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31章 脑袋和铁桶,谁更硬?
    那么猛力的一掌,差点将吴师父的晚饭全部拍喷出来。

    吴师父反应也是极快。

    他反手抽出一柄匕首,对着袋鼠爪子就猛地挥了过去。

    袋鼠受伤吃痛,已经完全放弃了小华庭和绮语两个小不点儿,把所有的怒火都对准了吴师父。

    它挥拳就往吴师父的脑袋上砸去。

    一下,一下,又一下。

    吴师父发出凄厉的惨叫:“救命,救命呐……”

    小华庭靠在不远处的树干上大口大口的喘气,看到红毛公袋鼠一下一下捶打吴师父,他稚嫩的小脸上有了些畅快解恨的表情。

    绮语走到他身边:“华庭,谢谢你!”

    他冷然扬眉:“谢我干什么?要谢就谢那头大袋鼠吧!”

    他从纪录片里面看到过,发怒的红毛雄性大袋鼠,一拳便能击穿铁桶。

    只是不知道吴师父那脑袋和铁桶比起来,谁更坚硬。

    砰——!

    一声枪响突然从吴师父的方向传过来。

    小华庭和绮语连忙看过去,只见公袋鼠庞大的身形摇晃了两下,直直倒了下来。

    咚一声闷响,正好将吴师父压在身下。

    陈师父握着手枪走过来,怒声吼道:“都站那么远干什么?还不快点把吴师父救出来!”

    孩子们都很听话,陈师父一吼,便都从四面八方往吴师父被压的地方围拢过来。

    这头红毛袋鼠体型硕大,几个孩子一时之间居然还搬不动。

    当然,也有可能是他们搬得动,但是想到吴师父平日里对他们的恶行,所以也都不是那么迫切的想要将吴师父救出来。

    磨磨蹭蹭的,出工不出力,两三分钟后,吴师父还被压在公袋鼠的身体下面。

    奄奄一息,一动不动,像是已经死了!

    陈师父一脚将就近的一个孩子踹翻:“没用的东西!吴师父如果死了,我要你们好看!”

    正骂着,有眼尖的孩子惊恐的看向陈师父的后方:“袋,袋鼠……”

    陈师父连忙回头,只见一头红毛母袋鼠正一蹦一跳往这边跑来。

    起落纵跃之间,速度快得惊人。

    眨眼之间已经到了他们跟前。

    孩子们吓坏了,哇哇叫着,慌乱的四下逃窜。

    小华庭完全没想到这头母袋鼠会追过来,他正弯腰看公袋鼠身下的吴师父是不是已经死透了,听见众人的惊呼回头一看,那母袋鼠已经距离他不到两三米远了。

    他大惊失色,心里想跑,可是双腿像是灌了铅一般沉重得很。

    母袋鼠神色凶狠,对着他就扑了过来。

    千钧一发之际,绮语飞快的从旁边窜出来,抱着小华庭就地一滚,避开母袋鼠的爪子,站起身拉着小华庭的手就要往旁边的灌木丛后面躲藏。

    然而还是晚了一步。

    母袋鼠的爪子从绮语的左边脸颊上划过,硬生生撕下了一块血肉。

    砰——!砰砰——!

    陈师父又开枪了。

    可是这一次陈师父三枪都打偏了。

    大约他也是被吓到了,握枪的手抖得厉害。

    母袋鼠被枪声激怒,跳过来对着持枪的陈师父就抓了过来。

    陈师父吓得脑袋一缩,身体贴地往旁边滚去。

    母袋鼠没有抓住陈师父,又把目光盯向了不远处的小华庭和绮语。

    它怒目圆睁,轻轻一蹦就到了华庭和绮语的身边。

    绮语的脸上血淋淋的,又痛又怕,这时候就算想要保护华庭,也被吓得给不出反应了!

    电光火石之间,小华庭用力将绮语往旁边一推:“快走!”

    刚刚推开绮语,他便被母袋鼠的爪子给高高拎了起来。

    母袋鼠两只爪子捧着他,就好像小松鼠捧着刚刚捡到的松果。

    它眼神中的凶光和杀气,吓得小华庭脸色苍白,呼吸都提不上来了:“不……,不要……”

    母袋鼠认出了小华庭。

    刚才它和公袋鼠正在惬意的造袋鼠小宝宝呢,就是因为这个孩子的恶意挑衅,激怒了它的伴侣,才会害得它的伴侣被射杀了!

    它抓着小华庭的两只胳膊,用力就要往两旁撕裂。

    正是命悬一线之际,突然从旁边的丛林飞速窜出一条高大的黑影。

    黑影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欺身到了母袋鼠的身边,汤钵般的拳头重重一拳砸在母袋鼠的脑袋上。

    母袋鼠喉咙里发出痛苦的哼哼声,往前面踉跄两步,一头栽倒在地。

    小华庭像头受惊的小兽,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

    仰头看去,看到的却是一张眉深目阔的,熟悉的脸。

    他眼中闪过惊喜的光芒:“塔图?”

    塔图大掌摸了摸他的小脑袋,咧嘴发出嘿嘿的笑声:“华,华……庭!”

