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28章 无论你在哪里,我都要找到你
    夏桑榆不耐烦的皱眉:“起来!我最讨厌别人在我面前跪来跪去的了!”

    音量不高,语气却很冷。

    小筑不敢忤逆她的意思,只得又乖乖站了起来:“夫人,你的身体还很虚弱,现在又伤了手……”

    “帮我备车!我十分钟之后就要出发!”

    夏桑榆根本不给小筑说话的机会。

    她脸上始终没有多余的表情。

    简单粗暴的把手上的伤口包扎了一下,换上衣服后,又整理了一下妆容发饰。

    那缕灰白色的头发被她巧妙的藏在了黑发之下。

    她不希望这早衰的迹象被别人看见。

    她才二十多岁,还很年轻……

    对着镜子左右察看了一番,确认没有不妥之处,这才拉开了房门。

    小筑带着医生正快步上楼,见状连忙说道:“夫人,求求你了,你就算要出门,也让医生帮你检查一下伤口吧!”

    “让开!”

    “夫人!”小筑又跪了下去:“夫人,我知道你记挂着华庭小少爷,可是你也不能不顾你自己的身体啊!你的手被玻璃划伤,如果不及时处理,说不定就会成破伤风……,到时候只怕还没找到华庭小少爷,你先就倒下了……”

    小筑是真的心疼夫人,说着说着,声音就哽咽了。

    夏桑榆被他缠着没了脾气:“好吧!那快点儿!”

    “是是!”小筑连忙起身,对身后的医生道:“快帮夫人处理一下伤口!”

    这别墅里面的医生,都是肖鹏根据容瑾西的意思安排留下的。

    自然知道要怎样才能让夏桑榆乖乖听话的留在家里养伤。

    夏桑榆坐在椅子上,任由医生帮她处理伤口,脑子里面却在飞速运转着……

    既然小华庭和金宝宝都在詹姆斯的手里,那么她其实不用兜那么大的圈子去找金宝宝和小华庭,直接从詹姆斯身上下手就能找到突破口……

    想着想着,她便觉得头晕晕的,身体软绵绵的,没过片刻功夫,上下眼皮就粘合在了一处。

    伤口还没处理好,她已经呼吸均匀的睡着了。

    医生和小筑轻手轻脚从房间退出去,来到一楼。

    轮椅上的男人眼眸深凝:“她怎么样了?”

    医生抢先回话道:“容先生不必担心,夫人的伤没有大碍,休息几天就会痊愈了!”

    小筑叹息一声说:“夫人心事太重,让她安心在家里养伤只怕是有些困难!”

    容瑾西俊脸阴沉:“你好生照顾着她!等她醒了请告诉她,我一定会尽快将小华庭完好无损的送到她面前!”

    小筑微愣:“容先生,你已经有华庭小少爷的下落了?”

    “你只管把我的原话转达给她,其余的,不用多问!”

    他冷冷淡淡,回答了小筑。

    轮椅转动,清绝冷傲的身影离开了夏氏别墅。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夏桑榆感觉到身体特别疲乏。

    每天睡眠长达十几个小时。

    醒过来也就是吃吃药,吃吃饭,上个洗手间什么的,完事儿了往床上一躺,又睡了过去。

    过了好几天,她才稍稍有些回过味儿来,怀疑那汤药里面可能有问题。

    当小筑又端着药碗要喂她喝药的时候,她懒懒的挥了挥手:“放那儿吧,我晾晾再喝!”

    “还是趁热喝吧,这药搁凉了更苦……”

    “我说我晾晾再喝不行吗?”

    夏桑榆加重了语气,极为不悦。

    小筑连忙低下头,不敢吱声儿。

    片刻后,她叹了口气道:“我嘴巴里面寡淡得很,你去吩咐厨房帮我腌点梅干吧!”

    “是!”

    难得有她想吃的东西,小筑马上就下去吩咐厨房的人腌制梅干去了。

    夏桑榆下床,将汤药倒进洗手间水槽,然后开始换衣服准备出门。

    足足的休息了几天,她的身体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最重要的是心态比几天前镇定强大了许多,又满血复活,恢复到耐撕抗揍的状态了。

    她戴上大墨镜,开车来到了立夏集团对面的街道。

    等了差不多三四个小时,才看见厉哲文送詹姆斯出来。

    詹姆斯脸上被抓伤的地方已经好了,鼻梁却被她揍断了,到现在都还贴着OK绷。

    不过这并不影响他的心情。

    两人有说有笑,看上去像是关系极好的朋友。

    詹姆斯上车后,厉哲文还隔着车窗对他挥手告别。

    夏桑榆冷冷看着这一切,对厉哲文深感失望之际,还是忍不住发了一条语音信息给他:厉哲文,我上次说的与虎谋皮并不是危言耸听!你也是学网络信息的,你大可以利用你手中的资源去查一查詹姆斯这个人,你很快就会明白,他一方面暗中派人追杀金宝宝,一方面在你面前装好人保护金宝宝……,他的目的就是要拉你下水,做那些见不得光的生意!你现在收手或许还来得及,不要等到一切都无可挽回了才来后悔!

