了一眼。

    尤加利问:“瑾西,你在等什么人吗?”

    他冷然回眸:“没有!”

    尤加利期待道:“那开始吧?”

    他黯黑的眸子看了看瑟瑟发抖的夏桑榆一眼,沉声说:“嗯!”

    尤加利马上转身,兴奋的对那十个男人道:“开始吧!一个一个来,都别急……,都能轮得上……”

    “是!”为首的男人答应一声,先就褪掉了身上的裤子。

    夏桑榆失声尖叫:“不——!救命!救命啊!”

    “叫什么救命啊?”

    尤加利得意的笑道:“这明明是很销魂的游戏,你干嘛搞得好像上刑场一样?”

    夏桑榆极致惊恐之下,求救的目光再次看向脸色冰冷的容瑾西:“瑾西,瑾西你真的忍心毁掉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