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38章 无辜的小模样
    木屋本来就易燃,又处于风口,火借风势,木屋已经完全被火海吞噬了!

    夏桑榆惊恐的看着跃起几米高的火蛇,嘶声唤道:“宝宝!金宝宝!”

    金宝宝胖成了一坨巨大的肥肉,连起床排泄都成困难,更别说在火势起来后从木屋里面逃生了。

    也就是说,金宝宝现在还在火海当中。

    夏桑榆不敢怠慢,连忙对身后的保镖道:“阿劲,快救火!”

    “是!”

    快艇上有大圈大圈的塑料管子,牵过来正好可以用海水灭火。

    夏桑榆大声指挥道:“这边!这边才是金宝宝的卧室!”

    金宝宝那么胖,根本没法从这间屋走到那间屋。

    所以,最好的办法是先把卧室这边的大火扑灭。

    夏桑榆也没有闲着,找到一把手柄断了的铁锹,铲起细密的海沙就往燃烧的火势扬洒。

    一铲子又一铲子,沙子灭火的效果好像比水还要好些。

    几分钟后,她仿佛听见火堆里面传来金宝宝弱弱的呼救声:“救命……,救命呀……”

    “她还活着!快,继续灭火!”

    夏桑榆挥汗如雨,更加卖力的扬沙。

    小华庭一直在旁边冷眼看着,这么大的火势,在他眼里竟是激不起丝毫涟漪。。

    这时候听说金宝宝还活着,他眼底戾气翻涌,上前一把就攥住了夏桑榆手里的铁锹。

    夏桑榆极冷极严厉的看了他一眼:“放手!”

    “我不!”他倔强的扬起下巴:“她出卖了我!该死!”

    “果然是你!”夏桑榆痛心的看着他:“华庭,金宝宝就算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可她罪不至死!更何况她肚子里面怀着足月的宝宝……”

    “我不管!我就是要她死!”

    华庭攥着她的铁锹用力猛拽:“娘亲你别救她!咱们走吧,咱们回晋城去……,爹地和曜儿哥哥还在家里等着我们呢……”

    她怒目喝道:“不行!”

    她抬手猛力在华庭的肩膀上推了一把:“她有个三长两短,我饶不了你!”

    华庭往后面倒退两步,仰跌在柔软的沙地上。

    看着娘亲疯了一般的扬沙灭火,他的眼底也慢慢凝起一些坚固冰冷的东西。

    站起身,拍拍身上的沙土,他往死士营的方向走去。

    夏桑榆看着他冷煞的背影,心头涌起强烈的忧虑和担心。

    这孩子,心肠太狠,手段太毒了!

    将来长大了,只怕会是个祸害?

    她的视线还没收回,便看见塔图带着孩子往这边急急走来:“怎么回事儿?哪里燃火了?”

    夏桑榆眼神一亮,忙道:“塔图!这边,快来救我!”

    “是!”

    铁塔带着一帮孩子,很快就加入了灭火的阵营。

    几分钟后,熊熊火势被扑灭,木屋变成了一大堆冒着黑烟的残檐破壁。

    金宝宝痛苦的哼哼声,从卧室位置一大堆滚烫的木炭下面传出。

    “宝宝,宝宝你别害怕,我这就救你出来!”

    夏桑榆抬步就想要上前。

    塔图急忙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主人!我去!”

    说完,也不等夏桑榆的同意,大步过去,用粗糙耐磨的大手把滚烫的木炭扒拉开,从里面将金宝宝吃力的抱起。

    金宝宝实在太胖了。

    塔图拥有能够与鳄鱼肉搏的力量,抱起她的时候也还是忍不住踉跄了几下。

    最重要的是她身上肥肉太多,他粗壮的胳膊搂都搂不住,那些油腻腻的肥肉不停的往下滑……

    夏桑榆连忙让孩子们腾出一片空地:“塔图,把她放在这里!”

    “好!”塔图放下她的时候,竟被她超级肥胖的身体带着往地上跪扑了下去。

    他重重的叹了口气:“好沉!”

    夏桑榆顾不上安慰他,扑过去问金宝宝道:“宝宝,宝宝你还好吧?”

    金宝宝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了。

    头发还在嘶嘶冒着黑烟。

    原本裹在她身上的薄毯已经被烧得连一根纱都不剩了。

    白花花的肥胖身躯上,遍布着火烧后的燎泡。

    有些地方皮开肉绽,露出刺目的腥红,看上去怵目惊心,十分骇人。

    夏桑榆上上下下把她检查了一遍,发现并没有伤到要害,这才长长松了一口气。

    她脱下身上的外衣,替金宝宝遮住害羞的位置:“宝宝你别害怕,都只是皮外伤,不会有事儿的……”

    金宝宝仰面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息道:“桑榆,我,我好累……”

    “我知道你累!你先别动,我这就安排你上游轮……”

    夏桑榆站起身,又对身旁的塔图道:“塔图,你去找些缓解烫伤的草药……”

    “好!”塔图答应着,马上就要动身去丛林。

    桑榆急声又道:“带几个孩子在身边吧,多找一些!”