    信息发出去之后,她启动车子远远跟上了詹姆斯。

    詹姆斯在城中左绕右绕,最后居然往容氏公馆的方向开了过来。

    公馆的大门处,容瑾西已经早早等在那里了。

    詹姆斯从车上下来,笑呵呵道:“容先生,你能改变主意真是太好了!你放心,我是绝对不会亏你的,只要你与我合作,我保证让你在一年之内成为全亚洲的首富……”

    说话间,热情的伸手握了上来。

    容瑾西没有避让,与他紧紧的行握手礼:“詹姆斯先生,里面请!”

    “好好好!哎呀呀,能让你容先生改变心意真的是太不容易了!”

    詹姆斯笑容满面的感叹着,跟着容瑾西就往公馆里面走去。

    夏桑榆的车子远远的靠边停下。

    詹姆斯老奸巨猾,她不敢贸贸然跟得太近。

    看到容瑾西将詹姆斯迎进去,她心里反而升起了不好的预感。

    她在公馆外面焦急的徘徊了半个多小时,才看见哈默丹王子脚步匆匆往这边大步走了过来。

    “桑榆,你到底要干什么?好端端的怎么突然要詹姆斯先生的手机?”

    哈默丹那夜一进入宴会大厅就被富贾名流们给簇拥着,竟是全程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等到宴会结束想要离开的时候,容瑾西竭力挽留,一定要他留下来多陪陪曜儿。

    哈默丹心思单纯,哪会想到这是容瑾西为了减少他与夏桑榆之间的接触而使出的小伎俩?

    当时他架不住容瑾西的再三挽留,便答应在容氏公馆住几日,陪曜儿。

    住着住着,他有些想桑榆了。

    这才反应过来,是他自己头脑简单,被容瑾西用曜儿为借口给拴住了。

    今天正愁着怎样才能离开容氏公馆呢,就接到了夏桑榆打来的电话,让他去容瑾西和詹姆斯见面的客厅,伺机将詹姆斯的手机偷出来。

    他不想让夏桑榆失望,贵为迪拜王子,生平第一次偷了东西。

    夏桑榆接过詹姆斯的手机,对他感激笑道:“哈默丹王子,谢谢你!你暂时就住在容氏公馆,帮我照顾着曜儿吧!”

    “那你呢?我想和你在一起!”

    “我这段时间可能会很忙!”她晃了晃手中詹姆斯的手机,撑笑说:“等我忙过了,一定陪你逛遍晋城的大街小巷,吃遍晋城的各种美食,玩遍晋城的夜店会所……”

    “桑榆……”

    哈默丹王子的心里有些没来由的不安。

    他看着她强撑的笑脸,诚挚道:“桑榆,你遇上难处了对吗?你告诉我,我帮你!”

    “我的难处你已经帮我解决了呀!”

    夏桑榆又晃了晃手中的手机,笑着说:“如果你还想要帮我的话,就请替我好好照看着曜儿,让他有一个健康阳光的童年!”

    “好的!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

    “谢谢!”

    夏桑榆想了想,张开双臂拥抱了哈默丹王子:“哈默丹王子,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他嗅到她身上的体香,瞬间有些情动。

    刚想要搂过她的腰肢将这个拥抱延长加深,她却轻盈的往后面退了两步:“再见了哈默丹王子!”

    嫣然一笑,转身上了车。

    车门一关上,她就迫不及待的解锁了詹姆斯的手机。

    通讯录里面,除了晋城一些名流商贾的电话号码,余下的号码,归属地都显示在澳大利亚。

    图库里面有许多图片和视频。

    夏桑榆略微翻看了一下,便已经面色如土,双手颤抖……

    以此同时,容氏公馆内。

    詹姆斯与容瑾西交谈了不到十分钟,便觉得头晕晕的,身体也慢慢变得麻木,像是正要失去知觉。

    他心生警惕,撑着桌子勉强起身:“容先生,我诚心诚意前来与你谈生意,开出的条件比厉哲文还要优厚,你,你却这样对我?”

    容瑾西薄情的唇染上噬血的笑:“抱歉!我从未想过要和你做生意!”

    “那你,那你请我到你的公,公馆来……”

    詹姆斯努力支撑,一句话还是说得断断续续。

    不等说完,便噗通一声栽倒在了地上。

    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院子里面黑黢黢的,只有廊檐上挂着的灯笼散发出昏黄的光晕,把一切都映照得惨淡昏暗。

    詹姆斯想动,动不了。

    左右转动脖子看了一下,惊讶的发现自己居然被活埋在了泥土里,只有半截脖子和脑袋露在外面。

    他大惊失色,连声唤道:“救命,救命啊!容先生,容先生!”

    旁边的青石板小路上,慢悠悠传来轮椅碾压地面的声音。