    当初在千野庄园,他控制不住兽浴,闯入乔玉笙的房间与乔玉笙发生了关系,被哈默丹王子逮了个正着。

    哈默丹王子是何等尊贵的身份,怎么能容忍头顶的裹头巾变绿?

    当即就将塔图最重要的男性器官给切了,然后还用链子锁在庄园里,打算活活折磨死他。

    是他旧时的主人夏桑榆起了慈悲之心,从哈默丹的手里为他讨要了一个活命的机会。

    临走之时,夏桑榆还把身上的珠宝都给了他。

    她再三叮嘱,告诉他这些珠宝可以代替钱币使用,打的去国际机场可以给司机一颗,到了国际机场遇上好心人帮助也可以给一颗……

    可是这个世界,哪有主人说的那么温情脉脉充满善意?

    他的珠宝在国际机场就被人给骗光了。

    他身无分文,在街头流浪了一段时间,没饭吃,没地方住,还经常被人当怪物一般围殴。

    最严重的一次,他被人用电棍击打,倒在泥泞的雨地里差一点就死了。

    为了活命,为了能填饱肚子,他只能到码头去帮人搬运货物。

    他一直记得自己是Z国人,所以当他看到那艘大货轮上面有Z国人的时候,便天真的以为跟着他们就能够回到Z国。

    只要回到Z国,他就可以去墨尔庄园找方德方管家,就可以继续做宫氏一族的守墓人!

    经历了世间的艰辛和险恶,他还是觉得在墨尔庄园做守墓人的那段时间最为快乐,最为自在。

    所以,他义无反顾的踏上了那艘大货轮,把自己庞大的身体藏在货物之间。

    汽笛鸣响,货轮离开码头的那一刻,他甚至激动的湿润了眼眶。

    可是几天之后,游轮靠岸,他却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到了一片陌生的国度。

    这里的人金发碧眼,叽里呱啦说着他听不懂的话。

    他完全懵透了,不知道自己这是来到了哪里!

    接下来的时间,他到处流浪,却因为他从小就没有读过书,不能说更不能写,根本没法与外界沟通。

    这几个月时间,他吃尽了苦头。

    辗转流浪了一段时间,总算来到了这片与世隔绝的丛林当中。

    他喜欢丛林,茂密的植物给他一种无可比拟的安全感。

    他也喜欢丛林中的动物,与毒蛇猛兽打交道可远比与人类打交道容易多了。

    如果找不到回家的路,就这样一辈子生活在丛林中也不错。

    听到枪响之时,他正在丛林深处饶有兴味的看一条黑背绿斑的大蛇绞杀一只倒霉的灰毛野兔。

    枪声吓得那大蛇哧溜一声带着灰毛野兔缩回了洞里。

    他站起身,往枪声传来的方向察看究竟。

    万万没想到,映入他眼帘的,居然是小华庭正要被母袋鼠撕裂。

    小华庭是他看着长大的。

    乍然看见小华庭有危险,他根本不用多想,近乎本能的就窜了出去,将小华庭从母袋鼠的手里救了下来。

    一大一小的两人久别重逢,心中都是感慨万千,却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从何说起。

    陈师父惊魂未定的走过来,看着地上的母袋鼠道:“它死,死了吧?”

    “已经死了!”

    小华庭牵着塔图的大手,对陈师父道:“师父,是他救了我,也救了我们大家!”

    “谢谢谢谢!”

    陈师父看了塔图一眼,对他的身高长相还有身上散发出来的野兽一般的气息深感惊讶:“你叫什么名字?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座岛屿是与世隔绝的,这片丛林也从来没有外人进出!”

    小华庭替他回道:“陈师父,他叫塔图,是我娘亲的……朋友!”

    “你娘亲的朋友?”

    “是的!他很厉害的!你瞧,他一拳就打碎了母袋鼠的脑袋!”

    小华庭在见到塔图的时候,就已经打定了主意要将塔图留在自己身边。

    他竭力夸大塔图的实力,最后说:“陈师父,请把他带回去吧,等詹姆斯先生来了,我会亲自告诉他这件事的!”

    陈师父知道小华庭在詹姆斯先生的眼里与别的孩子有些不同。

    沉吟片刻,点头说:“好吧!詹姆斯先生这几天也应该回来了!”

    “谢谢陈师父!”

    小华庭很高兴,牵着塔图的手,脸上第一次有了笑模样。

    塔图也很高兴,对小华庭,他还是有些感情的。

    当初乔玉笙从主人夏桑榆的子宫里面强行将小华庭取了出来,生怕容瑾西的人会追查孩子的下落,便带着他和小华庭东躲西藏。

    那时候她白天睡觉,晚上就打扮得花枝招展,到处去钓有钱的,可以依靠的男人,多数时候都是把小华庭留在他身边让他照看着。

    对这个小小的孩子,塔图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悲悯和疼爱。

    他将小华庭一把抱起,粗糙不平的大方脸上,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两人沉浸在久别重逢的喜悦当中,旁边突然有孩子在惊呼:“快看,袋鼠的肚子里面有东西在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