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37章 她出卖了我
    夏桑榆站在靠近窗口的位置,依旧被熏得想要作呕。

    如果不是看在和厉哲文有几分交情的份儿上,她真的不想管已经自暴自弃不能节制的金宝宝。

    对金宝宝的朋友之义姐妹之情,已经随着金宝宝将华庭交给詹姆斯而消失殆尽了。

    金宝宝睡眼迷糊,懒洋洋问道:“你说什么?”

    她叹了口气,又道:“我要回晋城了,你怎么办?是继续留在这里,还是跟我们一起走?”

    “我不走!”金宝宝用手费力的搬动了一下肥腻松垮的肚子:“我走不动!”

    “你真的不走?”夏桑榆拧眉问道:“你宁愿在这木屋里面混吃等死,也不愿意回到厉哲文的身边?”

    “詹姆斯说过,过几天会带着助产士和厉哲文一起过来看我……”

    “别想着詹姆斯了!”夏桑榆凉声道:“詹姆斯已经死了!”

    “死了?”金宝宝浑身肥肉一颤:“你说詹姆斯死了?这怎么可能?”

    “你都能胖成这样,这世上还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夏桑榆悲哀的看着她:“你想清楚,如果要跟着我们一起走,我就叫人帮你安排,如果不愿意走,你就准备死在这木屋里面吧!”

    “夏桑榆你咒我?”

    “我没有咒你,我只是说了实话!”

    夏桑榆捏着鼻子,小心的避开地上流淌的秽物,走过去翻看了一下那只巨大的纸箱子:“这里面的食物应该还够你吃个三五天,三五天之后你吃什么?你这么胖,连门都出不来,不是等死是什么?”

    “詹姆斯会派人给我送吃的……”

    “我说过,他死了!来不了了!死士营那边连师父都跑光了,孩子们也都好几天没有东西吃了!”

    夏桑榆拔高音量,不耐烦的说道:“你走不走?不走我可就走了!”

    “不走!”

    金宝宝刚刚说出这两个字,夏桑榆已经转身出了房门。

    比猪圈还脏污的地方,住着一个看不清局势的自暴自弃的蠢女人,夏桑榆也懒得再费唇舌之力了。

    木屋外面,小华庭和塔图等人还在等着他。

    见她出来,小华庭上前道:“娘亲,谁在里面?”

    她叹了口气:“一个无药可救的女人!”

    “是……乔玉笙吗?”

    “不是!是金宝宝!”

    “金宝宝?”小华庭的眼神中有凌厉锋芒一闪而过:“她出卖了我!”

    “她……可能是身不由己吧!”

    夏桑榆不想看到恨意爬满他眼瞳的样子,岔开话题道:“好了!不管她了!我们回去吧!”

    牵着小华庭的手,往死士营那边走。

    小华庭回头往那座木屋看了一眼,眼底有杀气暗涌。

    死士营这边,绮语千辞等孩子都眼巴巴的盼着他们。

    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身形壮硕高大的塔图在他们眼里简直就是高大光辉得如同万能的神。

    一看见他们的身影,孩子们就嗡涌上前。

    “塔图叔叔,我们今天吃什么?”

    “塔图叔叔,你今天还会带我们去丛林捕猎吗?”

    “我们好饿……”

    “我也好饿……,塔图叔叔,我们以后就跟着你了……”

    塔图从来没有被人如此爱戴和依赖过。

    他坚硬冰冷的眼瞳不知不觉变得柔软起来:“好!只要有我在,你们就能活下去!”

    他这话一出,孩子们更是欢喜雀跃。

    塔图对夏桑榆道:“主人,我带他们,去找吃的!”

    桑榆点了点头:“嗯!你问问孩子们,愿不愿意跟着咱们一起离开这里去晋城……”

    “我们愿意!”几个孩子围拢过来:“阿姨,我们都是无父无母的孤儿,我们愿意跟你们去任何地方!”

    只要能给他们饭吃,能让他们活命就成。

    夏桑榆与这帮孩子本来素不相识,只因为华庭的缘故,对他们便也多了几分怜爱和悲悯。

    当下便让塔图带着孩子们去丛林里面捕获猎物,她则让保镖安排回晋城的事情。

    要带着几十名姓名不祥,身份不祥的黑户孩子回晋城,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桑榆想,先尽力办吧,实在办不成,就只能将他们移交给当地福利院了。

    傍晚的时候,塔图带着孩子们满载而归。

    火堆旁边,孩子们吃着烤肉,喝着肉汤,一个个笑得像是不知人间烦忧的天使。

    小华庭安静的坐在夏桑榆的身边,低声问道:“娘亲,你伤口还疼不?”

    “不疼了!”她将他往怀里轻轻揽了揽:“一点儿也不疼!”

    只要能够和华庭母子相认,她受再多的伤,吃再多的苦也是值得的!

