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40章 一定要睡服你
    她很激动,拥抱容瑾西的时候,还忍不住踮起脚尖吻上了他的嘴唇。

    然而……

    容瑾西并没有如她预想的那样拥紧她,热烈的回吻她。

    而是表情疏离,伸手将她推开了。

    她心下一沉:“瑾西?”

    他神色冷淡,凉凉开口:“华庭呢?”

    “华庭很安全!”

    她简洁的回答了一句,忍不住又往他面前走近:“瑾西,你怎么了?我们之间的误会不都解释清楚了么?我和厉哲文之间清清白白,什么都没有!”

    他冷然勾唇:“你们的事情,我不感兴趣!”

    “真的不感兴趣?”

    夏桑榆上前两步,贴着他的身体,静静逼视着他的眼睛:“那你刚才看见那个孩子的时候,瞎紧张什么?”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紧张了?”

    容瑾西说着,转身就要走。

    夏桑榆再次主动上前,抬起手臂缠住了他的脖子:“瑾西,你敢说你不爱我吗?”

    “别自作多情,行吗?!”

    他伸手去掰她的手,她却再次踮脚,吻上他凉情的薄唇。

    她熟练的碾磨着他的唇片,热情的小舌撬开他的齿关,滑进他的口腔……

    他僵直的身体轻微一颤,久违的电流传遍了他的全身。

    这种感觉,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出现了。

    他想要她,想要狠狠的贯穿她,彻底的占有她!

    他喉结上下滑动,呼吸急促滚烫:“桑榆……”

    “嗯……”

    她热切回应,调皮的小手更是顺着他隆起的腹肌游弋向下,在他还来不及阻止的时候,轻车熟路的探向某个隐秘的地方!

    没有预料中的坚挺和滚烫!

    软软的,凉凉的。

    失望刚刚涌上心头,她便被他猛地推开:“不知羞耻!”

    她毫无防备,以一种狼狈的姿势摔在了身后的沙地上。

    保镖阿劲和容瑾西的随从刚才看到他们夫妻二人久别重逢,都识趣的背转过了身子。

    这时候听到她落地的惊呼声,才都转头看了过来。

    “夫人你怎么了?”

    阿劲急忙上前:“你没事儿吧?”

    “我没事儿!”夏桑榆坐起身,脸色灰败的看向对面的容瑾西,别有所指的说道:“有事儿的应该是容先生吧?”

    容瑾西被千野加藤的一盏明前茶害得一直都不能正常渤起。

    他也因此变得格外敏感,格外易怒。

    本来想小心翼翼的瞒着夏桑榆,没想到还是被她给发现了。

    他俊脸紫胀,冷声喝道:“夏桑榆,我们之间已经结束了!我现在爱的人尤加利,我和尤加利已经有了自己的孩子……”

    “那你还万里迢迢来这荒岛做什么?”

    夏桑榆站起身,鼓起勇气再次往他面前走去:“瑾西,你别欺骗你自己了!我知道你心里爱的人是我,不然你也不会来这荒岛了……”

    “自作多情!”他不屑冷嗤:“我是来找我儿子的!”

    转过身,带着十几名随从大步往死士营的方向走去。

    夏桑榆看着他的背影,想起刚才摸到的软软凉凉的某处,眼中闪过重重疑惑。

    如果瑾西真的是生理方面发生了病症,那尤加利怎么可能会怀上他的孩子?

    可是,如果他的生理方面没有问题,那他为什么会没有丝毫反应?

    他刚才明明是想要她的啊!

    保镖阿劲在旁边低声问道:“夫人,你还好吧?”

    她长长叹了口气:“我没事……,走吧,先回去……”

    回到死士营,日头已经开始西沉了。

    充满活力的孩子们在尘土飞扬的训练场腾跃滚爬,像一只只生命力旺盛的小野兽。

    夏桑榆心境荒凉,沿途好几个孩子亲热的叫她桑榆阿姨,她都没有反应。

    进屋刚刚将孩子放下,千辞怯怯的走了进来:“桑榆阿姨!”

    夏桑榆揉着胀痛的太阳穴,恹恹问:“有事儿吗?”

    千辞从身后拿出一只小奶瓶:“华庭哥哥让我把这个给你送过来!”

    桑榆看了看奶瓶里面的奶白色液体:“这是什么?”

    “狼奶!”千辞道:“塔图叔叔前两天从丛林中抓回一只母狼,母狼下崽不久,乃水足……”

    千辞看了一眼床上的小婴孩儿,又将奶瓶往她的手边递了递:“桑榆阿姨你就收下吧,图图这两天就是喝的狼奶,没毒……”

    夏桑榆脸色冷淡:“容华庭呢?他怎么不亲自来?”

    “他害怕你责骂他!”千辞怯怯的看了她一眼,低声道:“桑榆阿姨,你别怪华庭哥哥……,华庭哥哥是好人,如果不是他帮我,我早就死了……”

    “你不用替他说好话!你告诉他,如果还认我这个娘亲,就让他亲自过来!”

