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39章 奸夫的?
    “他要出来了?”金宝宝被烟灰糊得黑一块乌一块的脸上,露出期待的神色:“等我生下他,我是不是就能瘦了?我以前身材很好的……”

    夏桑榆看了看她脂肪堆积的腹部,着急问道:“宝宝,你现在先别想你的身材……,你用心感受一下,你能感觉到他在里面动吗?你能感觉到你的子宫在收缩吗?”

    “没有!我什么都感觉不到!我就是累……,好累好累……,浑身没劲!”

    “累?累可不行啊……”

    “桑榆,我没生过孩子……,你帮帮我吧,你告诉我现在应该怎么做?”

    金宝宝紧紧抓住夏桑榆的手,就像是抓住救命的稻草。

    夏桑榆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这里是四面隔绝的荒岛,没有医生,没有必要的医疗设施,就算金宝宝侥幸将这个孩子生下来,只怕也活不下去!

    她让孩子们全都背过身去。

    然后她分开金宝宝肥胖硕大的双腿,蹲下去看了又看。

    “金宝宝,你有没有感觉到肚子疼?”

    “肚子不疼……,被烧过的地方疼……”

    “……”夏桑榆绝望的在她身边坐下来:“宝宝,这个孩子,只怕是生不下来……”

    “不行!请你一定要帮我把他生下来……”金宝宝声音减弱,竟是晕了过去。

    她还在不断出血,将身下的沙子都润湿了。

    但是半点儿要生孩子的动静都没有。

    因为肥肉太多,连胎位都看不到。

    照这样下去,孩子肯定是生不下来的。

    夏桑榆气得额头上冷汗直冒,脑子里面想起了自己生孩子的两次经历。

    第一次,乔玉笙用手术刀在她的会,阴处各种横切,竖切,最后开腹才取出了曜儿。

    第二次乔玉笙更加残忍,直接用一柄尖刀切开了她的子宫,将尚未足月的华庭取了出来……

    可是,她不是乔玉笙!

    她没法面对血淋淋的开腹取子……

    塔图和孩子们带着大把大把的治疗烫伤烧伤的草药回来了。

    把草药往金宝宝身上敷的时候,金宝宝醒了过来。

    “桑榆……”

    “我在!宝宝,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腹痛?有没有宫缩?”

    “我就是感觉好累……”金宝宝抓住了夏桑榆的手腕:“桑榆,帮我把这个孩子取出来吧……,取出来我就不用这么累了,我就会变瘦了……”

    “不行!”桑榆断然道:“取出来你就没命了!”

    “不取出来,我也活不成啊……”

    金宝宝的眼底泛起泪光,望着夏桑榆断断续续的弱声说道:“桑榆,请你帮我把孩子取出来吧……,替我把孩子带回晋城交给厉哲文,请转告他,我从未后悔爱过他……,就算他心里爱的人一直是你,我也不后悔爱他一场……,我没有别的什么给他留下,就只有这个孩子……”

    “宝宝……”夏桑榆被戳中泪点,声音也哽咽起来:“宝宝,你别这样说……,你振作一点……”

    旁边的塔图道:“主人,她好像死了!”

    “死了?怎么可能?”

    刚刚还在和她说话呢,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死了?

    “宝宝!金宝宝?”

    夏桑榆唤了两声,见她一动不动没有丝毫反应,便又到她的身边,伸手探了探她的鼻息。

    果然没有丝毫呼吸吐纳的气息。

    她又去听金宝宝的心跳。

    隔着一尺多厚的脂肪,她自然是什么都听不见。

    而这时候,金宝宝身下的血也像是流尽了一般,慢慢的,无血可流了。

    再耽搁下去,她肚子里面的小宝宝肯定就没命了。

    夏桑榆紧抿嘴唇,斟酌一番后,下了决心道:“塔图,刀!”

    塔图从腰间拔出一柄锋利的匕首:“主人,我来!”

    夏桑榆讶然道:“你来?你知道我要干什么吗?”

    “知道!取孩子嘛!”塔图视线低垂,隐约有些愧意:“四年前,乔玉笙从你身体里面取华庭,我在旁边看着,有经验!”

    他不仅亲眼看过乔玉笙取华庭,还曾经在丛林中‘帮助’母兽生过小兽。

    那时候他还是墨尔庄园丛林中的守墓人,心智和心性都还处于混沌懵懂期,整日呆在丛林也无聊得很,不仅喜欢将角马身上的皮剥掉半张露出血淋淋的骨肉来吸引饿狼,也喜欢在看到母兽挣扎着生小兽的时候,用刀子剖开母兽的腹部,察看里面的端倪……

    现在金宝宝已经死了,他操作起来更是毫无心理压力。

    几分钟之后,一个异常袖珍小巧的孩子被他双手取了出来:“主人,你看!”

    “这么小?”

