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32章 骨头都是香的
    小华庭一阵紧张,还以为凶猛的红毛袋鼠又活过来了。

    回头看过去,只见母袋鼠的育婴袋里面慢慢探出一只灰褐色的小脑袋。

    那是一只藏在妈妈怀里的小袋鼠宝宝。

    塔图目露凶光,抬起一脚就要狠狠跺下去。

    小华庭连忙说道:“不要!”

    他走过去,将那只袋鼠宝宝小心翼翼从育婴袋里面掏出来:“它失去了爸爸妈妈,已经够可怜的了!”

    绮语走过来:“你打算怎么处置它?它还这么小,没有爸爸妈妈的照顾,会死的!”

    “我们也很小,离开爸爸妈妈不也活得好好的吗?”

    小华庭说着,目光落在绮语血肉模糊的左脸上:“去找肖师父帮你包扎一下吧!”

    绮语点了点头,平静道:“好!”

    她转身去找肖师父。

    走了两步,又不放心的回头问道:“华庭,我以后会变得很丑很丑,你还愿意和我做朋友吗?”

    华庭郑重点头:“愿意!”

    绮语这才如释重负一般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转过身去找肖师父去了。

    她伤得很重,半边脸都被袋鼠的爪子撕烂。

    这样的伤若放在寻常的小朋友身上,只怕早就哭得撕心裂肺要死要活的了。

    可是绮语不同。

    当她和妹妹被送到这座岛上,她就好像不知道什么是痛了。

    和别的小朋友在一起抢食,每次都是她能成功的抢到食物,并不是因为她会功夫或者有别的什么诀窍,而是因为她比别的小朋友更豁得出去,更不怕痛!

    别人打她,咬她,踢她,踩她,她全部都能忍,还能找准时机给对方以痛击!

    能忍,够狠,这就是她与别的孩子不同的地方。

    因为她不仅想要自己活,还想要带着妹妹千辞一起活下去。

    她本来是不想交朋友的,可是小华庭的出现,改变了她的想法。

    她现在特别珍惜这份在患难中培养出来的情谊。

    欺负她的吴师父被袋鼠打死了。

    是小华庭帮她报的仇!

    这份恩情,她绮语记下了!

    小华庭抱着瑟瑟发抖的小袋鼠,一时也有些手足无措:“塔图,你说我能把它养大吗?”

    “能……”塔图含糊的吐出一个字,然后又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有……我……”

    小华庭高兴道:“你会帮我一起照顾它?”

    塔图点头:“嗯……”

    “太好了!它不用死了!”

    小华庭那张总是紧绷的冷酷小脸上,第一次露出了发自内心的微笑:“塔图,我给它取名叫图图你说好不好?它会和我一样,没有爸爸妈妈的庇护也能长大对不对?”

    塔图被他脸上这种少见的,奇异的神采所震撼,讷讷回道:“对……”

    小袋鼠在小华庭的怀里不停的发抖,小小的身体团成一团,缩呀缩,却再也没法回到温暖的育婴袋了。

    小华庭抚了抚它的两片耳朵,声音前所未有的温柔:“图图别怕,我们比自己预想的要勇敢很多……”

    陈师父走了过来,粗着嗓门儿道:“华庭,来,把小袋鼠交给我!”

    小华庭把小袋鼠往怀里拢了拢:“交给你做什么?”

    “这小袋鼠还不到离开育婴袋的时候,现在它妈都死了,它肯定也活不成,不如你把它交给我,我把它的皮剥了,撒点盐巴烤来吃了……,哈哈哈,这种还没有长大的小袋鼠烤来最好吃了,连骨头都是香的……”

    “不行!”小华庭着急的说道:“谁都不能伤害它!”

    “呵呵,没想到你居然这么有爱心!”

    陈师父语气一转,脸色骤然阴寒了下来:“身为死士,最不能有的就是这狗屁爱心!华庭,我也是Z国人,我给你讲个农夫与蛇的故事好不好?”

    “不好!”小华庭强硬道:“这只小袋鼠我养定了!”

    “你养定了?我还吃定了呢!”

    陈师父的威严受到挑衅,撸了袖子,上前就要来抢小华庭怀里的小袋鼠。

    一旁的塔图只用了一只手,就挥拳将他打了出去。

    这一拳打在陈师父的胸口上。

    陈师父仰跌倒地后挣扎着爬起来,噗的喷出了一口老血。

    他抬手抹了抹嘴角血渍,狠声冷笑道:“你,你这个野蛮人,你居然敢打我?”

    塔图没有说话,只暗中使力,示威性的露出了一身暴突结实的肌肉。

    小华庭稚气的声音在旁边提醒说道:“陈师父,塔图很厉害哒!你最好别惹他,不然的话,我也不敢保证他还会不会做出更加疯狂的事情来!”

    说完,意味深长的目光看向一旁被击碎了脑袋的母袋鼠。

    陈师父自然明白这话里的警告意味儿。

    他刚才被打了一拳,这时候还觉得胸口闷痛,一呼一吸之间,牵动着肋骨一阵阵尖锐的痛。

    该死,多半是骨折了!