    三天后,保镖回话,说是根本没法带这么多孩子回晋城。

    从澳大利亚到Z国,涉及各种跨境手续和关卡,几个人的手续好办,几十个没有成年的孩子跟在一起,想要回晋城根本就不现实。

    夏桑榆和华庭还有塔图商量再三,最后还是决定把这帮孩子留在岛上,由塔图带着他们暂时先从丛林中获取食物。

    等到桑榆回到晋城之后,会安排人每过一周就往岛上送食物和淡水,还有衣物和玩具,到时候还可以派送几名中英文教师过来!

    一直供养他们长大,能够自力更生为止。

    动身的前一夜,塔图跪在夏桑榆脚前,郑重道:“主人,塔图这条命是你的!以后,塔图的每一天,都是为你而活!”

    “塔图,你的命是你自己的,你不用为任何人而活!!”

    夏桑榆伸手扶他:“这次真的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和华庭之间的误会根本没法解除……”

    塔图给她重重叩了一个头,这才起身。

    次日一大早,是夏桑榆和华庭离开荒岛的日子。

    一大早,夏桑榆便带着华庭坐快艇破浪前行,打算到水域较深的地方弃快艇再上游轮。

    游轮会带着他们到最近的码头。

    码头上面有她的保镖在等着,接上他们就可以直奔机场,十多个小时之后,就能到晋城了。

    保镖在前面驾驶快艇,她抱着华庭坐在后面。

    华庭面色阴郁,一路上都没怎么说话。

    她低头吻了吻他咸湿的头发:“华庭,你是舍不得你的小伙伴吗?”

    华庭闷闷道:“我舍不得图图……”

    她揉了揉他的小脑袋,闻言劝道:“别担心,千辞和绮语会照顾好图图的!”

    华庭还是不开心,噘着嘴把脑袋埋得更低了。

    夏桑榆笑了笑,华庭对小动物都能这么有爱心,以后长大了,应该不是冷心冷肺的残酷之人!

    想到这里,她甚觉欣慰。

    海面上风很大,她抬手捋了捋被风吹乱了的头发,眼风一扫,却发现身后的荒岛上黑烟滚滚,直冲云天。

    她心头一沉:“怎么回事儿?岛上着火了?”

    华庭神色漠然的往岛上看了一眼,闷闷说:“娘亲,我头疼……”

    “头疼?是不是海风吹的?”

    夏桑榆将他揽进怀里,注意力却始终还是在那滚滚浓烟上:“阿劲!岛上出事了,回去看看!”

    “是!”保镖答应一声,急忙将快艇调头,往回驶去。

    “娘亲……”小华庭痛苦的哼哼起来:“娘亲,娘亲我头好疼……”

    夏桑榆看了他一眼,意外的发现他嚷着头疼,手却紧紧的摁着腹部。

    她心念一动,疑惑问道:“华庭,岛上着火了,你不担心塔图叔叔的安危吗?你不担心绮语和千辞的安危吗?”

    “我头疼……”华庭紧紧摁着腹部,痛苦的皱着小脸道:“唉哟,唉哟……,疼死我了……,娘亲,快带我去看医生吧……”

    夏桑榆眼底的疑惑更重了几分。

    华庭刚刚还舍不得图图,现在却连同伴和塔图叔叔的生死都不顾了?

    她脸色沉凝,目光锐戾的看着怀里的小华庭:“华庭,你到底是头疼还是肚子疼?”

    “我……”华庭的脸色变了变,心虚的避开她的目光:“我……肚子疼!”

    孩子的谎言,在大人的眼里总是显得那么蹩脚。

    夏桑榆生气的别过脸,不想再搭理他。

    小华庭轻轻牵了牵她的衣角:“娘亲,昨晚的烤肉是不是没熟啊?我肚子真的好疼……,要不你带我去大医院看看吧?”

    “先回岛上看看这大火是怎么回事!!”夏桑榆严厉的看了他一眼,又道:“等你想清楚到底是头疼还是肚子疼的时候,咱们再考虑去医院的事情!”

    说完又对保镖道:“阿劲,快点!”

    “是!”保镖答应一声,快艇像离弦之箭,不到两分钟就靠近了岛屿冒黑烟的地方。

    看地形,不是死士营,而是金宝宝的小木屋!

    夏桑榆脸色阴戾,拽着小华庭的手就往小木屋的方向走去。

    小华庭坠着身体:“我不去……,我头疼……”

    得!刚刚还是肚子疼,这时候又变成头疼了!

    夏桑榆算是彻底看清楚了,小华庭这是心虚作祟。

    金宝宝木屋里面的那把火,多半是他放的!

    他虽然和夏桑榆冰释前嫌母子相认了,可是那种记仇和腹黑的本性一时半会儿根本改变不了。

    金宝宝害得他落入詹姆斯的手里,害得他这几个月在岛上饱尝辛苦,这份仇,他肯定是要报的!

    夏桑榆这时候也没时间驯化他,丢下他就大步往燃烧的小木屋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