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35章 亏欠(谢‘187*’的亲送鲜花!谢‘奔向遥远的国度’的亲送巧克力!谢谢你们!)
    “没错!我是金宝宝!”

    金宝宝胖胖的手指抓起蛋糕,胡乱塞进嘴里,一面吞咽一面说:“你怎么找到我的?”

    “我,一直找一直找,就找到了……”

    夏桑榆讷讷失语,彻底被她油腻腻的吃相和长相给震惊到了。

    过了好一会儿,亲眼看到她吃下电饭煲大小的一块蛋糕,这才强作镇定问道:“宝宝,你为什么一直不接我电话?你知不知道,找不到华庭我有多着急?”

    “我……”金宝宝舒舒服服打了一个饱嗝,慢吞吞说:“我被人追杀,不敢轻易透露行踪……,辛苦詹姆斯先生把我藏在了这里,不然的话,我和孩子肯定早就死了!”

    “孩子?”夏桑榆的目光看向她肥胖得看不出孕相的肚子:“你孩子还在?”

    “你这是什么话?我和哲文的孩子当然还在我肚子里!”

    金宝宝伸手摸了摸肚子:“我的宝宝可乖了!”

    肉晃呀晃的,根本看不出她正怀着孕。

    胖成这样,要生下来恐怕会很困难吧?

    夏桑榆有些担忧的问道:“几个月了?”

    “八个多月?”金宝宝想了想,不确定的说道:“也许有九个月了……”

    “那就是快要生了?”

    “嗯!詹姆斯答应过我,会找最好的助产士来帮我接生……”

    金宝宝没说两句话,就又要伸手去拿旁边大纸箱子里面的食物。

    然而她实在太胖了。

    腰弯不下去,手臂也满是赘肉伸不出去。

    夏桑榆本来是要被塔图放在床上休息的,可是那么大一张床,被金宝宝一个人给占据了,最后便只能将她放在床边的椅子上。

    夏桑榆见她吃力的够不着,便忍不住的想要伸手帮她。

    她一手摁着受伤的腹部,一手伸进纸箱子拿起了一盒曲奇饼。

    曲奇饼中间还夹着奶油,一看就是高热量食物。

    金宝宝伸手道:“给我!”

    桑榆摇摇头,将饼干又扔回了箱子里:“宝宝,你得学会控制饮食,不能再胖下去了!”

    “不!我要吃……”

    金宝宝眼馋的看着饼干掉进纸箱子,急忙又想要伸手去拿:“我记得你说过,吃点甜食能让人心情愉快……,自从我上次在紫荆酒店和厉哲文亲热过那一次之后,我的心情就一直不好……,我只有不停的吃东西,心里才会好受些……”

    “我说过那么多话,你独独记住了吃甜食这一句?”

    夏桑榆也是无奈得很。

    她还记得以前的金宝宝是一个十分火辣性感的女人,精致的妆容,时尚的打扮,是名媛贵妇圈的时尚标杆。

    谁会想到,她现在胖成这样,被圈养在这荒岛木屋里?

    夏桑榆叹了口气,合上眼睛打算歇息一会儿。

    金宝宝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拿到那袋曲奇奶油饼干。

    撕开袋子,她又咔嚓咔嚓的吃了起来:“夏桑榆!”

    夏桑榆困倦的不想睁开眼睛,含糊道:“嗯?”

    “夏桑榆,几个月不见,你怎么头发都白了?”

    “哦,我染的……”夏桑榆撩起眼皮看她一眼,淡然道:“这是最新的时尚色,你不知道?”

    “是吗?我好久没关注时尚圈了!”

    “时尚界现在都流行骨感美,你胖成这样子是不行的……”

    “我不胖,我只是怀孕了……,等我把宝宝生下来,我就能穿漂亮的裙子了!”

    金宝宝顿了顿,又道:“我想带着孩子和哲文照一张全家福……”

    夏桑榆心里突然有些伤感,低声说:“好吧,等你生下宝宝,我监督你瘦身……”

    正说着,塔图端着捣烂的草药走了过来。

    夏桑榆腹部裹缠着的布条被拆开,伤口周围的血迹稍作清理后,塔图就将捣烂的草药敷了上去。

    凉丝丝的,有一些刺痛。

    她皱眉问道:“塔图,这草药有用吗?”

    “有用!”

    塔图简洁有力的回答了两个字,十分肯定。

    给她上了药,又取了些食物和水过来,简短道:“吃点!”

    夏桑榆在游轮上吃过干粮,这时候并不觉得饿,便只喝了些水,迷迷糊糊又有了困意。

    伴随着金宝宝咔嚓咔嚓吃东西的声音,她沉沉睡了过去。

    恍惚的梦境当中,小华庭变成了一头狰狞的幼狼,追着她不停的奔跑。

    他白森森的牙齿好几次都快要咬到她了。

    那种即将被亲人撕裂摧毁的感觉,既恐惧又痛心。

    她大汗淋漓:“华庭……,不,不要……”

    幼狼哼哧哼哧的喘息,一个飞跃扑过来,猛地咬住了她的喉咙。

    “不——!”