    他嘿嘿笑着,拍拍身上的尘土道:“行!我就不吃你那只小袋鼠了!”

    他走过去,在那只红毛公袋鼠的身上狠狠踹了一脚,讪笑说道:“公袋鼠的肉烤来也很好吃,最重要的是它的生,殖器有壮,阳益精的功效,哈哈哈,等会儿你们谁都别和我抢啊!”

    这里除了肖师父和塔图就都是一群孩子。

    孩子们自然不会对袋鼠的那东西感兴趣。

    而塔图早就被哈默丹给阉割了,一看见袋鼠那恶心的器,官心里就来气,更别说吃了。

    肖师父懂些医术,知道所谓的以形补形并不靠谱,吃那玩意儿,还不如吃袋鼠的后腿肉来得实在!

    熊熊燃烧的火堆旁边,袋鼠妈妈和袋鼠爸爸变成了烤架上的烤肉,被人分食殆尽。

    小华庭一口也没有吃。

    他抱着图图坐在稍远一些的空地上,火光的阴沉下,小脸上神色有些阴郁。

    图图那双圆圆的眼睛也一眨不眨的看着火堆旁正在分食烤肉的众人,毛茸茸的身体好像抖得更加厉害了。

    小华庭伸手捂住它的眼睛,沙哑道:“图图,别看……”

    绮语脸上裹着厚厚的纱布,躺在一块被太阳晒得尚有余温的大石头上,水汪汪的眼睛凝望着忧郁的小华庭,呆呆出神,连肚子咕噜噜的叫声都听不见。

    过了不多大一会儿,塔图从丛林中大步走了出来。

    他的大掌中托着一片碧绿的阔大树叶,树叶上面是绛红色的新鲜浆果。

    他本来想抓几只野兔烤来给小华庭吃的。

    不过小华庭今天情绪有些反常,一贯冷酷的他居然会对一只小袋鼠起了恻隐之心,这真是让塔图大感意外。

    他虽然不太懂小华庭此时的心境,不过他还是决定照顾小华庭的情绪,吃一顿素。

    浆果很新鲜,生津降燥,十分可口。

    小华庭吃了一些,对塔图道:“给绮语送去吧!”

    塔图看了看躺在石头上孤独得像头幼狼的女孩儿,点头说:“嗯!”

    月头西沉的时候,孩子们都钻进搭帐篷里面歇息了。

    华庭有一个单独的小,帐篷,可惜塔图的体型实在太过高大壮硕了,就算弯腰也钻不进去。

    最后,塔图就蜷缩在小,帐篷的身边睡了一晚。

    铁塔一般的男人,强悍得刀枪不入,浑身气息足以震慑丛林中最凶猛的野兽。

    此时却静静守护着帐篷里面的孩子,呼吸也放得极轻,生怕惊扰了孩子的好梦。

    第二日。

    小华庭被怀里拱来拱去的小袋鼠惊醒。

    他对上图图那双圆溜溜的眼睛,愣了愣,唇角慢慢勾起一个极其细微的弧度:“图图,早上好!”

    图图用尖尖的嘴巴碰了碰他,饿了,想妈妈了。

    帐篷外面,塔图已经用石锅熬了一锅又稠又香的肉糜,看见小华庭出来连忙招手,示意他过去吃饭。

    小华庭看了看怀里的小袋鼠:“图图吃什么?”

    塔图从身旁取出一截竹筒,晃了晃里面叮当作响的液体:“这……个……”

    小华庭亲眼看到图图用小舌头一点一点舔舐牛奶色的液体,这才放下心来。

    石锅里面的肉糜也不知道是用什么肉熬成,香得离谱,十分诱人。

    小华庭去那块石头上叫醒绮语:“吃饭了!”

    绮语迷迷糊糊动了动,轻轻应了一声儿,却没有动弹。

    小华庭凑近看了看她:“你怎么了?生病了?”

    绮语脑袋被纱布裹得严严实实,他就算凑近了也看不出什么端倪。

    学着那个坏女人的样子,他伸手在她的额头上摸了摸。

    滚烫的温度,烫得他猛地将手缩了回去:“你发烧了!”

    他转身就要去找陈师父。

    绮语的手却紧紧攥住了他的衣角:“华庭……”

    他心里突然有些难过:“干嘛?”

    她急促的喘息了一会儿,吃力的说道:“我,我觉得我再睡一会儿就能好……,别,别……抛下我……”

    他和她都知道,无论是在岛上的死士营还是在这丛林当中,一旦被淘汰被抛下,结局就只有一个死字。

    小华庭有些难过的抿了抿唇:“你放心,我不抛下你!”

    绮语艰难的撑开眼睫,看到他无比认真的脸,心里瞬间就被一种莫名的情愫给充斥得满满的。

    泪水很快充盈在她的眼眶:“华庭……”

    “你放心,我不会把你生病的事情告诉师父们,我去找塔图,他能救你!”

    他明明比她还小些,可是说出来的话掷地有声,就是能给她一种绝对的安全感。

    她点了点头,松开了紧紧攥着他衣角的手:“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