    金宝宝这么胖,草药少了肯定敷不过来。

    夏桑榆安排了塔图,转身就又对保镖道:“阿劲,你让他们把游轮靠近过来!我们必须得赶快送她去医院!”

    保镖道:“是!我马上给阿执打电话!”

    夏桑榆又把目光看向不远处的那群孩子。

    这群孩子都没有见过如此肥胖的人,也从来没有见过大活人被烧成这样,看金宝宝的眼神像是看怪物一样。

    这时候他们都站在不远处,三三两两围成一团,神色惶然的低声议论着什么。

    桑榆的目光扫视了一圈,终于在偏西方向的大礁石后面,发现了小华庭的身影。

    她忍着怒气,踩着绵软的细纱走了过去。

    刚刚走近,便听见小华庭不悦的声音责道:“怎么回事儿?让你帮着办这么点儿小事儿你都办不成?”

    绮语站在他的对面,愧疚的低头说道:“对不起!是我没有把事情办好!我按照你的吩咐,等你们走了之后就点燃了小木屋,我只是没想到你们会回来……”

    “你说吧,现在应该怎么办?”小华庭稚气的声音,却有一种气势上的威压:“这事儿绝不能让我娘亲知道!我不能让她觉得我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

    绮语道:“华庭你放心!我这就去找桑榆阿姨,就说这都是我一个人干的,与你没有任何关系!”

    绮语说完,抬起了头。

    视线所及,看见的却是桑榆阿姨那张冰冷愠怒的脸。

    她心神一乱,失声道:“桑,桑榆阿姨……”

    小华庭惊愕转身:“娘亲?”

    夏桑榆气得心口作疼,强压怒气冷笑道:“行呀容华庭,没想到你还有小帮凶!”

    小华庭慌乱道:“不是的……,娘亲你听我解释……”

    绮语连忙上前,红着眼眶着急的说道:“桑榆阿姨,你别怪华庭!这一切都是我干的,和华庭没关系!”

    小家伙,带着眼泪说谎,跟真的似的。

    夏桑榆差一点就要相信她了!

    可是刚才的话,她一字不漏全都听见了。

    她冷冷轻嗤:“行了绮语!这里没你什么事儿了,你先下去吧!”

    “桑榆阿姨,求求你了,你别怪华庭……”

    绮语漂亮的眼睛盈上了晶莹的泪花,衬得她那张被毁容的脸也不那么难看了。

    她走到夏桑榆面前,咚一声就跪了下去:“桑榆阿姨,这事儿真的和华庭没关系!是我前段时间听说了华庭的遭遇,心里替他气不过,所以等着你们走了之后,去小木屋放了一把火,想要替他报仇……,桑榆阿姨,你别怪华庭行吗?他被金宝宝带到这岛上之后,吃了很多苦……,你别怪他……,他和这些事情真的真的没关系……”

    小家伙声泪涕下,童声稚语,无辜的小模样,让夏桑榆的心都软了!

    如果不是刚才偷听到了他们之间的谈话,她真的就信了!

    可是现在,他们这点儿小把戏,只会让她觉得小华庭的罪孽更加的不可饶恕。

    阴霾笼上她的眉眼,正准备厉声呵斥小华庭,保镖阿劲往这边急匆匆跑了过来:“夫人!夫人!”

    她秀眉轻拧:“又怎么了?”

    “我刚刚给阿执打了电话,他说游轮上燃料不足,刚才得知咱们返回岛上了,他便叫人驾驶游轮去码头添加燃料……”

    “要晚点才能到是吗?”

    “不是!是来不了了!他往码头添加油料的途中,游轮出了故障,抛锚了……”

    “抛锚了?来不了了?”

    夏桑榆揉着胀痛的太阳穴道:“那咱们怎么办?金宝宝怎么办?”

    “他通知了租赁游轮给咱们的公司,估计再过个两三天,就能修好了……”

    两三天?

    她等得,只怕金宝宝等不得吧!

    正焦头烂额,一个孩子往这边快步跑来:“桑榆阿姨,不好了,那个胖女人出血了!”

    夏桑榆一件事情还没处理好,又继而连三的冒出这么多事情来。

    轻重缓急权衡了一下,还是决定先去看看金宝宝。

    金宝宝的血,是从双腿之间流出来的。

    夏桑榆心惊胆战:“宝宝,你这是……要生了?”

    金宝宝浑身像是被架在火堆上烧烤一般刺痛难忍,闻言迷迷糊糊反问:“生什么?”

    “当然是生孩子啊!”

    “哦,孩子啊……”

    金宝宝恍惚苦笑:“我都差点忘记肚子里面还有一个孩子了……”

    桑榆急得鼻尖上汗水都沁出来了:“现在怎么办?这里没有医生也没有助产士,你能不能把他生下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