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36章 巨大的爱恨变故
    夏桑榆捂着口鼻从木屋出来,走出十几步,才松开手长长的深呼吸了一下:“臭死我了!”

    “那金宝宝跟猪没什么分别!”

    保镖也是受够了,抱怨了两句,一抬眼,却看见塔图正大步往这边走来。

    他忙道:“夫人你看!”

    夏桑榆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塔图把小华庭夹在腋下正大步走来。

    小华庭像条湿滑不听话的小泥鳅,不停在他粗壮的胳膊间扭动:“放开!塔图你放开我!我不想见那个坏女人!”

    ‘啪——!’

    塔图蒲扇大的巴掌抽在小华庭的屁股上,竟是丝毫也不留情面的架势。

    小华庭被抽了屁股也不哭,只是咬牙切齿叫得更凶了:“塔图,我恨你!你打我就是为了讨好那个坏女人,我都知道……”

    啪——!

    又是一巴掌!

    夏桑榆还隔着好远便听见了这一巴掌的声音。

    她连忙上前:“塔图,你别打他!”

    塔图手一松,将小华庭扔在她的脚边,直杠杠道:“认错!”

    小华庭摔在沙地上之后,马上就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

    他愤怒的昂起脖子:“塔图,你和坏女人是一伙的!我恨你!”

    说着,冲上前,对着塔图就是又踢又踹:“坏人,你们欺负我,都是坏人!”

    塔图像座小山一般站在那里,小华庭的拳打脚踢对于他来说,和挠痒痒没什么分别。

    小华庭不解恨,冲上前抱着他的手就咬了下去。

    然而塔图的皮肤粗糙坚硬,堪比古树树皮。

    小华庭稚嫩的牙齿啃咬了半天,连个齿印都没留下。

    小华庭更气了。

    他嘴巴里面呜呜的喘着,还要开始新一轮的撕咬踢打。

    夏桑榆快步过去,沉声说道:“华庭,你干什么?”

    小华庭转身,充满仇恨的眼睛盯着她,磨牙道:“坏女人,你还没死?”

    夏桑榆被他眼神中的恨意蛰了一下,愣怔片刻,才弱声说:“华庭……,娘亲知道你受苦了……,你听娘亲给你解释!”

    “我不听!坏女人,满口都是谎话!”

    小华庭恨得腮帮子的肌肉都紧紧绷了起来。

    他从腰间抽出昨天那把袖珍小匕首,挥舞着就又要往夏桑榆的面前扑过来。

    夏桑榆想起昨晚做的那个梦,下意识就往后面连退了两步。

    塔图在旁边见状,连忙伸手拎住小华庭的后领,稍一用力,直接就将他给拎了起来。

    大掌一伸,轻易就将小华庭手中的匕首夺了过去。

    然后他将小华庭拎到夏桑榆面前,强行将他压着跪在地上:“认错!”

    “我不!”小华庭倔强的昂着脑袋,红着眼吼道:“绝不!”

    他不认为自己有错!

    保护自己的娘亲,为自己的娘亲报仇,哪里错了?

    错的是这些心狠手辣的大人!

    错的是这个残忍冷血的世界!

    他,没有错!

    塔图今天也不知道是吃错了什么药,态度竟是比任何时候都要凶横强硬。

    见小华庭桀骜不服,便忍不住扬起巴掌又要往他的屁股上面抽。

    桑榆忙道:“塔图!不要打他!”

    她走过去,伸手就去拉地上的小华庭:“起来!”

    塔图神色凶狠的瞪她:“不……准!”

    真的是瞪!

    怒目圆瞪的样子,这一刻他好像忘记了自己奴人的身份。

    他的大手伸过来,竟是直接抓住了夏桑榆的胳膊,一扯一拽,便将她拉到了身边。

    然后他他他……

    他居然胆大至极的将夏桑榆的衣服撩了起来。

    夏桑榆的腹部上面缠裹着覆压伤口的布条,他居然也不顾了,动作近乎粗暴的将那些布条一一拆开。

    夏桑榆惊呆了:“塔图你干什么?”

    保镖见状,急忙就想要上前来阻止他:“塔图,你快住手!”

    塔图直接挥拳,将身经百战的保镖给打得仰跌在了几米开外的沙地上。

    然后他动作不停,将她身上的布条全部解开。

    辛亏她贴身还穿着黑色的运动小衣,衣服被撩起的情况下,才不至于露出不该露出的部位。

    不过,这样子也还是很尴尬了。

    她想要反抗,可是她的力量根本撼动不了意志坚决的塔图。

    她腹部的新伤旧痕完完全全的露了出来。

    说实在的,很丑陋。

    塔图摁着小华庭的后颈,强迫他看着她腹部的伤口,然后用低沉闷哑的声音道:“你,就是被乔玉笙从这道伤口里面取出来的!”

    这句话他昨夜练习了无数次,今天说出口居然没有打结!

    小华庭单薄的身体狠狠一颤:“你……骗人!”