    夏桑榆板着脸,将千辞从房间里面推了出去。

    她心情差到快要爆炸,连晚饭都没心情吃。

    一个人困在房间里,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照顾这个嗷嗷待哺的孩子,不知道应该怎么驯化冷血腹黑的小华庭,更不知道怎么面对忽冷忽热的容瑾西……

    半夜的时候,四周万籁俱寂,她却翻来覆去睡不着。

    拉开了房门,她刚刚走出去,席地而坐的塔图就站了起来:“主人!”

    她讶然道:“这么晚了,你怎么不回去睡?”

    塔图语气坚决:“保护你!”

    她心里淌过暖流,现如今众叛亲离,没想到守在身边的人,会是塔图。

    她叹了口气:“容先生住在哪里?”

    塔图抬手往南边儿指了指:“在那边!以前陈师父住的房间!”

    “好!我知道了!”

    她大步往前走。

    塔图就不紧不慢的远远跟在她身后,沉默,隐忍,忠诚。

    容瑾西的房门外面,有一名随从在值守。

    看见夏桑榆过来,那名值守的随从连忙上前,神色恭敬正要见礼,后颈突然一麻,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夏桑榆看了塔图一眼,对他做了一个夸赞的手势。

    他便乐得咧开嘴唇,开心的笑了。

    容瑾西睡得并不安稳。

    梦里面,每一个镜头都是夏桑榆。

    “瑾西,瑾西……”

    她穿着薄如蝉翼的纱裙,赤足朝他本来,足踝上的铃铛发出叮叮当当的清脆声响。

    “瑾西,你冷吗?”

    她伸出柔软的双臂,藤蔓一般缠上他的脖子:“瑾西,让我来温暖你吧……”

    她的身体好软,好香,带着他最喜欢的清香。

    她踮起脚尖吻他的嘴唇:“瑾西,你喜欢我吗?”

    “喜欢!”

    “我就知道你是爱我的!”她的小脸漾开动人的笑靥:“那你抱抱我!”

    “好!”

    他抬起沉重的双手,想要将香软的她拥入怀中。

    却见一柄锋利的匕首直接刺穿了她的心脏。

    鲜红的血染红了她白色的纱裙,染红了她足踝上的铃铛。

    他大骇:“桑榆,桑榆……”

    惊叫着醒过来,一睁开眼睛,对上的正是夏桑榆那双明亮清澈的眼眸。

    他余悸未消,伸手将她一把揽进怀里:“桑榆……”

    他低低喘着,头发和睡衣都被冷汗润湿。

    她抬手抚了抚他惊悸的脸颊,柔声问:“做噩梦了?”

    容瑾西怔怔凝视她片刻,猛地将她从怀里推开:“谁让你进来的?”

    “怎么?你的房间,什么时候成我的禁区了?”

    她眼神魅惑,软软偎进他的怀里,手指在他坚实的胸膛上缓慢画圈。

    “别忘了,你还是我法律上的老公……,你有责任满足你的妻子……”

    他眼神黯沉莫测,低声喝道:“夏桑榆,你给我出去!”

    “我不出去!”

    她变本加厉,柔软的手指慢慢捻揉着他胸前的红豆:“我想好了,今天晚上,我要做磨人的豆浆机……”

    “啥?”他没听清。

    她坏笑着在他的嘴唇上面啄了一下,语速缓慢的说道:“我说,我今晚要做磨人的豆浆机……”

    “不都是做磨人的小妖精吗?”

    “我不,我就要做豆浆机!”

    她眼神挑,逗。

    坏坏的小手再次探向了他的男性骄傲。

    依旧是焉哒哒的,微微发凉。

    他俊脸骤沉,弓起腿,直接将她从床上踹了下去:“别碰我!”

    她啪嗒一声,摔在了地上。

    他气哼哼坐起,扯过被子遮住性感结实的胸膛:“夏桑榆,我真没想到你是这样不自重的女人!”

    她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晕过去了?

    “夏桑榆?桑榆?”

    他语气里面多了些慌乱,连叫了好几声她都没有反应。

    看上去,是真的晕倒了。

    他想了想刚才踹出去的那一脚,确实有些用力过猛。

    而且她腹部被小华庭刺伤的事情,晚饭的时候小华庭已经对他坦白了。

    他眼底涌上强烈的不安和自责,连忙下床将她从地上扶起:“桑榆?桑榆你醒醒!”

    她紧紧闭着眼睛,不醒不醒我就不醒!

    你不是不爱我吗?

    既然不爱我,干嘛还担心得声音都发抖了?

    哼!口是心非的家伙,今天晚上我一定要睡服你!

    容瑾西将她放在床上,正准备察看她的腹部有没有被踹伤,她却手脚并用,像条八爪鱼一般缠上他的身体,将他猛地拉近。

    那双美丽的明眸就那么定定望着他,缓缓说道:“瑾西!我知道你有些障碍!没关系,我们好好配合,一定可以像以前一样……”

    他俊眉紧锁:“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我可以帮你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