    她大惊之下猛地睁开了眼睛,入目看见的却是一堆白花花的肉。

    金宝宝大口咀嚼着食物,含糊道:“做噩梦了?”

    夏桑榆坐起身,余悸未消的四下看了看:“还好只是梦……”

    保镖听见她的动静,在门外问道:“夫人你醒了吗?”

    “嗯!”她看了看天色:“华庭呢?他们还在丛林里吗?天都快黑了,会有狼吧?”

    “夫人你别担心,华庭那小子连你都敢下手,我看他比狼还凶狠……”

    一句话,又让她想起了刚才的梦境。

    明明已经在心里下定了决心不再管小华庭的死活了,可是一想起他,心里还是各种割舍不下。

    她望着窗外暮色怔怔然出了一会儿神,起身道:“带我去见见他吧!”

    “夫人还是明天再去吧!塔图已经带着小华庭他们回营地了!”

    “营地?什么营地?”

    “死士营!岛上几十名孩子都是詹姆斯从各地抓来的无辜孤儿,目的就是为了像千野老爷那样,将他们培养成一批听命于他的死士!”

    夏桑榆心惊不已:“那么小的孩子……就要被训练成死士?”

    “是的!詹姆斯野心勃勃,一心想要将千野家族放手的生意全部接手……”

    保镖将打听到的情况一五一十都告诉了夏桑榆。

    夏桑榆好一阵心惊肉跳。

    想了想,觉得实在亏欠了华庭太多,心里的自责和愧疚也更重了几分。

    当初在千野庄园,如果她对小华庭看护得当,小华庭也就不会跑出去拦警车,也就不会稀里糊涂的落入金宝宝的手里,又被金宝宝带到了这荒岛之上……

    都怪她,没有尽到一个母亲的责任!

    她捂着腹部,站起身就要往外面去找小华庭。

    保镖道:“夫人,天黑了,还是明天再去吧!”

    “我等不到明天!”

    “咱们对岛上情况不熟……,万一迷路就危险了……”

    保镖竭力劝说,又道:“夫人,还是等明天吧,我答应你,明天一定带你去见华庭小少爷……”

    “……”她撑着保镖的手,虚弱的喘息。

    额头上大颗大颗的汗水沁了出来。

    这场跨国的寻子行动,已经让她筋疲力竭,难以支撑了。

    保镖难过的看着她:“夫人,你别把自己逼太急……,你瞧瞧你,好几天了,根本都没怎么睡觉……”

    夏桑榆无力的叹息一声:“好吧,明天再去……”

    她重新躺回椅子上歇息。

    保镖安顿好她,恭敬的退到了门外。

    房间里面,就只剩下了夏桑榆和金宝宝。

    夏桑榆辗转反侧怎么都睡不着,金宝宝倒是呼噜呼噜的像头酣睡的猪。

    夏桑榆对金宝宝本来有很多怨气,不过看到金宝宝胖成这样,她反而一句话责怪的话都说不出口了。

    都挺可怜,都挺不容易的!

    就不去为难她了!

    第二日,夏桑榆被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惊醒。

    她睁开眼睛看了看,叹道:“金宝宝,你能不能消停点儿?一睁开眼睛就吃,你真当自己是猪呀?”

    “饿嘛……”金宝宝刚刚说完,突然肠胃一阵蠕动,屁股下面传来一阵尴尬的噗噗声。

    恶臭的味道令夏桑榆瞬间作呕。

    丫旳!躺着吃还躺着拉,真当自己是猪啊?

    夏桑榆一刻也呆不下去了。

    她捂着腹部站起身,拉开了房门就走了出去。

    客厅里面,保镖见她出来忙道:“夫人你醒了?”

    她抱怨道:“金宝宝脏成那样,臭成那样,我昨天晕晕乎乎的没有发现也就罢了,难道你也没察觉吗?为什么要将我和她放在同一个房间里?”

    保镖为难的支吾道:“其实……,夫人你没发现吗?这个房间也很臭!”

    准确的说来,是这整栋木屋都臭气熏天。

    金宝宝几个月之前被詹姆斯的人送到这座木屋之后,就神经兮兮总觉得有人要杀她,总怀疑屋外潜伏着追杀她的人。

    她不敢出门。

    屋外任何一丝风吹草动都会惹得她情绪紧绷,近乎崩溃。

    极度紧张和压抑的情况下,进食食物成了她宣泄情绪的唯一出口。

    她本来就过胖的体型,更是以不可收拾的速度快速增长。

    所幸的是詹姆斯每次派人给死士营那边送食物和淡水的时候,都不忘给她带来足够多的食物,包括许多高热量的零食和饮料……

    几个月时间,她一步也没有走出木屋,吃在木屋里,住在木屋里,拉也就拉在木屋里。

    不臭才怪呢!

    夏桑榆昨天牵挂着小华庭,又受了伤,迷迷糊糊之间竟是丝毫也没有注意到四周臭烘烘的空气。

    今天她的身体和精神都恢复了些,便一秒钟也忍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