    “我从不骗人!”塔图指着夏桑榆腹部的伤疤,沉声又道:“乔玉笙是个狠毒的女人!四年前,她用刀,划开了你娘亲的肚子……,从这里面,把你取了出来!”

    夏桑榆心底的伤疤被揭开,痛声道:“塔图,你何苦要告诉他这些?”

    “他杀你,这绝对不行!”

    塔图那双兽一样的浑沌眼瞳,此时有了些清明湿润。

    他一手控制着小华庭,另外一手又指向小华庭昨日在夏桑榆身上刺下的伤口,闷闷说道:“华庭,她才是你娘亲……,这世上,谁都可以杀她,只有你,不行!”

    他一字一句掷地有声,不容人质疑。

    小华庭的目光落在她腹部那道扭曲丑陋得像条大蜈蚣的伤疤上,眼瞳蓦然间就起了雾气:“塔图……,你别骗我!”

    “我塔图!从不骗人!”

    塔图受到某种情绪的感染,声音更加黯哑沉闷:“眼前这个女人,才是你真正的娘亲!四年前,我也是个罪大恶极的人!乔玉笙剖开你娘亲的肚子,将你取出来之后,为了毁尸灭迹,我还把你娘亲抛进了大海……”

    提到当年做错的事情,他愧悔不已,双腿一软跪了下去:“华庭!你别怪你娘亲……,一切都是乔玉笙的错!乔玉笙不是你娘亲!乔玉笙是你的仇人!”

    巨大的爱恨变故,让小华庭稚嫩的身体颤抖起来。

    他抬起澄澈迷茫的眼眸,愣愣看向对面泣不成声的夏桑榆,嘴唇张合,弱弱吐出两个字:“是吗?”

    “是!塔图说的,都是真的!”

    夏桑榆抹泪,哽噎得快要背过气去:“华庭,对不起……,是娘亲没有保护好你……,这些年,娘亲一直在找你,娘亲一直想要弥补这些年对你的亏欠……,呜呜……,娘亲几次三番的折磨乔玉笙,也只是想要从她的手里把你要回来,娘亲不是有意要做坏人……,娘亲如果知道你会这么讨厌我,我宁愿跪在她的脚前求她把你还给我,也不愿意用那样的手段去逼迫她……”

    她泪眼婆娑,慢慢抬手,轻轻扶上华庭稚嫩的面颊:“华庭……”

    她哽咽着,近乎卑微的说道:“华庭,娘亲知道错了……,请你相信娘亲,娘亲不是有意要去折磨乔玉笙……,只要你回到我的身边,下次见到她的时候,我一定诚心给她认错,请求她的原谅……”

    小华庭身上的杀戮戾气完全消褪了。

    隔着婆娑泪眼,他弱声问:“她……还活着吗?”

    “嗯……”她使劲点头:“她应该还活着……,华庭,你相信我,我从未想过要她的性命!”

    她的手轻轻摩挲着他的脸。

    惊喜的发现他并没有躲闪。

    她含泪笑道:“华庭,原谅娘亲好不好?娘亲真的知道错了……”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小华庭突然张开手臂扑进了她的怀里:“娘亲!”

    “……”巨大的幸福,来得太过突然。

    夏桑榆脑子懵了片刻,颤声道:“华庭,你,你刚才叫我什么?”

    “娘亲!”华庭软软瓷瓷的声音,宛如天籁。

    她将华庭紧紧抱进怀里,幸福的眼泪大颗大颗的滚落而出:“华庭,谢谢,谢谢你原谅了娘亲……,呜呜,华庭你知道吗?娘亲还以为耗尽这一辈子,都等不到你的宽恕……”

    她还以为,一直到离开这个世界的那一刻,都不能亲耳听到华庭的一声‘娘亲’!

    没想到昨天还凶悍得像头狼崽子的小华庭,今天居然就原谅了她,接纳了她。

    她抱着华庭,不停的亲吻他的头发,亲吻他的脸颊,亲吻他的额头……

    华庭被她亲得不好意思起来:“娘亲,咱们回家吧!”

    “好好!回家,回家,咱们马上就动身……,你爹地和曜儿哥哥见到你,还不知道有多开心呢!”

    夏桑榆又亲了小华庭一下,站起身,才发现旁边的塔图还跪在地上,肩膀一耸一耸,哭得停不下来。

    她走过去,伸手将他扶起:“好了!塔图,都过去了!”

    塔图狠狠抹了一把眼角,闷闷说:“主人!对不起!塔图太混蛋了!”

    “以前的事情,咱们都别提了!!”

    夏桑榆心情很好。

    能得到小华庭的谅解,她觉得心头的阴霾都散了。

    几个人含泪带笑,又说了一会儿话,夏桑榆忍着恶臭又去看了金宝宝。

    金宝宝吃饱喝足又畅快的排泄后,此时正靠在床上打瞌睡。

    夏桑榆接连着叫了她好几声,她才迷迷糊糊醒来:“怎么了?”

    “金宝宝!我准备回晋城了,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