    金宝宝胖得都没了人样,没想到孕育出来的孩子会瘦小成这样。

    夏桑榆小心翼翼的捧着这个孩子,担忧的说道:“怎么弱小,不知道能不能活啊……”

    话刚刚出口,已经‘死’去的金宝宝突然抬手抓住了她的衣角:“桑榆……”

    “宝宝?”夏桑榆惊愕道:“你,你还活着?”

    “若我不装死,你又怎么会动手帮我取孩子?”

    金宝宝的目光落在她手中的孩子上,一缕母爱的异彩从她眼底划过:“这……就是我和哲文的孩子?”

    “是的,是你和哲文的孩子!”

    夏桑榆将孩子碰到她的面前:“你看虽然很弱很小,可是他长得很漂亮……”

    “是啊……,长大了,肯定像他的父亲……”

    金宝宝眼睛里面的异彩稍纵即逝。

    她眼神黯然,瞳孔也慢慢涣散:“桑榆,我就把他拜托给你了,请你……一定要带他回晋城,带他回到他……父亲身边……”

    说完,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安静的合上了眼睫。

    夏桑榆连忙唤道:“宝宝,宝宝你快醒醒……,你别再骗我了,我知道你没死……”

    金宝宝一动不动,不管她如何呼喊,连眼睫毛都不曾有丝毫颤动。

    塔图在旁边道:“主人,这次她是真的死了!”

    “她没死!她装死就是为了逃避责任,就是想要把这个孩子扔给我……”

    夏桑榆趴在金宝宝的耳边,大声说道:“金宝宝!别装了!你再不醒过来,我就将你扔进火堆里……”

    金宝宝还是一动不动。

    她又道:“你再吓我,我就将你的儿子也扔进火堆里!”

    金宝宝还是一动不动,身上的肥肉因为失去了力气而更加瘫软松垮。

    这一次,她是真的已经死了!

    夏桑榆看了看怀里弱小的孩子,心烦意乱得很。

    她用外衣裹住孩子,站起身往死士营的方向走去。

    塔图跟上来问道:“主人,她的尸体呢?”

    她黯声说:“烧了吧!”

    “是!”塔图答应一声,对那帮呆立的孩子道:“去!再去捡些木材回来!”

    夏桑榆抱着孩子来到海边,用澄蓝的海水帮他清洗身上的血污。

    小小的婴孩儿,柔弱得令人心疼。

    除了刚刚取出来的时候哇啊哇啊的啼哭过两声之外,其余时间一直都很安静。

    夏桑榆将他的双腿浸入水中,他居然还欢快的蹬了蹬,双手也跟着扑打起来。

    随着他扑打的动作,夏桑榆明显的感觉到手上的份量轻了些。

    她心念一动,赞道:“阿劲你看,这孩子一生下来就识水性呢!”

    保镖阿劲的注意力却并不在孩子身上。

    他举着望远镜,右手调整着焦距,正全神贯注的看向海面。

    夏桑榆站起身:“看见什么了?”

    保镖道:“一艘游轮……”

    “是咱们的游轮?”桑榆惊喜道:“阿执来接咱们了?”

    “不是!这不是咱们的游轮!”

    这艘游轮比他们那艘明显的要高大许多,豪华许多。

    白色的船体如同一座庞然大物,乘风破浪,正往这边快速行来。

    夏桑榆接过望远镜看了看,高兴的说道:“是往咱们这个方向开过来的……,咱们有救了……”

    保镖也很高兴:“是啊!只要能到最近的码头,咱们就好办了!”

    夏桑榆抱着孩子,站到最高的礁石上面冲游轮远远挥手:“嗨……,这边……,救救我们……”

    游轮发出长长的汽笛声,回应她的呼救。

    十多分钟后。

    游轮停靠在浅水区,长长的机械阶梯伸过来,尾部就搭在夏桑榆刚刚站过的巨大礁石上。

    男人峻拔颀长的身形沿着阶梯一步步走来,尊贵俊朗,宛如天神。

    深邃的墨色眼眸漾着异样的光亮,唇角淡笑令人心神俱荡。

    夏桑榆的心猛地怦然跳动:“瑾……西?”

    他直接跃过最后几级阶梯,从上面跳了下来。

    灼热的目光从她的脸上扫过,最后落在了她怀里的孩子身上:“谁的?”

    她脱口道:“厉哲文的!”

    “嗯?”墨瞳微眯,透露出危险的信号:“奸夫的?”

    “不不不!”夏桑榆连忙将孩子交给保镖阿劲,然后解释说道:“是厉哲文和金宝宝的孩子!金宝宝死了,她临终之前把这个孩子托付给我,让我无论如何也要把孩子带回去交给厉哲文!”

    容瑾西俊眉微蹙:“难怪这么丑!!”

    他眼神炙热滚烫,面对夏桑榆,始终没有更近一步的动作。

    夏桑榆等了片刻,见他没反应,便主动上前,张开双臂紧紧拥抱了他:“瑾西!能见到你真的太好了,你知道吗?我找到我们的儿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